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黄打非和税改行动下,中国网络文学将何去何从?

最近一段时间,网文界大事不断。从全国“扫黄打非”办开展专项行动关停网络文学网站到税法新一次修改提案将稿酬纳入综合征税范围被热议,网文界经历着一次又一次的“暴风雨”。不管是对网文网站、作家,还是对中国网络文学的发展都产生了不小的影响。

fa6dd5fb5a3c889358ac759f891dc7f2

从“野蛮疯长”到“崛起鼎盛”

“扫黄打非”行动下,中国网络文学该何去何从?

如今,网络文学已完成从“野蛮生长”到“崛起鼎盛”的完美转身,优秀的网络文学作品层出不穷。据中国作协最新发布的年度网络文学蓝皮书披露,国内网络文学创作队伍非签约作者达1300万人、签约作者约68万人,总计约1400万人。换句话说,每100个中国人里就有一名网文作者!

今年正值网络文学20周年,在中国网络文学发展的这20年时光里,不缺阅读群体,不缺输出群体,更不缺中间平台,那还缺些什么呢?从“追求速度”到“品质诉求”,我们不难发现,在主旋律高昂,正能量爆棚,弘扬社会主义价值观的作品层出不穷的同时,也存在不少娱乐至上、低俗猎奇的作品出现。中国网络文学市场的野蛮疯长的过程中,有艰难、有突破、有浮躁,有成长,当然,也伴有不断的政策规范和“修建”。

自2004年7月网络文学第一次遭遇“扫黄”到现在,中国网络文学遭遇了如数次的“修整”:

2004年7月,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发起“打击淫秽色情网站专项行动”,网络文学第一次遭遇“扫黄”。专项行动历时3个多月,中国成人文学城、成人文学俱乐部等网站被取缔,天鹰网、翠微网、读写网等因存在色情内容被要求关闭整顿,起点、幻剑等网站展开自查。

2007年8月,348家刊载淫秽色情小说的网站被查,或关闭网站,或删除作品交纳罚款。

2010年1月,新闻出版总署再次公布197家登载、传播淫秽色情及低俗内容出版网站名单,查处淫秽色情及低俗内容作品195种,删除违规网页链接两万余条,对74家登载淫秽色情网络小说网站进行了查处。

2012年7月,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再次开展打击互联网和手机媒体传播淫秽色情信息专项行动。渲染暴力色情的黑道文学作品成为新打击对象。

2014年4月,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办公室、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联合在全国统一开展打击网上淫秽色情信息“扫黄打非·净网2014”专项行动。超过20家网络文学网站无法访问,包括新浪读书频道、百度多酷书城、3G书城等站点。

2016年,百度一举封掉百余个网络文学相关的贴吧,成为当时全国的热门话题,引起无数人热议。

……

过去的“风波”已成为历史

现在的“整改”仍在继续

前段时间,国家新闻出版署和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联合部署各地组织开展网络文学专项政治行动。这次行动,在中国网络文学的发展史上又一次录入具有时代符号的记忆。不难发现的是,在这一次次的整改中,内容低俗、淫秽色情、侵权盗版等问题始终是网络文学发展的症结和羁绊。沉淀与提升还是网络文学界这些文字输出者们迫不及待需要做的事情。

89069f2373232478813094cae299c1b2

面对新一轮整治行动,多家网络文学网站积极响应号召,迅速行动,采取措施,打击低俗文化内容。其中,逐浪网第一时间开发了智能文本过滤系统,做到从技术和人力的全方面升级,加大审核力度。据了解,在这套系统中,新增作品的审核步骤分为作者注册、作品注册、作品创作、责编审核、签约审核、持续创作等,细致严苛的每一步程序都尽可能的保证了作品的品质。

此次专项行动中,网络文学企业17K小说网也因出现低俗内容作品被处罚。事发后,17K小说网迅速整改,按照专项整治行动要求,全面清查网站内容,加强内容审核和安全管理工作。17K小说网总经理张大年表示,将以此为鉴,全力配合推动网络文学健康发展、发展网络作家队伍建设、推荐网络文学精品、开展行业自律方面的工作。

专项行动开展以来,各方看法不一。有人感慨“国家早该有行动了”,有人哀嚎“网文要衰落了”,但如论如何,破而后立的沉淀蜕变,是中国网络文学现今所需要的。在橙瓜对阿里文学签约作家何常在的独家专访中,他谈到:“网络文学从业者基数庞大,自然不可避免会引发许多问题。为了迎合市场,过度地色情描写以及同性题材泛滥,确实是客观存在的现实,必须正视。网络作家要有应有的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不能一味地为了商业利益而没有底线和原则。网络文学的主流化之路其实寄托在第一批网络作家身上,第一批网络作家已经有了足够的阅历和资本重新审视自己并且重新定位自己了,是该为国家为社会为人民书写正能量的好作品时候了。”

毋庸置疑,政府监管的介入进一步说明了网络文学告别了“野蛮疯长”的时代,逐渐走向主流化。“当三四亿中国受众阅读它们,当据其改编的影视产品广泛进入文化娱乐生活,当网文成为海外传播和文化输出的新增量,优秀文化的品格、文艺创作的精品化等期待,是自然而然、很有必要的。”

税改提案“风波”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一周前,备受关注的个人所得税税法修正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次会议审议。提案中提到个税起征点由每月3500元提高至每月5000元(每年6万元);工薪薪金、劳务报酬、稿酬和特许使用权使用费等四项劳动性所得首次实行综合征税……此次税法第七次修改提案在网文界也是引起了“轩然大波”,网文界各位大大们各说纷纭。

7bae43091783f1267f6631678e8bdf3e

虽然这波提案没有最终被通过及确定,但是这波“风浪”还是不容小觑。网络文学在近20年的发展中,从小众起步到大众视野,尽管波折颇多但终究被大众所接受,谁都无法否认,网络文学早已守得云开见月明,迎来了它的“鼎盛”时代。

从2017年4月发布的网络作家富豪榜来看,唐家三少以1.2亿的版税成为榜首,从2012年中国作家榜增加网络作家子榜开始,这已经是唐家三少5度蝉联榜首。如果税改通过,那么唐家三少至少要比从前多交3000多万的个税。有作家曾评论富豪榜就是一把双刃剑,让大家认可作家成绩的同时,也让大家对作家产生了“个个都是富豪”的误解。网文圈某大神作家面对未上“作家富豪榜”的质疑曾表示:“上富豪榜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意义,作为一名作家,专心创作,写出好的作品,受到读者的认可才是最重要的”。也有作家戏称“富豪榜好取消了,网络作家赚的都是辛苦钱,富豪两个字太耀眼,轻轻松松就把付出的劳动抹杀了。”

在2014年福布斯中国名人榜上,唐家三少位列第87名,2015年福布斯中国名人榜,唐家三少更是位列第六十五名,是榜上唯一一名纯粹因作家身份进入榜单的名人。不得不承认的是,随着网络文学的高速发展,作家的收入也是明显在日益增长。以普通人的角度来讲,作家是高收入群体,多交一点税也是理所应当;而在高收入作家的角度来讲,稿费是辛苦码字所得,挣得并不容易,纳税额增长,也会对作家产生很大的压力。

“表面上看作家近年来的稿费收入确实有所提高,但相比其他行业,整体收入还是偏低,而且都是辛苦码字的收入,是实业的一种,是纯手工不可大规模代工的行业。稿费纳入综合征税,不利于现阶段正在起步的文学繁荣的发展。习近平主席一再强调要有文化自信,作家是承担文化自信的主力军,课以重税的话,会打击作家创作现实主义作品讴歌时代的积极性。更何况有时作家的一本书可能是辛苦数年的劳动所得,比如一本书得了100万稿费,但却是五年的积累,却要按照最高超额部分45%的税率征收,既不公平又容易影响作家创作下一本作品的信心和动力。作家创作的动力失去了,甚至还有怨气,长远看来,会对文化事业的繁荣造成不可估量的负面冲击。”何常在表达了对税改的观点。

a280a96d076eee52f1b4a7fe0b11b9eb

今天,《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草案)征求意见》正式在中国人大网公布,向全体社会公众征求意见。不管税法修改结果最终确定为怎样的,都希望国家相关部门在进程中考虑多方意见,出台合适的征税方案,让作家感觉到相应的尊重,充满激情的投入到文学创作中去。

本文来自历史茶座,经过整理后发布,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本文观点不代表网文在线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