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好大好深好烫撑满了太深了好涨疼np女_同桌上课要我把腿叉开

第八章 接踵而来的告白(4) 朝会终于落幕,这次的事件无庸置疑会成为近期最热门的话题,寒晴已经可以想像到大家会把她传得多变态。
「为什么我会跟你这种人同班?」奕君抱头哀嚎。「还要相处三年,我不要啊!」
「告白的是我,你激动什么?」寒晴不解的问。本人都没说话,他意见怎么这么多?
当寒晴回到教室,班上人都已经回来了,不出意料她成了众人的注目焦点,但没人敢多说什么,只是用诡异的目光盯着她。
「快回位置上坐好,要开始上课啰。」甜美声音从门口传来,大家不约而同望去。
一见到新来的老师,寒晴一愣。小叶子?原来她有上O班课?
「护、护士小姐!」惊讶之余,奕君急忙整理好凌乱的头髮,想不到今天两度见到他的天使,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命中注定?
「健康课的老师请长假,所以从今天起由我代课。」小叶子温柔的笑着,惹得班上一阵骚动。
「哇靠,这老师的课听说抢很凶,竟然轮得到我们班!」漾程真想不到学校竟然会把校园天使分到这,肯定羡煞不少班级。
「我开始期待每一次的健康课了!」彦铭发誓以后绝对不会翘掉健康课。
请得好啊!奕君不禁在心里吶喊。这样就可以常常见到护士小姐,也可以常常假藉学生名义去骚扰……向护士小姐请教课堂问题!人一旦运来了,就连上天也在帮他!
寒晴轻声叹口气,由衷希望他们经得起打击,女人可是比孙悟空还会变。
「资优癖。」
虽然声音极小,但寒晴清楚听见隔壁的超级资优生说了敏感字眼。她斜睨过去,沉着声音道:「你说什么?」
「资优癖。」俊修如寒晴所愿再说一次。
「你再说一次试看看。」寒晴瞇起眼,语调参杂警告。
「资优癖。」俊修丝毫不畏惧的再次重複。
这可恶的超级资优生,一而再、再而三挑衅她!真的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你……」
咚──
一个揉成团状的考卷命中寒晴的后脑杓后掉落地面。
「寒晴你不要干扰上课秩序!风纪管一下!」奕君朝着第一排的家伙吼道。
寒晴瞪了眼身旁人,明明不是她起头,怎么每次都她遭殃!
就只有这种时候才会干涉班上秩序,小心把他平常上课作乱的事全告诉小叶子!
「谢谢奕君替我们维持秩序,那我们继续上课。」
护士小姐一夸奖,奕君犹如身处天堂,轻飘飘、暖呼呼的,他害羞的回应道:「没什么啦,学生的本分就是念书,本来就该专心上课。」
在场除了奕君,其他人都投射出怪异的目光,O班竟然有人会说出「学生的本分就是念书」这种笑掉不良少年大牙的话!
「奕君说得很对,学生的本分就是念书。」小叶子非常认同他的话,甜美的笑容藏着未知的事实,「你们不是普通班级,或许『学历』不是最重要的,但是我相信,夺得知识是处在顶端的人的共识,如果不想在未来落后太多,现在就该觉醒。」
奕君内心澎湃激昂,双眸散发光芒,虽然不懂天使在说什么,不过好像很深奥!他暗自下了个重大决定,他,王奕君,从今天起要奋发向上,为了护士小姐而用功!
大部分的人左耳进右耳出,只把这当成普通的说教。
寒晴捡起奕君扔来的考卷,摊开来看,是一张洁白乾净的数学考卷,上头搭配了完美的圆圈圈,「班导的圈圈难不成是用圆规画的?」
「老师,这里有一张奕君的考卷,他的潜力不可小觑……」
寒晴才将考卷举起来,最后排的奕君就用他有史以来最快的速度冲到最前排,抢回考卷。
在天使面前绝对不可以出任何纰漏!
大家看傻了眼,那家伙什么时候有这么惊人的速度,一眨眼就出现在前面!
寒晴着实被吓了一跳,她连被警察追时都没跑这么快,这家伙有当坏人的潜力!
「老师,不好意思,考卷不知道为什么飞到第一排,我来捡回来的。」奕君若无其事的收回考卷,缓缓走回位置上。
这堂课是所有课程中回应最热络的课,护士小姐每问一个问题,某个人都会高举双手抢着回答,纵使他并不知道答案。
奕君不只自己认真上课,还强迫所有人都要听课,自动自发当起了风纪,哪个人敢干扰护士小姐讲课,他拿起手边的东西就扔过去。
终于熬到下课,寒晴总觉得这堂课特别累,能撑到下课没中镖真不可思议。桌子各处插了整整十只各种不同颜色的飞镖,奇怪的是为什么奕君站到椅子上使用危险武器时,老师不制止?她严重怀疑老师在看好戏。
雷晴替姐姐将桌上的飞镖一一拔起,背对着敌人的感觉真不好受,好几次都差点下意识回击。
「肚子饿了,我们一起去吃午餐。」寒晴勾着妹妹的手,紧贴着雷晴走出教室。
警察兄弟互望之后颔首,跟着出去。
俊修注意到他们的举动,毅朗他们应该是去找寒晴要今早的答案。虽然觉得那家伙的答案很明显,不过不知怎么的,就是放不下心……
「俊修……」武智才打算找俊修一起吃午餐,转头就瞧见他快步离开教室。「连中午也要去学生会?」
寒晴她们早就察觉后头两个鬼鬼祟祟的家伙,寒晴对妹妹使个眼神,雷晴不易察觉的点点头,和姐姐分开。
寒晴大概知道他们要干嘛,好心的走往人少的步道,製造机会给他们,这地方好谈话多了。
寒晴拿出手帕,拍了拍大理石椅子上的沙子和叶子,这里日光好气氛佳,一旁又有枫树陪衬,更重要的是没人会来打扰,告白再适合不过。
「你在干嘛?快点去啊!」毅朗使尽力气推着像只无尾熊般抱着树干不动如山的哥哥。「你不是说为了国家什么都可以牺牲?是你牺牲的时候了,快上啊!」
「少在那边说风凉话,你这阴自己老哥的家伙!」毅绝忿忿的开口,双手和树干间彷彿黏着强力胶般,怎样都拉不开。
「我哪有!只是想说每次都抢功劳不太好,应该轮到哥哥表现了!」毅朗心虚的道。之前被吃豆腐的日子他已经快受不了,还好这次下海的人是老哥。
「我不要!如果要我出柜,我还不如……」
「不如怎样?」寒晴的脸贴近毅绝,与他带着欲哭无泪表情的脸只差不到五公分。
彷彿听见坠入地狱的声音,毅绝猛然睁开眼,如见到什么妖魔鬼怪般,吓得往后跳了一大步,站不稳差点跌倒,寒晴手一伸将对方拉回。
毅绝猛然抽回手,举止十足像个被怪叔叔吃了豆腐后胆怯可怜的小女孩。
「寒、寒晴!」毅绝还没做好心理準备。
「你刚才听到了什么吗?」毅朗抑制紧张的情绪,难不成他们说的话全被听到了?
寒晴认真的回想,似乎没听到什么重要的事,回答:「只有听到『还不如』。上一句是什么?」
「就是……就是……」毅朗瞥见一旁的老哥,立刻将他推向前,「就是小绝害怕被你拒绝,他说如果你不接受他,他还不如一辈子单身!」
毅绝瞪大双眸,这家伙在胡扯什么!应该是如果接受,他还不如一辈子单身!
是什么时候开始,单纯天真老被人耍得团团转的弟弟也变得如此邪恶?连唯一的哥哥也下这种毒手!
刚才要妹妹先去吃午餐是对的,看他们这样,中午是有得闹了,就配合他们玩场游戏吧。
寒晴深情款款的望着毅绝,「小绝,谢谢你。」
这令毅绝一阵毛骨悚然,他不是同性恋啊!

第八章 接踵而来的告白(5) 「无论如何你一定要接受小绝!」毅朗一脸的兄弟情深,紧抓着寒晴的双手,真情流露的道:「小绝是真的很需要你!你都不知道,他为了你有多烦恼,他每天都想你好多次!」
毅朗在内心疯狂祈祷,一定要答应啊!警察那边真的非常需要有关天狱的情报!
寒晴相信他们很烦恼,警察为了拿下天狱,不知道花了多少心思,布了多少年的局,不过想拿下天狱,警察得先进行内部大扫除,否则永远都不是他们的对手。
毅绝难以置信,弟弟竟然说得出那些话!
此刻他需要一个东西堵住那家伙的嘴。竟然亲手将哥哥推入地狱深渊,他还是人吗?
但基于任务,无论再怎么不甘愿也得忍,过一关是一关。
毅绝牙一咬,推开弟弟,强忍住反胃感,认真凝视着寒晴,「虽然你现在喜欢的人是副会长,但请给我一次机会!我……我喜欢你!」
如果不是知道他们真正的目的,毅绝认真的神情及手足无措的可爱举动,会让她以为这是真的告白。
不知道为什么,听完他们的话,她心底浮现了另一个人的身影。
当初那个人也是说:「请给我一次机会。」
其实他们都没说完整,应该是「请给我一次机会夺走你的一切」。
接近她的人,十个里有九个都有目的,剩下的一个根本不知道她的身分,等知道了还是会离去。当初她给了那个人一次机会,虽然最后分别了,但期间的快乐回忆是不可否认的,即使拚了命想抹去,那些记忆仍存在。
眼前的这对兄弟还不及那个人危险,而且她本来就蛮喜欢他们的,就算只是朋友,她还是会提供些情报。或许给个机会也无所谓?
……
即使处在幽静的林道,俊修仍沉不下心来,他在不远处的枫树旁,等他们结束。
他没有过去打断他们,事情的轻重缓急他还是知道的。
寒晴脸上挂着轻鬆笑容,看起来气氛很愉悦,到底说了些什么?
心底升起浓厚的不悦感,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他一点也不希望他们在一起,这种莫名的焦躁让人厌恶。
没多久,他们似乎谈完了,没有任何一方不愉快,两边分道而行。
……
寒晴喘了口气,终于可以休息一会了。
她轻盈的步伐在见到一旁的熟悉背影后转了方向。
此路不通,绕路!
「有必要每次看到我就闪吗?」
寒晴身子顿住,侧过头,对方仍是倚着树干,背对着她。那家伙背后有长眼睛?
「你的答案是什么?」俊修淡漠的询问。
「答案?你是说上次考试的答案?我又没写考卷……」寒晴只说一半,俊修投射而来的杀人目光立刻让她闭嘴。
俊修才踏出一步,寒晴就见鬼似的往后退了三大步,指着他手上的便当袋叫道:「放下你的武器!」
她又是哪里惹火这超级资优生?难道是因为她对学生会的人出手?还是破坏了O班的声誉?也有可能是两个相乘,导致俊修气炸了。不过刚才上课他也只有一点点不愉快,怎么现在突然火山爆发?
俊修将手中被称为武器的便当袋放到石桌上,缓缓的开口,「过来。」
寒晴评估风险,如果她过去,超级资优生蓄势待发的杀气很可能会要了她半条命,如果不过去,今后可能会不停遭到超级变态骚扰。
两者相较之下,还是过去好,至少她还有半条命。
「君子动口不动手,你别乱来。」寒晴小心翼翼走向前,随时準备防御对方的攻击。
如此孩子气的举动,搞得俊修想气也不是,想笑也不行。
啊好大好深好烫撑满了太深了好涨疼np女_同桌上课要我把腿叉开晴观察对方的表情,发现俊修眼里的怒意似乎少了些,眉间也稍微放鬆,她这才敢大声,「我很忙,没事不要浪费我时间!」
「忙着谈恋爱?」俊修用质问的语气道,「少毅绝的告白你拒绝了?」
超级资优生几时这么八卦?头一次看人问问题用这种语气。
「你偷听我们说话?」
「回答我的问题。」俊修冷道。
说实话,连她也被俊修的气势慑住,这家伙真的可以考虑加入黑社会,前途非凡!
「被你这样问,谁敢回答?」寒晴低语。
「什么?」
「没有。」寒晴赶紧改口,要是随便乱说话,等下他哪根神经不对又要乱发火。「你希望我怎么做?」
「拒绝。」俊修毫不犹豫的回答。
寒晴顿时觉得自己做对了一件事,暂时保住小命。
「还好拒绝了。」
虽然她是觉得答应无所谓,但有些事纵使是彼此利用,还是不该开玩笑,例如感情。儘管现在没感觉,但没有人知道一天后或者一年后会有什么改变,况且她不想害了那两兄弟。
得到一个满意答案,俊修继续下一个问题,「那情书呢?」
「什么情书?」她一天到晚收情书,哪知道他是在说哪封?
「你写的那封。」
「我写给晴儿都不知道几封……」
「我说的是你写给副会长的。」俊修打断寒晴的话,跟这家伙说话真的要很有耐性,问东都可以扯到西去!
「副会长?喔,你说今天我当众跟锋告白的事?」不提醒她还忘了有此事,不知道那女生跟老哥说到话了吗?
听到寒晴直称副会长的名字,俊修眉头再次锁紧,「你是认真的?」
寒晴识相的不再开玩笑,她知道俊修是玩真的,如果回了不满意的答案,会有某种程度上的危险。
「这没有什么认不认真,打从一开始我就没那意思。」跟自己的哥哥告白,想到就不舒服,这种事她怎么可能做得出来!
「所以你只是恶作剧?」
「冤枉啊!那封信……」寒晴也不知道该不该说,说出来对那女生似乎不太好意思,不过俊修不是会到处乱说的人。
见对方欲言又止,俊修追问:「说话不要说一半。」
「你这个人真的很奇怪,我想喜欢谁,跟谁交往,和你有什么关係?」寒晴转身要离开,这事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当然有关係。」俊修抓住寒晴的胳膊,如果不是中间隔着桌子,他就直接将人拉过来。
「我到底和少毅朗、少毅绝还有副会长他们有什么差别?」俊修语调隐藏着怒意。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寒晴想挣脱对方,然而俊修的力量出乎意料的大,令她难以挣脱。
俊修绕过桌子,走到她身旁,不满的道:「一样都是资优生,为什么你对我的态度和对他们差那么多?」
「这跟资优生有什么关係?你最好放手,否则我不客气了!」寒晴恶狠狠的瞪着对方,老虎不发威,真当她病猫!
寒晴的话对他不造成威胁,他知道寒晴不可能对他动手。
「因为你有资优癖。」
「资、资优癖?」寒晴动作慢下来,这家伙刚才说什么?她有资优癖?
「你胡说什么!你才有什么资优癖!莫名其妙!」
这下寒晴真的火了,说得她好像变态一样。她这辈子最恨的就是资优生,怎么可能会有资优癖!
瞥见寒晴被他握住的地方红肿起来,俊修鬆开手,「不想跟你争。」
寒晴瞠大双眸,说得好像度量很大不跟她计较,这人到底有什么病?
「还真是谢谢你不跟我争!」
「但我必须捍卫自己的权利!」这点俊修是打死不退的,这家伙休想和他撇清关係。
「你要发疯就滚去其他地方,我可没有能耐替你捍卫什么!」这家伙念书念到头壳坏掉,外星语言谁听得懂!
「你有!」
「是什么?」
「我的地位!」
寒晴没办法和这家伙沟通,她完全不明白他的意思。
「地位?什么地位?学生会的地位?O班的地位?A班的地位?你的地位跟我有什么关係!还是你觉得跟我在一起会把你的地位降低?既然如此……」
「那些东西我才不稀罕。」俊修冷道。不管是学生会干部、资优生,还是班长的位置,这些东西失去了他一点感觉也没有。
「那到底是什么?」寒晴眼眸直视着对方,等待答案。
如果这些都不是,她想不出来还有什么「地位」是需要捍卫的。
「是你……」话才要冲出口,看到寒晴专注等待答案的神情,他的声音顿时止住。
俊修赫然愣住,他对心中剎那的想法感到震惊。
他对于寒晴忘了他这件事,一直心怀不满,当初死皮赖脸和他称兄道弟,擅自约定下一次天日再见,结果他依约而来,这家伙竟然忘得一乾二净,气得他不愿意先相认,说什么也要让寒晴自己想起他。
不过就算寒晴想起他,他们依旧只是朋友,仅此而已。
但方才他竟然有一股冲动想说「是你心中的地位」,这种话怎样都不可能轻易说出口,兄弟间哪有什么地位之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在告白……
告白……
这样回想起来,因为被遗忘而气愤,因为寒晴喜欢毅朗而不高兴,因为毅绝跟寒晴告白而烦闷,因为寒晴写情书给副会长而火大,这些早就超过友谊範围。
难道对寒晴的执着,不是想回到和过去一样的友谊?
意识到什么惊人的事,俊修不敢相信此刻心中的想法,一直以来都在原地打转,到现在才明白自己的心意。
注意到俊修不太对劲,寒晴手贴上对方的额头,担忧的问:「你还好吧?你的脸很红,发烧了吗?难道是因为头脑烧坏了,才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反应,俊修撇开脸,他不想让寒晴发现他此时複杂的心情,他得找个安静的地方整理思绪。
「我学生会还有事,先过去了。你还没吃午餐,便当给你。」
这次换寒晴拉住俊修的手臂,这家伙真的怪怪的,难道真的生病了?
「等一下,你看起来不太对劲,我陪你去保健室。」
「我没事,你不用管。」偏偏这种时候温柔,他现在需要一个人冷却脑袋。
「我也不想管,但如果你晕倒在路上,会害我被学生会通缉。」寒晴只觉得俊修在逞强,她硬拉着他的手腕,「快走啦,脑袋烧坏就没超级资优生了。」
原来是不舒服,那俊修刚才这么失常就有理可循,生病不早点说,害她还跟着吵起来。病人最大,就全当她的错吧。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986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