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太大了,会坏的呜呜_新郎喝醉我和新娘作爱小说

45 理性分析。 撇除一段时间的「大」尴尬,其他时间都算是尽欢,聊到后头,连清酒都上了。任白川要开车没喝,李宜光跟霍壬喝了不少,还不致于丧失神智,就是脸色通红,有些可爱。
至于我,李宜光一开始就把我的酒杯给没收,深怕我一喝开始发酒疯,抓着任白川哭喊:我不要分手!
「我、我们搭计程车就好,你们走吧!」霍壬跟李宜光经过一个晚餐,感情迅速增温,勾肩搭背,好得跟亲兄弟没两样。
「搭计程车?任白川可以送你们呀,干嘛搭车。」
「不用!我住的饭店和他家是反方向。宜光的家,跟我同一个方向,我们搭计程车,这样不会耽误你们的休息时间。」
我忧虑地看向李宜光。说起来,我跟霍壬不熟,不知道他为人怎样,怎么好放心李宜光跟他走?更不行,太大了,会坏的呜呜_新郎喝醉我和新娘作爱小说何况,李宜光喜欢男人,万一不小心出了什么事情,那该怎么办才好。
「对呀,你们明天不是要出差?我跟他一起搭车就好。」强撑着神智,李宜光附和霍壬。
咬了咬下唇,趁着任白川还在店内买单,我拉过李宜光到角落,问:「你现在脑袋清楚吗?」
「我脑代就算不清楚,也绝对比妳还聪明。」
是怎样,酒醉都还要吐槽我就是了!
「真的要跟他走?」
「一起搭计程车又怎么了?再说,妳真以为满地都是gay?要担心也是担心我把他给吃了,担心我干嘛?」
「也不是--」
「行了妳,还是老话一句,妳担心妳就成了。跟任白川到底怎么回事?又交往了?」
「没呀。」
「那你们怎么好到睡一张床、盖一条被子?」酒醉的李宜光说话更加犀利。
「这说来话长。」说起来我也不知道我为何如此不矜持。果然是被任白川的个人魅力给沖昏头了吗?我一点都不觉得跟任白川睡在同一张床有什么不对、不好的。
「妳明天打给我,慢慢说。」
「不行!我明天要跟任白川出差,等我回来吧,回来我就跟你说。」
「嗯。」李宜光垂头叹了一口气,说:「小澄,真放不下任白川,就接受他、好好珍惜他吧。别再折腾了,女人耗费一个八年,已经损失得大发,再八年,妳乾脆出家当尼姑算了。」
「我知道,我不是在努力了吗?而且,我觉得任白川也是在乎我的,我很有机会!」
「唉呦,这么天真的孩子除了妳真找不到。」
又再损我!我是有多笨多天真!怎么每个人都觉得我笨!
「他在乎妳,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刚才霍壬说的话,是给妳个暗示--任白川刻意在休假的时候,千辛万苦来到台湾,进入Chloe,妳真以为是巧合?他是为了妳才这么做的,这是无庸置疑。可妳怎么就单纯以为,任白川在乎妳,妳就很有机会?问题应该是:他明明很在乎妳,却又不点破不说清楚,一边宠妳一边保持微妙的关係。如果妳没搞懂,他到底为什么会有这么两难的心态,妳跟他没可能!」
哦。
哦?
听着李宜光的分析,我猛然汗颜,如同醍醐罐顶。
「我、我会努力搞懂的。」搞懂他明明在乎我,可又跟我保持距离的原因。
「请妳努力。」
「那个……你在电话跟我说,你不想干了是吗?真跟老闆起冲突啦?可是你不是要还你资助人的钱吗?你这样积蓄够吗?需不需要我先帮你垫着?」
「够,不需要妳操心。」
「我怎么能够不操心?你最近搬家,开销不少,还要还钱,若丢了工作,你哪有收入?」
「我就是跟妳抱怨吹嘘两句,妳别当真。」
皱眉,我不觉得他是在跟我抱怨吹嘘。李宜光的个性是,明明痛有十分,只会跟我说一、两分的疼,其他的辛苦全部吞到肚子里面去。
他肯定是在老闆那边受了大委屈。

46 踹死你。 「李宜光,你还要还资助人多少钱呀?我这里有点--」
「麻清澄,我骂妳蠢妳还真蠢?我可不想从欠资助人,变成欠妳钱。这几年我都有存钱,妳不必担心我。」打断我的话,李宜光重重叹了一口气,「资助人那没有逼我,若我真的不行,跟他沟通一下也行。」
「哦。」
李宜光的父母从他小时候,感情就不怎么好,到他国中,相处不下去,签字离婚。双方都不想带他,认为他是一个拖油瓶,把他丢给祖母,每个月给点微薄的生活费。好在他懂事又会读书,没给他祖母添什么麻烦,连上高中都是拿奖学金减免学费。
若不是有人嫉妒他,把他的性向给曝光,我想他绝对不会被人欺负,以他的外型,不当校园小王子都算亏。高二的时候,李宜光的祖母过世,面对凉薄的父母和亲戚,咬牙苦撑着一口气,哪怕内心难过艰困,都没有软弱下来。
我在当时选择申请法国的学校,询问他的意见。他表示对室内设计有兴趣,在台湾除了周思扬,便没什么牵挂,出国深造是好事。为了出国他奔波在各个奖助学金的基金会,可他的名头挂在父亲底下,并非清寒,大多人不愿意支助,就算支助,金额也过于微薄,不能够撑过在国外的费用。
那一段时间,我看他忧愁,自己也急得半死。毕竟我家的家境算是好,出国没有什么后顾之忧,可是李宜光不同,若无人资助他,他就得放弃梦想。我甚至忧愁得在任白川面前碎唸几句,认为目前的福利机制实在太烂了。
光看表面,怎么知道谁需要支助?有多少孩子是活在幸福家庭的假面下?李宜光的父母各自婚嫁,组成新家庭,渐渐不给李宜光半点费用--这样,还不算清贫?
好在老天有眼,我跟任白川抱怨过后的没几天,李宜光顺利得到一份资助。
说资助好像也不太对,这位资助人愿意事先替李宜光支付学费、生活费和往来交通费,在李宜光毕业后,找到工作必须要还钱,不算利息,还本金即可。这不算是什么资助,但对于李宜光来讲,是最好的办法。
一直受到别人无条件的资助,对于李宜光也是一种负担。这种未来偿还的方式,反而能够解开李宜光心里的枷锁。该资助人果真在未来几年毫不间段地给予金钱上的援助,李宜光同样信守承诺,从领到第一份薪水开始偿还,陆陆续续还了两三年。
「任白川怎么付钱付得这么慢?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跟我聊天聊了一会,李宜光清醒了不少,同我走回霍壬面前。「要不进去里头看看?」
「不用,他等会就出来。你们聊好悄悄话啦?」霍壬手插着口袋,笑道:「刚才谢谢你们,转移了白川的怒气,要我独自面对他的大火,我可承受不住。」
「既然承受不住,干嘛要惹他生气?」李宜光露出「你丫的欠虐还得我们救场」的荒唐表情。
「无聊呗,好久没看到他了,有点怀念他的臭脾气。」
臭脾气有什么好怀念的?真心不懂。
「不过我很少把他惹到这么生气,某人在他心里的份量果真有所不同。」
霍壬对着我笑,我却不自觉地头皮发麻。这话是什么意思?是指我很特别,还是别人在任白川心里很特别?
「霍先生,在调侃别人前,要先学会好分寸。有些话可以讲有些话不能讲。」因为一点酒气,加上霍壬的态度诡异,李宜光挡在我面前,面露不善。
「一直瞒着她,对你们有什么好处?」霍壬这种敢惹任白川的人,又怎么会怕李宜光不高兴?反问:「别把人当成傻瓜,哦,不是。就算她是真傻,也应该知道事实,不是吗?」
「什么事实?」
「事实是--啊!」正要说话的霍壬猛然受到突袭。从店里走出来的任白川,抬起他的右脚,狠狠踹了霍壬的腰际,把人给踹倒。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980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