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尾椎有一点点歪掉”腹黑宫斗文赏析

她想杀了她

「发生什么事了?」一些听到声音的佣人连忙跑了过来,连慕容夫人也从房里快速走过来。

「不是我……不是我……!」安沁雅像是发疯一样抓着头髮的尖叫着跑了出去。

「抓住她。」慕容夫人皱着眉头说着,随后又朝着一旁的佣人紧急说道:「快送去医院啊!」

一旁的佣人不敢怠慢下来,赶紧準备备车去,而其他的人就帮忙把沈蓉嫣搀扶起来,朝着门口跑去。

慕容夫人紧张的拿出手机,打给慕容琛。

这时候的慕容琛正在开会,看见是慕容夫人打的,连想也没想的也不打算接听,但电话打了好几通后,慕容琛不耐烦的接听起来。

「快来医院,小媳妇出事了!」

“她的尾椎有一点点歪掉”腹黑宫斗文赏析

一听到出事两个字,慕容琛脸色冷了下来,拿着手机就大步的往门口走去,毫不留情地把门踹开走人。

会议室内的各个经理主管更是满头汗,不敢多说什么,反而都很有默契的收拾桌上的东西準备离开。

慕容琛不断的按着电梯按钮,但却迟迟都不来。

「操!」爆着粗口,他一脚踹上了电梯的门,血红的眸子一瞇,脸上却是深深的担心,这好端端的,为什么会出事?

一听到她出事,脑子里充血着要爆炸,慕容琛觉得自己的世界都要崩塌了,随即,往一旁的楼梯冲去。

银色的保时捷开的飞快,就好像是发疯了一般,穿过眼前许多碍眼的车辆,疯狂地朝着前面行驶,车内,驾驶座上的男人双手死死地握着方向盘,手背青筋根根爆起。

好不容易到了医院后,他急忙的随便抓住一个护士的领子,怒吼:「沈蓉嫣在那儿!?」

被抓住的护士尖叫了一声,随后又说出了位置后,她又被狠狠的推去一旁。

护士心里不禁暗骂一声,现在的人真的是越来越有病了。

慕容琛匆忙的跑到了手术室门口后,大家都已经在等候区等着结果了。

「到底怎么回事?好端端地怎么会出事?」慕容琛五官冷了下来,额头上一根根爆起,一双眸子,犹如那献血,无比骇人。

所有的人都面面相觑,不知道从何说起。

傅政南第一个站起来,拍住他肩膀说道:「是安沁雅,我们在蓉嫣的腿上发现一片烫伤处,两人好像是因为争吵,她把她推下楼了。」

安沁雅?

又是这个女人,还真他妈祸害,自从看见她就觉得没好事发生。

没想到这次敢推他女人,还把她弄烫伤了,是不是真的当他吃素的?

「安沁雅人呢!?」

慕容夫人淡淡的说道:「我让人把她关在房里了。」这事儿她也有错,是她太大意了。

「让人把她带过来这里,马上!」慕容琛睁着血红的眸子,沈蓉嫣出的意外,他就要加倍讨回来才行。

傅诗涵一听到要把安沁雅带来这边,眼里就闪过一丝憎恨,这个恶毒的女人,小时候害她就算了,居然连蓉嫣也要害!

如果可以,她真想亲手杀死她。

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术室的灯才暗了下来,大门也才缓缓打开。

一看到医生满头大汗的走了出来,慕容琛面色整个冷了下来,他大步地走了过来,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她怎么样?她怎么样?」

医生愣了一下,有些吓到说不出话来,一旁的傅政南和慕容北赶紧过来把他和医生分开。

「阿琛,别这样,让医生好好说。」

医生整理一下刚刚的情绪,开口说道:「病人送来的时间有抓紧住急救时间,因为她摔到了尾椎骨,而且她的尾椎有一点点歪掉,但是我们已经替她处理好了,刚开始会暂时性的没知觉,只要多休息复健很快就会康复了。」

慕容琛听完后,便不顾在场的任何人,冲进刚手术完的手术室里面。

因为沈蓉嫣被打了麻醉,所以还在昏睡当中,只是她躺在床上脸色惨白的样子,他的心就莫名的痛起来了。

「不好意思先生,我们要把她送去VIP病房里面了。」一旁的护士有些害怕的说着,这个男人身上发散出来的戾气好重,好可怕。

傅政南也跟着进了去,用力把慕容琛给拖出来,说道:「先让她睡醒吧。」

慕容熙叹了一口气,拉住了傅诗涵,淡淡的说:「我们去办理住院手续吧。」

这气氛,瞬间凝结了下来。

佟苓也看着旁边默默不语的慕容北,便起身说道:「帅哥,我们去买水吧。」

现在只剩下了傅政南和慕容琛及慕容夫人两个人。

「阿琛,对不起,是我的错。」慕容夫人叹息了一声。

55.不得好死 [为茞烟的礼物加更]

「妳也知道是妳的错,当初我就不想让她留下来了!」慕容琛咬牙切齿的说着。

当初就拒绝留下来这事,要不是沈蓉嫣对他撒娇,他还真是不想留下来。

现在发生这事儿了,谁来负责?

慕容夫人抿着嘴,带着歉意说道:「我会给你们一个公道的。」

公道?公道个屁,他要一枪就杀死了那女人!不对,不能让她那么快就死掉……这样太便宜她了……他要慢慢的折磨她……到死……!

「你们放开我!不是我,不是我!」走廊传来了一道凄厉的女声,慢慢的越来越接近。

安沁雅被两个男人架来了这里,双手也被绑得死死的,不能动弹。

「阿琛,救我!不是我,不是我推的!」安沁雅哭的梨花带雨,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啊……谁知道轻轻一推就推下去了。

一看见她,他眯了眯泛红的双眼,一张脸布满了阴骛,下一秒,她的脖颈已经牢牢地被他给死死捏紧。

「呃啊……」安沁雅痛苦地发出难受的呻吟。

她被迫对上他那双骇人的血红眸子,那么一瞬间,安沁雅突然觉得好像看到了地狱一样,感觉自己随时就能陷入其中。

「阿琛……放开……」

她费力地开口,只觉得脖颈快被他的那只魔爪给掐断,男人的嘴角倏地勾起,那抹笑带着杀意和恨意,犹如被撒旦附身般,身子里那股恶魔的血液开始沸腾。

有那么一瞬间,他是真的想要掐死她的,但是又想到不能让她死的这么痛快后,便鬆开了手,狠狠的瞪着她。

得到了自由,安沁雅靠在墙上大力的吸着新鲜空气,差一点,差一点她以为自己就要死了。

「阿琛,谢谢你,我就知道你不会杀了我的。」安沁雅一边喘着气一边厚脸皮说道。

「杀妳?」慕容琛冷笑一声:「哦我不会杀了妳的,我会慢慢折磨妳……把妳折磨到死……甚至是不得好死……」

冷冽冰寒的声音,带着隐忍的愤怒,也带着深深的恨意,让女人身子一颤,呼吸都有些不稳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听着这道惧怕的声音,里边的寒意更盛,他笑了笑,脸上露出深深的嘲讽:「妳不动蓉嫣,我自然就不会动妳,妳动了她,那么我会加倍讨回来。」

随后,慕容琛冷笑着,从身上摸出了一把刀,抵在安沁雅的脸上:「把妳的脸划几刀,不错吧?」

那刀子在她脸上亲密接触着,一个不小心,就会把她美丽的脸庞给划破的。

安沁雅是真的怕了,连忙哭着惊叫:「不要,阿姨救我……」

慕容夫人心肠最好了,她一定会救自己的……可是,她错了……慕容夫人连看都不看她。

「没人救得了妳!」寒气逼人的脸上紧紧一收,故意用力的在她脸上划破一刀,伤口虽然不深,但可能会留疤。

安沁雅一下被他突然拔高的吼声给吓住了,瞳孔一缩,害怕眸子死死瞪大,与他赤红的阴鹜双眼相对,却是怎么样,眼泪都流不出来了……

而那白嫩的脸蛋,也被划破出血来了。

呼吸瞬间变得急促,她立马挣扎了起来,脸色变得铁青,真的是欲哭无泪!

怎么想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子!

正当绝望之际,她又看见了救星。

「北大哥,救我,求求你,救我!」安沁雅哭的妆都花了,此时此刻,现在就像个疯婆子一样。

慕容北冷笑了一声,缓缓的走到她面前,捏起她下巴:「没人可以救妳……妳以为……妳做的事情没人会发现吗?」

「什么?北大哥你在说什么……沁雅做什么了……」安沁雅死死的咬着自己的脣瓣,不懂他在说什么。

下一秒,慕容北从口袋里面拿出了几张照片出来,丢在她的脸上:「妳真的以为慕容家的人很好耍吗?仗着慕容家的名声,在国外过的挺不错嘛?还学会嫖男人了?」

被丢在地上的照片,很明显的是一男一女,而照片里的女主角,就是她本人。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安沁雅慌乱地说着,这慕容家的男人发狂起来都是疯子。

慕容北露出了凌厉的笑容,盯着她那随时要断气的脸,心里对她的恨瞬间放大了无数倍,不够,光是这些就还不够。

呵呵,不愧是白莲花,这么会演戏。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950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