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想去哪?不多睡一点?”暖情总裁文节选

46.你是谁?

隔天早上,初升的阳光从窗帘缝里漏进了房间里,打在床上的小女人脸上。

沈蓉嫣缓缓地睁开眼睛,眨了眨眼睫毛,昨晚的回忆无尽涌进了脑海里,一转头,那张熟睡且俊人的脸映入了她的眼底。

就在这个早晨能看见这么养眼的画面,沈姑娘又是一阵悸动。

不过回到现实,身子是又痠又疼啊……那些小说根本就是骗人的,说什么会很舒服,明明就痛得要命,真的是很想把那些作者拖出来痛打一顿。

正当她想起来好好洗澡一番的时候,身旁的男人眨了眨眼睛,而他的另一只手,正紧紧的揽在她的腰上,不给她动的机会。

「宝贝,想去哪?不多睡一点?」沙哑低沉的声音从旁边传来,让沈姑娘脸又不禁红了起来。

「我……我想要去洗澡。」

男人慵懒的嗯了一声,鬆开了她,听见她要起来,他也跟着起来,而且也不管身上裸着,那完美的身材就暴露在空气中,精壮的六块肌,简直让任何人足以看得心痒痒。

看的沈姑娘害羞的不要不要的,天啊,说好的节操呢……

哦对……从昨天开始本来就没节操了(娇羞)。

慕容琛勾起邪魅的笑容,一下就把她打横抱起,沈蓉嫣被这个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很下意识的去勾住他的脖子。

「你要干嘛?」

「洗澡。」

“宝贝,想去哪?不多睡一点?”暖情总裁文节选

浴室里面,慕容琛把她放在浴缸里面,开了热水和冷水,加上几滴精油,这样会让她舒缓疲惫和痠痛一些。

「我可以自己来。」沈蓉嫣脸红的不太敢看他,这种事还是自己来比较好吧。

他贼笑道:「我都看过了,还羞什么?」戏谑的声音里,带着无限的调侃。

然后换来的,就是沈姑娘怒不可遏的吼声:「不要脸!」

慕容琛爽朗的笑声从浴室传了出来,看着那小脸气鼓鼓的起来,他也围上一条浴巾走了出去,不打扰她泡澡。

过了一会儿后,沈蓉嫣也泡好澡了,吹头髮的时候还察觉到这男人根本禽兽,怎么把她脖子颈骨上弄得都是吻痕?

这就是传说中的草莓,还真有够丑的。

沈蓉嫣走出了浴室。

「妳先下去吃早餐,我进去洗个澡。」慕容琛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髮,朝着浴室走进去。

一到楼下,佣人马上一同喊着:「少奶奶早安。」

还好没有人叫错,这可是昨天许官训练出来的呢,说是琛二爷下令,要是谁敢叫错,那个人就準备吃西北风了。

沈蓉嫣有些尴尬的看着他们,呵呵地笑了一声后,就走到餐桌边,準备坐下来吃早餐。

突然,有一道洪亮的女声传了进来。

「唉呀别碰我,快让我进去!」

「不行的,妳不能随意进去……」

沈蓉嫣好奇发生了什么事,便走到了客厅处,发现有一个女人穿的挺漂亮的站在那儿仔细打量这的环境。

「妳好,请问妳是……?」沈蓉嫣客气地问着。

女人扫了她一眼,轻蔑的看着她:「我找阿琛。」

「他在洗澡,妳等会儿吧。」

听见了这句话后,女人也没有离开的打算,反而还一屁股的坐在沙发上,自然的说:「果汁。」

敢情是把她当成佣人了是吧?

沈蓉嫣也不知道这位女人到底是谁,也不敢冒失了她,走到厨房去还真的倒了一杯果汁出来。

「请问小姐,妳是琛的……?」

「女朋友。」女人喝了一口果汁回答着,随后又想起了刚刚这小姑娘直接叫慕容琛的名字,便皱着眉头不悦道:「妳怎么可以随便叫我们阿琛的名字?」

女朋友?

沈蓉嫣有些愣住了,她从来没看过这位女人。

正想开口之际,楼梯就传来柔柔的声音:「宝贝,我来了。」

「阿琛!」女人不管她,直接朝着他奔去,想要上前扑上去。

可慕容琛很快的闪过了一旁,用着可疑的眼光看着她,又看向沈蓉嫣:「妳朋友?」

沈蓉嫣摇摇头。

女人看见他的反应后有些慌张:「阿琛,你不认得我了吗?」

慕容琛好笑的看着她,反问:「我该认识妳吗?」

「我是沁雅啊,小时候常常和小熙姊跟北哥哥还有你一起玩的啊!」安沁雅只觉得瞬间毫无面子,怎么可能会不记得她呢。

慕容琛微微皱着眉头,用力思考着。

「忘了。」

这时安沁雅和沈蓉嫣也同时愣住了。

沈蓉嫣愣住是因为,她说她是慕容琛的女朋友,可他却说他忘了;而安沁雅愣住是因为慕容琛说忘记她了。

慕容琛才不管那么多呢,直接绕过她的身子,来到了沈蓉嫣的旁边。

男人的目光却停在了她那泛着光的柔软脣瓣上,双眸不禁一黑,身下又是一片难耐。

喉间微微一动,慕容琛就忍不住俯下身去,薄脣朝着她的脣瓣上亲了一口,随后自然地说:「我们去吃早餐。」

47.你不是爱我吗?那就帮我啊。

这么亲密的举动,完全就不把其他人看在眼里,同时也刺伤了安沁雅的眼睛。

这个年轻的小姑娘到底跟慕容琛有什么关係?

为什么她会在他的眼里看到那独特的柔和与宠溺?她到底是谁?

为什么她一回来感觉都变了?她只不过离开十年而已啊。

沈蓉嫣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她,又推了推慕容琛:「还有外人在呢……」

这下慕容琛可不乐意了,夫妻间的亲密互动还要管有没有外人?他一只大手搭上她的肩,很不悦的看向安沁雅,冷冷说道:「妳自己走还是我请人赶妳走?」

顿时安沁雅的双眼不禁瞪大了。

他对她说什么?自己走还是被赶走。

心里开始隐隐地作痛,眯着一双冷下来的杏眼,心里极其不舒服,但还是免强挤出一丝笑容:「阿琛,我下次再来找你吧。」

沈蓉嫣看见人走了之后,不禁皱着眉头问:「她好像是专程来找你的,你这样赶她走不太好吧?」

「她打扰到我们恩爱了。」

「可是她说她是你女朋友。」其实刚刚她是愣住了一下的,要不是慕容琛一脸认真的问她是谁,她还以为,这个女人可能真的是他的女朋友。

那个女人长的那么漂亮,全身上下都充满了气质……

男人的脸不禁黑了下来,他啥时还交过女朋友了他还不知道?这个女人也真是大胆,敢跟他老婆乱讲话。

看着她有些不安的神情,慕容琛将自己的鼻尖碰上了她的鼻,闭上了眼,轻轻摩挲,声音依旧是那样低沉好听:「宝贝,老婆,我这辈子只爱妳一个人,妳知道的我长的就是这么不安全,总是会有一些莫名其妙的女人捣乱,妳只要知道我爱妳,我是妳的男人就够了。」

这句话有着保证,也有着让她安心的话,传入了她的耳畔。

沈蓉嫣没好气的轻轻揍了他的胸膛,笑道:「自恋。」

「我们可以去吃早餐了吗?」慕容琛笑着问。

「好啦。」

…………

安沁雅走出了慕容家后,脸上满是不解的神情。

到底那个女人是谁?为什么慕容琛会待她这么好?为什么要把自己赶出来?

越想越不能理解,拿出手机就拨给了慕容北。

「北哥哥,我回来慕城了,暂时没有住处,我可以去你那边吗?」安沁雅手里捏着手机,柔和的说着。

「妳回来了?怎么不早说呢,我派车去接妳,妳在哪?」对面那头的声音显的喜悦几分。

看了看自己身旁有什么地址标示后,便告诉他自己现在的位置:「我在……」

挂了电话,安沁雅手拖着行李箱,愤恨的看了一眼慕容家,真是太不公平了,才十年不见就冒出了这个小女孩。

她知道慕容琛从来就不屑女色的,所以她很安心的待在过外,可是呢?他变了。

虽然小时候就知道他是个冷冰冰的人了,但至少他还会跟自己讲话,不像现在,看着她的时候居然是用嫌弃的眼神。

不管那个女孩是谁,她绝对要把慕容琛抢回来。

…………

到了慕容北的住处后,安沁雅熟悉的走到了房间内,很随手的将行李放到了一旁,躺在床上放鬆自己。

这时慕容北走了进来。

「沁雅,妳怎么回来了?」慕容北关心的问。

「先别管这个了,为什么阿琛家有个女孩?而且阿琛还对她这么好这么温柔?」安沁雅想到这个就坐起身来。

慕容琛顿了一下,语气依旧还是很柔和:「妳去他家了?」

她点点头。

她回来就是为了慕容琛啊,不然她回来干嘛呢?

「妳见到的是蓉嫣吧,她是阿琛的老婆。」

听到这里,安沁雅只能错愕地瞪大水眸,愣愣地望着他。

一时之间有些跟不上他的思维跳跃。

老婆?

「什么?结婚了?什么时候的事情?」

「昨日晚上。」

「到底我不在的时候发生什么事?」

慕容北把这三年来的事情都告诉了她,说了沈蓉嫣是慕容琛买下来的女孩,还说了这几年他是怎么宠爱沈蓉嫣的。

一字一句,通通都传到了她的耳畔,同时也刺痛了她的心。

她的双手紧握,指甲深深地嵌进了手心的肉里,整个人被嫉妒所笼罩。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他会愿意出钱花一亿把她买下来,难道慕容琛真的爱她吗?

那她呢,她该怎么办?原本就想好回来在慢慢攻陷他的……

慕容北看着她的脸蛋一点一滴的变化,便皱眉提醒:「放弃吧沁雅,他根本就对妳没任何兴趣和感情,难道妳小时候还看不出来吗?都是妳在倒贴他。」

听闻,安沁雅很不悦的瞪着他,下一秒,那一双纤细的长臂就伸了过来,紧紧地勾上他的脖子,那曼妙的身子贴上了他的胸膛,然后柔柔又带着娇媚的声音随即从她的嘴里发出。

「北哥哥,想念我的身体吗……」

「沁雅,妳到底要……」

干嘛两个字还没说出口,安沁雅就贴上了慕容北的薄唇,娇嗔道:「你不是爱我吗?那就帮我啊,我的一切……都是你的。」

慕容北被她勾的口乾舌燥,她这样犹如水蛇般的缠着他,蹭着他的身子,蹭的他火都出来了。

他将她压在床上,不禁低吼了一声:「妳和当初一样,真是只小野猫呢。」

说完,就不由得理智,低头就吻了下去。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948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