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女作家在杭州 这群宅女颠覆了你对作家的想象

妇联是干什么的?

要问现在的小姑娘,大抵只能得到两个答案——三八妇女节带着女同胞搞活动的、遇到家暴能去求助的。

“成见,绝对是成见。”90后杭州姑娘祝敏绮极力否认。

其实,她以前对“妇联”也没概念,隐约的印象是:“组织一些短途旅行?”

对于读网络文学的读者来说,或许报出祝敏绮的笔名你一定更熟:疯丢子,代表作有《百年家书》《颤抖吧!ET》《同学两亿岁》。她是个以科幻和战争题材闻名的网络作家,同时也是杭州中国网络作家村的村民。

现在,疯丢子多了一个身份——中国网络作家村妇联主席。

感想:与其说同行,不如说同类

近日,中国网络作家村召开第一次妇女代表大会,选举产生了第一届妇联执委班子,中国网络作家村妇联正式成立。妇代会共推选出13名网络作家妇女代表,根据网络作家群体的特点,首次采用远程网络投票选举的方式——疯丢子当选首届妇联主席,魅冬担任副主席。

前几天,我们走进中国网络作家村,找了三位女村民聊一聊。

网络作家这个职业,平均年龄较低,听起来充满了自由和不确定性。

这回,突然有了妇联,村里的女作家第一反应都有点“不知所措”。但听了介绍后,大家很快有了“娘家人”的安全感。

疯丢子坦言,虽然最近被不少认识的男作家恭喜“进入妇女行列”,“我觉得他们是暗戳戳地在羡慕,没有说出来而已,哼。”

中国网络作家村汇聚了来自全国各地100多位网络作家,其中,女性近40位。大家最常见面的理由是村里组织活动,活动结束后出去看个电影吃个饭。除此之外,还有春秋各一次的固定外出,“到杭州周边的民宿住一晚,逛一逛,吃吃喝喝玩玩,或者约到一个茶室玩桌游。”疯丢子说。

青春作家、编剧王巧琳补充了前因,让这些网络女作家们的聚会落了更多烟火气:“我们名义上说约出来一起码字,当然也确实会聊一些脑洞上的话题,相互提供素材,但最后基本上都会被闲聊、喝茶、八卦、游戏给替代……”

听上去有点像职场同事的周末小聚,但其实,网络女作家之间的感情很特殊,若是定义成同行,就太简单粗暴了。

疯丢子是在加入网络作协之后才开始大量结交线下的作家朋友的,她把活动现场形容为“宅女聚会”,每个角落都兴奋地充斥着“你也喜欢这个?”的疑问句式。“很惊奇,没想到有这么多跟我一样的人,大家都很像,比如脑洞都很大,都有点社交恐惧症。”

“社恐”见“社恐”,惺惺相惜的气氛几乎要冲出来将对方密封。所以,与其说同行,不如说她们是同类。再者,大家没有共同的老板,也就不存在竞争,“比起同事,我们的关系更纯粹。”最后,疯丢子总结出三个字,“小伙伴。”而且,因为性格上是同类,且爱好相近,消费、旅游的各种观念也都搭得上,网络女作家便输出了另一种相处模式:玩伴。

疯丢子和王巧琳其实刚从新西兰旅游回来,两人是第一次一起旅行,在时值冬季的南半球待了半个月,友谊的小船不仅没翻,她们还觉着以后可以继续搭伴。

此类的默契不仅发生在旅途中,成家的网络女作家们坐下来聊聊家长里短,也能达到给彼此充电的效果。

女性现实主义题材代表作家蒋离子表示,自己就更愿意和网络女作家聊天,“大家的工作性质都一样,工作和生活在很多时候又都是相通的,所以我们互相很理解。甚至,我们都可能会在创作的时候忽略另一半,哈哈哈。”

打算:把她们拖出来松松筋骨

中国网络作家村妇联的成立,填补了我国在互联网作家领域妇联组织的空白。

很多人都好奇——这个想法是怎么来的?

杭州市妇联相关负责人表示,网络女作家属于四新领域(新领域、新业态、新阶层、新群体)女性,她们也有寻找“娘家人”的现实需要。

“娘家人”该怎么定义?

疯丢子的理解很有趣:“让女作家产生‘比男作家多一个保障’的优越感吧。类似,我遇到这种情况还能找妇联,你们男的就没有!你们只能找法院!严肃一点说,我们称之为安全感。”

提供保障只是妇联的一部分功能,对网络女作家而言,这不仅仅是个可以依靠的家,更是一个多样化的发展平台,根据网络女作家的个性化需求,中国网络作家村妇联将提供“私人定制”服务。

作为主席,疯丢子太知道大家的“个性化需求”是什么了。

“女作家实在太宅了。”她说,如果按以前理解,以为妇联是个处理家暴的地方,她绝对不希望小伙伴们有这方面需求。“但现在加入后发现,妇联还是有很多比较好的平台,像女企业家协会、健康讲堂、兴趣课堂等。其实网络女作家在收入上都比较优秀了,那么妇联应该给她们接触更多优秀女性的机会,让她们知道自己还有更多的发展空间,而不是局限于作家,局限于键盘。”

作为“娘家人”的成员,她接下来的主要目标就是让网络女作家“走出去”。

比如,多推荐网络女作家们出席各行各业的活动,认识认识外面的世界,增加写作素材。而对于她们的生活的关注,疯丢子的计划看起来简单:“希望能把她们拖出来松快松快筋骨,可能把玩桌游改成一边爬山一边桌游吧。”同为宅女,她深知让大家运动是件多困难的事,带着90后的稚嫩语气感叹:“如果做到了,那我真的会觉得自己是个优秀的妇联主席。”

显然,这个嚷嚷着自己还是个少女的姑娘,心理上已经完成了“要为妇女工作”的转变。

“有些前辈,经常为网络作家的生存环境发声,我们的社会地位也真的因此而提高。像管平潮,他是我很尊敬的一位作家,平时我有很多事都会和他商量,向他咨询。现在他是政协委员,更常来问我们有什么想说的、想提的,即使最后不一定会成功,至少我们多了一个集体发声的渠道——我们确实是能够做点什么了。”

在此之前,疯丢子一直扮演着在后方加油鼓劲、摇旗呐喊的角色,享受着前辈们顶着风浪争取来的既得成果,她心里隐隐有股热血的劲头——“我是不是也应该做点什么。”

不同于普通的妇联组织,中国网络作家村妇联基于互联网,没有地域性。小伙伴们来自五湖四海,她们用“网络”的方式,勾连出一页羁绊。

来源:钱江晚报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8609.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