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歌撤下了变身药水效力,露出本来的面貌,随着她的动作,身旁躲着佣兵们也撤下隐身能力”夏瑾新式《灵魂之刃》试读

卷一 15.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所有的人都瞥向包厢的大门,这时间找上门的人,是谁?

来了,比想像中还要快,看来不用等了,刑歌勾起嘴角,露出浅浅的笑容。

「你们喝下隐身药水,躲起来,快点。」

「还有,这个东西也淋上隐身药水,打开开关拿在手上。」

“刑歌撤下了变身药水效力,露出本来的面貌,随着她的动作,身旁躲着佣兵们也撤下隐身能力”夏瑾新式《灵魂之刃》试读

刑歌迅速地嘱咐着,佣兵们被强迫上阵,看着手中被硬塞的东西……摄影机,和录音器,一头雾水。

「拿这个要干嘛?」

「等等一定会用到,请务必要拿着。」

刑歌说完,便拉下自己的斗篷,露出底下变装后的模样,走到门口迎接来者。

门外站着一个穿着华丽服饰的圆脸男玩家——无期。

除了刑歌之外,进入隐身状态的佣兵们纷纷倒吸一口气,感到非常吃惊,无期居然主动来找上门了!

无期狡诈的目光迅速的审视了刑歌上下,他摆出一张献媚的笑脸,向刑歌说道:「你好,德里克,真不愧是时空旅途的会长,有着雄厚的金钱实力,方才的竞标非常精彩。」

刑歌假扮的人,有着一头金髮,和湛蓝的蓝眼睛,全身穿着浅蓝色系轻便服饰,面貌英挺斯文,气质温文儒雅……此人的特徵非常明显了,时空旅途的现任会长,德里克。

「遥遥无期的会长,无期,你有什么事?」假装成德里克的刑歌,以淡然的语气问道。

「我直接开门见山的说了,关于刚才拍卖竞标的商品宣战令,我对它相当感兴趣,请问可以私下谈谈吗?」无期直接表明来意。

「这……你也看到了,我以正常步骤赢得竞拍商品,是目前宣战令的持有者,很抱歉,我没有意思要另外贩卖,你请回吧。」刑歌故意摆出毫无兴趣的模样,作势要送客了。

无期貌似有些着急了:「等等,别看我这样,其实我在现实里很有钱,我可以出竞标价两倍的价格买下宣战令,用现实币支付,德里克,不知你是否愿意将物品转卖给我?」

悄悄隐身的佣兵们听到又是一惊,竞拍价七千万乘以两倍,一亿四千万?这价格……太夸张了!

刑歌却直接无视了极具诱惑力的价格,皱起眉,态度相当坚决,「不,我拒绝,宣战令已经是我公会的所有物,时空旅途需要这个东西。」

虽然语气上这么说,她学着德里克平时的习惯动作,从桌面拿起宣战令,若有意无的,将银质的製品把玩在手心翻转着。

无期眼睛直盯着宣战令,眼底透露出更加强烈的贪婪慾望。

无期毫不死心,提出其他建议:「我明白妳需要宣战令的心情,游戏新闻到处都在报导,时空旅途最近因为城战损失了数座城镇,正急需新资源新武器,不过,我有个建议,与其花费大钱买下宣战令,去打不知名的战争,那么,还不如多拥有一笔资金,这样才会对公会更有利,对吧?」

刑歌扬起眉:「你的意思是……」

「……我有钱,如果妳将宣战令转卖给我,我能付出妳满意的价钱。」无期慎重的说。

「你的提议很诱人,但宣战令的处置方式将会攸关着整个公会运作,让我考虑一下。」刑歌故意装出犹豫的神色。

见她动摇了,无期紧接着说:「好吧,我真的非常想要宣战令,请你让给我,我再提高,出三倍的价格买下,如何?」

三倍?两亿一千万!这更夸张了!

一旁默默听着的佣兵们,在脑内瞬间换算两亿一千万游戏币,等于现实币百万以上,简直兴奋的要昏倒了。

「接受啊!老大,条件很不错,快接受啊!」

隐形猫在佣兵频道吶喊着,这位商人提到钱,就会完全变了另一个人。

当然,隐形猫激动有很大的原因是,他们已经把佣兵契约金全部拿来当资金竞标了,若是拒绝掉无期的提议,刚才的竞标就显得毫无意义,白白浪费了所有人财产,不想要未来一贫如洗的话,刑歌一定要答应才行。

无期提出的价码翻了三倍,已经是相当优渥的条件,虽然如此,刑歌还是皱起眉,摸着下巴装出难以抉择的模样,考虑了两三分钟之久,才勉为其难才点头接受,答应条件。

无期露出大喜的神色,「好,德里克果然是聪明人,事不宜迟,我们来签交易合约吧!」

「没问题,现在立即签署,由我来列交易合约。」行歌唤出系统介面,使用系统模式列出交易清单。

交易过程相当顺利,刑歌以三倍竞标价卖出宣战令,而无期先支付了手边游戏币六千万,然后在三天内会以现实金钱偿还剩下的钱,交易合约以规规矩矩的形式,详细列出金额和日期。

纸张最下面空白处,则是留给两人签名画押。

「合约内容没问题,我先签名了。」无期看过合约之后,率先在纸张上签名,然后将合约递回给刑歌。

刑歌接过交易合约,趁着签署过程中,她以聊天般口吻,若有似无地提起另一件事。

「对了,关于你们公会遥遥无期,似乎听传言说,有个匿名者擅自在网路上放出消息,陷害你们公会,因为这件事爆发,遥遥无期近期名气爆红呢。」

「那件事啊……我的公会遥遥无期确实碰巧因为这件事出名了,你想问什么?」提到匿名者,无期顿时瞇起眼睛,摆出有些警戒的态度。

谈到这个话题,在一旁听着的四个佣兵立刻提起精神,握紧手中的录影机和录音器。

无期以交易的名义自己找上门来,目前他还以为只是场普通交易,一场普通的对谈。

趁着对方还没有怀疑,还没对刑歌产生戒心,这时间要使尽办法套话,让无期自己承认罪刑。

在录影加录音的加持下,只要无期一句话,开口承认那消息是他放的,真相就会明了了。

刑歌凭着印象,模仿德里克思考时的习惯动作,单手流畅的转着钢笔。

「我这么问没有别的意思,纯粹只是疑惑罢了,质疑交易对象是否有能力支付金额,这应该在合理怀疑範围内吧。」

一面强调只是交易过程,她一面打开笔盖,作势要签名,但快下笔时却又停顿下来。

无期扯出有些勉强的僵笑,回硬着:「是这样啊,你放心,网路上这些消息不碍事,不会影响到我们交易过程,我现实有能力可以支付这笔金额。」

刑歌持续套话:「哦……不过网路放消息的人是匿名者吧?他似乎对公会怀抱负面情绪,可能还会採取什么手段,你怎么知道不碍事呢?」

她说完,便立刻动笔,在交易合约空白处俐落的签下自己名字。

系统提醒:请重複确认交易合约内容,是否确认?

无期看也不看便立刻按下确认键,交易合约单化为一阵光粉消失,自动储存在双方的个人介面里。

系统提醒:交易合约成立!

「我当然会知道。」无期因为交易成功,心情放鬆,便开心的透露出:「因为,网路上那个匿名者就是我,我故意释放出讯息。」

……说出来了!

因为无期一时得意忘形,说溜了嘴,刑歌套出想要的话了。

「……怎、怎么了吗?你的脸色变了。」无期疑惑地问。

「没什么。」刑歌忍着笑,提醒道,「你似乎太性急了,连最后合约内容也没看清楚,就直接按下确认键。」

「什、什么?」无期脸露茫然。

刑歌勾起嘴角,露出一抹颇有深意的笑容:「你确定真的有把交易合约看清楚吗,你的交易对象姓名,是不是搞错了呢?」

无期愣了有三秒,然后唤出个人介面仔细一看,才发现合约最下方空白处签的名字是「刑歌」,而不是「德里克」。

玩家的签名代表了彼此的身分,他按下确认键后,系统已提醒交易合约成立。

无期张大嘴巴,抬起头来看,他跟谁签了交易合约,结果不言而喻,眼前的这个人是……

刑歌撤下了变身药水效力,露出本来的面貌,随着她的动作,身旁躲着佣兵们也撤下隐身能力,以最原本的姿态光明正大走进无期的视线里。

「好久不见了,无期,你一定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再见面吧?」刑歌运用竞标者的权利,将包厢的大门锁上,断了无期逃跑后路。

「终于不用忍耐,可以直接动手了。」白渊伸展筋骨。

「正合我意,不动手痛扁他一顿,我不甘心。」千曜按压着手指,发出「喀喀」脆响。

几秒间,一群表情肃杀的佣兵,摩拳擦掌走上前,团团围住了无期。

「……这怎么可能,你们这群佣兵……联手了?」

无期瞪大了眼睛,语气结巴,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如纸。

「……德里克呢?竞标……宣战令呢?啊,原来是这样,从头到尾都是假的!你们对我设套!」

佣兵们用可怕的表情朝无期逼进,无期拼命往后退,直到背后抵到墙壁,无处可逃。

隐形猫走上前,一把揪住无期的衣领:「这场拍卖会是个骗局,你被设套,被彻底的耍了。」

「你能玩阴的,我们也能用更阴险的手段,阴回来。」席维斯特说道。

白渊笑着解释:「顺便一提,宣战令本身就是刑歌的所有物,你以为公平公正的竞标交易,其实是花了大钱重新买下了宣战令,还有,刚才的对话我们全录下来了,这些话放到网路上,肯定会引起轩然大波吧。」

无期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不仅被当肥羊骗了三倍的竞标价,还不小心透露出自己就是网路匿名者,这些事情要是传了出去,他好不容易在游戏建立的名声将会立刻扫地,混不下去……

「很抱歉,先前那样对待你们,是我的错!我知道错了,请你们放过我!」

无期判断出情势不利,立刻低下头赔罪。

「请让我们有机会商量,宣战令的事,交易合约已经签署,我会实现承诺付帐,不会抵赖,对、对了,那关键的录音带,我出钱跟你们买下,花再多钱都行,我会在网路上道歉且删文,请你们放过我,让彼此重修旧好吧?」

面对无期提出的商量条件,刑歌转头问道:「条件不错,你们觉得呢?」

这些利益至上的佣兵们,互相看了一眼,几乎没有花时间思考,他们摆出了不屑的表情。

「钱虽然重要,不过这世界上有些东西,用再多钱也无法买到。」隐形猫歪头笑着。

「这还用说吗,当然是拒绝了。」白渊说道。

「与我们为敌,怎么可能几句话就能抵赖掉呢。」席维斯特说。

「我讨厌被人耍。」千曜说道。

刑歌轻笑出声:「跟我的想法一样,那好,无期就随你们处置吧。」

无期一边蹲在地上发抖,一边看着四个佣兵脸露邪恶的笑容,踱步走到他的面前,灯光投射下来,四人站着的巨大阴影,垄罩住无期发抖的全身。

无期缩在墙角,做临死前的抵抗:「……你们,这群野蛮的佣兵!拍卖行不允许杀人和群殴!你们会为自己的行为后悔……哇啊!」

话还没说完,无期的话就被人以武力打断了,出手者当然是那群佣兵。

「唉呀,要怎么动手凌虐呢,要拿哪种武器,或使用哪一种技能呢。」

「等等,这个爆发户等级只有五十等,血量根本经不住技能和武器攻击吧,我们要慢慢折磨,慎选方式虐待。」

「也是,既然如此,直接使用拳头打似乎比较适合呢。」

「呵呵,反正时间还有很多,可以慢慢来,各种虐待的方式,一项项来试验看看吧。」

这些佣兵微笑的讨论着,接着,包厢内传来一串语意不明的呻吟声。

「唔,别打了……脸、脸为什么专打脸?不能打其他地方吗?」

「哇啊……饶了我,住手啊,喔喔喔呀……」

「等等,那里不能折,也不能踩啊,要断掉了,真的要断了!哇啊啊啊!」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恐怕要打上马赛克,一般人不能观看。

佣兵们的残暴行径持续一两个小时之久,短时间不可能结束,刑歌看腻了凌虐过程,打了一个哈欠,嫌无聊的她伸手推开大门,走出包厢外面。

接着,她便在走廊上遇到那个人。

「刑歌,是妳吗?」

听见这个熟悉的声音,刑歌肩膀整个僵硬住,停顿了两秒之后,她才转过头来。

站在眼前的人,有着一头金髮蓝眼,模样清秀斯文,他正是时空旅途的会长,德里克本人。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9823.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