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下最后三天,刑歌才把注意力放回那群最难搞的人”夏堇新书《灵魂之刃》试读

卷一 03.合作?别开玩笑了

位于所有城市的中央交界处,正是《灵魂之刃》的游戏主城「莱特沃许」所在地。

众玩家自新手村出来,便会接收到莱特沃许颁布的循环任务,玩家久留多半选择在此驻留,自然而然的,这里聚集了最多人潮。

在这个领域,聚集了各个不同种族、公会的玩家,流动的资金上百亿,商人叫卖声、汗水以及施放纪能光芒络绎不绝,犹如一个缩小的小型社会,游戏里展现了最新世纪的高科技,虚拟实境效果令其分辨不出真假,这就是现今最热门的网路游戏《灵魂之刃》热闹的一天展开。

刑歌站在莱特沃许市中心,抬头仰望布告栏上头张贴的公会资讯,随时注意各方公会动向已经成为她的习惯。

“剩下最后三天,刑歌才把注意力放回那群最难搞的人”夏堇新书《灵魂之刃》试读

公会遥遥无期原先有二十二人,加上她应徵来的佣兵帮手十一人,目前共有三十三人,人数勉强符合夺城最低限度,可以报名参加城战了。

距离第三次圣战开打,还有一个星期的準备时间。

这段时间,身为主要策划负责领队,刑歌特别询问过雇主意见,但那位不太可靠的雇主无期表示「随便啦,那些繁複的事我看不懂,都交给妳来做吧,我给你雇主的权限去执行」,扔下一句话便将所有差事扔给她做,然后一个人去消遥快活了。

真不晓得这暴发户对她从哪来信任,就不怕她坑了钱跑路吗……刑歌在心里无言了几秒,很快就振作起来,雇主不能靠,也只能全部她自己来。

拟定好四、五版夺城计画,运用之前的手段从四面八方获取城战必备物品,打听附近公会情报等等,凑齐最基本条件之后,再来就是最重要的问题,人员素质问题。

她打算在这一星期之内,有效率提升公会素质,培养人员合作默契,所以刑歌只要一闲下来便拉着公会的人和其他佣兵进副本,或是进PK场,除了提升自我能力之外,刑歌也教导他们如何对战,城战时应该摆出什么队型,遇到BOSS该怎么应付等等基础知识。

等到各个训练进行的差不多时,剩下最后三天,刑歌才把注意力放回那群最难搞的人……那四个佣兵。

那四个佣兵……千曜、白渊、席维斯特、隐形猫,自从应徵活动之后,刑歌就没再遇过他们,貌似这群人也都是独行侠,没有要求主动联络根本不会现身。

刑歌传一封讯息给这四人:「到主城莱特沃许集合,训练团队合作精神。」

只是单纯的一句话,震吓效力当然不够,刑歌在后面委婉的补上雇主已经给她发令权限,合约需要,务必配合。

三分钟之后,四个佣兵接到讯息马上传送过来。

千曜不晓得正在做什么事情,浑身上下沾满血迹,手还握着滴血的巨剑,那风风火火踏出传送阵的姿态挺有火拼气势。

而白渊则是一派悠闲,传送时身旁还跟着两、三名女性玩家依依不捨的道别,看样子这人在游戏里很受女性欢迎。

有这两个人做先例,看到另外两人就不太惊讶了。席维斯特低头猛看书,刚踏出传送阵便一不小心撞到柱子,发出很大的铿一声,接着抱头蹲地;而隐形猫手提两袋奇怪的宝具,脸上挂着奸笑走出来。

果然是一群怪人,刑歌得出结论。

她发出组队邀请,将四人拉进临时队伍里。

「到齐了,去打九十等副本龙护迷宫。」刑歌挥了挥手说道:「我先试试你们的能力和团队默契,那边有十层楼,从最底层简单的开始打。」

刑歌开启队伍传送,输入副本龙护迷宫指令,瞬间一阵天旋地转,双脚再踏回地面时,周遭场景已截然不同。

龙护迷宫为《灵魂之刃》的特殊模式副本,共有十层楼高度,每层楼有各种不同的龙怪守关,楼层越高怪物难度会翻倍提升,玩家接到副本任务,必须一路闯关深入到达最高层楼,拿到钥匙爬上天梯,开启恶龙守护的天门,即可达成条件。

向门口NPC接完副本任务,刑歌不忘转过头,再度提醒道。

「进入副本前,我先提醒各位,我是领队,等等请优先听我的指挥,别随便乱行动导致副本失败,了解吗?」

众队友没有回应,仅一致用不耐烦的表情说着「妳有时间讲废话还不如快点进副本」。

「好,明白了就开始吧。」

刑歌把这个翻译成「没有异议」,迅速地开启副本第一层楼。

很快刑歌就知道了,没有异议……才怪!

一进入副本,踏着黑漆漆的迷宫道路,刑歌还来不及以队长的身分下达指令,这群人便擅自出手攻击了。

这四位佣兵一见到怪物立刻双眼发光,二话不说便拿出武器摆出备战状态,施展各自最华丽的技能,顿时,炫目的技能光线充满整个阴暗副本。

解决完最前方一波怪物,众人似乎没杀够似的,左顾右盼找寻下一波怪物,接着不给刑歌说话余地便直接往副本深处走。

「等等……暂停一下,你们在做什么?」刑歌愣了三秒,反应过来:「我还没讲解地形,还没分配队伍位置,还没拟定好战术,你们这么着急的打怪有何用意?」

对此,这群佣兵们却给她一个理所当然的回复。

「没有特别用意啊,见到怪哪有不攻击的道理!」

「怪物就在眼前,不去打牠未免太对不起我自己了吧。」

「不要浪费时间,妳一边打一边讲吧。」

什、什么,居然是这个原因吗?

刑歌深吸几口气,在内心里快速建设好新观念,她加的不是普通队伍,而是一群佣兵组成的队伍,不是寻常人可以理解的範围,规则是给人打破用的,大不了打怪方式改一下就行了,别大惊小怪别大惊小怪……

于是,她头疼的抚着额,决定顺着这群佣兵意思,妥协道:「好吧,那你们就继续打,我一边解释怪物属性,仔细听好了……」

副本里,这支队伍正以不可思议的方式在前进。

五分钟内,动手清怪的同时,这群人的嘴巴也没停下来。

「喂,前面拿剑的那个,有没有长眼睛?你的範围技能扫到我了,小心一点啊混帐!」隐形猫不大满意的撇撇嘴。

「腿是长在妳的脚上的,既然妳能擅自进到我的攻击领域之内,难道不会自己躲开吗?白痴。」千曜冷冷地回,手上动作依然没停下来。

「喔?态度很呛嘛,你想吵架是吗,被莫名拉到副本打怪已经让我心情不佳了,我劝你最好赶紧为自己的失言道歉,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隐形猫危险地扬起细眉。

「打就打,怕妳不成。跟着一群拖油瓶进副本,也让我的心情恶劣起来啊。」千曜摆出一个挑衅的动作。

隐形猫冷笑道:「呵阿,看来你对自己的身手相当有自信呢,来打吧,别以为我是女人就小看我啊。」

刑歌见周遭瀰漫起火爆氛围,忍不住出声协调:「副本进行中无法对战,这是每个玩家都知道的基本常识呢,你们怎么做是你们的自由,但现在正在解任务,为了大局着想,你们就各退一步收敛一点吧。」

千曜收起巨剑,撇了撇嘴:「哼,很可惜无法砍下妳的首级。」

隐形猫不甘示弱:「这是我要说的话,否则我早就召唤骷髅攻击了,和你这么奇怪的人组队算是我运气不好。」

「说到奇怪的人,我倒是认为队伍里还有个更奇怪的人存在呢。」白渊笑了笑,说道:「最角落那边,有个进到副本里还边看书边走路的怪人呢,你们怎么不说说他奇怪?」

「你说谁是怪人?我都听到了啊!」席维斯特愤怒地抬起头。

「唉唷,居然有反应了……」白渊浅浅的惊呼着。

席维斯特瞥了对方一眼,回敬道:「行为举止鬼鬼祟祟的人没资格说我,有种你就光明正大现身出来,不要用老是使用潜影东躲西藏!」

白渊调整单面眼镜,露出颇有深意的笑容:「你这是在指责我做事不够光明磊落吗?被人误会可真伤脑筋,我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我使用潜影是为了避免麻烦,绝对不是小人的卑劣行为。」

「讲的很好听嘛,谁知道你背地里是否干了多少龌龊事。」席维斯特完全不信。

「呵呵,一个是死小鬼,另一个是偷偷摸摸的小人,两个人都差不多啦。」隐形猫取笑道。

「哼,真要说起来,你们全部程度才都差不多,滚开来,有自知之明就别站在中间挡路。」千曜走上前,表情满满的不屑:「你们别扯我后腿就该谢天谢地了。」

「你想打架吗!你纯粹就是想找碴的对吧!」隐形猫握起双拳,马上被激怒了。

「姿态摆的很高嘛,满脑子肌肉的战斗狂,通常活不久的。」席维斯特眼泛杀意。

「你叫做千曜是吧,奉劝你话别说的太满,还没开打,结果会如何谁都不晓得呢,呵呵,不过,我倒是可以奉陪对战唷。」白渊阴阴笑着。

「……」刑歌无言了一会,再度插嘴提醒:「暂停一下,我说,这类型的低智商对话是否可以减少一点,副本里不能干架,况且我们处在同一个队伍里PVP对战无效,你们别再斗嘴了,正经一点打怪吧。」

「啧。」千曜收起武器,似乎没了战斗兴致。

「唉呀,被骂了呢。」白渊苦笑着。

「是是。」席维斯特抓了抓头髮。

「知道啦,啰啰嗦嗦的。」隐形猫不怎么在意的伸出小指挖耳朵。

诸如此类的小纷争从进入副本起一连发生四、五次,内容大同小异,整个队伍瀰漫着危险氛围,刑歌甚至觉得,比起打怪砍王,这群佣兵似乎更想要拿起武器彼此互殴。

以刚才副本进行的战斗来看,刑歌大致观察出来这群佣兵的攻击性质和个人惯用习性。

《灵魂之刃》有五大种族,分别为人类、精灵、魔族、妖族和矮人族,每个种族有各自的特徵。

就像千曜选择的种族是人类,为最普通的人形模样;刑歌是精灵,有尖耳的特徵;而隐形猫是魔族,拥有尖耳、猫瞳和利爪,看起来有点邪性魅惑的味道,白渊选的妖族则拥有天生附有特殊纹路,在他的额间有一道浅浅逆十字纹;而身为矮人族的席维斯特,基本上与人类外观差不多,差在身高略矮,只有一百四十公分左右,像极了正太。依照选择种族不同,玩家初生天赋也会跟着有所差异。

这款游戏主要特色是没有职业之分,玩家根据选择的武器的不同,会影响到不同的职业技能效果,依照现有的武器分配,可分为守护系、近战系、法术系、狙击系、辅助系、特殊系等六大系。

《灵魂之刃》的特色之一,所有武器皆可以使用魂玉赋予生命,拥有灵魂的武器才有战斗力,没有灵体意识的武器称为「草剑」,而附着了灵魂的武器统称为「剑灵」,剑灵的等级越高,攻击力和耐久度会随之增强。

剑灵的天赋等级分为劣质、中庸、普通、优等、精良、卓越,等级在赋予时皆会随机出现,无法预期,剑灵天赋到达优等、精良、卓越以上,即可进化成为成长型武器,因此价位较高。

脾气最火爆的那位叫佣兵做千曜,此人的剑灵为一把等身长卓越级的巨剑,大概是近战系的使用者,在一开始自我介绍时,这人自称是职业杀手,当然《灵魂之刃》并没有杀手这种职业,会这么说,大概是这人此身从事的行业有关。

在签合约时,刑歌得知这群个性独特的佣兵名单,为了未来合作着想,她特别动用一些能力,去查了这些人的游戏背景。

例如这位叫做千曜的近战系使用者,此人如自称封号一般,从游戏之初便投入佣兵界,专门承接杀人买单、暗杀、明杀等委託,总计已有上千名玩家死于他的剑下,此人性格特殊,时常把事后找碴的雇主和不该杀的人一併解决掉,界内对他正负两极评价都有,不过因为从来没失手过,依旧有雪花般的委託数量找上他,堪称是使用最兇残的佣兵杀手。

另一个队友,自称是情报贩子的佣兵白渊,这人非常擅于隐藏蹤迹,没在任何地方留下资料,后来刑歌还是从白渊自己填写的合约资料推敲出一点隐藏线索,才查到一点点蛛丝马迹。

白渊的剑灵为一对卓越级的银色耳环,平时即配戴在身上,从不离身,估计是特殊系剑灵,耳环效果不明,其中一项广人为知的效用是能将自身潜影躲藏于黑暗之中,彻底隐藏起来,他也利用这项能力从事佣兵一职,专门承接贩卖情报、兜售小道消息、游走于数十个公会之间协调等差事,不过似乎因为得知太多秘密讯息,有几个公会看他不顺眼,想暗中做掉他,导致白渊平时就必须伪装自己,虽然如此,至今无人有本事成功把他做掉过。在这个游戏之中,这位佣兵可以说一手掌握了最多情报关键。

还有,自称是道具师的佣兵席维斯特,这个人就比较好查了,此人的剑灵为卓越级电子光能双枪,狙击系,他充分发挥矮人这个智慧发源的种族,擅于调配研发各种生活系道具,市面上贩售的红水、蓝水、补品,甚至是毒药、变身药丸、武器耐久度加强液等等,能设想到的特殊道具,几乎都是由他一手发明出来,后来才被其他玩家效仿。

有许多公会势力想招揽这位天才道具师加入,但席维斯特的目的只有研发道具,对公会等团体完全不感兴趣,所以他大大方方将製做秘方公布,留下一些特殊道具私藏,拒绝掉众人邀请,成为一个接洽雇主订单生活的佣兵。

而最后一位佣兵隐形猫,自称是职业商人的她,剑灵为卓越级的法杖,能够召唤出一群骷髅士兵作战,同时擅长补血和一些小型魔法,大概算是法术系的使用者,这位处于特殊环境的女性可不是一般人,她自初的游戏目标便十分明确——就是钱,除了钱,其他什么都不是。

身为一个职业商人,隐形猫可以说当的淋漓尽致,此人是奸商,没有什么职业道德,钱就是一切,不论是何种商品交易方式,哄抬武器抬高市价,多手转换赚取暴利商品,或是使用多么卑鄙无耻的手段欺骗敛财,她都会试着去尝试,堪称是《灵魂之刃》的一大恶女,没有她弄不到手或无法卖出去的东西。

顺便一提,成为佣兵接洽交易委託收取仲介费,只是隐形猫方便行商的手段之一,此人在外面还有数个多重身分。

这四个佣兵,是刑歌从数百人之中挑选上的菁英玩家,能力都有一定程度水準,单就个人实力评论,一人起码媲美一辆战车攻击力,随便一人站出来实力都非常强悍。

刑歌原本认为,把这群佣兵堆在一起,强迫组成一支菁英队伍,随着时间流逝会慢慢的培养默契,磨合彼此的坏脾气,然而事实证明,她的想法过于天真,完全错估这群佣兵的个性。

这群佣兵的实力固然强悍,但每人心高气傲,习惯独来独往,与人合作的机会程度趋近于零。要求他们乖乖配合,谈论什么合作团队精神,把自己的背后交给队友这种不切实际的理想,他们会回一句话,根本不可能!

是的,根本不可能。

副本在一阵兵荒马乱之中渡过,队伍间重複了一般玩家绝对不会做的事,抢怪、被抢怪、超越、被超越,队伍乱吸仇恨值等等,这些佣兵狂放技能猛往前冲,谁都想当第一,几乎把网游里的禁忌一口气全做光了,若是有其他玩家看到了,恐怕会摇头不只。

这种烂透的打怪方式,不仅让刑歌哑口无言,也对整个队伍产生恶性循环,众人积了满满怒气找不到地方发洩,队友们脾气越来越火爆,打法越来越夸张、不知节制,理所当然的,情况没有改善,反而往最糟糕的方向继续恶性循环。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9541.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