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费时间应付这群佣兵们,刑歌感觉到有些头疼了”夏堇新书《灵魂之刃》试读

卷一 06.佣兵团长=老大

雇主与其他人离开了,在饭店独立套房内,刑歌与四个佣兵面对面而坐。

刑歌揉了揉眼角,有点疲惫:「你们的对战经验比较丰富,关于这次城战,还有其他意见吗?」

千曜说道:「有,我现在才知道,原来妳是废话这么多的角色?特地让我们留下来,只是要问无聊的问题?」

刑歌一眼瞪去:「圣战即将开打,没有多余时间争论,千曜,我暂时原谅你的失礼行为,另外我得要再度提醒,我们目前是团长与直属佣兵关係,基本的上对下基层观念必须要建立,不要过份越矩,下次注意一点。」

“花费时间应付这群佣兵们,刑歌感觉到有些头疼了”夏堇新书《灵魂之刃》试读

「又来这套,太多规矩了啦,刑歌会长。」隐形猫不耐烦的用小指挖了挖耳朵。

千曜冷笑着:「过度收敛的语气,听起来很虚伪,当时打副本的气势跑哪里去了?刑歌会长,妳骂人的模样反而比较顺眼呢。」

「……不好意思让你们不顺眼了,我只是公事公办,制式化的语气更能率领团队运作。」

花费时间应付这群佣兵们,刑歌感觉到有些头疼了。

虽然说经过副本事件,历经了生死关头,这群佣兵对她抱持的敌意减缓许多,但不足以改变其劣根性,他们就像颗定时炸弹一样,会不定时复发一下自我个性,以看见刑歌无奈的表情为乐。

为整个队伍未来的纪律感到忧心,刑歌叹气,捏了捏头髮说道。

「话说回来,我留你们下来的原因是私事,这只是建议……劝你们改一下对我的称呼吧,不要再称呼我为会长,我已经不是时空旅途的会长了,而且这样叫容易和雇主身分混淆。你们可以暂时叫我队长,或是佣兵团的团长,或者直接称呼名字。唔,只是称呼太多重容易混淆,我建议大家可以讨论一个更适当的称呼。」

「原来是称呼的问题。」隐形猫说道:「这倒也是,妳拥有多重身分,叫会长、团长、队长都显得不太自然,公会分支领队有三个,称呼总领队似乎有些饶舌了,直接叫名字又显示不出身分,为了方面战策进行,换掉称呼比较妥当。」

「说的没错……有点麻烦呢。」席维斯特点头。

一旁的白渊举起手说:「我想到了,有个更好的建议。」

「……请说?」

「叫老大如何?」

「……」

「唉呀,我怎么没想到,不错耶。」隐形猫惊呼着。

千曜露出一抹坏笑,居然也点头赞同:「这提议好多了。」

刑歌嘴角微抽,发表意见:「等、等一下,有必要慎重考虑,老大的叫法恐怕不适合用在城战上……」

而佣兵们表示出全然不同的看法,隐形猫奸笑着说:「我觉得不错啊,念起来很顺。」

千曜:「比起其他装模作样的头衔,老大这叫法感觉更适合我们。」

「……不,哪里不错!这听起来根本是流氓头子的称呼啊,我们是公会营运团体,不是邪恶组织,很不祥呢,别开玩笑啊!」刑歌忍不住语气崩裂。

白渊却皱起眉,摆出正经的表情否决:「这就不对了,刑歌小姐,我们没在说笑,妳的形容太超过了,我希望妳把流氓这个词收回去!」

刑歌察觉到自身语气不妥,迅速地改口:「唔……是吗,我用的语气过于偏激,说过头了,很抱歉让你们不舒服……」

显然刑歌搞错了方向,席维斯特哼了一声:「妳的形容太小家子气了,流氓那种东西算什么,我们可是比流氓还要更邪恶,更不择手段!」

「……」

千曜:「在这个游戏中,佣兵能办到的事情远比地痞流氓还要多很多,别把我们跟小角色相提并论!」

「……」

隐形猫:「是呀,妳怎么能把我们比喻成流氓,起码也要是黑道、恐怖份子级别,太看不起我们了!」

「……」

讨论的结果,众佣兵居然口径一致:「所以说,决定暂时称妳为老大啰?」

「……」刑歌抬头望天,无言以对:「随便你们。反正不论我如何坚决否定,你们也会按照自己想法乱叫吧。算了,只要城战没出差错,叫什么都行。」

对于被称做老大,刑歌有些意外,不过反应也只是这样而已。

佣兵是崇尚强者的生物,有实力的人才有资格被正视,刑歌在副本里的优秀判断力,已经证明自己存在并非花瓶,让这群佣兵间接认可了她实力,承认她是佣兵团的一员。

虽然她也知道,老大这种开玩笑的称呼,揶揄成分占了大多数,应该说,这群佣兵本身的相处模式就是这样了,要求他们讲话脱离利益和讽刺,反而会觉得很奇怪。

这种共识对双方都有好处,刑歌儘管无奈,也暂时接受了老大的称呼。

遥遥无期的作战策略,在众人毫无意识的瞎扯里结束了。

刑歌唤出介面看了看时钟,击掌说道:「时间差不多了,大家传送到主城準备进场吧。」

莱特沃许的战场将军NPC,位在显眼的广场中央,众玩家必须与NPC进行对话,才能传送至圣战领地。

而遥遥无期的三十三人一出现在广场传送点,立刻吸引众多人潮注意。

主要是刑歌的身分所引起。。

「出现了,金色长髮绿眼的女性,是刑歌!」

「刑歌来了,第三次圣战果然她也有参与!」

早已经守在外头準备追新闻的杂誌记者,一辨认出刑歌的身分,立刻拿着虚拟摄影机围上来。

「刑歌,妳好,我是游戏杂誌的记者霜叶,请问有什么原因让妳退掉时空旅途?妳和副会长德里克之间发生什么事,感情遇到瓶颈了嘛?」

「抱歉,这是私人隐私,可能会影响城战策略进行,我不方便透露。」早已经习惯被採访的前会长刑歌,一边摇手否定,一边挺身挤进人潮之中。

同一时刻,传送点发出一阵光芒,里头踏出一个高瘦的人影,记者们发现此人,态度更加兴奋了。

他正是刑歌此刻最不想见到的人,时空旅途的会长,德里克。

传送光芒淡去,德里克显然一踏出传送阵便注意到刑歌,视线直直越过人群,往她的方向看着。

刑歌在心中叹了一口气,德里克身为时空旅途的现任会长,理所当然会出现在广场中央,只能说,他们很不巧的在茫茫人海中碰面了。

与德里克对视几秒,刑歌走上前,率先出声。

「好久不见,德里克。」

「……是呀,很久不见了。」

相较起来,德里克态度显的有些困窘,他看着刑歌,支支吾吾犹豫着,似乎想说什么,却说不出口。

德里克身旁站着时空旅途的其他成员,他们也都是满脸尴尬的神情看着她。

当刑歌视线瞥过时,德里克脸色一僵马上迅速地走离几步,动作不大,不过早已经被刑歌收入眼底,在德里克附近站着一个女玩家,头顶上标示着副会长职称,刑歌对这女性有点印象,是一位叫做茶茶的法术系使用者。

「你选了新的副会长?」刑歌问道。

「……对,为了这次城战能更有效率分配援手,临时选出来的,只是暂时性,不是永久。」德里克像是解释般多说一两句。

「……嗯。」

话题选的不太好,刑歌点了点头便不再说话,气氛沉默了一阵子,德里克走上前,以轻柔的语气说道。

「那个……这样问有些冒昧,刑歌,妳加了新公会?」

刑歌回应:「前两天加的,有特别的原因,不方便透露。」

「是这样啊,唔……不过,这是妳的决定吗?」

「……没错,我自己的决定。」

德里克盯着她一阵子,眼底闪过一丝情绪:「刑歌,妳现在过的好吗……」

「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德里克会长。」

像是在讽刺什么似的,刑歌尖锐地反问回去,不过她马上查觉到自己语气过于偏激,刑歌眼神一暗,移开视线。

「我失态了,不好意思,我有事先离开了,再见。」

德里克一愣,连忙伸出手挽留:「等等,刑歌,我……」

「刑歌!请问妳和德里克的关係!」

他们的对话未谈完,便被旁边一群人挤上来打断,记者们吵杂喧哗声把谈话全压下去了。

「请问刑歌,遇见德里克感觉如何?觉得憋屈吗?感到失望吗?此次参与城战想要复仇吗?」

「这次圣战时空旅途也有参与,妳弃守原本的公会去加入新公会遥遥无期,其中有特别的原因吗?」

「德里克,这次见到刑歌,你有什么看法呢?」

……

诸如此类的问题接连抛上,记者们藉着人潮将他们挤开来……看情况,此时完全不是谈话的时机。刑歌很不想继续多做纠结,所以便转过头,打算离开。

刑歌看向身旁,她在一开始传送时不巧被记者缠上,卡在原地动弹不得,而脚步较快的遥遥无期公会其余三十多名人员已先进入场地了,除了她之外,在场还停在原地的人,还有四个人。

由于传送时间点接近,某四名佣兵恰巧跟在她身旁一公尺内,被人潮簇拥而停滞在原地的佣兵们,恰巧看见刑歌和德里克以及记者的对话。

刑歌发现四位佣兵时,隐形猫正好歪头望了望周遭数十个记者,嘴角勾起意有所指的笑容:「哦,老大,妳挺受欢迎嘛。」

白渊也应着:「是呀,真是令人羡慕,老大,妳看,我们被团团包围住,根本走不过去NPC那边呢。」

「咦……老大?你们是指刑歌?」有几个记者敏锐的捕捉到「老大」这词。

记者们是一群善变的生物,嗅到一丁点八卦的味道,他们注意力马上从刑歌和德里克身上拉走,发狂似的拿起麦克风猛问这群佣兵。

「等等,我认出来了,你们是榜上有名的佣兵玩家!这就奇怪了,为何一群佣兵会走在刑歌旁边?」

「刑歌退公会之后居然和一群佣兵混在一起,还被称做老大?听他们的语气,似乎还相当熟悉喔!很可疑呢!」

「请留步,你们口中所称的老大是指刑歌吗?双方关係是什么?你们打算一起合作参加圣战吗?请回答我!」

「无可奉告,借过,借过。」刑歌已经放弃应付记者,她正推开群众努力往NPC方向前进。

「咦,这很有趣嘛,老大干嘛跑?」

隐形猫却停下脚步,似乎觉得和记者瞎闹很好玩,她面对着记者,用夸张的语气,对着刑歌挥出无形的一刀:「没错,我们称呼的老大当然是指刑歌啦,除了她,还会有谁有资格做我们佣兵团的老大?」

旁边的席维斯特忍不住噗哧一声笑起来,很配合的补上一刀:「哈哈,老大,今天城战要好好干啊,交给妳了。」

「老大,振作一点,妳和时空旅途没有任何关係了,别因为小事情就被击倒。」白渊若无其事的再捅一刀。

「哼哼,我很看好妳的,老大。」千曜也笑着踩了她一下。

「……喂,你们识时务闭上嘴行不行啊!」刑歌嘴角微抽。

有好好的公会频道和佣兵团频道不使用,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直接称呼她「老大」,这群佣兵是故意的,目的大概是闹着她玩。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9550.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