撑着_下城

基于脑中想掐死她的念头愈来愈深刻,他选择转移话题:「妳今日与天煞公子一道回阁里?」

「是。」

「怎幺遇见的?」一般来说,风绝殇绝对不可能靠近普通人,今日之举,已让许多江湖中人纷纷揣测,鸳鸯阁楼主是否也为绝影山庄的一份子,此事弄得不好,她…就会惹祸上身。

「我教完夫人舞蹈,回阁里的路上遇见几个登徒子想非礼我,天煞公子适时伸出援手,还很好心的将我送回来。」

「非礼妳?」语气听来带有怀疑之意。

「唔,即使瞧不见脸,可我的身材也没多糟吧?」

是不糟……瞧她穿个长袍也不穿好,若隐若现的,真不知羞……。

他不是怀疑有人欲行非礼之事,而是怀疑风绝殇怎会出手救她,但对方语气无半点心虚之意,樊亦离也不好多说什幺。

「…妳最近注意一些便是,怕有人会藉此寻妳麻烦。」

「麻烦?」

「江湖上一堆正派早对绝影山庄恨之入骨,他们不敢动山庄,但鸳鸯阁他们可不怕。」

撑着_下城

「公子莫要担心,我还有护卫呢,」原来江湖正派也都欺善怕恶啊,「话又说回来,天煞公子到底多可怕,为何大家想除,却又避之如蛇蝎?」

「妳不知道?」挑眉,这女人怎幺像是没见过世面似的。

「不知道。」诚实的回答,换得白眼一记。

「风绝殇的养父是血教教主,当时在江湖上是赫赫有名的邪派,后来血教被灭门,年仅十四岁的他将在场约三分之二的武林人士斩杀,听说约有一百六十多位。」

「喔,」点头,「所以是因为武功高,大家才怕?」

「不尽然,听说他个性古怪,山庄弟子常不明白他在想什幺,杀起人来也较常人兇残,大概是因为这样吧。」

「这有什幺好怕的?」

她扁扁嘴,现在想来,若非世人口口声声说他有多恐怖、多吓人,光今日的行为来瞧,他不过是个荷尔蒙全开的帅狗狗而已。

「论兇残,你朋友也是一等一吧,连天麒国的我都能听见他的英勇事蹟呢。」

他难得没有反对,道:「说的也是。」

皇甫熙的心狠手辣,凡他身边的人都明白一个道理:宁与猛虎睡上七日,也不愿服侍他三日。

撑着_下城

只有被他容貌迷到七晕八素的蠢女人才会不停往他那儿靠,还以为能藉此飞上枝头当凤凰呢。

「话说回来,」樊亦离正色道:「妳的脚可不可以移开!?」

从刚刚就搁在他左大腿的纤细小腿,如今还好端端的放在上头。

她双手托腮,笑说:「喔,挺舒服的。」

舒服?舒服个头!

他蹙起眉头,抓起对方脚脖想站起来,眼角一瞄,「…这疤怎幺回事?」

女子右小腿上,有一道约十公分长的旧伤疤。

「以前主子弄伤的。」其实是跌落山崖时受的伤,记得左脚也有。

他没有回答,因为今日他也听见了船头两人的对话。

「…见妳鸳鸯阁生意挺好,怎不买个上好膏药去疤痕?」白皙的肌肤上,淡淡的粉色痕迹看来甚是碍眼。

「若公子送我,我就擦。」挑逗的语气,惹得樊亦离脸上又是一阵红。

撑着_下城

「妳真的是…」

被捉弄多次的他,这次学聪明了,灵机一动,本抓住脚脖的大手使劲一拉,让她整个人瞬间后仰。

「啊!」突如其来的拉力让凌紫鸢惊叫,下意识双手一撑,以绝佳的一百二十度角坐在卧榻上。

樊亦离像是打了胜仗般,笑的一脸得意:「慢慢撑,等会儿手痠再告诉我。」

「哼。」粉唇扬起,在对方未反应过来之际,右脚用力往回一扯,趁着对方前倾的那一刻,她抓住男子衣领,往他脸颊啵的一亲。

「靠……」想不到对方祭出这招,以为赢过对方的樊亦离,下意识爆出粗口。

对面的人儿回到刚刚手托下巴,从容不迫的模样回以一个笑:「寒玉公子,春宵一刻值千金,要不咱就直接到床上去?」

「谁跟妳春宵一刻!」脸颊温度简直可以媲美热水壶的他,怒沖沖的回吼。

『咿呀───』

窗户再度被开启,屋里的两人不约而同朝窗边望去。

红着俊脸的樊亦离瞬间变了脸色,只见他恢复原本冷冷的表情,用着不甚好的语气,淡淡问:「怎幺,妳还约了另一个夫君?」

撑着_下城

「他还不是我夫君呢,」凌紫鸢也不紧张,也不讶异,平静笑回:「寒玉公子也罢,我怎幺不知道你也有夜半私会女子的习惯呢?

───天煞公子。」

══════════════简体版══════════════

基于脑中想掐死她的念头愈来愈深刻,他选择转移话题:「妳今日与天煞公子一道回阁里?」

「是。」

「怎麽遇见的?」一般来说,风绝殇绝对不可能靠近普通人,今日之举,已让许多江湖中人纷纷揣测,鸳鸯阁楼主是否也为绝影山庄的一份子,此事弄得不好,她…就会惹祸上身。

「我教完夫人舞蹈,回阁里的路上遇见几个登徒子想非礼我,天煞公子适时伸出援手,还很好心的将我送回来。」

「非礼妳?」语气听来带有怀疑之意。

「唔,即使瞧不见脸,可我的身材也没多糟吧?」

是不糟……瞧她穿个长袍也不穿好,若隐若现的,真不知羞……。

他不是怀疑有人欲行非礼之事,而是怀疑风绝殇怎会出手救她,但对方语气无半点心虚之意,樊亦离也不好多说什麽。

撑着_下城

「…妳最近注意一些便是,怕有人会藉此寻妳麻烦。」

「麻烦?」

「江湖上一堆正派早对绝影山庄恨之入骨,他们不敢动山庄,但鸳鸯阁他们可不怕。」

「公子莫要担心,我还有护卫呢,」原来江湖正派也都欺善怕恶啊,「话又说回来,天煞公子到底多可怕,为何大家想除,却又避之如蛇蝎?」

「妳不知道?」挑眉,这女人怎麽像是没见过世面似的。

「不知道。」诚实的回答,换得白眼一记。

「风绝殇的养父是血教教主,当时在江湖上是赫赫有名的邪派,后来血教被灭门,年仅十四岁的他将在场约三分之二的武林人士斩杀,听说约有一百六十多位。」

「喔,」点头,「所以是因为武功高,大家才怕?」

「不尽然,听说他个性古怪,山庄弟子常不明白他在想什麽,杀起人来也较常人凶残,大概是因为这样吧。」

「这有什麽好怕的?」

她扁扁嘴,现在想来,若非世人口口声声说他有多恐怖、多吓人,光今日的行为来瞧,他不过是个荷尔蒙全开的帅狗狗而已。

撑着_下城

「论凶残,你朋友也是一等一吧,连天麒国的我都能听见他的英勇事蹟呢。」

他难得没有反对,道:「说的也是。」

皇甫熙的心狠手辣,凡他身边的人都明白一个道理:宁与勐虎睡上七日,也不愿服侍他三日。

只有被他容貌迷到七晕八素的蠢女人才会不停往他那儿靠,还以为能藉此飞上枝头当凤凰呢。

「话说回来,」樊亦离正色道:「妳的脚可不可以移开!?」

从刚刚就搁在他左大腿的纤细小腿,如今还好端端的放在上头。

她双手托腮,笑说:「喔,挺舒服的。」

舒服?舒服个头!

他蹙起眉头,抓起对方脚脖想站起来,眼角一瞄,「…这疤怎麽回事?」

女子右小腿上,有一道约十公分长的旧伤疤。

「以前主子弄伤的。」其实是跌落山崖时受的伤,记得左脚也有。

撑着_下城

他没有回答,因为今日他也听见了船头两人的对话。

「…见妳鸳鸯阁生意挺好,怎不买个上好膏药去疤痕?」白皙的肌肤上,澹澹的粉色痕迹看来甚是碍眼。

「若公子送我,我就擦。」挑逗的语气,惹得樊亦离脸上又是一阵红。

「妳真的是…」

被捉弄多次的他,这次学聪明了,灵机一动,本抓住脚脖的大手使劲一拉,让她整个人瞬间后仰。

「啊!」突如其来的拉力让凌紫鸢惊叫,下意识双手一撑,以绝佳的一百二十度角坐在卧榻上。

樊亦离像是打了胜仗般,笑的一脸得意:「慢慢撑,等会儿手痠再告诉我。」

「哼。」粉唇扬起,在对方未反应过来之际,右脚用力往回一扯,趁着对方前倾的那一刻,她抓住男子衣领,往他脸颊啵的一亲。

「靠……」想不到对方祭出这招,以为赢过对方的樊亦离,下意识爆出粗口。

对面的人儿回到刚刚手托下巴,从容不迫的模样回以一个笑:「寒玉公子,春宵一刻值千金,要不咱就直接到床上去?」

「谁跟妳春宵一刻!」脸颊温度简直可以媲美热水壶的他,怒冲冲的回吼。

撑着_下城

『咿呀───』

窗户再度被开启,屋里的两人不约而同朝窗边望去。

红着俊脸的樊亦离瞬间变了脸色,只见他恢复原本冷冷的表情,用着不甚好的语气,澹澹问:「怎麽,妳还约了另一个夫君?」

「他还不是我夫君呢,」凌紫鸢也不紧张,也不讶异,平静笑回:「寒玉公子也罢,我怎麽不知道你也有夜半私会女子的习惯呢?

───天煞公子。」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56292.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