扯下她的肚兜吸吮乳计m贵妇高官交换小说_总裁好大,好涨啊

03.琛二爷玩养成 (为佳的礼物加更) 一早,沈蓉嫣被脚步声和细细讲话的声音给吵醒了,揉了揉眼睛,才猛然地想起,昨晚都是被那个收养她的男人给抱着睡!
想到这儿,她脸上露出了怎么会这样的表情,因为她从没和男人抱在一起睡过,何况又是……又是一个陌生人。
不过他应该不是坏人才对,沈蓉嫣心想,如果他是坏人的话,早就把自己给非礼一遍了,怎么可能让自己平安无事的睡觉呢。
「小姐,您醒了。」一位佣人打断她的思绪。
她叹了口气,发现有两名佣人站在门边,两名佣人站在自己床边,吓的她差点从床上跌了下来。
沈蓉嫣下意识的往后挪了几下,防备性的看着她们,而佣人看见她如此防备,主动的解释:「先生让我们随时在这儿待命,要是您醒了,我们就要替妳梳洗打扮。」
佣人解释着的同时,另外两名佣人将两个挂衣车纷纷推了过来。
她皱着眉头,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
「好的,那请您挑一套衣服起来吧。」

沈蓉嫣:「?」
看了一眼那两车多到不行的衣服,她简直是要目瞪口呆了,这么多精緻的衣服摆在她面前是怎么回事?
「这……衣服是谁的?」沈蓉嫣弱弱的问了一句。
佣人看了一眼那些衣服,便笑着回答:「先生送您的。」
「我自己的衣服呢?」
「小姐是觉得衣服不够多吗?」佣人反问。
不够多?怎么会不够多!她先前的衣服也没这么多了吧!
沈蓉嫣用力地摇了摇头,连忙解释:「我习惯穿自己的衣服。」
「您先前穿的那套衣服拿去丢了,因为太髒了。」
「……」
髒?那衣服她可是穿了好几年,怎么能说髒……
难过之余,佣人像是看见她的心思,便催促道:「小姐,别难过了,您赶紧挑一件吧,您要是不穿的话,先生肯定会生气的,先生要是生气的话,我们就会遭殃的。」
「可是……」这衣服感觉都挺……价值不菲。
「别可是了,请小姐赶紧选一套衣服穿吧!」
沈蓉嫣伸出手随手摸了一把衣服,摸起来材质很好,一摸一看就知道肯定要很多钱的。
她犹豫了一会儿,又向旁边的佣人问道:「有没有那种一百块的便宜衣服?」
佣人:「……」
四名佣人面面相觑,简直是快冒冷汗了:「小姐别开玩笑了,您睡的床还有用的东西都几十万起跳的呢,在这儿不可能会出现便宜货的东西。」
啊?沈蓉嫣简直要吓到不能自我了,十几万起跳?那这张床……这么软,肯定不止十几万吧……
她吞了吞口水,还是在佣人的百般催促下才勉强挑了一件看起来最普通的衣服穿。
收养她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梳洗打扮完毕后,佣人也带着她下了楼準备吃早餐。
一下楼,就看见背对她的男人,那伟岸高大的背影,看起来就不简单了,何况还散发出一种生人勿近的气息呢……
「先生,小姐已经準备完毕了。」佣人将沈蓉嫣带去慕容琛的后面说着。
「嫣儿,过来坐。」
一股不由得抗拒的命令传入她的耳际,但是嫣儿是叫她的吗?她左顾右盼,剩下的佣人早就不知道退到哪里去了。
餐桌上只剩下她和慕容琛了。
沈蓉嫣还是拉开了一张椅子,就坐了上去。
此时慕容琛正在喝着咖啡,看着报纸。
沈蓉嫣一直偷偷用余光看着那男人,眼前也摆了一份早餐,也不知道是不是给她吃的,但是看起来就好高贵啊,难道都没有简单的烤土司或是三明治吗?
她一直偷偷的偷看他,而男人都注意到了,然而他只是面无表情地专心看着报纸,没有去戳破她。
但见她不吃早餐,抿紧的薄唇也开口道:「怎么不吃?」
「那个……先生,有没有简单一点的烤土司之类的……」沈蓉嫣小心翼翼的问着眼前的男人,深怕一句话就惹他不高兴。
慕容琛听见这句话,便看了一眼桌上的早餐,淡淡的问:「不合胃口?」
「不,不是的……这,这份早餐看起来就……就很高级,我吃简单一点的就行了……」
扯下她的肚兜吸吮乳计m贵妇高官交换小说_总裁好大,好涨啊高级?慕容琛差点就笑了出来了。
随后又扫了一眼她身上穿的衣服后,眉头便锁紧,像是有点不悦的开口:「怎么不穿漂亮一点的衣服?」
沈蓉嫣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穿的衣服,倒觉得自己选的衣服并不会太丑,这已经是里面最普通也是她觉得她自己最适合穿的了。
简单的T恤配上牛仔裤,是她这个年纪最适合穿的。
怕慕容琛不高兴,沈蓉嫣急忙解释:「我,我觉得那些衣服太贵太漂亮了,不适合我穿……也请先生别送我太高级的东西,我收不起的……」
慕容琛的目光一直注视着她的小脸,五官上的表情依旧是淡淡的,看不出他有什么情绪,只听见他说:「吃吧。」
「好的先生。」
先生?慕容琛皱了一会儿眉头,又开口道:「我叫慕容琛,不许叫我先生。」
沈蓉嫣看着他,有点被他的阴冷目光吓着了,连忙紧张的道:「琛叔……」
琛叔……?他看起来有这么老吗?
算了,先别吓着这小丫头了,来日方长,以后再慢慢调教这小丫头就行了。
他也是第一次遇到这么不贪不求的女人呢,他一直都以为,一般女人会更贪名贵的东西,恨不得所有的金银财宝都送给自己。
没想到这丫头只会觉得自己要不起,简单便宜的就行了。
也许是因为沈蓉嫣习惯了,从小就生长在不怎么样的家庭里,反而会更知足拥有的吧。
这顿早餐,大概是沈蓉嫣吃的最苦逼最心疼的一次了。
她吃到快哭出来了呢,一是因为从没吃过这么美味的东西,二是她觉得好多钱都吃进自己的肚子里面了……
为什么不给她吃点便宜又普通的食物就好了?反正吃进去拉出来都是屎,何必浪费钱啊?
才刚吃饱,外头就传来一群吵闹的声音。
「傅少爷,不能进去,先生还在吃早餐呢……」一名佣人阻止道。
「唉呀有什么关係,我和你们先生什么交情了……」
接着就看见了两名男人闯了进来,手上还拿着一袋东西。
「琛二爷好久不见啊。」
「来干嘛?」
慕容琛的语气就是很不爽,对,就是不爽,就像是小夫妻和谐的吃早餐到一半,有人闯进来打破气氛一样。
傅政南啧了一声,玩世不恭的道:「我们这是关心你,很久没见到你了才来见你呢,没想到你这么兇。」
云穆白一看到坐在椅子上喝着牛奶的女孩,眼睛都亮了起来,想也不想的就靠了过去:「小姑娘真可爱啊,妳叫什么名字啊?我叫云穆白。」
沈蓉嫣看着他,眼睛都睁的大大的,这两个男人居然都是高颜值呢,难道有钱人都长得特别好看吗?
慕容琛薄唇抿的更紧,五官变得更加阴沉的瞪着那两个男人。
不过云穆白没打算理会这男人要火起来的目光,反而更好奇的盯着沈蓉嫣:「害羞啊?没关係,我跟小南南带了礼物要给妳。」
一听到云穆白提到自己,傅政南也绕过了慕容琛,笑咪咪地靠了过去,开始自我介绍:「我叫傅政南,来,这袋礼物送妳,全都是XX牌保养品呢。」
一听到XX牌,沈蓉嫣纳闷,连忙拒绝收下。
「谢谢政南哥和穆白哥的礼物,但是太贵重了,我不收。」
傅政南和云穆白识趣的相视一下,然后把手里的的袋子通通塞去沈蓉嫣的怀里,不由得她拒绝。
「你们两个给我适可而止。」一旁的男人终于沉不住气,他的薄唇掀开,声音发紧冰冷。
「怎么,咱琛二爷生气啦?」傅政南摸了摸沈蓉嫣的头,便走向慕容琛调侃了一句。
慕容琛哼了一声,讽刺道:「不是说来看我?看到特别把礼物送给她?」
对,太不爽了,而且沈蓉嫣叫他琛叔就算了,为什么就叫他们两个哥哥?他有这么显老吗?明明三个大男人年纪都差不多啊。
「别计较这些小细节嘛小琛琛,你也是可以用的呀,保养一下自己的俊脸。」
云穆白拉起了一旁的椅子就坐下,也跟着调侃了一句。
没想到他买下一个女孩是真的呢,长的是很水灵动人,看起来也很乖。
「琛二爷这是玩养成啊?」
「一定是,养成小萝莉的游戏,没想到小琛琛的兴趣不同于人,哈哈哈!」
面对两个男人一搭一唱的调侃自己,慕容琛也没打算让他们好过。
他瞇着眼,冷笑:「我介绍你们一个女人都不穿胸衣的地方,你们也可以玩养成。」
「什么地方?」两人不禁好奇的问。
「幼稚园。」
「…… 」

04.我会照顾好你们的女儿 「不用了,像这么变态的事情还是你留着自己干吧。」
「就是嘛,什么幼稚园啊,根本就是残害国家幼苗呢!」云穆白赞同的说道,脸上还不禁鄙视了一眼慕容琛。
什么叫做他们可以去幼稚园啊,他们身边可不缺女人呢,也不像慕容琛一样喜欢玩养成,再说了,如果真的去幼稚园找一个小萝莉来养,等她们长大自己早就老了,这种鬼父的剧情他们可演不来。
慕容琛脸黑了下,面色凝重:「说完了?说完就可以滚回去了。」
傅政南无辜的撇了撇嘴:「我们这才刚来没多久,你连一杯水都不愿施捨就要赶我们走。」
「是啊是啊,咱们兄弟多年感情都不放在眼里,有了媳妇就忘了娘了!」
有了媳妇忘了娘?这句话不是用在他们身上的吧?
他们什么时候变成娘了?
慕容琛无可奈何,便让人去準备两杯水过来。
「还真的给我端水啊?小气鬼。」傅政南嫌弃的接过了水杯,好歹也要给点果汁吧。
「再吵就都给我滚。」
云穆白一边喝着水一边看着沈蓉嫣,看着看着,就看出兴趣来了。
「小姑娘,妳几岁啊?」

「十五岁。」沈蓉嫣诚实回答。
十五?那离成年还有段时间呢……
而且也跟慕容琛差十一岁呢,没想到,慕容琛真是深藏不露。
云穆白抬起头看着慕容琛,脸上又是满满的鄙视,人家正青春年华呢,居然十五岁就要栽在慕容琛手里。
唉,这姑娘肯定以后会很命苦,还要伺候这个老男人。
云穆白拍了拍小姑娘的肩,双手合十诚心说道:「愿上帝保佑妳。」
沈蓉嫣:「……」
慕容琛:「……」

两个人的水也喝完,要走的时候,换傅政南拍了拍慕容琛的后肩:「兄弟加油。」
慕容琛脸一抽,脸上寒意更深,这他么还是兄弟?
才刚走出了门口,沈蓉嫣就淡淡的笑着说:「琛叔叔,他们好有趣。」
有趣?哪里有趣了?
「他们可是好基友。」
当然耳尖的两个男人就这么听到后,不禁大骂:「你才搞基,你全家都搞基!」
「……」慕容琛无语,又看见沈蓉嫣很有意味的看着自己,沉声:「别听他们胡说,我待会带妳去一个地方。」
沈蓉嫣赶紧的点了点头,不敢反抗,现在来说,能被一个这好人收养已经是万幸了,要更听话不能给他人添麻烦才是。
此时大门口停了一辆银色的保时捷,是慕容琛的车子已经在门口準备就绪。
沈蓉嫣一看到这种车子,第一就想着这种车子肯定很贵……连外壳居然都可以保养到反光呢。
唉,她坐进去不是,不坐也不是,要是坐进去肯定会弄髒人家的车子,但是琛叔叔已经在等自己了……
「怎么不进来坐?」慕容琛见沈蓉嫣一直在车门外不进来坐,便问。
沈蓉嫣犹豫了一会儿,不好意思说道:「我怕把你的车坐髒了。」
闻言,他那双好看的双眼弯了弯,难得的嘴角上扬笑着:「不用怕,快进来。」
最后她还是妥协的坐进去了,这椅子是真皮的,还有些软呢,坐上去挺舒服的。
慕容琛见她没有繫安全带,便俯身靠了过去,抽起她旁边的安全带帮她繫上。
沈蓉嫣一愣,差点没被这个举动吓死了,男人的气息就朝她袭来,让她连动都不敢动,现在就想揍揍自己的脑袋瓜,自己怎么可以糊涂到连安全带都忘记繫上,还要琛叔叔来帮忙。
她低了低头,小声低喃:「谢谢琛叔叔……」
慕容琛嗯了一声,看着她很僵硬的样子,连坐姿都做得非常正经八百,他就觉得好笑,第一次见到有女人这么老实。
这服装跟他要便宜一点的,早餐也要简单一点的,现在连坐车都怕自己弄髒他的车。
果然他的眼光没错,这个女人很好,哦不,是女孩。
等到车开到了一个地方后,沈蓉嫣下了车才发现这边是墓园。
她不解地看着他,不懂为什么要带她来墓园。
慕容琛接到了她的疑问,也不急着告诉她,反而手里拿着一束花和水果自个儿的向前走着。
沈蓉嫣跟在他的屁股后面,一看到那两个墓碑,她才知道为什么他要带她来这边。
这是她爸妈的墓……
怎么可能……她爸妈的尸体不是都被坏人带走了吗……那这个墓……
慕容琛将水果和花放在墓前,淡淡的对着她说:「我知道妳爸妈被那些人带走了,所以我买了妳,顺道把妳爸妈的尸体给处理了下,妳不用担心了,我相信妳爸妈在天之灵会保佑妳的。」
看着眼前墓碑上的那两个名字,她就觉得自己很不孝,为什么亲眼看到自己爸妈死在面前,自己却不能做点什么。
眼眶一下子就红了,通红的眸子,空洞洞的,还带着麻木,还是流出泪来了。
心里就觉得好难受,心好像被什么狠狠的敲碎了一样,痛到不能用字眼来形容了。
她跪在墓碑前面,双手紧紧地合十,一边哭着一边在心里面说着:
"爸妈,意外来的太快,我根本没接受你们在我面前自杀的事实,我觉得我很不孝,我没办法替你们做点什么,我爱你们。如今我也被琛叔叔收养了,我希望你们可以保佑我平安长大,我会常常来看你们的。"
爸妈死了,她也不能一直消极下去,她一定要努力一点,爸妈如果看到她的成就,肯定会很高兴吧。
慕容琛看她那个样子,不知道怎么的,心里也开始泛酸了起来,这个女孩是多么的懂事、坚强。
他看着眼前的墓碑,向祂们保证:「我会好好照顾你们的女儿的。」
接下来的一个举动,慕容琛怎么想也想不到,她居然会跪下来和自己磕头道谢。
「谢谢琛叔叔替我爸妈办后事,我也很感激琛叔叔把我买下来并且收养了我,现在还替我爸妈处理后事,我真的很谢谢,真的万分感谢。」沈蓉嫣脸上一直在淌泪,就好像是下雨一般,但又很诚心的对着慕容琛道谢。
老实说,真的让慕容琛愣了几分。

这孩子的举动和想法都很懂事,但他同时也替她很心疼。慕容琛叹了一口气,把沈蓉嫣给拉了起来。
「妳要是真感谢我,以后就乖乖听我的话,别让妳爸妈失望。」
沈蓉嫣重重的点了点头,听话是一定要的。
等到两人上了车后,沈蓉嫣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怎么敢开口,慕容琛看到一副想说话又不敢说话的样子,便主动问:「想说什么?」
沈蓉嫣扭扭捏捏的抓了抓头髮,小声问道:「那……那个,可不可以去我的家,我想要回去拿一点东西。」
「好。」慕容琛答应后,对着前面的司机冰冷说道:「去沈蓉嫣的家。」
「是的先生。」
司机觉得今天到底是怎么了,自己有长的这么糟糕吗?为什么先生和自己说话就口气这么冰冷,对沈小姐说话就温柔如水呢?
到了目的地后,沈蓉嫣跑下车,还好她知道备用钥匙藏在哪。
她也没想要拿什么贵重的东西,就只拿了一本相簿,又匆匆的回到车上去。
慕容琛见她动作那么快,挺好奇她拿了什么,睨了一眼她手上的东西后,便问:
「拿了什么?」
「相簿,里面有很多我跟爸妈的合照。」
沈蓉嫣回答,还把手里的相簿像个宝贝一样的抱进自己的怀里面,脸上也不禁露出淡淡的笑容。
这是她和父母所有的回忆,可是很重要的。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965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