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教练好大在用力深些_张开腿的超短裙美女

(特殊传说同人)生日

本篇设定:

学长已经修养回来了,漾漾高三,尚未考袍级。

人物有崩,不喜见谅。

如果真不喜欢,请按右上角的叉叉呗。

——

「漾~~生日快乐~~」从远处传来五色鸡头很快乐的声音。

「西瑞?怎么会来这里?」我向着朝我身上扑了过来的五色鸡头纳闷的问了一句。

「当然是来为本大爷的僕人庆生的阿~庆生完后一起奔向美好的未来吧~」

谁要和你一起奔向美好的未来啊!你又看了什么连续剧!

「今天是我的生日?」难不成是我在火星人里待太久,而忘了自己的生日?

「是阿~漾~我们去吃生日蛋糕~~」

「但我已经和千冬岁、喵喵他们有约,要先去他们那裏。」千冬岁他们在等我耶。

「要去四眼田鸡那喔~好吧~今天就看在僕人生日,本大爷心情好的份上,就陪你去一趟吧~」今天的五色鸡头好像特别好说话?

「那还真是谢谢你喔。」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传送阵一传到喵喵那时,就被彩炮撒了一身。

「漾漾~生日快乐啊~」喵喵第一个跳出来向我道贺。

「漾漾…生日快乐。」千冬岁推了推自己的眼镜。

「……」莱恩?莱恩他消失了。

「伊多你们怎么也来了?」我看着来到这的水之妖精三人问。

「来为你道贺的阿。」伊多笑得非常温柔。

「西瑞~~」雷多跑去烦五色鸡头了。

「走开!别来烦本大爷!」

「漾漾,生日快乐,这是水之妖精一族的祝福之物,许个愿,容易成真。」雅多从口袋拿出一白水晶,嗯?跟伊多给的那颗好像?

「好。」接过水晶,我闭上了眼睛…

\希望我认识的所有人,都能够平安与快乐/

「嘶…好烫,又烫我!」还有为什么每一只变成鸟的水晶都像是在加速逃逸啊?!

「漾漾,愿望一定会实现的呢。」雅多看到这幕,楞了一下,才说出这话。

「恩恩。」我点头。恩,一定!以妖师之名发誓。

「漾漾生日快乐!」咦?然和老姊他们都来了,不用上课?袍级是那么用的吗?

「漾漾,这是我和然送你的生日礼物。」辛西亚说。

「谢谢。」我把礼物盒打开来看,一条手鍊,上面甚至还有精灵的祝福魔法。

我把它带上,上头有颗红宝石正闪闪发亮。

好像…学长的眼睛喔…

学长去出任务了,都已经交往了还到处往外跑,弄回一身伤,明明每次都答应我说不会的!

骗子!我在心里暗骂道。

三天了,我想你了,学长。

「别难过。」伊多用手轻拍我的头,「冰炎的殿下不会有事的。」

「伊多,谢谢你。」他对我报以微笑。(学长!你老婆要被拐跑了!)

这是,在我右手边,一个传送阵亮起,夏碎学长就站在中间。

「哥!」千冬岁惊奇的叫唤出声。「不是说要一星期的吗?」

「因为任务结束就提早回来了。」

夏碎学长慢慢朝着千冬岁走去,一边柔声说道。

走到他旁边,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只见千冬岁满脸通红。

要放闪也不是这样子的吧?!小心我拿火烧死你们喔!(去死去死团的?)

诶?我记得学长不是和夏碎学长出任务吗?人呢?不会又接任务了吧?

真是的,就算你是变态杀人兔,还是会过劳死的好吗?学长。

「褚。」我抬起头,看着不知何时走过来的夏碎学长。

「生日快乐。这是任务结束后,幻兽的族长送的甜点,因为来不及买送你的礼物,只能先送这个了。」

他脸上带着歉意的微笑。

「谢谢你,夏碎学长。」

我怀着感激地收下了看起来就超好吃的点心。

「喔,对了,褚。」他似乎还有什么话想说。

「嗯?」

「要找冰炎的话,他在黑馆那喔,可能在睡了吧?」

「真的!谢谢你!」

我想我脸上一定挂着大大的笑容,接着,传送阵亮起。

「主角都跑了?我们还要继续留在这?散了散了。」

…加载中,请稍后…

夏碎学长该不会骗我吧?

现在的情形是,我在在学长房间的门口前犹豫着要不要进去。

会不会学长又用成一身血回来吧?

我想像了一下,吓了自己一跳。

不会的。不是还有医疗班吗?

但是如果中毒怎么办?如果……

碰–门被一脚踹开了。

「褚,我在洗澡,你在外面脑残什么?!」

「对不起!学长!我闭脑了!」我反射性地抱头。

……咦?没打过来?

「怎么?想被打吗?」学长的声音又传来。

「没有没有!」我剧烈的摇头。

停下来时,我用眼角偷瞄学长。

湿漉漉的头髮还没弄乾,水珠一滴滴地随着锁骨滑落下来,滴落在他被水沾湿成半透的衬衫,隐约能看见学长那不粗壮却结实的好身材,还有那引人遐想的人鱼线。

白皙的脸上,透出一层被蒸气蒸出的粉色,精緻的脸孔上带有一丝笑意,却有着一股令人发寒的冷意。

漂亮的红唇被勾勒出姣好的形状,感觉触感一定超好的,事实也真是这样就是了,亲身经历。

当我在想这些有的没的时,学长继续冷笑。

等等?冷笑?!

「褚,你是真的很想试试那些(哔-)(哔-)的事?」

学长啊啊啊!!你不要用那脸说出这羞耻的话啊!!完全破坏掉你那经林足的气质啊!!

「看来你很想试。」冷笑再冷笑,把我拖进了房间。

「啊啊!吃点心、先吃点心啊!」

我惨叫,我可不想明天下不了床啊!

「你吃点心,我吃你就好。」

「不要啊!!!」

…屏幕掉一些十八禁的画面…

要死了……我趴在床上,只能动脑想。

我觉得我现在腰酸背痛,整个骨头都快散架了。

而现在,罪魁祸首就躺在我旁边,但我又不能对他做什么,武力悬殊啊!

而且,他在浴室帮我清理【后面】时,不小心擦枪走火……咳恩。

我才不承认让学长兽性大发的是我,也不承认我嘴贱,说了句【学长你作息那么像老人,怎么体力这么好。】之类的话。

让原本打算放过我的学长又做了第二遍、第三遍……

总之!我才不会承认的!

「褚,我不说话,并不代表你可以继续脑残下去。」

学长冷悠悠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我闭脑了。」我可不想再来第四、第五次,真的会死。

啊教练好大在用力深些_张开腿的超短裙美女

这么说来……我想到一件事。

我看了下时间,11:30分,今天还没过。

\学长,今天我生日,生日哟!/

我用期盼的眼神看着学长。

学长一定有收到我的意念,只见他叹了口气。

「咳……褚,生日外乐。」

「嘿嘿。」

我脸上保证有带着傻笑。

「也祝你快乐啊,亚。」

……

我觉得在这收尾挺好的。但是!学长怎么又扑过来了啊!我是又说错了什么话了啦!

明天真的不用上课了啦!

(完)*\OAO/*

小剧场:

作:不不不,漾漾你没有说错什么,只是你叫了学长的名字,所以…对不起,我不该多话的。

某杀人兔:嗯?(狠瞪)

被耐力好的兔子摧残的某妖师:要死掉了……(虚弱)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965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