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做,能让这些负责救人的人,更理解人

埃默里大学素有「南方哈佛」之称,该校医学院有一堂特别的文学课,希望医学院学生以文学涵养仁医之心。今年春天,这门课更带领学生到密西西比州,展开四天的福克纳文学朝圣之旅。

这门开在医学院的文学课,有个奇妙的渊源。这门课的倡议人、当年开课的内科医师巴丁教授(W. Clyde Partin Jr)在三十五年前仍是医学院高年级生,跟主修英文的同学共同请求知名的诗人医师史东三世(John H.Stone)开一门整合医学和文学的课程,史东欣然允诺。这也是美国医学院的第一门文学课程,引领美国医学院开设文学课程的风潮。

这么做,能让这些负责救人的人,更理解人

史东在埃默里大学医学院和埃默里大学牛津学院暑期班授课,直到2008年辞世。巴丁说,他非常想念史东教授,他让学生体会到,阅读诗和小说可以帮助医者了解病人处境,贴近他们经历的混乱。

四年前,曾协助史东规划授课大纲,并任讲者的沃尔芙金(Sally Wolff-King),建议巴丁复课,这门课得以传承,继续开设。

这门课目前有十一位学生,阅读方向有二,一是锁定医生身份的作家和诗人,另一个是非医师所写的医学议题作品。阅读作品包括:美国女作家韦尔蒂(Eudora Welty)的《乐观者的女儿》、威廉.福克纳(William Faulkner)的《在我弥留之际》、医师作家谢泽尔(RichardSelzer)的散文集《灵魂的准确位置》(The Exact Location of the Soul,暂译),以及史东等医师的合编文集等。

沃尔芙金和巴丁为了让文学鲜活,特地在今年春季规画了四天的福克纳朝圣之旅,带着学生和文学同好,一起前往密西西比州,探索这位美国南方文学大师的文学世界。

负责导览的沃尔芙金说,她在学生时代,就曾跟着恩师沃尔提斯(Floyd Waltins)造访之地,这也是她研究福克纳的文学启蒙之旅。如今,恩师退休,她成为新的引路人,内心有很多感触。

沃尔芙金觉得最有意思的是,这次的文学朝圣团团员大多具备医学背景,大家会在参访中,七嘴八舌地讨论福克纳的死因,打开她的眼界,让她用另外的角度了解福克纳。

比如,历史学家普遍认为,福克纳的死因是他从马背上跌下来,在家拖延数日才去就医,就医没多久就辞世,但没人了解他是死于心血管问题或肺里有血块。而这群团员则用医学角度则讨论他可能的死因,跌倒之后可能出现那些并发症,照护可能出现那些问题,最后成为他致命的原因。

又比如,福克纳小说《在我弥留之际》故事主角艾迪.本德仑(Addie Bundren)一开场就躺在病榻上,团员们也是用医学角度讨论她的病因和病况。

计划主修精神医学的艾柏纳(Andrew Ebner)就说,他们参访了密西西比HollySprings墓园,发现到密西西比州在1878年因黄热病肆虐,当地有两万人死亡。同时,他发现,在福克纳家门前的小径,有整排的香柏树,当时的人认为香柏树可以驱蚊,他们猜测是否跟这场瘟疫有关。

福克纳生前的处所山楸橡树(Rowan Oak)已成为博物馆,是美国国家级古迹,由密西西比州立大学持有和管理。从大学校园可以Bailey’s Woods步道,大约二十分钟,就可以抵达他的故居。

这么做,能让这些负责救人的人,更理解人

埃默里医学院的文学参访团,参观了福克纳的故居,进入他喜欢阅读和写作的居室,并拜访福克纳的亲友,听他们分家家族故事,瞻仰福克纳和其家族的墓园,走过福克纳生前生活的街道,行经他日常散步的小径,体会启发他创作灵感的景物。此外,也参观密西西比大学的福克纳馆藏,看他的手稿。

另外一位团员倪区(Sophia Neitsch)主修比较文学,她说,当她触摸着福克纳《声音与愤怒》初版,这本书是由福克纳妈妈手缝装订,就感觉相当有趣,「这旅程帮助我把作者当人来看,一个真真实实的人,这真是很丰富的经验。」

这也是巴丁医师从繁忙的看诊行程挤出时间,首次参加文学朝圣之旅,他说:「太值得了,能看到启发福克纳灵感的地方,在主角下火车的地方吃晚餐,看在他书上提到的一条路,参观他带马去喝水的泉水」。

他说,作为诗人,这趟旅程给了他灵感,启发他如何创造角色和关联性,而作为医生,他会把这些经验带回教室和实验室,「我相信当我花时间去解读文学,这会帮助我,懂得如何去倾听病患,并研究更抽象的概念。」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512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