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野蛮生长”20年你都误会了什么?

timg (1).jpg

岁末年关,各大颁奖典礼集中来袭,这不近日某平台举办的“2018票选你最喜爱的作家”颁奖礼投票,就因为榜单中包含有莫言、李银河等传统作家的队伍,在排名上次于网络作家,同时作者沈肯尼的粉丝组织“打榜群”为偶像助力的方式引起争议。

今年是网络文学诞生20周年,从不被看好的“小孩”到如今成为四大世界文化奇观之一,它的“野蛮生长”之路比我们想象的要精彩,更艰辛。时报记者独家专访了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网络文艺委员会副秘书长、浙江省网络作协常务副主席夏烈,以及人气网络作家天蚕土豆,聊聊这20载,网络文学成长中不为人知的故事。

  冰与火之歌

  网络作家不能力压传统作家?

“陆琪竟然在这个榜单中还超过过一众传统作家”“不用惊讶,大冰和张嘉佳还与莫言在一个榜单呢”……虽说,不是一个专业划分明确的榜单,但这般网络作家大规模“获胜”的状况,还是引起不少读者的不满,甚至有网友每天跟踪打榜,“捞一把莫言、麦家老师吧,太不像话了。”

其实,这样的情形并不罕见,早在10年前,百度搜索排名前100位的文学作品里,除了《红楼梦》等少数经典作品外,有80部是网络文学作品。Google的情况也类似。无论大众接受与否,在已有8.02亿网民的中国,主流的网络读者还是将选择票投给了网络文学。

而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的“交锋”,即使经过了20年也并未有减弱的趋势。夏烈作为一个纯文学批评出身并一直推动网络文学发展的人,多年来见证了两派间的“冰与火之歌”。2000年初,对沧月作品很感兴趣的他,去出版社报选题,那本作品在没有被细读的情况下就遭到了否认,分管的社领导对别的编辑说:“夏烈这厮,给莫名其妙的人出莫名其妙的书。”

这样的情况还有不少,可对网络文学有极大热情的夏烈,仍旧不余遗力地推广这类文学,尽管周围朋友从好心劝他不要浪费时间,到打趣他尽和有钱人在一起,而后严肃地提醒他“该更谨慎地对待这件事”。如今,随着网络文学影响力的增大,不仅读者,一些传统文坛的人也越来越感到“不安”,甚至认为形势焦灼。不过在夏烈看来,“文学是应该有生态的,在这个百花园里有野花野草,也有牡丹和兰花。”网络文学作品即使存在层次高低,但在这个民主的时代,“还用一种傲慢与偏见的态度去看待网络文学,把它看得一文不值,甚至认为大树底下必须寸草不生,这样精英化的态度,实则是想垄断话语权。”

网络文学真的与传统文学水火不容吗?并不是,这群热爱着文学的人,也有心灵相通的。譬如在传统文学界已经封神的莫言。夏烈忆起当年曾引荐他与南派三叔见面,莫言饶有趣味地说,南派写的盗墓经历很有真实感,“我还对着他的网名,给自己起了个名字叫‘北派大爷’。”

  矛盾与困境

  流量作家也开始入侵网文界

同样是“2018票选你最喜爱的作家”投票,由于被一股“流量作家”的“妖风”卷入,文学爱好者们还掀起了一场“跨栏行动”。当沈肯尼等作家粉丝组织有纪律的打榜并获得首位,又引起一阵新晋作者粉丝和老牌网文作家(如江南、南派三叔)等粉丝的较量,火热程度也不亚于明星粉丝间的竞争了。不置可否的是,比起早期网文作者靠作品打开知名度,目前通过网络走红,“蹭”文学热点的作者也开始逐渐增多。

夏烈坦言,网文界此前就有这样的现象出现,以后也不可避免,这也是造成外界认为网文界“浮躁”的原因之一。同时,网文写作作为一种商业写作,虽然一开始就把受众等视为首要考虑因素,但一些作家过于把“版税收入”标签化,也是让纯文学领域反感的原因之一。

那么网文作者真的那么富有吗?夏烈告诉记者,早在2009年,盛大文学官方统计数据显示,年收入最高的作者过百万,这样的作者有10位,而年收入达到10万元的作者有100位。2011年,推出手机阅读后,诞生了年收入过千万的作家,当作品进入IP化时代,顶尖的网络作家如唐家三少在2016年收入已经达到1.22亿元。

但这是金字塔顶端的数据,“我们不能忘记下面的人,2009年盛大文学的写手有70万~80万,现在网络写手达到了1400万。”这1400万人中仅有68万是签约作者,剩下的业余写手,许多收入也许仅月入千元左右,想要自给自足是不可能的。

此外,高收入的作者也面临着争议与困境,比如今年电视剧作品有杨洋、吴磊站台的天蚕土豆,被忠实书迷质疑“毁了”原作,面对越来越多网文作家针对影视化去创作,他也开始调整方向。“以前创作的时候思路是小说的,现在会在创作时考虑一些如果改编影视会面临的问题。比方说,小说会在不同的时段遇见不同的人,很多配角出现的时间很短,而现在考虑到影视改编中配角不能一直换演员,就会让小说中的配角有更长线的发展。不会完全地去为影视而创作。”

  融合与理解

  网络作家硬气的灵魂

诚然,如今的网络文学仍在“争议”“质疑”中成长,可它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放养”的小孩,去年中国网络作家村正式落户杭州,唐家三少当起了村长,在白马湖畔,月关、管平潮、蝴蝶蓝、猫腻等作家正式入驻,成为了这里的“村民”。

身为四川人,却与浙江联系密切的天蚕土豆告诉记者,“当初来到浙江,纯粹是因为有志同道合的朋友在杭州,不过后来居住久了,也对杭州这座城市有了一些感情,更重要的是浙江省对于网络文学非常重视,网络文学这些年能够发展到今天的地步,与浙江的支持与重视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作为土生土长的杭州人,在夏烈的辛苦耕耘下,越来越多的网文作家被聚集到杭州,天蚕土豆、沧月、流潋紫、烽火戏诸侯、梦入神机、蒋胜男、管平潮等组成了“浙江帮”。夏烈认为,这里能产出如此多网文大神并不是偶然。首先和浙江深厚的文脉有关系,“这里有不少晚清和民国的小说存在着,这些偏于传奇和通俗的作品对于作者和读者的影响比较深,这促进了网络文学的萌芽。”其次,这片较为富裕的土地,“文化消费相对比较旺盛,给文学注入了更多消遣娱乐的因子,从而这里的网络文学某种程度上满足了富裕文化里的市民消费。”

当然,“集齐了沧月的女性玄幻、南派的盗墓、流潋紫的后宫、曹三公子的历史文学小说等种类的浙江网络文学,覆盖了全类型的写作,这也是其他地域所没有的。”聊起浙江网络文学,夏烈语气中都透露着自豪,更让他感到欣慰的是,虽然争议还在,但周遭的人对网络文学和网络作家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一些文学圈的作家、评论家读了他创作的《大神们·我和网络作家这十年Ⅰ》后,“看到沧月进入创作状态时,忘了自己的身体,彻夜写作直到跌倒在地的情形,感慨‘这和一个沉浸在自己文学世界的纯文学作家没有什么不同’。”同时,网络作家在创作路上体现出来的永不放弃的硬气也受到越来越多的认可。

来源:杭州网

⚠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网文在线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