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不要顶了好涨停下视频_无女主系统小说


61 我的命比他好。 他的手温柔托着我,让我靠在他的肩膀。我的体力的确到达极限,可碍于处在医院,哪怕有任白川这个定海南针在,我的神经仍然紧绷,只能半梦半醒,依稀听到唐尧和任白川交谈的声音。
「任哥,谢了。」
「不用谢。」
「我知道你是看在我姊的面子上,才会出手帮助。」
「如果你们出了什么事情,小澄会很难过。」
「……你们是重新在一起了吗?」
「没有。」
「为什么?明明澄姊这么喜欢你,你看起来也不是对她没有感情。这些年来,澄姊没再接受任何感情,不论是在法国还是在台湾,她都在等你。」
「我们不适合。」
「不适合?」唐尧说到这里,听起来已经有不少的火气。我也睡意全无,单纯闭着眼睛,依恋温度一般地依偎在任白川的身边。「你再度出现在她面前,让她重新回忆喜欢你的感觉,你跟我说你们不适合?澄姊,好不容易快把你给忘了,你--」
话赫然终止,显然是不知道该不该说下去。
「我知道,你的意思。你会生气很正常,是我太自私了。」
「就不能够……再给你们彼此一次机会?你喜欢她,她喜欢你,本不应该耽误八年的。一个女人,哪还有这么多的八年?你还要她想着你一辈子吗?」
想着任白川一辈子。
这的确是很有可能。
哪怕我再怎么佯装自己无事,在我的内心,仍是对他魂牵梦萦。
喜欢和爱,这两种感觉都比不上所谓的思念。
「我一无所有,又能拿什么给她?」
如果不是我闭着眼睛,我会因为他这句话,心疼到喷出眼泪。
「你们总问我,为什么不跟她在一起,为什么不给彼此一次机会。你问、柳哥问,只要是周遭知晓的人,都会问我。可是这个决定权重来都不是在我,是在小澄身上--当初,不是我先被放弃的吗?」
任白川只是不说、不哭、不闹,不代表他内心没有伤痕。人心都是肉做的,被感情重击后,都会觉得疼,疼得发麻。我们之间,是我亏欠、辜负了他。
总有人说先爱上的人比较吃亏。
但是任白川从来没让我吃亏过,他用他独特爱人的方式,带着我成长。
是我命比较好,和任白川比起来,多了太多关心我的家人。柳哥、唐尧和其他哥哥姊姊、弟弟妹妹们,他们都替我担心,站在我的角度,数着我落泪的次数。
那任白川呢?任白川他独自舔伤口试图疗癒的时候,我在哪里。
我不在他的身边,隔着遥远的国度,隔着八年的时光。再度相遇,就算内心有抹不去的悸动,我们还是不适合。
十年怕草蛇,八年不够他康复。
「你又甘心,在之后有另外一个人陪伴在她身边?」
「我不甘心,又如何?」
唐尧不再说话,两人陷入沉默。好在任白川的助理刚好抵达,我趁势「清醒」,看着助理拿来的妈咪包。妈咪包放了不少东西,奶瓶和其他日用品,一应俱全。
「睡得左脸都有印子。」任白川表现得彷彿与唐尧的对话完全不存在一般,低问:「睡得好吗?」
「嗯。」看着他,我的心很酸很酸,不过我告诉自己不能哭。
就目前来说,我没有哭的权力。
「你睏吗?要不也睡一会吧。」
「不睏。」
「不睏也靠着我歇会。」这回换我成为他的依靠。
老天爷呀。
未来的我不会再贪心了,要求任白川替我做什么。我只想要成为他的依靠,成为一无所有的他,唯一的「有」。我不会再有与他分开的念头,我会明白万事万物都没有比他还重要。
单独祈求,他能够开开心心,扫去往日阴霾。

62 吃早餐啦。 经过大半个夜晚,总算是没上演那种救子或救母的狗血桥段。五点清晨,结束剖腹生产,母子均安。走出产房的医生与唐尧交代一些事宜,我与任白川则去安排可安居住安养的房间。
抵达房间后,可安已清醒,颇有精神。
「可安,还好吗?」我走到她身边,忧虑地问道。
「很好。」
「辛苦妳了,揣了三个这么重的孩子,现在终于能够卸货。」要是我肯定不行,怀一个就够呛了,还怀三个?
听说很多怀多胞胎的产妇,子宫都会压迫到脊椎神经,平日走动都会感到疼痛。有些甚至连路都走不了,成天躺在床上,怕一有动作就早产。
像是可安这种快足月生多胞胎的产妇,是非常少见的。
「孩子没有问题吧?」
「目前检查是没有问题。」
「嗯。」听到孩子没问题,可安明显鬆一口气,说:「其实我在昏倒之前,知道孩子都被抱出来了,不过我仍然很担心。」
「可安这么努力,老天爷一定很保佑妳和孩子们。对了,之后请一个保母来带孩子吧,唐尧平日还得上班,妳一人带三个宝贝,肯定是忙不过来。」
「我会再跟唐尧讨论看看,不知道我妈妈会不会北上来照顾他们。」
「也是,毕竟妳也得坐月子,亲家应该会上来。」
简单交谈,消耗大量精力的她,再度昏昏欲睡。
替她盖好被子,不欲在这吵她休息,轻声走出房间。任白川站在房间外头的走廊,我莫名多出了玩心,从后面助跑,跳到他的身上--「嘿!任白川!」
任白川的身体僵硬了一会,发现是我后,软化下来。
「干什么?」
「肚子饿啦!」看可安没问题后,我悬着的心终于安定,嚷嚷:「等会会有一大串的人来,我们在这也没意思,先去吃早餐吧。」
我提议的东西,任白川通常只会吐槽,却不会反驳。这次他大概是累了,连吐槽都懒得吐槽,揹着我走几步路。
「妳是不是又胖了?揹妳好像在揹大米一样沉。」
嗯,好哦,我收回上面的那几句话。
任白川不管多累,都还是会吐槽的哦!
「下来了啦!」脚一伸,跳到地面,还给任爷爷拍了拍背脊,特别温馨的问:「任大爷,需不需要我扶你过马路?」
「我看妳是很想扶着妳的脑袋过马路。」
推了我一下,任白川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打打闹闹,走出妇产医院,呼吸到外头的空气,感觉身心都净化了不少--虽然现在空气污染紫爆很严重,这不妨碍我多出三个侄子、姪女而喜悦的心情。
附近有不少早餐店,我们选了相对乾净的店家,点了蛋饼、萝蔔糕双拼。
一人一份,热腾腾的早餐吃起来有滋不要不要顶了好涨停下视频_无女主系统小说有味。
「妳的手机没电了是吗?」吃到一半,任白川突然询问。
我咬着筷子末端,掏出一直沈睡在口袋里的手机,不管我怎么按,都是黑色的萤幕。
「应该吧,昨天晚会的时候就没什么电了,怎么了吗?」
「设计部门出了一点小问题,找不到妳,我的助理知道就跟我传消息。」
说起任白川那来去无蹤、特别神祕的助理,我内心就一片讚叹激赏,不知道他的月薪多少,能够有这么高的效率。
「什么问题?」
「贩卖消息的刘春跑了。」
「哦?这才没过多久,刘春怎么跑了,我没对她怎样,也没说什么啊。」
「大概是发现CE衣服的棉质布料是跟AOC合作,让她心惊胆跳,不等人捉就跑了。」
「你怎么知道她跑了?」真好笑,原来犯人逃跑这种事情也会真实上演。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980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