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茵享受摄影的乐趣篇_我最刺激的暴露经历

在三人离开凉亭,在走去皇宫门口路上,子翔总算是大大的鬆了一口气。

紫鸢撑着伞,眼睛瞄向子翔,「怎幺,很紧张幺?」

「紧张、当然紧张,」他一脸认真的说:「我多紧张坐在您身旁的花嫣然小手一挥,就让丽妃破相去啦!」

「哼。」她冷哼一声,用无声表达自己的不满。

「嗯?」她头一转,左手伸出去轻轻摸下她的头,「嫣然不高兴?」

本该生气的花嫣然被她如此温柔的一摸,火气顿时消散不少。

「谁让楼主每次都去挑逗别人。」她嘟起嘴,特别是女人。

「傻瓜,哪是挑逗,我不过就是想让妳们好过些幺,要不讨好丽妃一番,她若是跑去向皇上挑拨,咱岂不是吃不完兜着走?」

「是嘛,就她最笨,连这点都不懂。」子翔调侃道。

「我笨?你才是笨蛋!」她回吼道。

「妳说谁是笨蛋!?」

小茵享受摄影的乐趣篇_我最刺激的暴露经历

瞧这两个天兵,她无奈的笑着摇摇头,又开始了。

就在三人快走出皇宫之际,有一排人马迎面而来,看来应该是要进宫的。

「嫣然、小翔,靠边走。」

两人听见,马上靠着矮墙,低下头。

凌紫鸢也低下头,在队伍与自己擦肩而过时,她斜眼一瞄,看向马车上的人。

上面的人连瞧都没瞧她们一眼,两眼直直的看着前方。

一头乌黑的髮丝随意垂落在肩上,只在近髮尾处用丝带绑起;如白玉般毫无瑕疵的肌肤透出淡淡的红;一双黑白分明、如珍珠般的丹凤眼如今看来更富有东方情调,像刷子般的睫毛使他的眼看来更能夺魄勾魂、粉橘色唇瓣如同以往总勾起淡淡弧度,那张容颜比起七年前,如今生得更加祸国殃民、倾城绝色。

此人正是七年前差点害死自己的元兇之一:皇甫熙。

他怎幺会在这?

随即转念一想,废话,传闻说虹绛夜珠出现在天麒国,他能不来吗?

无妨,她戴着面具,加上连日日与她相处的师父都说她与七年前的气质完全不同,更甭说是七年不见她的皇甫熙,完全不用担心他会认出她来。

小茵享受摄影的乐趣篇_我最刺激的暴露经历

她头也不回的往反方向走去,殊不知后方的人正回头瞧着她的背影。

「那是谁?」他问。

坐在车伕旁的随从听见,恭敬道:「回皇子,此人正是鸳鸯阁楼主。」

他没有再说什幺,鸳鸯阁楼主,不正是天麒国皇帝钦点的牡丹坊先生幺。

望着渐渐远去的红色背影,那撑着伞的女子总散发出一种熟悉感,该不会……。

不、不可能,他将涌上心头的疑问硬是狠狠压下,绝对不会是她。

七年前,他们找到的,是皇甫芊芊早已被水泡烂且残破不堪的尸体。

他们也确认过尸体身上的衣服正是当日她跳下悬崖穿的那套女装。

此外还找到他赠送给她的玉珮。

他忍不住自嘲一笑,自己何时变的如此多疑?

难道他还会怕区区一个皇甫芊芊化作厉鬼来向他索命不成?

小茵享受摄影的乐趣篇_我最刺激的暴露经历

抛开心中的疑虑,他现在只要专心寻找虹绛夜珠的下落即可。

这,才是他目前该做的事。

══════════════简体版══════════════

在三人离开凉亭,在走去皇宫门口路上,子翔总算是大大的鬆了一口气。

紫鸢撑着伞,眼睛瞄向子翔,「怎麽,很紧张麽?」

「紧张、当然紧张,」他一脸认真的说:「我多紧张坐在您身旁的花嫣然小手一挥,就让丽妃破相去啦!」

「哼。」她冷哼一声,用无声表达自己的不满。

「嗯?」她头一转,左手伸出去轻轻摸下她的头,「嫣然不高兴?」

本该生气的花嫣然被她如此温柔的一摸,火气顿时消散不少。

「谁让楼主每次都去挑逗别人。」她嘟起嘴,特别是女人。

「傻瓜,哪是挑逗,我不过就是想让妳们好过些麽,要不讨好丽妃一番,她若是跑去向皇上挑拨,咱岂不是吃不完兜着走?」

小茵享受摄影的乐趣篇_我最刺激的暴露经历

「是嘛,就她最笨,连这点都不懂。」子翔调侃道。

「我笨?你才是笨蛋!」她回吼道。

「妳说谁是笨蛋!?」

瞧这两个天兵,她无奈的笑着摇摇头,又开始了。

就在三人快走出皇宫之际,有一排人马迎面而来,看来应该是要进宫的。

「嫣然、小翔,靠边走。」

两人听见,马上靠着矮墙,低下头。

凌紫鸢也低下头,在队伍与自己擦肩而过时,她斜眼一瞄,看向马车上的人。

上面的人连瞧都没瞧她们一眼,两眼直直的看着前方。

一头乌黑的髮丝随意垂落在肩上,只在近髮尾处用丝带绑起;如白玉般毫无瑕疵的肌肤透出澹澹的红;一双黑白分明、如珍珠般的丹凤眼如今看来更富有东方情调,像刷子般的睫毛使他的眼看来更能夺魄勾魂、粉橘色唇瓣如同以往总勾起澹澹弧度,那张容颜比起七年前,如今生得更加祸国殃民、倾城绝色。

此人正是七年前差点害死自己的元凶之一:皇甫熙。

小茵享受摄影的乐趣篇_我最刺激的暴露经历

他怎麽会在这?

随即转念一想,废话,传闻说虹绛夜珠出现在天麒国,他能不来吗?

无妨,她戴着面具,加上连日日与她相处的师父都说她与七年前的气质完全不同,更甭说是七年不见她的皇甫熙,完全不用担心他会认出她来。

她头也不回的往反方向走去,殊不知后方的人正回头瞧着她的背影。

「那是谁?」他问。

坐在车伕旁的随从听见,恭敬道:「回皇子,此人正是鸳鸯阁楼主。」

他没有再说什麽,鸳鸯阁楼主,不正是天麒国皇帝钦点的牡丹坊先生麽。

望着渐渐远去的红色背影,那撑着伞的女子总散发出一种熟悉感,该不会……。

不、不可能,他将涌上心头的疑问硬是狠狠压下,绝对不会是她。

七年前,他们找到的,是皇甫芊芊早已被水泡烂且残破不堪的尸体。

他们也确认过尸体身上的衣服正是当日她跳下悬崖穿的那套女装。

小茵享受摄影的乐趣篇_我最刺激的暴露经历

此外还找到他赠送给她的玉珮。

他忍不住自嘲一笑,自己何时变的如此多疑?

难道他还会怕区区一个皇甫芊芊化作厉鬼来向他索命不成?

抛开心中的疑虑,他现在只要专心寻找虹绛夜珠的下落即可。

这,才是他目前该做的事。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56285.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