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就去告白啊”新书试读

28.喜欢就去告白啊!

两年后。

「蓉嫣!」傅诗涵跑了过去,往她身上扑上去。

沈蓉嫣露齿笑的勾住她的手,这两年来,她变得亭亭玉立,身上有股说不出来的气质,更是大家偷偷爱慕的对象。

「妳要去哪里?我跟妳一起去!」傅诗涵挽住她的手,就像是个小跟班一样,走到哪就跟到哪。

「我要去教务处填大学志愿表。」

都已经三年级了,她得要去填志愿表,上个大学才对。

而且她的梦想就是上完大学后,找个男人嫁了,过着安稳的生活。

这么想的同时,脑海里居然闪过了熟悉的面孔,慕容琛!

脸一红,她怎么可以想有的没的呢,她对琛叔叔有恩情,岂是能这样乱觊觎的。

傅诗涵看着她脸红,不禁调侃:「脸红屁呀,妳想到琛二爷啊?」

「妳别胡说。」沈蓉嫣着急的瞪了她一眼。

「我哪里胡说了,蓉嫣,妳这么喜欢琛二爷,就去告白啊,他肯定会答应的,再说妳都快十八岁了,就是成年人了耶。」傅诗涵觉得,她都喜欢慕容琛快两年了,那为什么又不告白。

那个慕容琛也真够能忍的,美人在眼前,居然还可以忍到现在都不开荤。

这两个人不急,她这个外人看的都急了啊!

「他不喜欢我的。」这两年来,慕容琛很照顾她,而且又有年龄差距,他怎么可能会喜欢她这种小姑娘呢。

傅诗涵白了她一眼:「那我问妳,手牵没?」

「牵了。」

「抱没?」

「抱了。」

「亲没?」

亲没?应该是不算吧……那一次琛叔叔只是给她餵药而已……应该不算是接吻。

「没。」

见她犹豫,她睁大眼睛;「妳犹豫了,该不会他亲过妳吧!」

「别……别瞎说!」沈蓉嫣抓着她到角落去,小声道:「在我还没满十六岁的时候,有一次我痛经痛到昏倒,然后……他用嘴替我餵药。」

「什么?」傅诗涵惊讶的大叫:「哪个正常人会用嘴餵药啊,分明就是对妳有意思啊!」

这太劲爆了吧,琛二爷居然用嘴餵药。

「别说了,妳想太多了。」

对于喜不喜欢,这些现在说也没什么用,要是他喜欢她,他会说出来的吧,可是这几年平淡的就像个兄妹一样。

傅诗涵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心态真是……真是很想一拳给她灌下去看会不会比较清醒啊。

罢了,就顺其自然吧。

「对了,妳真要去读大学啊?」她转移了话题。

「嗯,对啊。」

「这样我会很无聊耶,佟苓去读大学后就很少抽出时间陪我们出去玩了,连妳也去那我该怎么办。」

傅诗涵最苦恼这个问题了,难道要她跟宋俊昊两个人一起玩吗?她才不要自己跟娘砲在一起呢,而且她也不想读大学啊,她对大学又没兴趣。

「如果我上大学后,应该会搬出去住,妳跟一起住?」沈蓉嫣想,要是她读大学,应该会去租个房子住的吧。

「别傻了,琛二爷怎么可能让妳搬出去。」傅诗涵翻了一个白眼,这是真傻还假傻啊,琛二爷这么保护宠爱她,怎么可能让她出去住。

说不定再霸道一点,他连大学都不让她去读。

…………

办公室里面,傅政南坐在沙发上,看着一直在看低头看文件的男人。

刚刚接获自己妹妹消息,说沈蓉嫣没那个心想要告白,那么他就来问问看这男人的想法好了。

「慕容琛,蓉嫣都快十八了,要告白吗?」

男人悻悻地摸上了自己的高挺鼻樑,修长的手指摸着,没有答话。

「喜欢就去告白啊!」

「你很闲?」慕容琛反问。

「挺闲的啊,别怪我没提醒你,要是蓉嫣上了大学,会有很多条件好的男人看上她,她说不定也会看上别人呢。」傅政南冷哼了一声,他要是迟迟不告白,就换别人追走她了。

这一句话一出,就马上换得他的一记眼神。

这家伙说的倒是有点道理。

沈蓉嫣快上了大学,这不就代表着有危险了吗?

这两年来,他都忍的快疯了。

有时候很想将她捏住她的下颚,豪不犹豫的吻下去。

是该告白的时候了。

29.我们交往吧 [为茞烟的礼物加更]

两人各怀有心思的回到了家。

沈蓉嫣一边想着,关于上大学能不能搬出去的事情,因为她也不能一直赖在这里,至少大学要出去好好闯蕩,独自生活才对。

慕容琛则是想,该怎么告白才好。

女人嘛,他没有追过,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才好。

一句我喜欢妳四个字,看似简单,说出来确有困难度。

慕容琛站在她的房间门口,而她也站在自己的房间门口,两人隔着一扇门,都正在犹豫着要不要打开门。

最后沈蓉嫣打开了门,这一开,一看到一个高大的男人站在自己面前,吓的往后退了几步。

美眸不禁瞪大了一些,讶异的看着他:「琛叔叔,你什么时候站在门口的,怎么都不进来?」

慕容琛只是淡淡地扫了她一眼,没有回答她的话。

「刚刚站在门口干什么?要去哪儿?」他反问她,是要去哪里,怎么一看到他就吓了一跳。

沈蓉嫣这时才想起来,自己要跟他说的话,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她坚定地看着他:「琛叔叔,我上大学后,能不能搬出去住?」

她想了一个下午了,她不能一直都待在这里。

听闻,慕容琛漆黑的眸子里闪过一丝不悦,随即闪过,他看着她,依旧温和的语气:「为什么要搬出去?」

「我不能一直给你添麻烦。」

「什么?」那双漆黑的眸子,带着微微不悦,抿紧的薄脣微微一张:「妳觉得我会麻烦?」

「我……」沈蓉嫣有些吓到,她搬出去,他这么不高兴吗?

慕容琛收了收自己的情绪,脸色飞快地转变,立马变得无比柔和,甚至勾起了薄脣:「还是妳嫌琛叔老了?不想陪我了?」

「我没有!」她怎么可能会嫌弃琛叔老……

「嫣儿,我……」

如此动听充满磁性的低沉男音,传入沈蓉嫣耳中,这种感觉,就好像他要说什么重要的事情一样……心也不禁加快,像是期待着什么一样。

慕容琛突然觉得这四个字好难开口,明明準备的情绪又卡在喉咙,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清了下嗓子:「我觉得今天天气倒是挺不错的。」

「是啊。」微微垂眸,心里倏地有了那么一丝失落感。

啊,他堂堂一个琛二爷,人人敬畏的琛二爷,居然在这个时候这么怂!

不就是个告白的动作吗,直接的告诉她,我喜欢妳,我们交往不就好了。

慕容琛,你到底是在怂什么意思的!

「我们交往吧。」

愣了几秒,沈蓉嫣的脑子里彻底乱了……

他……他说什么……

他说……我们交往吧……

这是在作梦吗……怎么可能。

见她不回答自己,男人的脸上充满了担忧和惊慌,说话的语气不由地都变得急促了起来:「妳不愿意吗?还是……妳不喜欢我?」

她应该不会不喜欢自己的才对……

听到这话,她一个劲地摇头,的脸瞬间涨红:「我……我也喜欢你!琛叔叔,我很喜欢很喜欢你!」

听到了满意的答案,方才的担心都消失了,勾起脣瓣,无比欣喜地问:「我们交往好不好?」

「好。」她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这不是在作梦吧。

琛叔叔居然跟她告白了,而且她居然也答应了。

忽然间,鼻间里钻进了一股成熟的男人气息,专属于他的,如此熟悉。

他抱住了她。

明明之前的时候也被这么抱住过,可是现在却是以交往的身分抱住,以男女之情。

慕容琛缓缓地鬆开她,眉眼一弯,慢慢的朝着她的脸前进,她的那樱桃小嘴,很想亲下去。

沈蓉嫣颤抖地眨了眨眼,随后也闭上眼睛。

忽然间,一个电话铃声打破了他们俩之间的气氛。

慕容琛在心里面狠狠的咒骂一声,谁这么不识相,居然在这种时候打电话来,但很不爽的接起了电话。

「阿琛,我上次的外套放在你家了,好像放在你家的沙发上,有看到吗?」慕容熙问。

靠,就为了这事儿打给他,破坏他的好事儿?

沈蓉嫣也有些不好意思的别过脸,想笑又笑不出来的感觉。

「乾我屁事啊,没事别打给我。」

慕容琛狠狠的挂了电话,顿时也已经没有刚刚那种气氛了。

30.晚安,我的嫣儿

今天是假日,不用上课,而沈蓉嫣因为昨天的事情都睡不着觉,一早就起来了。

换了一身休闲服,沈蓉嫣就下了楼,正巧看见慕容琛要出去。

看着他的脸,脸不禁有些红:「琛叔叔要出去吗?」

男人温情的笑了笑:「晨跑,要一起去吗?」

沈蓉嫣点点头,很快的就走去他的旁边,明明平常走在一起都没什么感觉,自从昨晚的事情之后,他们就是男女朋友的关係了。

这个男人和她差了快两颗头,并肩的走在一起,就好像是在做梦一样。

走出了家门口后,两个人也开始在街上跑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本来话就少,这一路跑的时候都没有讲话,这是让沈蓉嫣有点小失落的。

不过也托他的福,她才能够一边跑一边看到街上平常没注意仔细看过的美丽街景。

跑了近三十分钟后,她都觉得自己已经瘦十公斤下来了,天啊,从来没跑这么久过,真的是快不行了,从早起来也没喝水,现在觉得有些难受了。

沈蓉嫣蹲在路边大口喘着气,实在是跟不上慕容琛的速度啊。

本来想要就此放弃的时候,慕容琛往回头跑了过来,刚刚在跑的时候没听见后面的脚步声以及喘息,就猜着了这丫头是累了。

「上来。」

慕容琛脸不红气不喘的背对着她蹲了下来,无比酷炫的淡淡说着。

「什么?」沈蓉嫣依旧继续在大口喘着气,实在不懂他的意思。

「妳累了就别勉强,我背妳回去。」

「不用了,我可以自己慢慢……」

走回去这几个字都还没说完,然而男人的一双眸子闪过一丝不悦,冷哼:「让妳上来就上来,妳不上来咱们都别回去!」

无庸置疑的,是命令,不可抗拒的命令。

沈蓉嫣无辜的看着他,还是乖乖上去趴在他的背上。

他的背很宽阔,虽然衣服都夹杂了汗水,可是很神奇的,没有什么汗臭味。

慕容琛揹着她正要走回去的路上,这种感觉气氛都好奇妙。

「琛叔叔,我很重吧?」

「妳轻的就跟棉花一样,给我多吃点,以后给我生个白白胖胖的儿子。」

此话一出,她瞪大眼,那个角度仰视着他那俊人的侧脸,红着的脸烫的不行:「琛叔叔……就别笑话我了,我要是跟棉花一样轻,我淋湿不就和铁一样重了。」

她的话,换来了男人的一阵低笑,却是在笑她的天真。

第一次揹这个小丫头,他真的觉得不重,反而很轻。

也不知道这丫头到底有没有在吃饭,怎么摸起来感觉都没什么肉。

沈蓉嫣靠在他的肩头上,他的脚步很稳很稳,稳到都可以睡着了。

慢慢的,她闭上了眼睛,还是累的在他背上安稳的睡去了。

慕容琛回到了家后,许多佣人撞见了他背着沈蓉嫣的景象,不禁都瞪大了眼睛,他们都知道琛二爷疼沈蓉嫣,可是也没这么宠过吧。

这画面像极了情侣。

「先生,早餐……」李婶虽然心里也很讶异,却还是压抑了下来,问要不要吃早餐了。

谁知道慕容琛没有回答她,反而对她比了一个嘘的动作。

再笨的人都知道,这是要她别吵到了沈蓉嫣。

回到了她的房间,他轻轻地将她放在白洁的大床上,男人看着她那因为跑累而略微疲惫的睡颜,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抚上了她的小脸,俯身,在她脸上印下一个吻。

「晚安,我的嫣儿。」

当然沈姑娘彻底昏睡了过去,对男人的举动浑然不知情。

慕容琛宠溺的看了她最后一眼,悄悄的把门给带上。

31.深吻 [为茞烟的礼物加更]

当她再次醒来,已经是晚上了。

她迷迷糊糊的抓了抓头髮,睡眼惺忪的打了个哈欠,她不是在琛叔叔的背上吗?怎么会在自己床上?难道自己睡着了?

因为早上运动的关係,现在觉得身上黏呼呼的,在这种炎热的天气里面是最不能忍受的,想也没想就拿了套乾净的衣服去浴室里面洗澡。

果然这种天气洗个冷水澡是最舒服的,她一边洗着澡,一边哼着歌,享受着这时间的美好。

慕容琛经过了她的房间,手很不经意地打开了房门,发现沈蓉嫣已经醒来不见了,眼光又放到了浴室去,很明显的就听见了水声。

一整天都没吃东西也饿了吧,慕容琛趁她去洗澡,就走了下楼,打算让李婶去準备一碗汤麵。

洗好澡后,沈蓉嫣穿着纺纱连衣裙就走了出来,拿起吹风机要吹头髮。

她的长髮到腰,吹起来特别费劲,下次应该要去理髮厅把头髮给剪短才好。

「嫣儿,妳醒了。」慕容琛端着一碗麵走了进来。

「哦,琛叔叔怎么了吗?」

「妳饿了吧,我让李婶煮了一碗麵给妳吃。」

沈蓉嫣坐在梳妆台前,一边吹着头髮,一边说:「放桌上就行了,我待会在吃。」

慕容琛挑了个眉,把麵放在梳妆台上,又一手抢过她的吹风机,「妳吃,我替妳吹。」

又是一个无法拒绝得命令,沈蓉嫣看着他,拿起了那碗麵就开始吃着。

第一次被人吹头髮,而且还是被琛叔叔亲手吹。

这种感觉,高兴的快要死掉了。

「妳们女人头髮还真长,吹起来不会很累吗?」

「会啊,所以我都吹半乾而已,吹全乾至少要吹半小时吧。」

听闻,慕容琛的手一下停住,眼里带着一丝不悦:「妳都吹半乾?」

沈蓉嫣继续吃着麵,没有查觉到他脸上的不悦,点点头:「对啊。」

眉目微微一瞇,语气有些斥责的道:「以后不准吹半乾,懒的吹找我,我替妳吹乾!」

「为什么?」她不解的看着他。

「吹不乾会头痛!」

沈蓉嫣低头偷偷的笑,原来是担心着自己。

她的樱脣勾着,好奇问:「那琛叔叔,我能不能剪短头髮?你觉得我剪短头髮会好看吗?」

短髮?

他没见过她短髮,肯定会很好看。

男人漆黑的眸子盯着她笑的更加荡漾:「妳剪什么髮型都好看。」

两人相视一笑。

很快的,她吃完了麵,而他也替她吹完了头髮,把她头髮给梳的滑顺整齐了。

沈蓉嫣很满足的把吃完的碗放在桌上,回头看着他,却发现他也凝视着自己。

目光却停在了她那刚吃完麵条的脣瓣上,目光开始变样。

慕容琛慢慢的靠近她,慢慢地朝着她的脸过去,就再差一点……就要碰到的时候,她也闭上了眼睛,心乱跳的像是疯了一样。

没有预料的吻,他只是伸手靠近将她脸上的麵条渣给拿了起来。

戏谑的声音里,带着无限的调侃:「妳很想要我吻妳?」

「我……」

沈蓉嫣悻悻地点头,心里跟着砰砰跳起,然而下一秒,在见着她点头之后,男人毫不犹豫的将薄脣瞬间压下,朝着她的脣瓣上贴去。

这是真正的在吻她。

那温热的薄唇紧紧贴着她的唇,缓缓的,舌尖也窜进她的嘴内,和她的舌头一起交缠。

沈蓉嫣第一次被这么吻着,身体里有股电流快速窜过一样,心里只有一种想法,那就是终于和她的琛叔叔接吻了。

慕容琛吻了她许久,迟迟还是不肯有更进一步的动作。

这时才肯放开了她,两人都喘着气,有些脸红的看着对方。

「我会等妳十八岁。」

他的声音里布满着关心还有带着无限的温柔,直直地钻入她的心底。

慕容琛说完这句话,就在她的额头上烙上一吻,对她笑了笑后,拿起她吃完的碗离开了房间。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946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