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曜沉声说道:「网路的匿名消息是妳放出来的?」”夏瑾新书《灵魂之刃》试读

卷一 12.谁跟你就要阴回去

场景转到学校附近的公园。

两男一女站在空旷的公园,呈现三角对立的局面。

「在我上课前,还有十五分钟空闲时间,请在这段期间谈完事情。」纪璃歌率先问道:「我有个疑问,你们两个说好了一起来这里堵我?」

9377

「怎么可能,我和他根本不熟。」千曜撇了撇嘴。

白渊解释:「当然不是,我们刚好在校门口遇上,看来我们打的主意是一样的。」

纪璃歌点点头表示理解,所以才会看见原本不对盘的两人一起站在校门口的模样,原因是这两个佣兵都直接杀到现实来堵她了。

「回归正题。」千曜沉声说道:「网路的匿名消息是妳放出来的?」

「不是。」纪璃歌否认。

「事到如今还想狡辩吗?那么妳为何不躲着不敢上线?」说这话的时候,千曜压迫般往前走了一步。

「只是下线去休息几天,我没做任何事,匿名者不是我。」纪璃歌解释。

「不管怎么说,妳的嫌疑最大。」白渊皱眉说道:「妳知道放出消息会带来多么严重的后果吗,公会遥遥无期和参与那次城战的所有佣兵都受到消息影响了,妳为何想陷害我们?这么做有何意义?」

「我说了,犯人不是我……」

千曜打断道:「一再否认太难看了,直接老实承认吧,还是妳根本不打算说清楚?」

「……」谈到这里,纪璃歌大概明白对话谈不下去了。

这两人完全认定犯人是她,无法沟通。

这样下去,对话只朝着这方向进行,问不出什么东西。

只好使用最后手段了,纪璃歌想着。

「谈判决裂了……」

现场瀰漫着紧张的气氛,即将引爆开来。

空旷无人的公园里,身穿制服的女学生,和两个高她一截的男性,面对面站立着。

霎那间,纪璃歌灵巧冲上前,在两个男性还没反应过来时,率先拉住千曜的手臂,单手架着对方肩膀,勾住单脚用力一使力,千曜立即重心不稳,她趁机扭转身体甩过漂亮的弧度,将对方连人带身过肩摔翻倒在地。

「唔!」

千曜狼狈的以脸着地,瞬间被扳倒。

而另一个人,白渊足足愣了三秒,才以手臂抵挡做出反应,纪璃歌立即以直拳攻击对方腹部,白渊闷哼一声弯下腰,她以同样的方式抓着手臂翻转,将对方紧紧压制在墙边,同样狼狈的以脸贴墙。

现在的情况是,两个男人被一个个子娇小的女性轻易的打倒,一个被打趴在地上,一个被压在墙边,动弹不得。

对方只是一个女性网友,男性在面对现实中谈判时,可以凭着自身优势多了一分胜算,起码不会吃亏的,因此千曜和白渊都放鬆了戒备,没想到……

没想到……纪璃歌的现实攻击力这么高……

「我没必要说出自己练了十几年的柔道吧?」

大概是两个男人受到打击的表情太过明显,纪璃歌活动般弯着自己的手指,解释道:「刚好我的游戏里练远程系职业,没机会展现出来近战实力,在现实中,我可是有三次全国性大赛获胜的经验喔。」

「原来是柔道冠军,怪不得这么强……痛,好了,不要那么用力折我的手,我不说了!」白渊泛起冷汗。

把两个男人制伏住,纪璃歌冷声问道:「我不想浪费时间说废话,我再说一次,我并非犯人,真正的犯人另有其人,那次参与城战的所有人都有可能是嫌犯,给我老实说清楚,网路上的消息是谁放的,你,还是他?」

一边说,纪璃歌一边加重手上力道,藉着调整重心施力点用力反折,将某两个男人的手臂扭转成诡异的角度。

「……」神经施压传来极致的痛楚,令两个男人颜面闪过扭曲的表情。

「快说啊!别以为能隐瞒住!」纪璃歌维持着标準的架势,再度施力扭动对方手臂,换来底下两个男人一阵闷哼声。

现在的情况是,拷问与被拷问者,施暴与被虐者,两者情况彻底相反过来了。

短暂沉默几秒钟,两位男性最终按耐不住了。

「我不知道,老实说在今天前,我一直认为犯人是妳……」白渊协调道:「好好,别瞪我,我投降了,我原本就没打算对女性动粗,今日来目的是釐清事实,我们和颜悦色的谈,好吗?」

「……」千曜没说任何话,但是脸上表情很精彩。

「别装傻了,会洩漏消息肯定是你们这群佣兵之一。」纪璃歌说道:「不是你们两个,那么是隐形猫或席维斯特?他们最近在游戏中行为举止有反常吗?」

千曜说道:「哼,那还用说吗,爆出那些消息,这两个人在游戏里变的很火爆,竭尽所能的对着可能是匿名者的人攻击。」

「不只是他们,应该说,所有参战的佣兵成员都在互相猜疑,互相设计陷害。」白渊说。

听着他们说完,纪璃歌微微放鬆手中禁锢,偏头思索几分钟。

看来,她没上线的期间,这群佣兵在游戏中已经展开攻防战了……也是,得知了犯人就混在佣兵群之一,这些利益至上的佣兵当然不会闷不吭声,会使劲各种方式互相陷害,杀的你死我亡。

这点倒是提醒了纪璃歌,这些消息一爆出来,会直接受到影响的人就是这些佣兵,换另一个方式想,他们付出的代价未免太高了,佣兵是犯人的可能性其实很低。

「……不是佣兵做的。」纪璃歌脸色一变,放开了两位男士。

若是这些佣兵真的心怀不满想释放消息,大有其他方式可以做,不用特别在网路上匿名放消息。

而且,刚好挑在她不上线的这段期间放消息,犯人可能还得知她近期心理状况不想要再接触游戏,选在这时候故意把错误推给她。

仔细想一想,事情没有所想的这么表面,犯人是有目的的,放出这些消息,最后真正得到利益的人是谁……

「我知道了!」纪璃歌猛然出声。

千曜和白渊从地上和墙边站起身,疑惑的看向她。

「我们都中了犯人的计了,现在不是佣兵们互相陷害,弄的你死我亡的时候。」纪璃歌将目光看向他们。

「剩下的事情,到游戏里解决!」

「妳说……网路上放消息的匿名者是无期?」

看着眼前那四人,刑歌确认的点了点头:「是的,雇主无期,就是这次事件的犯人。」

四个佣兵聚集在某处人烟稀罕的小村落,听完刑歌叙述完,他们脸上难掩吃惊的神情。

刑歌上线后,将「见面详谈」的简讯一一发送出去,她共传了十封,而前来会面的人只有四个佣兵……千曜、白渊、隐形猫、席维斯特,其余六人皆未到。

「其他佣兵呢?那一次城战参与的佣兵我全发送讯息过去,怎么没看到他们过来集合?」刑歌提问。

千曜冷笑了下:「没到的原因很明显了,那些佣兵知道自己吃了闷亏,打算摸摸鼻子撤退,躲在某处避风头,不敢现身了。」

「别管那些胆小的人,他们选择躲避不理,不想管这件事,那就随他们去,我们没好心去照顾这些人立场。」隐形猫说道。

白渊把话题拉回重点:「妳说犯人是雇主无期……怎么可能呢,雇主自己把城战资讯贴在网路上,这些讯息洩漏出去,第一个遭殃的人就是公会遥遥无期吧?」

刑歌摇了摇头解释:「不会,这个公会是新创的,人员分配和职务都在调整中,相关事务可以马上撤换改掉,即使洩漏了资讯也没差,我曾经帮忙分配过遥遥无期的资讯,这于这点很肯定。还有,消息走漏之后,最大的受益者会是谁?仔细想想其实就可以知道了吧?」

众人听完这一席话,偏头稍微思考着,纷纷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在网路上放上消息,众人会注意到遥遥无期这个公会,提升知名度。」白渊推测道。

「洩漏的城战资讯上公布出刑歌的名字,打个前任军师刑歌的名号,将会吸引更多人加入公会。」隐形猫说。

「城战里获得的新领土,会吸引更多玩家结盟投资。」千曜说着。

「还有,每个人都当遥遥无期是受害者,没有人会去怀疑他。」席维斯特说道。

没错,在他们互相猜疑,互相陷害的时候,那位幕后黑手无期,正在背后轻鬆的看着他们自己毁灭。

至于,无期故意使用网路洩漏资讯,把过错推给这群佣兵和她,目的大概是想让他们知道,遥遥无期吸收不了的人才,也别想去别公会混,而且这群佣兵个个性格火爆,不好沟通,把过错丢给他们是最佳选择。

刑歌当初就觉得有点诡异,富家子弟再怎么有钱挥霍,这笔合约未免签的太大方,看来无期一开始就打着主意,打算彻底榨压尽情利用,然后用完就扔。

「看来,我们所有人都被无期耍了。」刑歌下了结论。

得知事实真相,在场人脸色都十分难看。

「可恶,彻底被玩弄在手掌心了,真是令人不悦!」隐形猫握紧双拳,从包裹里拿出一样物品。

千曜没有说话,单手从背后抽出巨剑,眼神充满杀意,这人用动作表达了他的情绪。

「等等,你们想做什么?」见他们打算撕回城符离开,刑歌沉声阻止。

隐形猫撇过头冷瞪一眼:「干嘛,刑歌大会长,我现在心情十分不好,劝妳不要阻止我复仇。」

「阻止?当然不是。」刑歌笑了笑:「报仇这个想法很好,不过,我建议有点计画性比较好,一个人的力量有限,集结众人的力量,能办到更多事。」

「……妳的意思是什么?」

隐形猫顿时停下脚步,刑歌这番话,令在场所有人皆将注意力放在她身上。

「是的,联手合作,来复仇吧。」

刑歌微倾着身,将双手放在石桌上,手臂伸直撑起自己肩膀,然后抬起眼来,那翡翠绿的眼眸危险的微瞇起来。

「那位耍了我们众人的雇主,刚拿到新领地,目前专注力全放在城镇上面,肯定会因此疏忽大意忽略,他一定不会想到利益至上的佣兵们居然会联手合作,我们可以利用这点,趁机主动反击,现在……正是联手反将击溃他的绝佳时机!」

「你们觉得如何呢?对方把我们耍了一遍,我们何不耍回来吧?」

刑歌以至今截然不同的语气,讲出一番锐利且颇具威吓性的发言,在这一瞬间,四个佣兵脸色纷纷一变。

「妳知道妳在说什么吗?」席维斯特再次问道。

「我表达的意思应该很清楚了,简单来说,就是报复回去。」

一般人对于大公会会长的印象是「老老实实」、「照着规矩来」,刑歌的身分是前大公会会长,不过,她显然不受这类规範束缚,因为一般人并不会贸然说出「报仇」这两个字。

千曜脸露怀疑:「妳的身分不是佣兵,突然间转性说报复什么的,实在太奇怪了,妳没有理由这么做吧?」

「……是的,我不是佣兵,我有自己一贯的原则,不做粗暴且蛮横无理的行为,但是,比起这些,我更讨厌被人利用。」

说这话的时候,刑歌微微抬头,目光直视着前方,霎那翡翠绿的眼神中迸射出精明和锐利的光挥。

「别看我平常纪律管的很鬆的模样,我有自己的底线在,无法接受别人越驰一步,而那位无期……碰巧触碰了我的逆鳞,我真的愤怒了,非要他偿还出相对的代价不可。」

锐利坚定的视线,如烈火般灼热。

白渊微扬起眉:「喔?妳的底线是什么?」

「在第一次见面时,无期利用我对昔日公会时空旅途保留的一点情愫,欺骗了我参与城战。」刑歌顿了顿,接着说:「事实证明,那人对公会完全没有意识,自私自利的令人髮指,我讨厌被人耍,尤其讨厌被这种自私的人耍了。」

刑歌,这位女性能够按部就班照着规矩来,也能疯疯狂狂无视既定理念,刬除一切障碍达到目标。恐怕,她做起事的手段绝对不比这群佣兵差。其差别只在,她是否想要动手去执行罢了。

前大公会的会长,突然说要带领一群佣兵去复仇,这真是……

「哈哈哈哈哈——合作复仇,有趣!」千曜率先笑出声。

「外表看起来像只猫,实际上却是只老虎,真是招惹不得呢。」白渊也微露出浅笑。

「想法很夸张狂妄,但是我不讨厌,这是我听过最好的建议了,刑歌老大。」席维斯特笑着。

隐形猫说:「呵呵,看来我们的友谊关係只好继续延期了,老大。」

「话说回来,为了复仇这个理由行动,总觉得动机很小心眼,心胸有点狭窄吶,当然……这只是我的个人感觉,并不是对你们任何人有任何意见。」白渊搔了搔头髮说道。

「道理不同哦,报仇的意思是对方有先『亏欠』于我们,那是雇主无期所欠的债,我只是要把我们该得到的报酬,全数讨回来罢了,对方阴了我们一把,我们当然要反击回去。」隐形猫解释。

「哼哼,没错,合约里当初讲得清清楚楚,事成后你我毫不相关,雇主擅自违反了规定,就必须要心理準备付出同等代价偿还。」千曜说。

「也是呢,闷不吭声躲着什么都不做,不是佣兵的风格。」白渊耸了耸肩回应。

隐形猫:「好,我同意合作,就让刑歌继续当老大,率领这次复仇任务吧?」

席维斯特:「我也同意,刑歌老大没问题吧?」

「没问题,我可以再当一次领队。」刑歌忽略了许久没听见的称呼,自径说道:「看来大家已经有想法了,那么,做不做,投票来决定吧?」

投票票数出来,结果不言而喻了。

比数五比零,无人反对。

众人一致决定要进行一场复仇计画。

「干一票吧,老大!」

⚠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网文在线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