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相点就让出慕容太太的位置”另类后宫文赏析

识相点就让出慕容太太的位置

一到了书房后,勾住她手的安沁雅把手给放开了。

眸子里闪过了厉色和寒意,那金黄色的捲髮自然垂在两端,她的精緻容貌上,施着淡淡的粉,最美的,是她那一双眼。

「沈小姐,坐吧。」

从刚刚的嫂子,变成现在的沈小姐,呵,这女人也真够会装的。

吸了口气,压抑着心中的躁动,沈蓉嫣擡起眸子,一脸平静地望着她道:「安小姐,妳想说什么就说吧,别再我面前演戏了,现在只有咱们两个人而已。」

她盯着她看,笑的无比美丽,她说得对,现在只有她们两个而已,她的确不必再伪装下去了,一双弯的彻底的眉眼,露出了凶光而寒意,而脸上的笑容也是不怀好意的笑容。

「不错,沈小姐很聪明。」她缓缓靠近,轻柔的继续说道:「识相点,就让出慕容太太的位置。」

沈蓉嫣身子一怔,没想到她这么的不要脸,居然会提出这种要求,不对,是在命令,不是要求。

她看着她,脸色也不是很好看,但还是回击道:「安小姐如此想当慕容太太,何必要我让出位置,不是还有北哥哥吗?」

闻言,她的脸瞬间冷了下来,安沁雅的双手瞬间握紧:「我爱的是慕容琛,妳难道还看不出来?」

沈蓉嫣很镇定地看着她,眼里有着一丝噁心和嫌弃,她还记得,傅诗涵上次和她说过,慕容北和安沁雅有一腿。

可是她却说她爱慕容琛。

那为什么又要和慕容北发生关係?这个女人还真不是普通的噁心。

“识相点就让出慕容太太的位置”另类后宫文赏析

「但是琛并不爱妳不是吗?」沈蓉嫣好笑的看着她。

听到这句致命又带有杀伤力的话,安沁雅歛起笑容,涂着鲜豔口红的唇一张一合,反驳道:「他爱我!要不是妳突然出现,我现在就是阿琛的太太了,所以都是妳,妳从哪里滚来的就从哪里滚回去!」

沈蓉嫣很平静的看着她,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了……

她总觉得……这个女人病的不轻……

「安小姐要是在这里继续废话的话,那么我要走了。」沈蓉嫣作势要起身,不想继续和她多说下去。

「等等,我教妳就是了。」安沁雅咬牙切齿的说,没想到这沈蓉嫣软硬都不吃,没这么好对付,她还以为这种乖乖女随便恐吓一下就行了,看来她得要想其他法子了。

安沁雅很认命的教她了坐姿该怎么做,走路该怎么走,但其实心里面想着计划对付沈蓉嫣。

也许,让他们两个人自行吵架就行了吧?

过了半小时后,安沁雅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随手敷衍:「行了,妳学得不错,今天就教到这里就好了。」

沈蓉嫣虽然很看不惯她的态度,但是她又没对自己做什么,只能拿着书包就出书房了。

随后,安沁雅眼珠子一转,回房里洗了个澡,换了一套性感睡衣,又打了电话给慕容北。

「北大哥,你能来我房里吗?」安沁雅用着她那娇柔的嗲声说着。

当然慕容北知道她那明显的暗示,抵不过美人关,只好应了一声后,从自己房里又快速走进了安沁雅的房里。

一进门,慕容北有些愣住了,安沁雅身上穿的性感睡衣是透明的,等于有穿跟没穿一样,她躺在床上摆出撩人的姿势。

「北大哥,怎么样,我漂亮吗?」安沁雅坐起身来,朝他走去,身子紧紧的贴着他。

「漂亮。」慕容北眼神迷离的看着她,他将她抱起来压在床上,低头就吻住了她的唇瓣,来个法式舌吻。

就当慕容北脱下裤子后,想要一挺而入时,安沁雅却把双腿给合了起来,故意娇嗔的说道:「北大哥就是这么猴急,先答应我一件事嘛。」

这个声音足够让每个男人听的心里酥麻。

「嗯?」

安沁雅勾住他的脖子,亲暱的靠在他的耳边说道:「帮我去勾引沈蓉嫣。」

「什么?」慕容北微微皱起眉来看着她。

「拜託嘛,你最疼沁雅了。」安沁雅朝他的脸上亲了一口。

「妳只不过仗着我爱妳。」慕容北冷笑了一声,随后不答话,硬是把她的腿给掰开,一挺而入。

安沁雅的身子抖了一下,是错觉吗?为什么她觉得刚刚慕容北的笑容这么冷?

完事后,慕容北看着安沁雅喘着粗气,身子瘫软的她,脸上扬起了一抹笑容。

「我不会答应妳刚刚说的事情。」慕容北慢条斯理地穿起裤子套上衣服,脸上丝毫没有任何情绪波澜。

「什么?」安沁雅睁大眼睛的瞪着他,这都做了,但是不答应?又是什么意思?

「要我去勾引弟妹,有点难,毕竟我不是这种人。」慕容北温和地看着她最后一眼后,便若无其事的走了出去。

安沁雅瞪着门口,拿起枕头就朝着前方丢去。

太过分了,居然连慕容北都不帮她!

53.危险,就在那一剎那

晚上,沈蓉嫣在慕容琛的房裏面。

「那个女人没有刁难妳吧?」慕容琛坐在一旁拥着她,关心问着。

沈蓉嫣摇摇头,她不打算把今天的事情说出来,倒不是因为会怕安沁雅,而是她想看看安沁雅还有什么花招要对付她。

况且安沁雅这么受慕容夫人喜欢,要是她把她恐吓自己的事情说出来,大概慕容夫人也不会相信吧,毕竟安沁雅是慕容夫人从小看到大的……

收拾绿茶婊可以慢慢来,但是不能粗心大意。

沈蓉嫣紧紧地往他怀里缩着,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声,这种甜蜜啊,已经将她淹没了……

「老婆,一天不见,有没有想我?」

男人温柔出声,沈蓉嫣磨蹭着他那胸膛低笑:「那你呢?你有没有想我?」

「有,很想很想妳……想到二十四小时都想和妳黏在一起。」

他紧紧地抱着她,和她双双倒在床上,修长的手指一点点爬上了她柔软白皙光滑的小脸。

「妳说说,妳到底是下了什么蛊,怎么可以让我对妳这么爱不释手?嗯?」慕容琛勾着她的下颚,攫住她的脣瓣。

「唔……」沈蓉嫣可以感受到他的大手不安分地扭动着,但是又想到这里是慕容老家,便轻轻地推着他:「这里是慕容老家,不要……」

男人勾脣,丝毫不在意,反而笑的邪恶:「有什么关係,做这种事不分地点,妳若是想在浴室,我也可以,妳若是想在沙发,我也可以,妳若是想在……」

他故意停顿一下,看着脸色发烫的小女人,低下头朝她亲了一口,要继续说的同时,沈蓉嫣红着脸,头一下钻进了他的怀抱里:「好了停了,能别不这么色情。」

真的是快羞死了,羞到她甚至都怀疑男人没有同理心了。

于是今晚,某个催悲的小姑娘又是注定被吃抹乾净的下场了。

…………

隔天同一个时间,沈蓉嫣已经在书房等着安沁雅了。

而安沁雅提着一壶茶和拿着一组杯子进来了。

当她看见沈蓉嫣的勃颈上都是吻痕时,心里又更加的不甘心,冷下来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浅浅的怨恨……

「今天我们教的是喝茶的时候礼节。」安沁雅没好脸色的把东西重重放在桌上。

她倒了一杯刚煮好又烫口的红茶出来,伸手递给她面前,还不等沈蓉嫣接过去,安沁雅就将红茶洒到了她的腿上。

刚煮好的红茶很高温,这么洒在她的腿上,沈蓉嫣简直跳了起来,尖叫了一声,拿起桌上的面纸就要擦乾。

「Oops,Sorry,手不小心滑了一下,妳没事吧?」安沁雅假装关心的看着她,却没有帮她擦要的动作。

「没事……」沈蓉嫣咬牙切齿的说着,想也知道她就是故意的,而且这红茶也太烫了,要说没事,还真是从牙缝里硬挤出来的。

「这里没有厕所,没办法沖冷水,妳挨着吧,等学完了再去沖冷水。」女人的眸子里已然是满满的阴森寒意,红脣勾着露出一抹冷笑。

沈蓉嫣,忍。

她不知道为什么要忍,但心里有个声音一直叫她忍住,先别冲动。

安沁雅又倒了一杯红茶放在她面前,淡淡的说:「五秒内给我喝完。」

「什么?」沈蓉嫣不可置信的看着她,这昨天教的内容都很正常,怎么今天她和昨天又不一样了?她是受到什么刺激吗?

虽然她不知道名门千金的礼节有什么,但是她又不是白痴,怎么可能会要在五秒内喝完,分明就是想烫死她吧。

「我不喝。」

安沁雅的一双幽幽美眸泛出冷笑,「妳不喝行,妳离开慕容琛,妳根本不适合他,我才适合!妳这个野丫头,妳能够帮助阿琛吗?不能,但是我可以,我的知识比妳丰富,我可以陪他应酬,妳不行,说穿了妳只是一个陪衬!」

她说的激动,昨天的事情她还是很不甘心,凭什么连慕容北都不帮她?

都是这个祸害,祸害!

安沁雅说着心中的怒火噌噌地冒了上来,双眸立马泛红,一口气就拿起旁边的那壶热红茶,想要泼上去,但这次沈蓉嫣比她快太多了,她反握她的手,把那壶热红茶给摔在地上。

砰,的一声,碎了。

沈蓉嫣意识到这里不能继续待了,谁知道待会她还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想着就用力的推开安沁雅,拔腿就跑。

当然安沁雅是不可能让她这么快就跑掉了,她站稳身子后连忙追了出去。

沈蓉嫣想要跑下楼,只要跑下楼,安沁雅就不敢对她怎样了。

「妳给我等一下!妳真的以为妳配得上阿琛吗,我告诉妳,我才配,妳给我去死!」安沁雅抓紧她的手腕,不让她跑下去。

「妳放手!」沈蓉嫣想要挣脱开来,快挣脱到一半时,安沁雅睁着腥红的双眼,用力地将她推了下去。

危险,就在这一刻发生。

没有预料到她会这么一推,她惨叫一声,连带人滚了下去。

「啊––––」

屁股狠狠的着地,沈蓉嫣吃痛的连哭都忘记哭出来,就是皱着眉头,痛到没有反应。

「喂,妳装什么,快起来啊。」安沁雅见情况不对,硬是跑下去拉着她的手,想要把她拉起来。

「我……我没有知觉了……」

沈蓉嫣睁着一双泪水涟涟的眸子,泪水就快逼出来了,为什么,她站不起来?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949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