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文集团去年经营利润达11亿元,在线阅读行业天花板已现

记者 |陈菲遐

编辑 |王立峰WLF

1

3月18日,阅文集团(0772.HK)公布2018全年业绩,业绩报告显示,阅文集团2018年实现总营收50.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3%,全年经营利润达11.15亿元人民币,较去年同期增长81.4%。

将2018年定义为阅文集团的变革之年,丝毫不为过。对于阅文的关注点,不应该只局限在收入以及利润的增长。拨开盈利增长的背后,是上市后腾讯的抽手,以及阅文集团的自救。而在这背后,更加验证了中国在线阅读行业的天花板,已然出现。

这并非危言耸听。从财报中的一个小小变化,就能初见端倪。

这个变化就是披露收入分类的改变。

在2018年前,作为国内在线阅读的领军者,阅文集团的收入分为在线阅读、版权运营以及纸质图书三块内容。而这无一不表达出阅文集团的“专注”,专注的内容,自然是阅读,这正是阅文集团IPO时最大的卖点。

但是2018年,仅仅上市后的第一个完整的年度,这个卖点可能已经出现了变化。年报中解释,自2018年起,阅文集团收入明细的披露改为两部分业务来进行公告:在线业务、版权运营及其他。其中,在线业务部分由在线付费阅读、网络广告、分销的第三方网络游戏构成,版权运营由制作发行电视剧、网络剧、动漫、版权改编权、运营网络游戏以及销售纸质图书构成。变更后的收入明细,大大弱化了在线阅读的地位。

这一简单披露变化的背后,蕴藏着阅文集团战略变化。这意味着,阅文集团将不仅仅再是一个简单的在线阅读的公司。或者更直白的说,在线阅读已经支撑不起阅文集团如今接近360亿的市值。虽然市值一度达到过1120亿元。

这一点可以从在线业务收入以及毛利的变化中看出端倪。

根据更新后的数据披露,在线业务具体再细分为自有平台产品、腾讯产品自营渠道、第三方平台三部分。由于2017年以前的披露条目不一致,因此无法追溯比较2016年,因此以下数据仅比较2017年以及2018年。

阅文集团去年经营利润达11亿元,在线阅读行业天花板已现

总体而言,在线业务收入由2017年的34.9亿元,增长到了38.27亿元,同比增长了9.7%。其中自有平台业务和腾讯产品自营渠道是主要方式。但是2018年一个十分重要的变化出现了,一直给与阅文集团极大帮助的股东腾讯集团,开始出现了撤力。具体来看,腾讯产品自营渠道的收入从2017年的10.81亿元,下滑至了2018年的9.51亿元,同比下降了12%。这个下滑,对于阅文集团来说,意义不同一般。

年报解释称,由于腾讯产品改变其用户分配策略,较少推广在线阅读内容,加之自有平台用户的重叠,导致了腾讯渠道收入的下降。讽刺的是,阅文集团在招股文件中强调:“我们能够独立于腾讯集团分销文学内容。”现在确实是独立了,却是基于腾讯撤力的基础上。

收入下滑的背后自然是月付费用户的下降,这是第二个重要的下滑数据。这个数据背后的意义更加可怕。

阅文集团去年经营利润达11亿元,在线阅读行业天花板已现

根据年报数据披露,阅文集团平均月活用户(MAU)从1.91亿人,上升到了2.13亿人,但同时,月付费用户却从1110万人,下降到了1080万人,进而付费比率也从5.8%下降至了5.1%。熟悉互联网公司的一定了解,互联网的MAU、电商的GMV,是运营者们最为看中的两个指标,这两个指标直接决定了“大饼”的面积。

另外,2017年前对于纸质书更加详细的数据也不再披露,更是被边缘的分配到了“其他”中。不难推测,阅文正在弱化对于纸质书的重视。阅文集团旗下有中智博文、华文天下、聚石文华、榕树下等图书出版及数字发行品牌并通过网络书店、连锁店及批发商销售自家制作的纸质图书,原本这是这是对版权价值的第三次挖掘,但是目前来看,纸质书正在被“砍掉”。

腾讯渠道的撤力,以及平均付费用户的下降,都证明了一点,阅文集团的在线阅读业务正在萎缩,而线下纸质书也不知所踪,阅读这一大板块的天花板已然出现。

从收入以及利润的贡献上,也可验证这一点。

2018年,在线业务以及版权运营的合计毛利为25.57亿元,相较2017年20.75亿元,增速为23%。这块接近4.8亿元的毛利增加,来源却并非是在线业务,而是新兴出现的版权运营。毛利贡献数据显示,在线运营的毛利贡献,从2017年的91%,下降至了83%。

阅文集团去年经营利润达11亿元,在线阅读行业天花板已现

版权运营作为利润增速的贡献者,背后是2018年阅文集团155亿元巨额收购的新丽传媒,而这也关系到阅文集团的转型。

2018年8月13日,阅文集团宣布拟以不超过155亿元的价格,收购新丽传媒100%股权。虽然消息传出后,阅文集团股价应声下跌。但是目前来看,版权改编以及运营却是阅文集团未来重要的发展方向,或者是不得不发展的方向。

虽然对价155亿元,但实际上阅文集团真金白银的付出却只是个零头。根据公告,该笔收购将以现金与新股相结合的方式进行结算。其中,阅文集团将向腾讯支付的对价为52.9亿元,结算方式为股份,交易后腾讯对阅文集团的持股比例上升至54.34%。新丽传媒管理层卖方持股则要价102.1亿元,以50%现金及50%股份结算。因此,真实的现金支出也仅为51亿元左右。

同时,在收购公告发布后,阅文集团的全资子公司上海阅霆与腾讯签订了一系列协议,包括发行合作协议、版权采购协议以及委托拍摄制作协议等,虽说协议签订的对象是上海阅霆,但桩桩件件都直指刚刚被收购的新丽传媒。

根据发行合作协议,阅文已同意将电视剧、网络剧、电影及动画片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及放映权授予腾讯,2018-2020年3年之内,腾讯需要向阅文分别支付14亿、21亿以及23亿元,共计58亿元的授权费用。阅文集团向腾讯支付的收购新丽传媒的对价,也已经收回。

虽然如今的股价相比支付新丽传媒而发行的股价42.35元/股而言,已经出现了折价。但是这作为阅文集团转战场从而继续抬高天花板这一重要使命而言,显得微不足道。

新丽传媒正是阅文集团抬高天花板的重要手段。

相比在线业务56%的毛利率,版权运营的毛利率虽然仅为36%,但是其天花板远未出现。目前阅文集团的月活人数已经超过2亿人,虽然作为精神食粮,这一用户数还有空间,对比拼多多的2亿用户以及京东的3亿用户,阅文的这个用户数已经达到瓶颈了。另外付费率的衰退也证明了这一点。

但是影视剧的版权收入却没有上限。

阅文集团联席CEO梁晓东表示,“收购新丽对阅文来说是一个能将自身内容实力向下游延展的稀缺机会,使阅文能够进一步深入IP价值链,优化为作家和用户提供的服务。我们相信此次联合将为阅文股东创造重要的长期战略价值。”换而言之,如今的阅文集团,正在转而探索新型的IP变现方式,进入了收割期。

业绩报告披露,2018年阅文集团授权130余部网络文学作品改编为影视、游戏、动画、漫画等娱乐形式,联合投资的数部网络剧和电视剧相继推出,包括《扶摇》、《你和我的倾城时光》等。

另外在收购时,新丽传媒承诺2018-2020年连续三年的净利不低于5亿、7亿和9亿共计21亿元。从年报披露来看,新丽传媒2018年实现盈利11.87亿元,完成了业绩承诺。

发布了这份年报的阅文传媒,道出了转换战场的真实目的。目前来看,由于新丽传媒刚刚并表,业绩还颇为亮眼,增速也较为明显。阅文集团的天花板已经被抬高,它现在所等待的,无非是市场再次吹响号角。毕竟如今的股价与最高点比,已经跌去了60%。

来源: 娱乐大吐槽君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9189.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