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啦,我就勉强跟你当朋友”总裁文章节试读

10.好啦,我就勉强跟妳当朋友

正当她们要走的时候,教室外面却传来一片喧哗。

「老哥你放开我!」

「那妳就给我乖乖去上学别逃课!」男人有些愤怒的说着。

这个声音……她怎么觉得好像在哪听过?

接着,门就被砰一声的踹开了,教室里的人瞬间都将目光放到踹门的人身上。

「傅诗涵,妳给我滚进去上课,要是被我知道妳又有想逃学的状况,我就让人二十四小时监控妳!」傅政南冷冷的看着傅诗涵,手还捏着傅诗涵的胳膊。

「你这是妨害人身自由,我可以告你的!快放开我,你拽的我好疼。」傅诗涵不顾形象的大吼大叫着,怎么甩也甩不开傅政南的手。

「好啊,妳去告我,我看慕城有哪个律师敢接!」

傅诗涵吃痛的皱眉,瞪着傅政南:「你这个混球,你肯定和云穆白有姦情,才对女生这么动粗!」

顿时,全班都震惊的愣了一下,这个五大贵权里的傅政南居然是GAY?

连沈蓉嫣都用有色的眼光看着傅政南。

傅政南真是快疯了,在这么多人说他是GAY?他性向很正常的好吗!

「傅诗涵妳再乱说话我就抽死妳!」

他往班级上的人看一看,看到了沈蓉嫣,马上就摆出了笑容打招呼:「这么巧蓉嫣,妳也在这班级上课啊。」

沈蓉嫣微微点了点头。

傅政南紧抓着傅诗涵的手笑盈盈地道:「她是我妹,叫傅诗涵,蓉嫣啊,政南哥有事拜託妳,希望妳可以帮我顾好她。」

沈蓉嫣看了傅诗涵一眼,应道:「好的。」

站在沈蓉嫣旁边的纪小芳和许安安都快疯了,她们居然能看到五大贵权之一的傅政南,又能和他的妹妹同班,这是不是在作梦啊!

可一旁的夏薇却咬牙切齿的看着他们,沈蓉嫣还认识傅家的人?

对于名质的学生来说,五大贵权是很高攀不起的,能见到一眼都是幸运了。

傅诗涵没好气的冷哼一声,使出吃奶的力气抽出被他拽紧紧的手,连忙跑过去沈蓉嫣的身边,挤开挡在她身边的夏薇,抱着她的胳膊道:「老哥你放心吧,我会和她好好做朋友的,所以你赶紧滚蛋吧。」

被推开的夏薇偷偷瞪了傅诗涵一眼,要不是她是五大贵权家族里面的人,她肯定不会放过她的。

傅政南很无语的看着自家妹妹,这种屁孩模样,真的是万人嫌。

没理会傅诗涵,他看着沈蓉嫣说道:「蓉嫣,那就拜託妳了,我等会儿公司还有事情要先走了,要是有什么麻烦妳打电话给我。」然后从口袋里面递出一张名片给她。

上面有他的私人号码。

傅政南要走的时候,傅诗涵对他的背影做了一个鬼脸,还对他比了中指,完全毫无形象可言。

沈蓉嫣将名片收进口袋里面后,许安安她们三人马上就凑前靠近傅诗涵:「妳是傅政南的妹妹呀,长得很可爱耶!」

对于这种自己贴上来的人,傅诗涵一向都是很不屑的,她狠狠地鄙视她们:「走开,我有洁癖,我不想跟妳们当朋友。」

众人:「……」

随后她就注意到了身旁正在偷偷瞪她的夏薇,嘴角上扬,她诡笑:「怎么了同学,对我很有意见啊?不爽我就来打我啊。」

被这么当场羞辱的夏薇觉得心有不甘,但又忍辱不能说什么。

傅诗涵很满意她的反应,又对着沈蓉嫣说:「我刚刚只是为了应付我老哥才这么说的,我还不想交朋友,妳也不用听我老哥的屁话,就这样,掰掰。」

这下当场的人全都傻了眼,原来傅政南的妹妹个性是这么……惹人厌。

等到傅诗涵走了之后,纪小芳才撇着嘴抱怨:「怯,真是高傲的人!」

「傅政南的妹妹就了不起啊。」

「算了算了,还是去买吃的实在,我们走!」纪小芳看向沈蓉嫣:「去不去?」

「不去,我在教室里面就好。」

「哦,那夏薇呢?」

夏薇摇头:「我想起我还有事情,我先走了。」

「那安安我们自己去呗。」纪小芳拉着许安安的手就走了出去。

沈蓉嫣本来是想打算拿书起来预习一下的,但一个尿急,她就离开教室去厕所了。

当她走到厕所时,她不禁感叹道,连厕所都这么乾净漂亮,还有淡淡的香气呢,重点是一间厕所居然这么大,都可以放一张单人床了。

解放完毕之后,沈蓉嫣正要打开门走出去,外面却传来了一阵声音。

「五大贵权的人我可打不起。」

「拜託了,我会多给妳一点钱的,妳就假装撞她两人起争执后,趁机打起来就好了。」

这声音还挺熟悉的……是夏薇!

「那好吧,妳说她叫傅诗涵?人现在在哪?」

「好像在后栋花园那边。」

接着外面就没了声响,沈蓉嫣思考着,夏薇叫人去打傅诗涵?

这是为什么?

难道说她对傅诗涵找庄的事情很介意吗?

想都没想,沈蓉嫣就赶紧洗手后冲出厕所了,后栋的花园……!

她知道路在哪,现在就是要比那个人还要先找到傅诗涵才行。

跑了一会儿,她果然看见傅诗涵走在花园里面一边喝着饮料一边听着音乐,后面还有个人诡异地跟着她。

应该就是那个人了。

沈蓉嫣跑上去护着傅诗涵,结果那个人撞到的是沈蓉嫣不是傅诗涵。

「妳撞什么撞啊!」那个女人不悦的吼着沈蓉嫣。

傅诗涵将耳机拔下来,莫名其妙地看着那个女人。

她分明看见了是她自己撞过来的,怎么可以怪沈蓉嫣呢?

「是妳有意撞过来的,怎么反骂人?」沈蓉嫣也不甘心的回叫道。

女人不爽人没撞到,也不好回去向夏薇交代,但这个人看起来也跟傅诗涵不错,打她也是差不多意思。

扬起手,就从沈蓉嫣脸上巴了下去,很响亮的一阵声音落在她的脸上,可见力道够大够呛。

沈蓉嫣闪躲不及,脸上着实的被她捱了一巴掌,,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力气,这一巴掌扇的她不禁后退了几步还险些跌到地上去,脸上更是火辣辣的一片疼。

一旁的傅诗涵看不过去,拿起旁边的竹扫把就打了过去。

女人吃到了竹扫把上黏的树叶和夹杂的土,脸变得无比狰狞。

女人的战争就在这时候发生了,两个女人互相扭打着,最后女人抢过竹扫把,场面换成她要打傅诗涵。

「妳们在干嘛。」一道尖锐的女声响起。

顿时,三人都朝着声音方向看了过去,一名齐短髮女子穿着制服,手臂上还有着刺青,眼神充满杀气的看着眼前的人。

这名女子旁边还跟了几个女生和男生,就像是大姐头一样,显得很有架势。

傅诗涵没打算隐瞒,直接开口说道:「她先过来找庄的,我们走路走到一半就跑过来撞我们,还呛我们撞什么呢。」

女人一看到那位有刺青的人后,便马上哈腰道歉:「老大!对不起对不起,不是我要这么做的,都是夏薇指使我的。」

「我什么都还没问妳就直接说了?后栋这里是我的地盘,妳这样惹事对吗?」那位被叫老大的女人冷笑着。

「亏妳还跟我一年,脑袋好像没变通?把人给我带走!」

接着两个男人就架着那名女人走掉了,留下傅诗涵两人和那位女人。

女人看着沈蓉嫣脸上肿起来的红肿,有些歉意的说道:「抱歉,我管人不当,你们应该是小高一吧,我是名质的大姐头之一,这后栋算是我在管辖的,我是三年级的佟苓。」

话说完后,佟苓就转头走人,头也没回过了。

沈蓉嫣不顾脸上的红肿,对着傅诗涵说道:「妳有受伤吗?」

傅诗涵摇摇头,倒是看着她脸上的伤:「谢谢妳,其实妳不用多管闲事的,刚刚我就知道她一直跟着我了。」

「没关係的,妳没事就好。」

「夏薇是谁?」傅诗涵突然想了起来。

「刚刚被妳羞辱的同班女生。」

现场陷入一片尴尬,傅诗涵撇撇嘴,伸出手出来:「好啦,我就勉强跟妳当朋友,我重新自我介绍,我是傅诗涵,我很抱歉,我以为妳跟那些人一样爱贴上来。」

「我是沈蓉嫣。」她也伸出手回握住。

11.欺负我女人的下场(一)

「哦,我知道,妳是琛二爷买下来的。」傅诗涵说。

「妳怎么知道?」

「我哥可是傅政南,而我是他妹,怎么可能不知道。」傅诗涵不以为意的说着,她的消息可是很灵通的。

傅诗涵看着她脸上的红肿,关心问道:「妳不去保健室抹药吗?」

脸上的那片红肿看了很触目惊心,尤其她的皮肤又这么白净无瑕,红的可是明显,想遮也遮不住。

「不用了,待会就会消了,我们还是去上课吧。」沈蓉嫣摸着脸,虽然有点疼痛,但是她不想给人添麻烦。

到了中午要吃饭的时候,沈蓉嫣和傅诗涵一起走到了食堂,食堂就像是自助吧一样,要什么有什么,通通是都自己来。

而夏薇那三个人也刚好走了过来,所谓的冤家路窄就是这样子的,沈蓉嫣他们本想无视她们的,谁知道傅诗涵抓住她的手走了过去。

「唷,我说今天早上这几个这么巧啊,我们也要坐这儿呢,不过这座位只适合两个人坐,妳们还是滚蛋去别的地方吧。」傅诗涵脸色嚣张地说着,不屑的把托盘放在桌上,一脸拽样的坐在椅子上翘着脚。

夏薇脸色铁青地看着她,她怎么会没事?难道那个人没替她教训她吗?居然还这么嚣张地坐在这里和她们叫嚣。

其他两人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许安安看向沈蓉嫣:「蓉嫣,妳怎么会和她在一起?」

「她跟谁在一起关妳什么事,我们俩现在是朋友妳也要管?」

对于傅诗涵的讲话语气,着实让人听了实在是很不爽,沈蓉嫣也觉得有点太超过了,毕竟许安安和纪小芳是无辜的。

「诗涵,好了,我们吃饭吧。」沈蓉嫣拉开另一张椅子,对着她说。

「蓉嫣,妳的脸怎么了?」纪小芳关心的问。

听到这句话,傅诗涵更不爽了,她差点忘记找夏薇算帐了,现在倒可好了遇上了,说明了上天也给她这个教训她的机会。

「妳问的可对了,她的脸怎么了就得问妳们的好同学夏薇。」傅诗涵满脸不屑校的瞪着夏薇。

夏薇一愣,连忙否认:「不要乱说,她脸上的伤又不是我让人打的。」

果然紧张的后话都会脱口而出,傅诗涵浅浅一笑:「我什么都还没说妳就急着否认,妳这是心虚了?」

「妳……」夏薇哑口无言。

接着,傅诗涵拿起她托盘上的饮料,往她头上倒下去。

瞬间大家都愣住了,目瞪口呆的看着她们几个。

「啊——」夏薇尖叫:「妳干什么?!」

「教训妳啊,看不出来?下次妳叫人要打我之前,先看看附近有没有人吧,智障。」

夏薇倒吸一口气,难道那个人教训错人了?她教训成沈蓉嫣?脸上的伤就是她打的吗……?

那她岂不是同时得罪傅政南和慕容琛了……

被倒在头上的饮料黏黏又湿湿的,夏薇知道计谋被知道,也没那个脸继续待在这里,乾脆尖叫了一声后就跑了出去。

纪小芳和许安安也见情况不对,识相的跟着夏薇走出了食堂,不愿被人指指点点。

教训完人一番后,傅诗涵觉得心里很爽快,自顾吃起午餐起来,「心情好,这午餐也特别好吃特别香了。」

「诗涵,妳会不会太过分了?」

沈蓉嫣也开始吃起来,问道,她总觉得傅诗涵当大家的面前洗夏薇的脸,有点不太好。

傅诗涵一边嚼着嘴里的食物,一边说:「是妳太善良好不好,她都找人要打我了耶,难道我还要笑咪咪的说一起吃饭啊?」

「……」这么说好像也对。

…………

到了放学时间后,沈蓉嫣觉得脸上的红肿还是还没消退,决定戴口罩把红肿遮起来。

「蓉嫣,我先走咯,掰掰。」傅诗涵揹着书包笑着对她告别。

沈蓉嫣也高兴的挥着手和她道别,自己也走到了学校门口。

左顾右盼,没有看到那辆早上的车,陈叔不是说这个时间点会来接她的吗,怎么还没看见车和人呢?

突然喇叭声刺耳的一响,沈蓉嫣吓得往另一边一看,是慕容琛那辆银色的保时捷。

上了车后,沈蓉嫣把书包放在旁边,繫好安全带:「琛叔叔,不是陈叔要来接我吗?」

琛叔叔……陈叔……怎么听起来这么老,明明陈叔四十几岁,自己也才二十六岁而已……这样叫真的很不爽。

「不舒服?怎么戴着口罩?」慕容琛微微瞇起眸子,看着她脸上的淡蓝色口罩。

要是被琛叔叔知道她的脸是被人打的……琛叔叔一定会很生气,她还是不要给人添麻烦比较好。

「没有,脸上长了一颗痘痘。」

沈蓉嫣乾笑的抚上自己的脸,这是她第一次说谎,总觉得心里已经有罪恶感了。

不过总比被发现还好,反正她在自己涂点药等脸消就行了,不但不用被挨骂,而且还皆大欢喜呢,这样多好。

慕容琛叹了一口气,开始碎唸:「唉,果然到了这个年纪妳们女孩子都爱漂亮,才长一颗痘痘而已就要把脸给遮起来,这样多不好啊,空气闷着也不是办法,所以我说妳……」

吧啦吧啦的,沈蓉嫣无奈的看着他,她第一次听见琛叔叔这么啰嗦的样子,真的比她家老妈还会唸。

回到家后,已经是下午五点半了,这时晚餐厨师也刚準备好。

「去把书包放下来再下来吃饭。」慕容琛脱下西装外套,鬆开领结。

「我不饿。」

吃饭等于就要把口罩给拿下来,这样琛叔叔不就知道她脸上红肿的事情了吗?这可不行。

「不饿也得给我吃。」

对于这男人一开口就无法拒绝的命令,她默默地叹了一口气,只能看事办事了。

等到她把书包放好下楼后,她也洗手好了,坐在餐桌上。

慕容琛见她不拆下口罩,问道:「怎么不把口罩拿下来?」

沈蓉嫣低着头,犹豫着要不要把口罩拿下来的同时,他继续说:「只是一颗痘痘而已又不是什么。」

还不拿下来?慕容琛有些奇怪的看着她,从她一放学上车的时候就觉得很奇怪了……而且他也知道她不是那种会介意有痘痘的女生。

好奇心驱使下,慕容琛趁她还在犹豫的时候,把口罩给拿了下来。

沈蓉嫣吓了一大跳,赶紧把脸用手遮起来,可惜眼尖的慕容琛早就看见她脸上的红肿了。

一双眸子瞬间变得凌厉骇人,他盯着她脸上的那片红肿,剑眉紧紧拧起,脸色一下就紧绷了起来,充满了戾气。

「还真是好大的一颗’痘痘’啊,怎么回事!」

「我…我撞到。」沈蓉嫣弱弱地说。

撞到?一个十五岁的谎言他一下就戳破了。

撞到会这个样子?

这分明就是让人打的!

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动他的女人,找死?

他低沉沙哑的声音响了起来:「谁打的?」

见她不说话,他继续说:「妳要是不跟我说,我就派人去查,到时候我会让那个人的下场更严重。」

男人倏地拔高了音量,让沈蓉嫣的心里狠狠抖了一下,她惊吓地被迫与他对视,望着慕容琛此刻布满阴寒的脸,看的出来,他不像是在开玩笑……

「是……夏薇找的人。」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9447.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