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沁雅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白莲花绿茶婊”总裁文精选

安沁雅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白莲花绿茶婊

沈蓉嫣一到学校,就成了全校的焦点人物了,原本就够显眼的,但又因为前几天生日所发生的事情后,本来不认识她的人这下都认识了。

「欸欸你们看,是琛二爷的老婆!」

「没想到咱们的校花早就被人预订了,不愧是琛二爷,连冰山美人都能拿下。」

「是啊,真是羡慕嫉妒恨!」

一些人全都窃窃私语地讨论着,这慕容琛的女人果然不同凡于,难怪他们还想说为什么沈蓉嫣迟迟都不肯交男朋友,原来是早就被琛二爷给攻陷了。

不过到是没有人有争议,毕竟他们都觉得两人挺般配的,就算有什么意见也不敢说出来,只怕祸从口出。

沈蓉嫣进到了教室后,傅诗涵正在滑手机来着,一看到她,傅诗涵便放下手机,调侃道:「慕容太太早安!」

“安沁雅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白莲花绿茶婊”总裁文精选

沈蓉嫣白了她一眼,笑咪咪的没回应她。

突然想起了什么,她便坐了下来,好奇问:「诗涵,妳是不是从小就认识琛了?」

「唷,不叫琛叔叔了啊,真是肉麻死我了,是啊,我小时候就认识琛二爷了。」傅诗涵一边起鸡皮疙瘩一边说着,这转变太大了,居然一下子就能叫’琛’。

「那……妳认不认识一个叫做沁雅的人?」

「沁雅?」傅诗涵皱着眉头,努力的回想着以前的记忆……

沁雅……

「安沁雅?」傅诗涵惊讶的问。

「或许,我不知道她姓什么。」她只记得那个女人说自己叫做沁雅而已。

安沁雅,天杀的,她想起来了!

傅诗涵的小脸瞬间扭曲了起来,变得惨白,死死地拽紧沈蓉嫣的手,惊讶:「妳怎么知道她的?」

「她上次来家里,说要找琛……这,妳是怎么了?」

「她回来了?天啊,那个贱人回来了?」傅诗涵不停地呢喃着,噩梦记忆不断的从脑海中流出来,原本应该忘掉的,该死的又想起来了!

「妳到底怎么了?」沈蓉嫣有些慌张地看向她,怎么一提到安沁雅这个人,她的脸色马上就变了?

傅诗涵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后,缓缓地说道:「安沁雅,她是以前慕容家佣人的女儿,因为年龄相近,慕容夫人人也很好,所以就让佣人的女儿一起和我们玩。」

「我还记得我拿时候七八岁的时候吧,我也和他们是一群的,从小我就不太喜欢安沁雅,她是个表里不一的人,小时候就懂得诱惑男人了,连我哥哥也要讨好,有一次为了攀我哥,她主动提出要跟我一起玩,就把我带到小河边去,我那时候还小什么都不懂,就待在小河里面玩水,后来我的脚抽筋了,我一直叫她的名字,结果她只是在旁边冷冷地看。」

傅诗涵惊恐的说着,彷彿这是一辈子洗不去的阴影。

「我就哭啊喊啊,大声到把哥哥吸引过来了,他和阿琛急忙的跑了过来,而安沁雅见他们来了后,便慌张地也跳下去,假装要救我,她抓到我的手后,还小声地跟我说,要是我乱说话的话,她就要让我不好过……我都吓死了,只能一直哭……」

沈蓉嫣听到这,心里不禁揪了起来,她紧紧抓住傅诗涵的手,示意要她安心。

接着她继续说:「后来我哥把我抱上来了,我什么也不敢说,只能一直哭,安沁雅那婊子居然还跟我哥说,她一直阻止我不要下去玩,是我自己不听话的……还好我哥也不信她的话,听听而已,那是我小时候的阴影耶,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恶毒的女人!」

突然想到了什么,傅诗涵又接下说:「还有一次啊,琛二爷只是给我一台游戏机,而我也只是在旁边玩而已,她居然趁我一个人的时候把那台游戏机抢走耶,我真的是快气死了,我当初应该给那婊子一巴掌才对。」

真的是越想越气,她回来是要干嘛,怎么不直接死在国外。

「那慕容北和熙姊姊对她很好吗?」沈容嫣问。

这个问题,让傅诗涵又打回了回忆的时候:「熙姊姊是还好,因为熙姊姊人很大度,对每个人都很好,但是慕容北就……他好像喜欢她吧。」

停顿了一下,傅诗涵靠在她的耳边,小声说:「有一次我去慕容老家玩的时候,我只是路过慕容北的房间,我就听见了他和安沁雅在做爱的声音。」

「什么?」沈蓉嫣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唉唷真的啦,虽然我书读的少,可是我还是懂得,而且那年八岁,安沁雅好像十八岁,慕容北二十四岁呢。」傅诗涵小声地说:「很贱耶,平常一直缠着琛二爷转,结果还跟慕容北做那档子的事情,那叫声我隐约还记得呢,多浪啊。」

「那她后来去哪了?」她继续问。

「哦~后来她爸吸毒被抓,她妈承受不住就自杀啦,慕容夫人知道后觉得安沁雅很可怜,就愿意花钱栽培她,送她去国外去念书了。」

傅诗涵讲到这就不禁露出冷笑:「家里那环境难怪小孩也会是这样,反正安沁雅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白莲花绿茶婊,没事离她远一点,下次我看见她,老娘绝对呛爆她。」

49.一个诡计

沈蓉嫣一整天都在想着傅诗涵和她说过的话。

她想不通,明明看起来就长的那么漂亮,为什么内心这么恶劣呢。

上了慕容琛的车后,慕容琛见到她心不在焉的脸,便关心问:「想什么呢?」

回过神,她朝他一笑:「没有啦。」但又为了想弄清楚,还是又问:「你真的不记得安沁雅了?」

慕容琛微微皱眉,反问她:「我为什么要记得不重要的人事物?」

听到了这句话,就好像吃了一颗安心丸一样,心里的担心至少放下一些了。

她突然想起上次安沁雅看着她的眼神,感觉不是很友善,里面有着嫉妒还有恨。

突然间,电话响了。

慕容琛看了她一眼,按下接听后,把无线耳机挂在耳上:「大哥,有事?」

「哦,妈叫你带蓉嫣回来,现在。」是慕容北打的。

「知道了。」

慕容琛随便的回应了一句,把耳机拿下来后,一只手覆上女人的手:「我们现在回慕容老家去。」

「什么?」突如其来的这一句话,让沈蓉嫣有些惊讶的看着他。

她从来就没去过慕容老家,她也只知道慕容家有慕容北慕容熙和慕容琛而已,其他人不知道,但想起今天傅诗涵和她说的,慕容夫人……

不知怎么的,心有些不安。

男人看着她有些不安的小脸,更加握紧了她的小手,柔声道:「别担心,有我在。」

只是慕容琛有些不懂,他刻意让大家知道他和沈蓉嫣的关係,所以慕容老家的人也会知道,但都过了这么多天了,如果不是要问这件事,那会是什么事?

…………

时间倒回早上。

慕容老家。

「慕容夫人,我回来了,谢谢您这十几年对沁雅的栽培,沁雅感恩不尽!」安沁雅见到慕容夫人后,扑上去抱着她。

「唉唷妳这孩子就是这么有礼貌,还叫什么夫人,叫阿姨就行了,让阿姨看看,沁雅又变得更漂亮更有气质了呢。」慕容夫人仔细的打量她全身上下,很满意的点点头。

「快坐下。」慕容夫人将她拉到椅子上去,又看见了默默站在后面的慕容北:「阿北怎么回来啦?」

这时安沁雅偷偷使了个眼色给慕容北。

慕容北笑了一声,走过去搭上慕容夫人的肩,不慌不忙的解释:「最近没什么工作,想说回来走一走,后来在路上遇见了沁雅,就和她一起回来了。」

「好。」慕容夫人乐呵呵的笑着。

安沁雅也笑着回应:「是啊,我在路上遇见北大哥的,就小聊了会儿,对了,听北大哥说阿琛结婚了啊?」

一听到这话,慕容夫人的脸就垮了下来。

「别跟我提他,说到他就气人,连结婚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不和我说。」

看她这副反应,感觉慕容夫人只在意有没有和她说而已,这样可不行,她得要找个机会……

死死咬住的脣角缓缓扬起,绽开了一抹无比美丽的迷人笑容:「阿姨,听说阿琛的老婆小他十一岁呢,而且还是他花了一亿买下来的人呢……」

慕容夫人微微叹了一口气,她当然都知道……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自己儿子的事情呢,她只是不想说明白而已,毕竟孩子都长大了,自己做的事情都要自己负责……

见她没说话,安沁雅红脣高高地扬起,又紧接说了:「阿姨该不会都没见过她吧?这怎么行呢?既然都是慕容家的人了,您总得要看看才行,万一又配不上阿琛怎么办?慕容家可是慕城的大人物,又是五大贵权之一呢。」

听到这里,慕容夫人皱着秀眉,神色有些凝重,这话说的倒是,慕容家的人将来要娶嫁的人都是要配得上的。

要是娶了不该娶的人,那会是给外界的人看笑话。

安沁雅盯着脸色已经微微变化的慕容夫人,红脣扬起地更高,笑的更加地灿烂,流露出了对那个女人的怨恨:「阿姨,一个被买下来的女人您觉得好吗?我知道您都知道,只是什么都不说,别再让阿琛一错再错了。」

叹息了一声后,慕容夫人看着慕容北。

「把阿琛叫回来吧,也把阿琛的那个女人叫来。」

安沁雅擡起了阴森的美眸看着他们,眼里闪过一丝得逞。

要拆散他们的好方法,就是先洗脑慕容夫人。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949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