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不大的宠物_长不大的人

凌紫鸢开始有点伤脑筋了,成亲这招对苍冥来说根本没有多大用处,让他迎娶她?

───不如让她去撞墙还省事些。

她后退,他就向前靠。

直到她的背部贴上冰冷的矮墙,退无可退时,苍冥扬起一张让人火大的得意笑容。

「怎幺,不退了?」他和她的距离只剩短短几公分。

『咻!』当凌紫鸢在考虑该如何把眼前的男子给打晕时,一道不知名的物体迅速从两人之间飞过,使得苍冥被迫向后拉开距离。

朝东西飞去的方向一望,原来是把匕首,此刻正好端端的插在树干里,如果刚刚苍冥没向后退开,那幺现在削下来的就会是他的鼻子。

「堂堂天麒国皇子,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调戏女子,啧啧…我可做不来哪…」

让人沉醉的性感嗓音传出,只见皇甫熙由不远处优雅走来,嘴边还不忘勾着祸国殃民的笑容。

「啧!」苍冥见到对方,嫌恶的表情立刻现于脸上:「不想赏花是你家的事,特意跑来打扰我,你很闲吗?」

他拉过凌紫鸢的手,看也不看他,轻轻摇头道:「本皇子并没有打扰他人的喜好,不过是想起今日为紫鸢姑娘来教坊的日子,想与她叙叙旧罢了。」

长不大的宠物_长不大的人

她朝他一笑:「许久不见,皇子别来无恙?」

「挺好,紫鸢姑娘过的如何?」

「自然是挺好。」若你们两位公子乖乖去赏花,就更好了。

苍冥看着两人的互动,嘲讽一笑:「怎幺,你也被这妖精迷去了?」

凌紫鸢眉一挑,对他的形容词有点不满意。

……为什幺她会被归类到妖精那一类去?

「若被她迷去,似乎没什幺不好。」他的美眸微瞇,习惯性拿起手中摺扇遮住扬起的嘴唇。

「她当真不会邪术?」冷冽的目光往凌紫鸢处望去,「听闻风绝殇也对她着迷不已。」

「皇子您似乎有所误会,」站出一步,凌紫鸢难得认真道:「我不过是将一只松鼠託与他照顾,何来着迷之说。」

墨般的眉一挑,他话里满是怀疑:「风绝殇从不听任何人命令,怎幺偏偏就听妳的?还有,我弟弟从不把自己製做的东西送给女人,当然,除了妳。」

当听到苍栩墨把亲手製作的髮簪送给一青楼女子时,他虽讶异,可并不打算多管,但当他提到,风绝殇会对此人言听计从时,倒起了莫名的好奇。

长不大的宠物_长不大的人

这女人是何方神圣,竟能让两人为她如此上心。

「…什幺?」亲手製作?

还以为闵凤依曾见苍栩墨拿过这支梅花簪,所以反应才如此之大,怎幺…怎幺原来梅花髮簪是小狐狸自己做的?

见她愣住,皇甫熙问道:「妳不知道?」

「…若知道,我便不会收。」要死了,堂堂一个皇子,手艺如此精巧做什幺。

「不管妳的本意为何,总之,今日妳得把面具给我拿下。」

一个箭步,他飞快冲至凌紫鸢面前,怎知身旁的皇甫熙摺扇一收,用力往来人手腕处打下,幸亏苍冥反应快,来得及把手收回,要真被他打中,那手该废了。

「皇甫熙!」他怒吼:「你什幺意思!?」

「没什幺意思,」他慵懒一笑:「你不知道女人最讨厌男人不讲理吗?」

其实你们是半斤八两。───凌紫鸢内心如此想道。

苍冥不悦道:「少在那装好人,你自己不也好奇的很!」

长不大的宠物_长不大的人

「是好奇,」他手中晃啊晃的摺扇看在苍冥眼里,简直碍眼至极,「可我不愿与你共享紫鸢姑娘的容貌。」

「找死!」他将收在腰后的剑抽出,二话不说朝对方攻去。

皇甫熙冷笑一声,如玉般的手一挥,竟把苍冥的剑刃给弹开,本以为手中有什幺机关,仔细一看,赫然发现一把软剑不知何时已被他握在手里,看来它一直藏于腰间,好使敌人放鬆戒备时,出其不意的抹对方脖子。

一旁的凌紫鸢见状,也不急着走,她蹲在矮墙边,双手托腮,看着皇宫园内上演的全武行,边观察两人的攻击模式,顺道分析一下他们和风绝殇三人的优缺点。

论轻功,两人还差风绝殇一些;论力道,苍冥佔上风;论计谋,皇甫熙若说自己第二,估计没人排得上第一。

想到此,凌紫鸢不禁好奇:倘若三人打起来,究竟谁会赢?

『锵、锵!』

看着两张祸水容貌一来一往的打着,她心里想着:皇甫熙属邪魅,苍冥则为邪俊;两人对彼此都抱有竞争意识,怪不得互看不顺眼,走到哪打到哪。

专注在两人打斗中的她,难得没注意到后方有个人影,正缓缓朝她靠近。

══════════════简体版══════════════

凌紫鸢开始有点伤脑筋了,成亲这招对苍冥来说根本没有多大用处,让他迎娶她?

长不大的宠物_长不大的人

───不如让她去撞墙还省事些。

她后退,他就向前靠。

直到她的背部贴上冰冷的矮墙,退无可退时,苍冥扬起一张让人火大的得意笑容。

「怎麽,不退了?」他和她的距离只剩短短几公分。

『咻!』当凌紫鸢在考虑该如何把眼前的男子给打晕时,一道不知名的物体迅速从两人之间飞过,使得苍冥被迫向后拉开距离。

朝东西飞去的方向一望,原来是把匕首,此刻正好端端的插在树干里,如果刚刚苍冥没向后退开,那麽现在削下来的就会是他的鼻子。

「堂堂天麒国皇子,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调戏女子,啧啧…我可做不来哪…」

让人沉醉的性感嗓音传出,只见皇甫熙由不远处优雅走来,嘴边还不忘勾着祸国殃民的笑容。

「啧!」苍冥见到对方,嫌恶的表情立刻现于脸上:「不想赏花是你家的事,特意跑来打扰我,你很闲吗?」

他拉过凌紫鸢的手,看也不看他,轻轻摇头道:「本皇子并没有打扰他人的喜好,不过是想起今日为紫鸢姑娘来教坊的日子,想与她叙叙旧罢了。」

她朝他一笑:「许久不见,皇子别来无恙?」

长不大的宠物_长不大的人

「挺好,紫鸢姑娘过的如何?」

「自然是挺好。」若你们两位公子乖乖去赏花,就更好了。

苍冥看着两人的互动,嘲讽一笑:「怎麽,你也被这妖精迷去了?」

凌紫鸢眉一挑,对他的形容词有点不满意。

……为什麽她会被归类到妖精那一类去?

「若被她迷去,似乎没什麽不好。」他的美眸微眯,习惯性拿起手中摺扇遮住扬起的嘴唇。

「她当真不会邪术?」冷冽的目光往凌紫鸢处望去,「听闻风绝殇也对她着迷不已。」

「皇子您似乎有所误会,」站出一步,凌紫鸢难得认真道:「我不过是将一只松鼠託与他照顾,何来着迷之说。」

墨般的眉一挑,他话里满是怀疑:「风绝殇从不听任何人命令,怎麽偏偏就听妳的?还有,我弟弟从不把自己製做的东西送给女人,当然,除了妳。」

当听到苍栩墨把亲手製作的髮簪送给一青楼女子时,他虽讶异,可并不打算多管,但当他提到,风绝殇会对此人言听计从时,倒起了莫名的好奇。

这女人是何方神圣,竟能让两人为她如此上心。

长不大的宠物_长不大的人

「…什麽?」亲手製作?

还以为闵凤依曾见苍栩墨拿过这支梅花簪,所以反应才如此之大,怎麽…怎麽原来梅花髮簪是小狐狸自己做的?

见她愣住,皇甫熙问道:「妳不知道?」

「…若知道,我便不会收。」要死了,堂堂一个皇子,手艺如此精巧做什麽。

「不管妳的本意为何,总之,今日妳得把面具给我拿下。」

一个箭步,他飞快冲至凌紫鸢面前,怎知身旁的皇甫熙摺扇一收,用力往来人手腕处打下,幸亏苍冥反应快,来得及把手收回,要真被他打中,那手该废了。

「皇甫熙!」他怒吼:「你什麽意思!?」

「没什麽意思,」他慵懒一笑:「你不知道女人最讨厌男人不讲理吗?」

其实你们是半斤八两。───凌紫鸢内心如此想道。

苍冥不悦道:「少在那装好人,你自己不也好奇的很!」

「是好奇,」他手中晃啊晃的摺扇看在苍冥眼里,简直碍眼至极,「可我不愿与你共享紫鸢姑娘的容貌。」

长不大的宠物_长不大的人

「找死!」他将收在腰后的剑抽出,二话不说朝对方攻去。

皇甫熙冷笑一声,如玉般的手一挥,竟把苍冥的剑刃给弹开,本以为手中有什麽机关,仔细一看,赫然发现一把软剑不知何时已被他握在手里,看来它一直藏于腰间,好使敌人放鬆戒备时,出其不意的抹对方脖子。

一旁的凌紫鸢见状,也不急着走,她蹲在矮墙边,双手托腮,看着皇宫园内上演的全武行,边观察两人的攻击模式,顺道分析一下他们和风绝殇三人的优缺点。

论轻功,两人还差风绝殇一些;论力道,苍冥佔上风;论计谋,皇甫熙若说自己第二,估计没人排得上第一。

想到此,凌紫鸢不禁好奇:倘若三人打起来,究竟谁会赢?

『锵、锵!』

看着两张祸水容貌一来一往的打着,她心里想着:皇甫熙属邪魅,苍冥则为邪俊;两人对彼此都抱有竞争意识,怪不得互看不顺眼,走到哪打到哪。

专注在两人打斗中的她,难得没注意到后方有个人影,正缓缓朝她靠近。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56300.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