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起来朝着粗跟压下去腐文_好紧好爽再浪一点

第十章 蓄势待发的争夺(3) 在众人茫然之际,上课钟声响起,漠鹰依旧準时出现,仍是板着一张脸。
对血腥味特别敏感的漠鹰,一进门便注意到寒晴手臂上的伤口,淡淡扫了一眼后,走上讲台,首先开口说的不是课堂上的事。
「最近和成美共同举办的活动增加,两边学生接触甚多,学校不反对你们谈恋爱,不过课业还是要顾好,念书是你们的本分。」漠鹰念出学校要每班老师宣导的事项。
诸如此类没意义的宣导大家都听腻了,爱情来临就是神仙也挡不住。
「尤其某些过度『滥情』的人要特别注意。」漠鹰加重语调,目光停在寒晴身上,「有些女孩子不如外表简单,不要随便出手,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众人视线同样移到「滥情」王子身上,寒晴的确是最会拈花惹草的家伙,哪天听闻她惨遭女人围剿都不意外。
「我对女人才没兴趣。」寒晴双手环胸,都说几次她喜欢的是男人,这群人怎么老是认为她来者不拒?
「我跟那不检点的金髮变态不一样。」寒晴意有所指。那家伙一脸轻浮,感觉就是个没节操的花花公子。
班上金髮的人只有一个,他们理所当然知道寒晴在说谁。
罗一非但没生气,反而笑嘻嘻的回应:「火信仰的是不分性别的自由恋爱,爱一个真实存在的人,而朴是虚幻冰冷的面具。只要爱上,必定至死不渝。」
看似玩笑的话语,隐藏着深层的涵义,寒晴对罗一的话感到认同,然而这句话引起寒晴的危机意识,突然认真对着她说这些话,是在暗示什么?
雷晴微蹙着眉,警告的目光睨向罗一。
罗一说那些话的嗓音比平常低,眼神也不如以往轻挑,最明显的是他说出的话不需要经过排列组合就可以让人理解,这种种现象表明他说这句话是认真的。
感受到雷晴传来的杀气,罗一无辜的回望,他不过是说实话。
「你们要吵下课再吵,现在开始发上次的全校测验考卷。」漠鹰拿出一叠惨不忍睹的考卷。
对于这群不成材的学生,他也懒得花心思生气,随便抽出两张考卷,加起来都不到十分,再加上考的有难度,毅朗他们的成绩也不是很好,不过仍是有人鹤立鸡群。
「欧俊修,满分。」漠鹰喊出班上最高分,全校只有三个满分,两个在A班,另一个竟然出现在O班!
连题目都没看的人,当然不知道拿满分是多困难的事,一向不以为意的人仍旧认为没什么了不起。
武智他们知道这次的考题多难,他们连及格都有问题,俊修竟然拿了满分,不禁佩服的鼓掌,俊修果然厉害!
罗一吹了声口哨,说出让人困惑的话,「一胜被意外资优生拿走。」
「啧啧,开场胜竟然是你拿的。」寒晴扬眉,超级资优生运气真好,意外取得一胜。
俊修没有多得意,上台领考卷。
其他人一头雾水,为什么俊修取得了一胜?他们到底比了什么?
有分数的考卷不多,漠鹰很快发完考卷。他感觉得出来,班级气氛似乎产生了变化,肯定又想乱来。
漠鹰接着检讨考卷,多数人一头雾水,根本没心思上课,可碍于这老师不好惹,他们还是得装装样子。
第一堂课结束,第一排有个位子仍是空的,如果是其他座位,八成是翘课,不过那位子的主人是伟豪,怎么想都不可能是翘课。
「伟豪怎么没来?」武智担心的问。伟豪没到通常都是因为家里的事,该不会又发生什么事了吧?
「伟豪感冒,请一天病假。」俊修道,早上有收到伟豪请假的简讯。
如果是从其他人口中说出,大概只是打个喷嚏就说是感冒要请假,如果是伟豪,百分之百是病了。
感觉到震动,寒晴小动作的将手机拿出口袋,低着头看了发信人,接着迅速的收起手机,起身要出教室。
俊修注意到寒晴的举动,本想开口,却被唤住。
「对了,俊修,那什么游戏到底是比什么?我怎么从头到尾都听不懂?」武智好奇的问,他思索了一节课仍是不懂到底怎么回事。
寒晴的身影消失在门口,俊修收回视线,他的心思越来越容易被牵着走,喜欢上一个人还真是累……
「指的应该是每一次的竞赛,只要有公开排名的都算在内。」俊修解释。
刚才俊修拿了满分,是班上最高,因此取得了第一胜。但他只是运气好,其他不念书的不说,班上还是有和寒晴一样不比他笨的人存在,只是他们不想表现出来罢了。
「原来是这样!」武智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什么都比的意思。
「不过比成绩的话,俊修不就会每次都赢?」毅绝道。班上怎么可能有人比俊修还聪明!
「他们只是没认真写考卷罢了。」俊修不以为意。寒晴如果认真起来,第一名根本轮不到他。
「就算他们认真写也不会好到哪去吧。」毅朗道。这些人就算开始用功念书,也很难追上进度,更何况是超越俊修。
「其他人我是不知道,不过寒晴和雷晴认真起来,成绩可不比A班的差。」武智神色毫无玩笑之意,语气参杂不甘心。
「虽然输给那嘻皮笑脸的家伙很不爽,但从小开始,不管在任何方面对上寒晴,我只有吃鳖的份。」
警察兄弟有些讶异,原来寒晴不是笨蛋?他们有这么厉害?平常明明就没在念书,成绩怎么会好?
「你和寒晴感情好像很好?」毅绝试探性的问,武智似乎知道许多不良兄弟的事,经常替他们说话。「认识很久了吗?」
「很久是很久,但是时间不长。」武智想起往事,不禁开始翻旧帐,「我们有过同一个家教,所以有一段时间是一起上课,那家伙实在是跩到我看不下去,上课没怎么在听,考卷都第一个交,竟然每次都比我高分,这才是最可恶的!」
原来只是因为考试输了而怨恨……
「原来黑道也会注重课业。」毅朗第一次知道,还以为他们不在乎成绩。
武智才要解释,声音却被一道低沉的嗓音压过。
「一般希望长久发展下去的黑道其实很注重教育,他们念书的时间不是在学校而是家中,看似没怎么在念书,其实下的苦工比我们更多。」俊修表情淡漠,他也不知道怎么了,好似多说一点就可以表示他比其他人更加了解寒晴。
他知道这样很莫名其妙,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不想寒晴和谁特别好。武智和寒晴小时候就认识,理所当然知道许多事,为这种事生闷气真的很蠢。
他们感觉俊修心情不太好,不过没人知道原因,上一秒不是还好好的?抱起来朝着粗跟压下去腐文_好紧好爽再浪一点
「我出去走走。」俊修起身离开,留下茫然的几人。
毅朗不解的问:「俊修是不是生气了?」
毅绝也感到困惑,「好像是,不过为什么?」
武智望向雷晴身旁的空位,那家伙还真是个罪人。
「全都是寒晴的错。」
他们更加纳闷了,为什么会扯到寒晴?

第十章 蓄势待发的争夺(4) 「Elroy。」
听到熟悉的声音,罗一停下脚步,微笑望着前方隐没在树后方的人。
「真稀客,难得铃会主动来找火呢!是想翘课吗一起?」罗一说着发音不标準的中文。
雷晴从树后的阴影中走出,幽暗的黑眸暗藏着怒意,用着冷冽到骇人的语调道:「你要是敢对小晴出手,我不会放过你的。」
面对雷晴蕴含危险的双眸,罗一别有意味的笑道:「真要说,火对铃比较有兴趣呢!」
雷晴眼眸里的怒意并未因罗一的话而有所减缓,无声的警告表露无遗。
罗一叹口气,似笑非笑的望着眼前的人,「只要遇到他的事,铃永远都是那死脑袋。」
「铃什么都没告诉他对吧?火们的事他也不知道?」
雷晴移开视线,微蹙眉,不发一语。
罗一见对方不回答,就当是默认了,理解的道:「人与人之间本来就不可能坦诚相见,彼此间保有些秘密也不为过。」
然而罗一的话没有安慰到雷晴,只是更加深对方紧锁的眉头,黑眸更沉了。
不说,也是种背叛。
这是一场没有期限的赌局,一旦下注就要赌到最后,没有人可以中途脱身,直到最后一场游戏结束。
望着雷晴沉重的神情,罗一没有那种别人的痛苦是我的快乐的恶趣味,更重要的是,他不喜欢看到雷晴愁眉苦脸。
「你可以放心信任我,就算最后东窗事发,家族驱逐你,小晴离你而去,还有我在。」罗一不如过往的轻浮姿态,道出的话语无比成熟,湛蓝双眸在日光照耀下更显深邃。
雷晴视线重新移到罗一身上,面无表情的凝视着他,没察觉到罗一眸底流露出不同的情感,淡漠的道出事实,「事迹败露后,你会死得比我更快。」
罗一洋溢的笑容顿时僵住,难得认真一次,居然这样被打枪。他不敢说自己多迷人,但从周遭女性的态度判断,他等级也是很高的。
不过对付女人那套,用在男人身上或许行不通吧?尤其是眼前冷若冰霜的人,想攻陷一定得想其他办法。
「铃木头还真是耶。」罗一回到一贯嘻皮笑脸的姿态,但雷晴的神情始终没变,未察觉到罗一心境的转变。
而另一边,离开教室的寒晴,独自走到大楼旁空无一人的走道,确定没有人在周遭,拿起电话拨号。
电话很快被接通,寒晴道:「我是寒晴。」
听到那头传来的讯息,寒晴双眸缓缓瞠大,「今早想对我不利的人遭到射杀了?没有目击者,附近的监视器全被破坏……」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说是巧合有些勉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只要对她或者雷晴做出过致命伤害的杀手,过没多久就会遭到射杀,更令人不解的是,狙击手并不是天狱所派,就连家族也在探查此人的真实身分及目的。
这个狙击手竟然能多次躲过众人耳目,可见不是泛泛之辈,纵然现在对方表面看似与天狱同一阵线,然而在知道对方真实身分前都不可大意。
这个人会射杀伤害她们的敌人,表示她们是狙击手注意的对象。这同时表示,现在她和晴儿都暴露于危机之中,必须快点揪出这个狙击手,谁知道他下一个目标会不会是她们?
「子弹跟之前的型号一样?我知道了,我马上回去。」
她记得狙击手使用的子弹,市面上并没有贩售,可见他有自己的管道。是个穿梭黑市的麻烦人物啊……
寒晴收起手机,思索着可能的人,但越想越没头绪,既然不是天狱指派,那还会有谁在暗中保护她们?又或者对方并不是在保护她们,而是有其他目的?
更麻烦的是,狙击手不知道是不是只有一人,如果是一个组织就头大了,哪怕她再会闪子弹,也躲不掉一群狙击高手的扫射。
寒晴越想心情越沉重,挪动的步伐不自觉加快,正打算从学校后面的围墙翻出去,还没动作后头就传来声音。
「寒晴?」
听到叫唤,寒晴侧过头,见到了意料外的人。成美的学生她一个都没记住,除了眼前美到令人忘不了的人。
「成美会长?妳怎么在这?难不成是来男校偷窥?」成美会长竟然会出现在男校偏僻的大楼后,应该不是来办正事的吧?
成美会长鄙视的睨向寒晴,毫不遮掩厌恶神情,「不是每个人都跟你们男校生一样低级。」
「妳这是偏见,男校也是有正经的人。」寒晴不是很在意对方对她的反感。
「你绝对不会是其中一个。」成美会长冷言。
成美会长还真的是很讨厌她,不过她对成美会长倒挺有好感,很少有女生这么直率,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毫不拐弯抹角。
「哈,说得也是。」寒晴转过身,手一使力,整个人跃上围墙。
「你去哪?」
「怎么?天日的学生翘课,成美会长也管?」寒晴挑眉。现在的好学生都这么爱管闲事?
学生会长抿着唇,犹豫着是否要开口。
寒晴察觉出对方欲言又止的态度,问道:「怎么了?」
「那个……大门要怎么走?」成美会长将脸瞥向一旁,略为尴尬的开口。
寒晴愣了下,明白会长现在的处境,忍不住放声大笑。
「会长真可爱,迷路就早点说。」精明的会长竟然问这种问题,这反差真有趣。
成美会长大概是来天日学生会讨论公事,要回去时迷了路,意外跑到学校后方。肯定是自尊心太强,迷路也不向人求救,才变成现在这样。
「你到底知不知道!」会长又羞又怒的道,不愿意承认迷路的事实。
「抱歉,我不是在嘲笑妳,只是很意外十全十美的会长原来也是个小迷糊。」寒晴敛起笑容。
「今天的事不准你跟任何人说!」会长语气低沉,这种丢脸的事绝对不能传出去!
「是是,我已经忘掉了。」寒晴跳下围墙,半跪在地上。
「干嘛?」会长拧眉,这家伙又想搞什么鬼?
「如果我直接带妳出校门的话,肯定会替会长带来许多麻烦,用说的又怕会讲不清楚,到时候妳不好意思问人,还是一样走不出去,不如现在从这面围墙翻出去。」寒晴抬起头,微笑着解释,「直接踩在我身上,我不介意的。」
成美会长并没有领情,瞇着眼审视着眼前不可小觑的家伙,似乎理解为何学校的女生会对这种轻浮的人为之疯狂。
「你对女人倒挺有一手。」成美会长缓缓走向寒晴,然而没有如对方所料,将她当垫背跨上围墙。
「不过很遗憾,我不吃这套。」说话的同时,成美会长手一使力,轻鬆跨上围墙,身手之敏捷,让寒晴看得都傻了。
又一个女强人,这世上的男人可怜了!
「喂!你还在里面干嘛?」
围墙外传出不耐烦的声音,寒晴一愣,跃出墙外,对方正站在一旁等她。
「慢死了。」成美会长拧眉。
寒晴不确定的问:「妳在等我吗?」
「废话。」成美会长冷道。
「……还有什么事吗?」难不成从这里回到成美的路都不知道?那真的有点夸张,这条巷子直走就会看到成美在对面。
「上次的事谢谢你,没让我们丢脸。」会长平淡的道,丝毫不像在道谢。
「妳说情书的事?没差啦,反正我丢脸惯了,无所谓。」寒晴都快忘了这件事,这件事似乎传得沸沸扬扬,不过她一点也不在乎。
「我想也是。」
寒晴轻笑出声,真亏会长能用严肃神情说出这些话,第一次遇见这种奇怪的女人。
「笑什么?」会长半瞇起双眸。
「没什么,只是觉得会长很有个性。如果没其他事,我先离开了。」
「等等。」
寒晴才踏出一步就被叫住,她回过头,「还有事吗?」
「我不想欠人情,有什么需要帮忙或者想要的东西都可以说。」会长态度坚决,丝毫不给人拒绝空间。
不愧是成美会长,这么懂人情世故。不过这倒能理解,如果是她,也不想欠别人人情。
「那就给我成美学生会最可爱的女生的电话吧!」寒晴不正经的道。
「既然你没有什么想要的,我会找时间请你吃饭。」会长直接忽略对方没意义的玩笑。
说的话再次被略过,这种感觉好熟悉,会长怎么跟班导那么像?永远把别人的话当耳边风,果断决定别人的事。
「这该不会是想约我出去的藉口吧?」寒晴开玩笑的道。
会长冷哼,藐视的目光扫去,「我对男人一点兴趣也没有。」
语毕,会长转身离去。
那正好和她相反,她是对女人没兴趣……什么?成美会长对男人一点兴趣也没有,换言之,会长感兴趣的是女人!
寒晴诧异的瞪大双眸,望着即便是背影也足以迷倒众人的美女会长,这样的大美人竟然喜欢女性,这消息肯定足以震惊两校师生。
全国榜首的超级资优生喜欢男人,精明能干的美女会长喜欢女人,站在顶端的人想法都特别豁达吗?
口袋里的震动吸引了寒晴的注意力,她将手机取出来,看了萤幕显示,是大哥。
因为地点敏感,哥哥很少会在学校打给她。
「喂?」她接起电话。
「现在方便到办公室吗?」
「五分钟后到。」寒晴挂掉电话,立刻又拨了另一个号码,才响一声就被接起。「我有点事晚些回去,有任何状况立即回报。」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986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