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勿在粉丝狂欢中迷失

在传统文学不温不火的今天,网络文学则呈现出产销两旺,“钱景”可观之势。据相关权威部门统计,2018年我国网络文学用户已突破四亿大关。而从近期阅文集团发布的业绩报告和网络文学报告来看,截至2018年底,仅在阅文内容平台上一年新增作品数量达80万部,新增字数为443亿字;2018年该集团实现总营收50.38亿元,同比增长23%,全年经营利润达11.15亿元,同比增长81.4%。

是什么促使网络文学乘风飞扬,一路撒欢?很重要的一个因素是数量庞大的粉丝,尤其是年轻的忠实拥趸。诚若阅文集团发布的《2018网络文学发展报告》中指出的,曾被预测为全球最大消费群体的Z世代(95后)用户,正在加速占领网络文学领域。Z世代用户规模同比上年提升20%,付费用户规模同比提升近15%。

这些年轻粉丝群占领网络文学领域后,两个方面的表现甚为突出,一是更喜欢集体吐槽。2017年阅文尝试在网文的每一章节后推出“本章说”,类似于吐槽功能,结果发现读者对于作品的感触和追随感也越来越强,甚至有盗版用户由于想吐槽没有伙伴,从而转为正版用户。二是热衷于大手笔打赏。某网络写手对此深有感触,据其介绍,不少读者为了助她的作品冲榜,给一部作品花上千元打赏并不少见,“后来我一再和他们说,没有必要这样做,他们才罢手。”

年轻粉丝在网络文学消费中表现出的上述新特点,不免令人喜忧参半。喜的是,因了年轻粉丝追捧正版,依规付费阅读,使得曾经几为痼疾的网络盗版侵权行为,以及过去那种总想着享受“免费午餐”的网络文学消费心理正自趋于改变;忧的是,年轻粉丝们集聚起来,共同守卫他们喜欢的作者及其作品,会否沦为一场盲目的群体狂欢,会否助推着网络文学越来越偏离发展正轨?

笑星潘长江最近遇到了一件苦恼事,他因在一档综艺节目中表示不认识某位流量明星,其微博即被该流量明星的一众粉丝围攻。像这种动不动就撒泼打滚、恶语伤人的情况,实为当下粉丝文化中不容忽视的一大现象。网络文学消费中虽不至于有如此极端的粉丝表现,然而,基于共同爱好、共同价值认可、共同偶像而汇集起来的网络文学粉丝群体,他们在越来越强的社群心理诉求支配下,却可能在彼此影响中固化自我认知,继而如一只只将头深埋进沙堆里的驼鸟,不愿意接受有意义、有价值的文学供给与消费形态的改变,甚或对与自己文学价值理念不符的作者及其作品,对这些作品的追崇者嗤之一鼻、群起攻之,这样,也就在不自觉中封堵了这些网络文学粉丝提升个人文学消费素养的路子。

尤其令人忧虑的是,网络文学粉丝们的喜好已在很大程度上左右着网络文学从业者的行动。“难过的时候,心里是酸。奶奶说,吃颗糖心里就变甜了。”“大神级”网络作者吉祥夜已写作十余年,她表示,现在的小孩喜欢这样的话,她就要选择用年轻的方式来表达。吉祥夜目前正在连载作品《粟先生的恋爱调查报告》,这部作品原本叫《如果你也记得我》,“我们早年写作的都有文艺情怀,我们喜欢这类名字,可编辑说,《如果你也记得我》这个名字没有特点,不符合现在年轻人的口味。”最后想来想去,书名改成了《粟先生的恋爱调查报告》。如果说,类似这样投粉丝所好的写作尚无伤大雅的话,那么,为满足年轻粉丝对于精神、自我、个性诉求的追崇而挖空心思塑造一些离经叛道的角色,铺陈一些古怪稀奇的情节,设计一些匪夷所思的对白,等等,则在一再拉低网络文学的创作底线,使网络文学与作者、读者在诞妄不经中共赴迷途。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网络文学成为很多代表、委员及网友共同关心的一个话题。中国作家协会网络文学中心主任何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网络文学目前在世界范围内独树一帜的局面来之不易,但“三俗”问题、“三观”不正问题始终是影响网络文学进一步高质量发展的毒瘤,需要通过有效的规范、管理、引导予以清除。促进网络文学的精品化创作,固然需要职能部门多做工作,但至为重要的,离不开网络文学作者从更高层次上自觉要求自己,离不开广大粉丝有意识地保持一种开放的欣赏心态,只有他们各自不断向前,相互激励,网络文学才会花开更艳,蝶舞翩跹。

来源:青海日报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9356.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