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劲别停好大好深_啊学长轻点好大h


CH1-5 学弟。 抱着受惊吓的心情,快速地回到一个人住的宿舍,东西丢一丢,迅速换了一套衣服跟鞋子,连髮型都上网查询怎么绑、怎么烫,全都弄到好,搭公车过去我想时间也差不多了。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突然有种很洩气的感觉。再漂亮、再温柔又有什么用。麻清允不会喜欢上我的,他不会给我这个机会。
颓丧地走出宿舍,搭上通往T大的接驳车,一路上绿荫斑白,我失神地看着外头的景色,直到有个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是一个有稚气酒涡的男生,眼睛不大却很圆,阳光使瞳孔更加闪烁。
「妳是水柔学姊吧?」
微微一愣,想来这人跟我坐同一班车,应该也是我们学校的学生。
「嗯,请问你是?」哇靠,人真的不能做坏事,处处都有人认识。我对于自己的知名度,再次感到深深的害怕。
「我是行政警察学系一年级的学生,很高兴在这里认识学姊!」他很有朝气地对我打招呼,殊不知我只想一个人看着窗外发呆!
「你好喔,我们见过吗?不然你怎么知道我是谁。」我已经有这路途不得安宁的心理準备,坑爹啊啊啊!老娘偶尔出门,也要被这种恐怖学弟骚扰,就算你长得很可爱,也不能这样啊!
「全校有人不认识学姊的吗?妳可是我们警大的校花,我们男人的梦中情人呢!」学弟也是一个老实的,叽叽喳喳毫无委婉,不断地夸奖。但是我一点都不想当什么梦中情人、警大校花啊!在全都是男人的学校当校花,到底有什么好处?除了走到哪被盯到哪,我真的要拿放大镜找优点了。
「谢谢。」腼腆地笑着,见他更热络地询问。
「学姊妳是要去台北吗?穿这么漂亮是要去找男朋友?啊,我刚刚是不是没讲我的名字?对不起,看到学姊太高兴了,我叫司马缇脩,有点长又有点饶舌,妳叫我小脩就好了。」完全是自嗨类型,我已经无力到头疼了。
「我是要去台北没错,你呢?」虽然很想要直接句点他,但未了我那亲和温柔的形象,我还是给他一个问号。
「是的!我要去台北跟我家人吃饭,学姊妳还没回答我,妳是要跟男朋友约会吗?」泥马的,我今天就算要跟我老公吃饭,也不干你的事吧?
「没有,我没有男朋友,只是跟普通朋友见面而已。」形象啊形象,唐水柔妳要忍住!小不忍则乱大谋,为了妳的形象要加油!
「真的嘛?学姊这么漂亮没有男朋友?那我可以追求妳吗?」实在是太热情了,浑身散发光和热是怎样?明明是读行政学,为何比我们刑事学的还激动?兄弟你是填错学校了吧?
「小、小脩啊,我们才第一次见面而已。」哭,早知道就不要去找麻清允了,我这什么命啊,坐个公车都有人勾搭。
「不要紧,学姊这是我的手机号码,只要一通电话,随CALL随到!」灿烂地笑着,车子也在我们牛头不对马嘴地闲聊下到达终点站。无言得很,正想要转捷运,才刚下车就碰上一张脸挺黑的麻清允。老天爷,终于找到救星了!
「小脩我朋友到了,你还要转车吧?」也不知道隔壁的大爷在气什么,老娘又没有迟到。
「嗯,还要搭另外一班公车才到,学姊这真的不是你的男朋友吗?」谁能够把这孩子给拖走,实在太泥马了。
「真的不是,小脩快去搭车吧,时间晚了。」都快哭出来了我,期望学弟能快滚。
「那我就放心了,先走,我等学姊的电话!」爽朗地对我挥挥手,小脩便穿越马路,消失在眼前。
叹口气,顿时觉得我老了十岁。瞧一旁的麻清允,更觉得老了二十岁,「你大爷干嘛摆出一副低气压的样子?不是说要在学校上课吗?」
「没心情上课,想说妳会不会被苍蝇给缠上就过来看看,没想到还是一只怎么都打不死的蟑螂。」嘴巴狠毒,脸色铁青。麻清允这是在闹什么脾气?学弟虽然烦人,但有他烦吗?说人蟑螂,有这么可爱的蟑螂吗?
皱起眉头,我也有点不太高兴了。

CH1使劲别停好大好深_啊学长轻点好大h-6 逛街。 泥马的大爷!老娘不发威,给我当驴踢是吧?千里迢迢来台北看这张臭脸的吗?亏我今天还精心打扮一番,沿路碰到一个死缠烂打的学弟,陪笑陪到脸都要僵掉,麻清允还不知我的辛苦,竟然是这种态度!
「好像是我很愿意一样!被骚扰的是我,靠,你在发什么疯啊?」嘴巴永远都比脑袋还快,等我飙完髒话,就发现我在他面前的气质瞬间砍半。大恨我嘴巴肌肉太过发达,这是搞毛啊我。
「行了,我知道妳不愿意。」眼睛瞪了过来,一点都没有愧疚的样子。
莫名的委屈积在心头,我这是招谁惹谁了?陪自己暗恋的男生买送给其他女生的礼物,难过煎熬不说,还没得到好脸色?若是在平常,我早就回宿舍打副本。忍着一坐公车就会晕车的身体,就算很不舒服,依旧挺了过来!如今还被人耍脾气,真是疯了,我再这样下去真是欠虐到自己都想抽自己。
「我要回去了。」甩过肩膀,想走去一旁的公车站牌等车返回。
「妳才刚来耶,坐公车不是会想吐吗?我等会开车送妳回宿舍。」大概也知道刚刚的语气不太好,麻清允紧抓着我的手腕,不让我离开。
如果今天是一个陌生人这样纠缠,我一定会给他一个手刀兼迴旋踢,但现在认错的是麻清允,再大的脾气都被哄得没脾气。好吧,本来就很想抽自己,算是多一个机会让自己虐一虐吧。
「看到你我更想吐。」心里原谅是一回事,这言语攻击还是不能少的。
「妳今天会看一个晚上,吐到妳胃酸都逆流!」见我也不走,麻清允接过我右手拿的包包。对于这举动,有点心动,却觉得有些暧昧。「包包我拿着,妳想跑都没钱!」
顿时被这话给破灭我内心所有的遐想,又忍不住在心中冷呛:「老娘若要走,你全身上下被扒光都不是问题,还防範呢。」
「走啦,看妳要先吃饭还是先去买东西,我都随妳。」麻清允不知道我的小九九,直接拉着我就往一旁的百货公司前进。是说里头还真有那家化妆品的专柜,但你大爷也太直接了吧?这种肉体的接触,竟然都做得如此自然,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先去买东西吧,等会吃饭可以慢慢吃。」长痛不如短痛,与其一边进食一边纠结,不如马上把指甲油搞定。
「哦,那就走吧。」向来没什么意见的麻清允只有附和的份,乖乖跟在我后面,一直接触的手终于鬆开,两个人各走各的,心情十分奥妙。
专柜在不远的地方,刚推出来的指甲油五颜六色地放在架子上,各个都十分饱和亮丽。可惜,小小一罐,就要夺走我一张梅花鹿,坑爹我买不下手!钱都拿起投资我伟大的游戏事业了!
「这家的颜色都不错,唐水柔妳不买吗?」才刚走到,里头的服务员立即替我们做介绍,但钱包空空的我,只能摸摸鼻子四处走看。
「没,你知道最近电玩打得有点兇,没钱买。」偷偷地凑过去说话,惨遭麻清允的白眼。
「妳就是这样,有没有女孩子的自觉啊?」捏着我白嫩的脸颊,下手有点重,完全不理会店员的推销。
「我就是没有,怎样!快点选一选。」哼,等到我发了,买个二十打!
只见他左挑右选,最终敲定四罐名字都很特殊的产品。我看他一买,眉头就皱起。那美少女究竟有几只手?买这么多要干嘛?放在那边当牌位拜吗?
「唐水柔,走啦!」在那招招手,麻清允提着袋子,呼唤正在恍神的我。
内心有点酸涩,这爷果然大气,把妹妹都砸重本的,可恶的臭凯子!最好碰上仙人跳,跳死你这王八蛋!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989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