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父母把话说开,是必须做的事吗?

「有时候对立和生气还比较好,尤其是当别人把自己的观感强加在你身上时。」

──三十一岁研究生雪伦

和父母把话说开,是必须做的事吗?

孩子们的身份认同,有很大一部分是透过自我表达和自我主张来形成。然而,在控制型家庭长大,意味着你的言论、感受和思想受到压抑。这就是为什么受到控制的童年有碍发展。

对某些人而言,和父母把话说开,面对面谈你在过去或现在所受到的控制,有助平衡儿时受到的言论控制。长年置身于不准为自己发声的处境,许多人觉得迫切需要和父母把话说开,不管是透过书信、录像带、电话或面对面。

然而,也有些人不想和父母摊牌,而宁可透过象征性的做法来疗伤,例如写一封不会寄出去的信给父母、观想与父母进行一场对谈、或是告诉支持你的朋友你想对父母说什么话。举例而言,有一名受到虐待型父亲威胁恐吓的女性,藉由和姊妹淘聊童年创伤来疗伤,她表示:「和朋友聊比正式的心理谘商更有帮助。」

以下是关于把话说开的一些要点。

要不要把话说开,操之在你

把话说开是一个取决于你、为了你好的选择。你没有必要针对父母如何伤害你向他们吐露一个字。

如同苏珊.佛渥德在《父母会伤人》一书中所提出的,和父母把话说开不是为了报复、惩罚或得到正面的响应,而是为了克服自己对于面对父母、说出实话和决定往后关系的恐惧。

把话说开的目的是说出你真实的想法与感受。一旦这么做之后,不管父母如何响应,这次经验都是属于你的胜利。精神科医师哈洛德.布鲁姆菲尔德(Harold Bloomfield)在《与父母和解》(Making Peace with YourParents)一书中写道:「父母行为的改变不是衡量你有没有进步的标准。」

评价风险与益处

在和父母把话说开之前,事先统整一下可能的风险和益处。想想父母的反应对你会有什么影响。问问自己想要什么、畏惧什么、预期什么,以及如果你需要从他们身上得到任何东西,那么你需要得到的是什么。务实地看待自己的期望。很少人乐于面对冲突,父母可能会挖苦你、否认你说的一切、报复你、不做任何响应、或单纯只是想不起他们不当的行为。毕竟,如果他们有倾听你、尊重你的习惯,你也不会需要和他们摊牌了。

把话说开的潜在风险确实包括关系更不和睦、父母的报复、或者和父母断了联系。但是潜在的好处包括得到独立与自尊,以及不管你与父母的关系是否改善了,你都能得到内心的平静。

和父母断了联系可能是很大的代价。然而,任由父母继续控制你、虐待你、把一堆感受闷在肚子里、接受你在其他人际关系中都不会忍受的对待方式,也是很大的代价。所有的决定都有风险,只有你自己才能判断可能的得失,并做出属于你的决定。

想清楚你要传达的信息

心理谘商师迈克尔.陆(Mike Lew)在《哭泣的小王子》(Victims No Longer)一书中提到,把话说开本身不是目的,而是疗伤的工具。你可以透过任何方式向父母摊牌,也可以随时改变你的心意。然而,许多在控制型家庭长大的人,至少都想从父母那里得到三样东西:

承认他们不健康的控制行为与伴随而来的代价。

一声抱歉。

父母做出一点减少或停止控制的努力。

这三样东西,你可能一样也得不到──至少不是以你想要的形式得到──但明白自己要什么是很重要的。如果父母变得暴力,那就别再和他们针锋相对下去。这不代表你就失败了。面对冲突时,控制狂父母往往就是以你所指出的行为作为响应。

你和父母之间可能永远也不会有真正的对话。身为控制狂,他们对你的观感可能没什么兴趣,尤其如果是负面的观感。控制狂父母否认自己的行为与责任时是很令人抓狂的。他们会说:「少针对我。」但除了他们之外,还有谁能对你有那么大的影响?

在找他们摊牌之前与之后,提醒自己一些基本的「真相」会有帮助:

父母对你施以不健康的控制手段。

他们的控制伤害了你,并让你付出代价。

你有权说出自己受到控制的感受。

父母对你做的事是他们的责任,而不是你的责任。

你现在的人生要怎么过是你的责任,而不是他们的责任。

和父母把话说开,是必须做的事吗?
在把话说开的过程中,这些真相有时会变得模糊。寻求其他理清思绪的助力是个有用的办法,像是请支持你的人「待命」,在事后听取你的思想汇报。苏珊.佛渥德的《父母会伤人》也是一股助力的来源。如果你选择和父母把话说开,这本书详细探讨了要怎么做。

无论结果如何,为自己发声都平衡了多年来的扭曲状态。你甚至会发现,在与父母正面交锋之下,他们那造成威胁的巨人形象已化为一缕温和无害的幽魂。

  报错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53933.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