下体塞东西不许掉下来_文笔好耐看的古言书荒


CH8-3 娃娃。 这里的公寓统一规格都不大,一入屋门就看到一张大床,乾净、整洁,除了床头柜上摆放几张白纸及散落的药丸,彷彿没有半个人住过的痕迹。
我戴上防止破坏证物的手套,虽然时间过了快一个礼拜,但是没有经过仔细调查,物品倒是齐全。蹲下身子,发现床铺底下有个行李箱,抬头问道:「有人检查过这皮箱吗?」
组长闻声转头过来,脸色露出犹疑,「唐警官,我想妳应该要迴避一下。这里头的东西,妳不适合看。」
看来是被人翻找过,我深深地喘口气,手脚俐落地把拉链给打开,一股让人作噁的味道扑鼻而来。是一个染上血红的洋娃娃,上头写着我的名字,里头满满都是有我的照片,是笑、是哭、是快乐、是难过……分布我成长的不同年龄,每一张的背后都有写几行字,例如「今天我的水柔已经十五岁了,好希望能用她那双眼睛,紧紧地看着我。」
我觉得心脏紧缩,双手颤抖地把东西滑落在地。洋娃娃可怕的笑容深植我心。倒退一步,身躯被人搂抱住,熟悉的声音从后头传来:「把箱子拿回去检验,桌子上的电脑也带走,所有文书一律不准落下。」
是麻清允,严肃又强悍,完全不管他人眼神里的反抗。「怎么?大家对于我的命令有意见吗?现在都已经死了三个警察!就算蒋君不是犯人,但他跟思钠绝对脱离不了关係。你们如果想当下一个怨下魂……我很欢迎你们调到其他单位等死。」
听到他这么一说,刚刚感到不妥的同僚继续工作,几乎都要把这房子的摆设都搬空。
「你放手,这样我没办法做事。」发现他的手正环在腰际,受到惊吓的我根本无力推开,就这样暧昧尴尬地让别人看笑话。传出去还能听吗?一个结婚的男检察官,跟一个有男朋友的女警,这都能上社会版头条了。
「去外面好好休息,不要害怕。」轻拍我的背脊,他做这些事情是如此自然,惹得我不禁对上他眼底的温柔。
「我没事……出去喘口气。」垂头丧气,狠透自己的没用。可恶的混蛋,干嘛挑拨我的心灵,实在太差劲了。望向外头的风景,四处荒野,落寞之情言出于表。
「来没多久就偷懒啊妳。」附带调侃的声音,是剪短髮丝的杨臣岳,低沉的语调有平定涟漪的功用。
「你什么时候来的。」
「来很久了,第三个到吧。妳跟组长还好吗?昨天你们谈回来后,脸色不太好,是发生什么事情?」他的手里有一大叠文件,不知是从哪里翻出来。
「还好,只是还在怀疑我罢了,今天早上还特地警告我别添乱。」不能暴露我跟沈云之间的关係,在谁面前都要隐瞒才是。
「怎么这样说话,妳明明是一个受害者啊。那妳的身体呢?」
「打了点滴稀释,说应该是没有问题,可惜最近老是头晕,才过一个礼拜,大概余毒没排乾净吧。」我自己说都有点想笑,思钠又不是排泄物,排一排就可以舒坦,就只求我这天真的假象,能让臣岳降低一点防备之心。
老实说,我不想怀疑他,毕竟相处了四年,即将迈入第五年,中间还卡了一个张芹……说到张芹,我还真久没看到那妞。感觉出了社会就换了不同世界,连个电话都不打来慰问。算了,找个时间再打,免得大家一忙,聊不到两句就挂断。
如果杨臣岳不是内奸,自然是最好,不要逼我到最后要干出什么大义灭亲的狗血行为,这很伤感情,很伤心肝。而张芹一定不会原谅我的,她是那么爱臣岳,那股炙热可以赴汤下体塞东西不许掉下来_文笔好耐看的古言书荒蹈火、在所不辞。觉得哀怨,这年头怎么连办案都涉及个人情感啊?
眼前这个是我好姐妹的男友,里头有一个是我暗恋不知几年的人夫,还搭上我大哥的情人,职业上乱七八糟的全来一轮。每次上班都好像开家族会议,根本没有半点生活隐私。

CH8-4 狂吻。 想到这里,我就觉得快要烦死了。烦躁地搔头,认真思考要不要转职,不过一想到那三条人命,内心的正义感顿时爆发。老实说我不是一个超人,更不是吃饱太闲,没事想声张我的理念,用血气之勇去逞兇斗狠,但涉及到个人安危,不把犯人给揪出来,我怕以后夜长梦多。
「身体没事就要好好休息,我好像是一个老妈子,一直再问妳的状况。张芹也很担心,只不过她最近太忙了,常常回家就睡去,妳别怪她。」杨臣岳抓回我飞扬的思绪,替他女朋友辩解。我笑笑,那丫头的个性我还不知道吗?吃不了苦,一吃苦就陷入魔咒,然后谁也不见、谁也不打,完全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不会生气,叫她好好休息。你也快去放东西,手里拿这么一大叠的东西还能跟我闲聊。帮你拿一点去车上吧。」不等他回答,我假装没事,实际想监督地接过资料,与他同路。这似乎是蒋君的日记、交通日誌,笔迹不同其他男生的漂亮,勾勒出沉稳的样子。原来,他是这样的人,我之前都没发现这种深沉的个性。
果然,人大多还是看表面的,不是吗?以为他是个正常人,以为他过得很幸福,以为他只是一个不太爱晒太阳的宅男。没想到,背地里的多种面貌,会让人胆颤心惊。不是我弱小,而是那个娃娃真的是太超过了。
「让妳陪我真不好意思,我东西一放,就要跟我的搭挡赶去侦查另外一个案件。妳就帮我到这里就好。」出了电梯,他指着远方约两百公尺处的警车,温和带有歉意地说道。我见车上是一个叫陈英立的同事,是一个热血中年汉子,先前知道李、林警官过世,还流着大把鼻涕和眼泪,气沖沖地说要把思钠的成员都抓起来,可惜连个线索都没有。
陈英立的态度,使我不太怀疑他,相信这些资料应该没有任何问题才对,但他们不是回警局,而是去其他的案发现场,以防万一,我还是坚决不鬆手,「你还要忙,文件我带走就好,反正蒋君的电脑、箱子都在组长的车上,我等会一起放回去,你办案小心。」
观察他脸色没有特别变化,我浅浅一笑,要把剩下的东西拿来,下一班电梯就开启。麻清允及沈云两人在里头,一个是带有趣味眼光,组长窃笑挥手就离开,另一个则闪烁奇异眼光,一声不响地收集过全部文件。
「杨警官,麻烦先去忙吧。」平淡风清,麻清允这模样有点恐怖。也不知道是谁惹毛他,真的是莫名其妙。
「那我也先走一步,检察官、唐警官路上小心。」杨臣岳也是一个没有义气的,见人脸色不对,立即抛下与他相谈甚欢的我。垂下嘴角,我好想一起走啊啊啊啊啊!
「看什么,不是要去吃饭吗?」眼神示意我不准离开,他强势地把我瞪入车厢,资料全放在后座。连安全带都不拉就发动车子,可惜我敢怒不敢言,扭动手指不知所措。
「日式料理……在哪?」见沉默拉低水平线,我忍受不住地问道。他瞧了我,把车子又停在旁边,拉住我的手腕就狂暴地吻上来,铲开紧闭的贝齿,将舌头进入我的口腔交织。
我光是感受到他的温度及气息,身体就没了骨气,浑身疲软地任他搂抱,衬衫也被开了钮扣,胸前一阵清凉……我倒抽一口气,不知丢到哪里的魂魄瞬间回归,瞪大眼睛地看着麻清允。
「下次,不要跟其他男人太过要好。」帮我把衣服整理好,他的脸庞没有一丝歉意。满心的委屈,迫使我懦弱地掉着泪水。讨厌鬼,最讨厌麻清允了……没事搅和我的心情干嘛。
捶打着他的胸膛,他怎么轰都轰不走,明明不爱我却死命纠缠我,太过分了!怎么可以这样。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991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