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朵白莲花,还真以为我爱妳?”三角恋好文赏析

安沁雅的下场

「你这朵白莲花,还真以为我爱妳?」慕容北捏着她的下巴,话语里冷冰冰的,眼底也充斥着不屑,像是在看一个小丑一样。

「北大哥……你……」安沁雅倒吸了一口气,还不明白事情即将要反转过来了。

锐利的眸子眨了眨,他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腕,狠狠地将她往后一推,瘦弱的身子狠狠地被摔在地上,安沁雅发出凌厉的吃痛声,再睁开双眼,却见这个男人已经面上露出深深的杀意。

「这十年,慕容家派给妳的佣人都有回来汇报状况,而妳居然拿着我们慕容家帮助妳的钱去喝酒玩乐?还学会吸毒了?妳这种女人,为了揪住妳的尾巴,我连碰妳都觉得噁心。」他的声音开始低沉发紧,字字透露着讽刺。

慕容北爱她?笑话,当他知道她做的那些骯髒事情后,他早就不爱她了。

这几天,他装的有些累。

“你这朵白莲花,还真以为我爱妳?”三角恋好文赏析

他一直以为安沁雅虽然出身不好,但是内心会是善良纯洁的,没想到他太小看她了……从没见过这么吃里扒外的女人……

慕容北自嘲的冷笑一声,朝着她走去,那纯皮做的黑皮鞋很用力的踩在她的手背上。

喀拉的几声,彷彿听见某人的骨头断了。

「啊——」安沁雅痛苦的尖叫着,空蕩蕩的走廊裏面,除了他们几个人外,没人会敢上前打扰。

真的快痛死了啊,眼泪也不断的被逼了出来,安沁雅怎么样也抽不开她自己的手,男人踩得太用力,她快要受不了了……好像快断了!

安沁雅把求救的目光看向慕容夫人,期望她能够可怜她一下,让这个疯男人可以鬆脚,不然她的手真的就要断了。

「看我妈也没用,她也早就知情了,只是不想戳破而已,安沁雅,我们都对妳很失望!」慕容北赤红的骇人双眸眯着,死死地盯着不断颤抖的她。

本来想好好抓紧机会揪住安沁雅的真实面目,谁知道这个女疯子居然会把沈蓉嫣给推下楼,这是任何人都没想到的。

应该直接点,让人把她弄死在国外才对。

「大少爷,您让我们找的东西找到了,这毒品都藏在安小姐的房间床底下内。」佣人急忙的拿着好几小袋东西跑了过来。

慕容北接过那些东西后,鬆开踩在她手上的脚,将那些毒品往她头上砸了过去。

「北大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求你原谅沁雅吧……」安沁雅跪在地上哭喊着,这是她人生中最狼狈的日子。

她以为,没有人会知道的。

「阿琛,想怎么解决呢?」慕容北噙着诡笑,看向慕容琛。

「既然大哥都发话了,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慕容琛挑了个眉,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后,压低声音怒吼:「既然妳这么爱找男人,那么就几个游民乞丐强暴她,之后把她丢进海里让她自生自灭。」

「什么!?」安沁雅听到后不禁尖叫了起来:「阿琛,你不能这样对我,你不能……!」

早已哭花的妆配上那惨白的脸蛋,安沁雅就像一个小丑般的跪在地上娱乐大众。

「还不把她拖下去!」慕容琛不再看她,眼神里面只有冰冷存在。

「等等!」傅诗涵突然阻止住。

大家瞬间把目光放在她身上。

哼,她还有仇没报呢!怎么可以让她这么快被拖走?

傅诗涵小跑过去在她面前,狠狠甩了一巴掌在她脸上。

啪!

「妳……妳凭什么打我?!」安沁雅惊呼一声。

看见她那诧异的脸,傅诗涵觉得不够过瘾,又再度扬起手重重打了一下。

这下子是两巴掌了。

「妳小时候欺负我,差点就把我给淹死了,我这仇现在报不会太迟,刚刚多一巴掌是利息,妳能奈我何?」傅诗涵冷哼了一声,表情相当不悦。

安沁雅这时想站起来,还手的时候,透露着阴寒气息,俊脸沉沉的傅政南却挡在傅诗涵面前。

「你他妈有种就动手试试。」傅政南冷冷说着。

慕容琛又再度向旁边的人使了个眼色后,旁边两名男人就抓住她的手,打算拖出去。

「不……你们这群贱人……」两名男人把她拖了出去,走廊上只剩下伴随着的凄厉女叫声。

傅政南在一旁勾住傅诗涵的脖子,沉声道:「她欺负妳,怎么都不说?嗯?」

傅诗涵翻了个白眼,鄙视他:「小时候谁会懂得要告状?」

「下次有人欺负妳,跟哥哥说,哥哥帮妳出气。」傅政南宠溺的捏了一下她的鼻子。

随后又看向慕容琛:「我先带她回去,晚点再过来。」

慕容琛点点头,没有说话。

「我不要回去,我要待在这里等蓉嫣清醒……」傅诗涵拒绝道,她要是没等到她醒来,她可是会睡不着的呀。

「我这不是在徵求妳的意见,妳就别留下来碍事了。」傅政南扛起了傅诗涵,不管她的碎碎念就走人了。

傅诗涵一边挣扎一边尖叫:「你暴力!妨碍人身自由!」

「那妳有种去告我。」

「……」

妈的,死妹控,臭鲁蛇啊!

57.沈蓉嫣醒了[为四叶草的礼物加更]

「我先送妈回去。」慕容北说着,又看向一旁的慕容熙:「要一起回去吗?」

「不,我去买点吃的,待会让阿琛吃点东西才有力气看着蓉嫣。」

慕容北点点头,又看着佟苓:「需要我送妳回去吗?」

「不了,我自己有开车来。」佟苓也拒绝着,拿着刚刚买的水就準备走人了。

慕容琛进到病房里面,看着依然还在熟睡的小女人,心里就很心疼。

该死的,都是他没有保护好她,为什么躺在这里的不是他?他真的好希望可以帮她负担痛苦。

他紧紧的握住她的手,坐在她旁边低头懊悔着。

这个举动让沈蓉嫣有了清醒的动作。

沈蓉嫣吃力地掀开了厚重的眼皮,一双眼迷离地呆呆看着目前的一切,这里是哪里……手上感正在打着点滴,还有那刺鼻的消毒水味,她现在正在医院吗……

在动了手的那个瞬间,沈蓉嫣的手紧紧地被握着,床边坐了一个面容憔悴的男人。

「琛……」

听到了熟悉又挂念的声音,慕容琛倏地的抬起头,一张俊脸上布满了些许的疲惫,还带有着沧桑、悲痛……

「宝贝,嫣儿,妳醒了。」慕容琛激动的抓紧她的手,恨不得现在就把她拥进自己怀里好好疼爱一番。

她静静盯着他看,她朝着他招手,他俯下身,她苍白的唇瓣微微的勾了勾,气息微弱地说:「怎么才一下子……你就变这么老了……」

慕容琛无奈的看着她,这种时候还笑得出来,真的是……

「对不起。」他说。

她不解的看着他,那晦暗无光的眼里,布满着沮丧,后悔,还有难过伤心。慕容琛紧接着说:「都是我,让妳受到伤害。」

沈蓉嫣苦涩的挤出笑容,反抓紧了他的手,缓缓说道:「我现在不是没事吗?」

正当她想要坐起来的时候,她发现下半身怎么样也使不了力气。

忽然间,她有种不好的预感,无力地张开惨白的脣瓣:「慕容琛,为什么我使不了力气……」

一句话,顿时让慕容琛原本舒展开来的五官又更拧起了。

他要怎么和她说……

「你怎么说话啊……难道我瘫痪了吗……」沈蓉嫣有些激动的说着,她想起来一开始跌到楼梯下的时候也是使不了力气。

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瘫痪了。

下一秒,一只厚实的大手伸了过来,覆上了她的小脸,沙哑着声音道:「不,宝贝,这是暂时性的,妳只要多休息复健就没事了。」

听到了这句话,她像是人偶般地呆滞地望着他,眼角却默默地滑下了泪,顺着脸颊,一滴滴落下……

怎么会……

时间都彷彿在这刻停止,病房里,静的可怕,除了风声,她彷彿都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她没有大哭大闹,她只是……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办……

慕容琛也知道,她就算没大哭大闹,可是心里一定很痛……但,他又何尝不是呢……他的心也很痛啊……

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静一静。

「我去给妳买点吃的。」慕容琛缓缓地站起身,走了出去。

摸出了电话,拨打了处理她的男人。

「事情处理的怎么样?」

「琛二爷,安小姐已经被轮完了,我们正要带她丢进大海里面。」

慕容琛血红的眸子一眯,深邃的五官狰狞:「很好,不可怠慢。」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950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