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琛二爷是不是对人家干了什么”范本总裁文部分章节赏析

以下为《甜妻养成:大叔好霸道》第7~9章节赏析,这是总裁文大神miru的又一本新书,无论是情节构思还是大局框架都带着浓重的总裁文文风,如果有作者朋友对总裁文感兴趣,那么这本书一定是你不容错过的学习范本。

07.用嘴餵药

这肯定是错觉吧,肯定是的。

刚刚一定是心跳速率不准,凑巧……凑巧漏了一拍而已!

「妳把照片传给我。」慕容琛对着她说。

一愣,沈蓉嫣一副为什么要传给你的样子:「为什么,你不是嫌丑吗?」

「我哪有嫌丑,我只是叫妳删掉而已,快传给我,别磨蹭。」

好像是这样耶……他刚刚确实没提到丑这个字,只叫她删除而已。

沈蓉嫣将照片传给他后,两人便又回到车上去了。

「琛叔叔,谢谢你,晚餐很好吃,我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沈蓉嫣不以为意的说着,这顿餐她吃得很开心。

「好吃就好。」

慕容琛发动车子,淡淡的说道,湛黑的眸子里透露着无限的喜悦,但被他深深的隐藏了起来,总感觉喜悦是会传染的,此刻他心情也很好。

「琛叔,我未来一定会报答你的,你对我这么好,小女铭记在心,感激不尽。」

「那这丫头别学坏就是报答我了。」他低头一笑

他很想这么说,可是又怕吓到这丫头,好不容易两人可以培养感情,这要一步一步慢慢来才行,反正日久生情,他就不信这丫头对他都没感觉。

沈蓉嫣听见他的话后嘿嘿一笑,这还不简单,她怎么可能会学坏啊。

……

到了慕城最大的书店后,沈蓉嫣迫不及待的下车,跑进书店里。

她一直都很想来这间店啊,但是一直都没机会,而且这里的价格也比其他普通的书店还要贵上好几倍呢。

今天她终于见识到了。

拿了一个篮子后兴奋的晃着,首先她先到了卖原子笔的地方,拿了主要会用到的颜色水性笔,又拿了铅笔和橡皮擦,还有萤光笔。

慕容琛在一旁看着她,沉静的目光在她的脸上转着,随后又督了一眼篮子里面的东西,拿了一枝笔起来看,皱了一下眉头,她怎么尽选便宜的笔??

是怕他付不起吗?哼,他最不稀罕的就是钱了。

趁她不注意的时候,慕容琛把篮子里面的笔都拿了出来,帮她换成最贵的笔,还顺便丢了一只钢笔进去呢。

逛完了笔的部分后,沈蓉嫣走到了卖参考书的地方去,她要先买一些能够垫基础的书才行。

国语数学英语社会都要……随手拿起一本国语看,顿时脸都黑了。

靠,这写的啥是啥,连一个都看不懂,这还是人学的吗?

不愧是慕城最大最好的书店,连书也是最好的!这下她又见识到了。

「拿了就买吧,我可不希望妳上了名质后是去垫底的。」男人淡淡地开腔,依旧是如此平稳的语气。

沈蓉嫣偷偷鄙视了他一眼,她原本就不是上名质的料啊!!

见她还不动手,慕容琛亲自将参考书一本一本放在篮子里面,连不是她有兴趣学的书也都放了下去。

沈蓉嫣看了都傻眼了,这什么跟什么啊?

一大堆书放在她拿着的篮子里面,她的手要就支撑不住了,就在她快把篮子放下去的时候,慕容琛一手就将篮子给接了过来。

低沉的目光注视着她的小脸,另一只手就牵上她的小手,直直的往前走。

沈蓉嫣睁大眼睛的看着他,他……他居然牵自己的手……

琛叔叔的手很大很温暖,那节骨分明修长的手指握着她的手……

她看着他牵着她的伟岸背影,突然觉得他是她生命里的贵人……不但救了她,还对她这么好。

……

两人回到家后,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

沈蓉嫣拿着一堆书回房,心里面却很高兴呢,她把袋子里面的笔类都倒出来,正要装进去铅笔盒里面的时候,她却愣住了。

这不是她选的笔啊……她选的应该是最便宜的水性笔才对,那这些笔又是……

该不会是琛叔叔帮她换的吧……

笔又不可能会自己跑来……

叹了口气,她决定还是别纠结这个了,因为从她进来慕容家的那一刻开始,这里就没有所谓的便宜货。

洗好澡后,她决定拿起一本书开始研究着,内容只能自己解读,就算不懂意思,但看旁边的注解就清楚多了。

「嫣儿,这么认真在看书啊。」慕容琛开门进来,看见她低头努力在研究着。

沈蓉嫣点点头,想着他到底什么时候进来的,难道都不能敲门吗?

男人勾起性感的薄脣,俯身朝着她的耳边说道:「如果妳不会的问题,可以问我。」

伴随着他这低沉又靠近自己的话语,着实让她的脑袋里发出嗡的一声巨响!

接着,沈蓉嫣脸红到一个往旁边挪,一个重心不稳,从椅子摔了下来,看的男人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

天啦噜,太丢脸了,实在太丢脸了!

沈蓉嫣脸红得像一颗小苹果似的,正要爬起来的时候,肚子下面却传来一阵阵的痛楚。

「怎么,还不起来?」慕容琛不以为意,看着地上的女人说着。

顿时她的脸变得苍白,那种痛就像是身体里面的组织在打架一样,痛到快要哭出来了。

但是她知道这种痛是什么痛,无庸置疑,她的大姨妈来了!

看着地上的丫头不但不起来,脸色瞬间变得煞白起来,慕容琛有些着急地蹲下去问:「嫣儿,妳怎么了?」

「我……」

「妳流血了!」

男人将她打横抱起,发现她的下方有着血丝,他怎么都不知道这丫头这么脆弱,一摔就流血了?!

「我带妳去看医生。」

那道低沉的嗓音带着紧张、惊慌、害怕,阵阵清晰传入她的耳里。

沈蓉嫣脸上狰狞地抽紧,双手紧紧捂着肚子,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低低地发出吃痛的低吟……

当医生急忙地来到慕容家的时候,经过他的一番检查后,医生开口:「沈小姐是月事来了,但是我发现她体质蛮虚弱的,几乎每一个月都会痛成这样。」

月事?

每个月都会痛成这样?

慕容琛拧紧眉头:「那怎么办,有什么办法可以让她别那么痛?」

「这需要从体内调整的,我待会让人开几帖中药材,只要按照时间喝,之后就会缓缓地减少疼痛了,不过还有最根本的方法。」

「什么?」

“琛二爷是不是对人家干了什么”范本总裁文部分章节赏析

「等她结婚,和她的另一半同房后,这种症状就不太会发生了。」医生解释着。

结婚,同房?

她现在才十五岁而已,是要同房个屁啊?

「马上去开药材,让佣人去熬药。」慕容琛命令着,又看了一眼痛到没办法动的沈蓉嫣,顿时心理面开始疼起来了。

「好的,琛二爷。」

等到医生退下后,慕容琛烦躁地拿出手机打给许官:「去帮我买卫生棉。」

「什么?」

「卫生棉。」

另一头的许官还在讶异着为什么要买那种东西时,电话那头早就被挂掉了。

不过慕容家没有女生,有也是沈蓉嫣而已,但是他哪知道要买哪一种的啊,他又不认识卫生棉长怎样。

叹了一口气后,许官就马上去超商了。

当药熬煮好后,已经是一小时候了,佣人端着一碗中药上楼到沈蓉嫣的房里。

「先生,中药在这儿。」

「我知道了,出去吧。」慕容琛接过那碗中药,一直看着床上痛到睡着的女孩。

他轻轻吹着那碗很烫的中药,想要把它变得比较不烫一些。

「嫣……」

慕容琛本想要叫醒她,但又不忍心将她吵醒,于是自己含了一口中药,亲自用嘴餵她。

他轻轻的吻住她的唇瓣,小心翼翼的将自己里面的中药一点点的传入她的口中,沈蓉嫣觉得嘴里怎么有股很苦的中药味,但是又不想醒来,以为是在作梦,便有一点点的吞下去。

餵完了最后一口后,就像是上瘾一样,慕容琛捨不得离开她的唇,更深一步的用舌尖去触碰她,而沈蓉嫣作梦梦见自己在吸东西,便也开始回应着他。

但是不对啊……怎么有这么真实的梦呢……

沈蓉嫣缓缓的睁开眼睛,却看见一个放大的脸正在低头吻着自己,那个人没有别人,是慕容琛。

睁大了不可置信的双眼,下意识又快速地闭上眼睛,心里像是有火在烧一样,不解的问题也一直窜出来。

琛叔叔为什么要吻自己!?

为什么?

这一定是梦……对,她还在作梦……

就当她这么安慰自己的同时,慕容琛终于停了下来,深情地看着她的脸蛋,差一点就擦枪走火了……

不得不承认,这个丫头身上的吸引力很大……

看了沈蓉嫣最后一眼后,慕容琛才缓缓的离开房间,留下装睡的沈蓉嫣。

她躺在床上,听见关门的声音后,才又睁开了眼睛,脸红得像番茄一样……

她的初吻……被琛叔叔夺走了。

08.琛二爷是不是对人家干了什么

脑子里一片空白,想起刚刚的画面,那个瞬间,脸红的跟苹果一样。

她伸出手,缓缓地摸上自己的唇瓣……这是刚刚琛叔叔吻过她的地方……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还是说,这是场梦……?

不过这个梦也太真实了吧。

虽然很想说服自己一切都是梦,可是刚刚的触感却是很真实的,有点柔软,又温暖湿润……

天啦,耳根子都跟着发烫,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琛叔叔了!

沈蓉嫣决定继续闭上眼睛脑袋放空睡觉,可是她要怎么脑袋放空,脑海裏面一直想着刚刚的画面ˋ啊!

…………

一早,沈蓉嫣是自然醒的。

不,应该说整晚都没什么睡,对于一个十五岁的少女来说,这种事情是青涩的,她根本什么都不懂,更何况是亲吻这种事。

为什么要吻她?

难道他喜欢她吗?

可是他们年纪差距了十岁有……不可能的吧。

烦躁的揉了揉头髮,沈蓉嫣洗漱换衣后就下了楼。

慕容琛坐在沙发上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看着报纸,就好像真的有父亲的架势一样。

「嫣儿,肚子还疼不?」

「不……不太疼了。」沈蓉嫣站在一旁,摸摸自己的腹部下方。

慕容琛睨了一眼她,淡淡的开腔:「站那么远做什么,过来。」

这么平稳的口气,彷彿昨天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难道只有她这么纠结昨天的事情吗?

沈蓉嫣远远站在那儿,一双眼布满惊慌和尴尬在那转着。

她缓缓地走向他,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

「把这碗药给喝了,妳就不大会疼了。」

沈蓉嫣看着眼前的那碗中药,听话的拿起来喝下去,不过奇怪的是……这碗中药味道怎么像昨晚她做梦……

天啊……

该不会昨晚……是琛叔叔亲自餵她药的吧……

她还想说为什么要吻她呢……这样谜题不就解决了吗。

「怎么回事,睡觉睡到顶出两个黑眼圈?」

充满磁性的声音带着嘲笑在她耳畔一阵阵迴荡,沈蓉嫣愣了一下,她怎么可能会说因为她想不透为什么他要吻她而睡不着呢。

这样琛叔叔会看不起她的。

「我……昨天睡不太着……」

慕容琛点点头,看了她听话的把那碗中药给喝完,他很满意,放下报纸,淡淡说道:「过来。」

沈蓉嫣缓缓地走过去,站在他面前,她彷彿就是任人宰割的小羊一样,乖乖地看着他。

下一秒的举动,却是让沈蓉嫣睁大了眼睛,他居然伸出手揉着自己的腹部。

「还疼吗?」

他的声音里布满着关心和温柔,这声音直直地钻入她的心底,钻得她心乱如麻,沈蓉嫣站在那儿,脸又不禁开始红了起来。

「我……我……」

沈蓉嫣羞的说不出话来,只好转过身,落荒而逃。

才刚走进来的慕容熙撞见这个小丫头用跑的上楼,便问道:「她怎么了?」

「我怎么知道,跑了。」慕容琛一脸黑样,没好气的说着,他就是关心她而已,有这么吓人吗?

「琛二爷是不是对人家干什么?」

慕容熙挑着眉,一屁股就坐在沙发上,拿起桌上刚刚慕容琛喝到一半的咖啡起来喝。

「我什么都没干。」慕容琛冷哼。

「阿琛啊,你可不要对国家幼苗下手。」这句话,是在提醒他。

「我看起来像是恋童癖吗?饥渴到未成年都要?」

「那可不一定呢,知人知面不知心,当初姊姊我可是介绍了好多的大家闺秀给你呢,结果呢?你连看都不看一眼,还叫人家通通滚蛋,每个都跑来找我哭诉呢,我还以为是你性向有问题,不过上次看见这个女孩,我就知道你性向正常了。」慕容熙瘫了摊手,表示无奈。

当初可是怕慕容琛找不到好的对象,她可是很尽责的介绍很多名媛千金小姐给他认识一下呢,说不定十个里面就有一个他看得上眼的。

谁会料到他居然通通都把人给轰了出来,真的是一点都不怜香惜玉呢。

慕容琛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妳介绍给我的确定都正常吗?不是浓妆艳抹就是穿的很像去卖茶一样,妳觉得我会喜欢?」

「原来你喜欢清纯的啊。」

双眼一眯,他脣角勾起嘲讽地说:「慕容熙,妳有时间关心我的事情,还不如去相亲找个好对象嫁了,都快过三十了妳还不嫁,我看到时候谁敢要妳!」

闻言,慕容熙不禁恼火起来了,不悦皱眉:「你这人怎么就不懂得礼貌叫我姊姊啊,哼,我这是不想嫁,不然以我这美貌谁会不想娶我?」

「妳现在都成剩女了,人家肯挑妳就不错了,老处女!」

老处女?

太伤人的心了!

她凶狠的瞪向他,怒吼:「你才老处男老光棍臭鲁蛇!」

慕容琛:「……」

整理下自己的情绪后,慕容熙才摸了一把鼻子,从包里面拿出几张纸出来丢在桌上。

「我今天不是来找你斗嘴的,这是入学通知单的重要事项,再过一个礼拜就开学了,还有这个是容嫣的班级名单,因为她的身分比较特殊,所以我也和学校的校长老师打过招呼了,他们都会好好照顾容嫣的。」

慕容琛点点头:「嗯。」

这下慕容熙又不爽了,劈头就骂:「这你的事情为什么都要丢给我处理?到底是我养她还是你养她啊,你能不能有点监护人的样子啊!」

「我交给妳是因为我怕妳太无聊,还有名质学校的校长不是对妳很有意思吗?妳去比我去还有说服力。」

「哈?校长?你知道那校长几岁了吗?今年都快五十了,要不是我姓慕容,我肯定被他逼着去做小三,真够噁心的!」慕容熙只要一想起来那校长的长相和眼神,她就恨不得拿剪刀把他的双眼挖出来。

慕容琛耸耸肩,淡淡地看着她。

「算了我不和你这种没血没泪又单身二十六年的老处男讲话了,我去找容嫣去了。」

走上楼之前,慕容熙还不忘对他比了中指,还巴一下他的头才爽快的上楼去。

「容嫣,我进来啰。」慕容熙敲敲门。

「好。」

进去后,她看见沈蓉嫣正在认真地看着书,便上前说道:「怎么这么认真,别看了。」

「熙姊姊,不行的,要上学了我得赶上进度才行。」

嘟了嘟嘴,慕容熙抽去她桌上的书和笔,笑盈盈道:「手机借我。」

沈蓉嫣无奈的将手机交给她。

过不一会儿后,慕容熙就将手机给还她了。

「这是我的号码,有事情没事情都可以打给我,对了,我刚替妳下载部落格和微信,我还替妳创个号了,里面好友有我。」

沈蓉嫣乾笑着接过手机,难道这姊弟俩个性都是一个样,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吗?

09.富家女的比较 (为Sherry Wang的礼物加更)

从今天开始沈蓉嫣就要开始上学了,说实在的,她有点小兴奋呢。

毕竟贵族学校总是很多一般人的憧憬,当然她也不例外,不过能够唸上这所学校,感觉就像是做梦一样,不可思议。

换好制服背上书包后,她还特地扎了一个高马尾,整个人看起来有精神多了。

下楼后,慕容琛眼睛一直放在她的身上,不停地打量她全身上下。

「这裙子原本就这么短的?」慕容琛不悦的看着她,好像要把她整个人看透一样。

「没有,这是熙姊姊说太长很难看,请人帮我改的。」沈蓉嫣解释着。

靠!又是慕容熙,该死的女人。

「许官。」

「是的先生,有什么吩咐?」许官恭敬的低下头问。

慕容琛黑着脸沉声道:「去买小姐的制服裙子,不得改!」

沈蓉嫣:「……」

这裙子会很短吗……其实看久也觉得还好而已吧。

沈蓉嫣坐在椅子上专心的吃着早餐喝着牛奶,突然一个高大身影站在她背后,伸出魔手将她头髮上的髮圈给拉了下来,一头好不容易扎起来的长髮仙女散花似的披在背上。

她莫名其妙的皱着眉头扭头看向慕容琛:「琛叔叔,怎么了吗?」

「不准绑头髮,头髮放下来……比较好看。」

比较好看?还有人这样的吗?

吃完早餐后,慕容琛又突然往她手上塞了一张黑卡和一叠钞票,让沈蓉嫣吓得差点把东西丢在地上。

「琛叔叔,你干嘛呢,我不用那么多钱的!」天啦噜,这应该是她这辈子看到最多钱的一次了,更何况她只是去上学而已,怎么搞成是要去购物一样。

「妳是顶着慕容家的身分去上学,不用也得用,给慕容家做点面子!不花也得给我加减花。」

对于男人的强势霸道……浑身自带的强大气场,配上他那番话,立马让她没有说话的余地。

沈蓉嫣撇了撇嘴,把那些钱跟卡放进书包里面后,就跑去门口穿鞋子了。

「这是以后会接妳上下学的司机,叫陈叔就行了。」慕容琛对着沈蓉嫣说道。

接送她上学的是陈叔,配上一台黑色的麦巴赫。

「陈叔早上好。」沈蓉嫣有礼貌的点头着。

「沈小姐早上好。」陈叔笑咪咪地回应她。

陈叔默默地在心里面鬆了一口气,原本还以为会是个跟慕容家一样难搞的人,还好看起来很乖很有礼貌,暂时可以鬆懈了。

等沈蓉嫣上了车以后,慕容琛也上了自己的车,让许官开车。

他手上还拿着一条黑色的髮圈,还不忘拿在手上把玩着,这是沈蓉嫣刚刚扎在头髮上的髮圈……

其实刚刚他是骗她的,她把头髮扎起来的时候,很可爱,他不想让别人看见那副清纯可爱的模样。

下一秒,慕容琛把髮圈放往自己的鼻子前闻,闻着髮圈上的味道,是沈蓉嫣头髮上的味道。

这髮香味好香啊……

在开车的许官看向后照镜的慕容琛,这副举动让许官都不禁打了个寒颤……不知道为什么,这动作有点变态……

清了清嗓子,许官小心翼翼的问道:「Boss,您在干嘛……」

美好的想像就在这时候瞬间破灭了,慕容琛僵持了一下,随后恢复状态,他冷眼地看向窗外:「没什么。」

慕容琛没有想到,他会不自主的去闻髮圈……难道,他真的是恋童癖吗?

脸一沉,盯着他那有点在憋笑的脸,警告着:「刚才的事情,不准说出去。」

…………

陈叔将将车停在学校门口后,便对着她说:「小姐,放学我一样在这里接您。」

「好的,谢谢陈叔,辛苦你了。」沈蓉嫣很有礼貌地对他点头道谢,随后就揹着书包走下车了。

她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四周,发现贵族学校果然名不虚传,每个学生搭乘的车看起来都是名车呢……

吸了一口气,沈蓉嫣在心里面默默对自己加油打气,今天是上学的第一天,她要加油一点。

熙姊姊说她是A班的,这名质果然大,大到她差点迷路,好在有清楚的指标方式,否则她可能就真的会迷路了。

到了A班后,沈蓉嫣默默的走进教室里面,发现这班级里面已经有一些人已经开始打闹聊天了。

随便找了个空位就坐下,鼓起勇气,她还是决定主动和人打招呼,看了一眼旁边正在聊天的两三个女生,她微笑着:「妳们好,我可以跟妳们做朋友吗?」

三个女生先是看了她一眼,随后礼貌地笑着:「当然行。」

「我叫做沈蓉嫣。」

「我叫夏薇。」

「我是纪小芳。」

「我是许安安。」

三个女生也向沈蓉嫣介绍自己的名字。

突然夏薇说道:「妳姓沈啊,妳爸爸是在干什么的啊?像我姓夏,我爸是在政府当官员,很好认的。」

「我爸啊……」沈蓉嫣顿了一下,但还是说道:「我爸妈去世了。」

三人面面相觑:「抱歉,我们并不知道。」

「那妳是被爷爷奶奶养啰?」

「也不是,我是被慕容家的人收养的。」沈蓉嫣咬着唇说着。

慕容家?

三人又互相看了一眼她,睁大眼睛的问:「妳是说那个慕城最大的慕容家?琛二爷?」

沈蓉嫣不以为意,点点头的回应。

夏薇面有难色的看着她,没想到之前就听闻慕容家的琛二爷领养了一个女孩,没想到居然就是她。

「那就是说之前的传闻是真的啰?我还以为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我居然跟琛二爷领养的女孩同班,太不可思议了!」许安安兴奋的说着

「慕容家的人我们也只是听过没看过,不过据说琛二爷长得很帅,是真的吗?」纪小芳好奇的问。

沈蓉嫣想了一下,想起手机里面有他们的合照:「我有照片,妳们要看吗?」

「要要要,当然要!」两人好奇的瞪大眼睛。

接着,沈蓉嫣拿出手机,滑到有照片的地方递给她们看。

「我的天啊,太帅了吧,这笑容好可爱。」

听见许安安这么说,夏薇也拿过她的手机仔细看着,照片上的男人亲密地搂着她的肩,笑的也很可爱,这就是传说中的琛二爷?

她听过很多传言,琛二爷是个不近女色的男人,手段也十分阴险……

她夏薇崇拜已久的男人,居然会收养这种普通的女孩?

这是为什么?

「先别说这个了,我肚子好饿啊,今天都还没吃早餐呢,咱们去福利社看看吧?我爸今天给我好几千呢。」纪小芳摸摸肚子,又从包里拿出几张钞票炫耀着。

「那算什么啊,我爸给我一张卡呢!」

夏薇被这两人的话拉回现实,她笑笑地看着他们两个,从包里面拿出了钞票和卡,笑盈盈地道:「妳们两个都弱了,我有卡和钱呢,今天姊请客!」

「天啊,夏薇妳爸对妳真好!」纪小芳羡慕的说着。

「就是就是。」许安安也羡慕的看向她,随后又将目光转向沈蓉嫣:「蓉嫣妳呢?琛二爷是最有钱的,他给妳的一定很多吧?」

「没有。」

沈蓉嫣实在不想和她们做这种无聊的比较,而且这有什么好比较的啊。

「骗人,在哪?书包吗?」许安安撇了嘴,然后一把就抢走沈蓉嫣的书包看,结果她从书包里拿出了一叠钞票和一张黑卡:「My God!这叠钞票至少有二十万吧,还有这黑卡我是这辈子看见呢!」

「琛二爷对妳真好,黑卡可是无限刷的呢……妳才是最有钱的呢,好羡慕啊……」纪小芳羡慕的拿起那张黑卡。

黑卡可是多少人想拥有的啊……

没想到居然出现在沈蓉嫣身上。

夏薇脸色明显的黯然了很多,她勉强的笑着:「我们赶紧走吧。」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9441.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