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丝刷票都刷到作家头上了,得票数“碾压”莫言开心吗?

某平台做了一项年度评选活动,名为“2018票选你喜爱的作家”,本来少有人关注,但却因两位网红参选者的网宣官微发起打榜投票行动,刺激了另外一些争强好胜的候选者,评选活动变成一场刷票游戏,反而使得该活动热闹了起来。

自打有了“互联网投票”,使得投票变得更加简单快捷之后,投票的神圣性就荡然无存,尤其是文娱圈的投票,近些年被刷票赤裸裸地绑架,候选的人拉票越卖力,投票的人刷票手段越高明,这项活动就显得越荒诞,“网络投票”约等于笑话。

看看这个“2018票选你喜爱的作家”的候选人名单,有莫言、麦家这样的严肃作家,有江南、唐家三少这样的网络作家,有反裤衩阵地、陆琪这样的情感作家,当然还有被网友称为“低配版郭敬明”的沈肯尼、沈煜伦,另外还有数位网名诸如“大风刮过dfgg”的作家。

粉丝刷票都刷到作家头上了,得票数“碾压”莫言开心吗?

莫言不会拉票,莫言的粉丝也不屑于发起“打榜投票”,但凡对作家、文学、写作还抱有一些期望与认知底线的人,都会对这样的年度票选置之一笑。但在网红作家以及他们的粉丝们看来,平台提供了一个不容错过、不可放弃的机会,他们既不会为与莫言这样获得过诺奖的作家并肩候选而羞惭,也不会因票数远远领先于莫言而脸红。

粉丝刷榜所谓的“正当”,即合理利用规则,所谓的“正义”,即“胜者即是正义”,至于用什么手段取得的胜利,他们并不在乎。

在了解真相的网友看来,刷榜制造的排名不过是个笑话,根本不把它当真。但对于粉丝们来说,他们虽然也知道自己刷出来的数据是假的,但却沉溺于幻觉当中欣喜若狂,宛若他们的偶像真的成了巨星。刷量、刷榜已经成为货真价实的“丑闻”,但当它成为通行做法时,反而成为了一种“标准”。

粉丝刷榜的动机,很容易被解读为简单的追星,但事实不是这样,粉丝刷榜更多是为了满足自己内心的权力欲,这是互联网文化的组成部分。粉丝们通过集体制造偶像,可以展示自身的存在感,相比于在社交媒体上与竞争对手骂仗,刷量无疑是更简单粗暴的方式,粉丝通过人数与金钱的比拼,带来了“干掉对手”的快感,不仅在影视圈,在网络文学圈、主播圈亦是如此。

粉丝把偶像高高举起,不是为了偶像的利益,更多是为了找到自己的价值。而将自身价值建立在一个可望而不可即的偶像身上,空虚感的产生是不可避免的,填补这种空虚感的唯一办法,就是彻底失去理性思维与独立判断,成为群体的附庸,把群体的喧嚣当成个人肌肉力量的展现。

当下正在中国互联网上流行的“刷票理论”,靠计算机、手机、刷票软件提供硬件与技术支持,加上时间、精力以及上不封顶的金钱投入,“一人可顶一万人”,缔造一名虚假的“文学英雄”“音乐巨人”,只需要几个“粉丝头”在群内振臂一呼就可实现。

发展到今天,打开朋友圈与微信群,家长为孩子拉票,各行业为评选优秀人物、优秀员工拉票,学校老师拉票等层出不穷,参与各种评选的人为了排名变化而发动认识与不认识的人去投票。一时间,人们的投票热情超过了过去时代的总和。但拉票、刷票并没有给人带来公平与公正,只会加重人们投机取巧的心理。

短时间内,刷票不仅不会在文娱圈消失,也不会在社会其他层面消失,刷票盛景仍然会时不时地出现在公众视野,这样的情景剧,我们依然还会持续地看下去。

来源:每天分享穿衣打扮技技巧 

⚠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网文在线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