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伴乐交第二部_我的人生交换

10-1来一个单蠢的朋友

「苏小妞,妳又在发什幺呆呀。」萧蓉拍了下语声的肩膀,还是很善良的,没把抹过窗户的灰抹布,碰到有点小洁癖的语声身上。

「她从万圣派对以后,就很常这样发呆。」于晓谊也凑过来。

「我那天还看到,有个挺高、挺帅的男生和她在一块唷。」她很八卦、很多嘴的说到,一边上下打量着语声。

「蓉蓉,这姑娘肯定有问题,我闻到一股『有私情』的味道。」她严肃着。

「大谊,把妳的扫把给我拿开。」萧蓉没好气的推开离她俩很近的这人。

「还有,咱们声声终于要销出去了,妳别把萌芽中的幼苗给掐了。」

「妳好兇喔。」于晓谊嘟嚷着「不说,我不说,快带走这个滞销很久的人。」语声汗颜,她是有多被嫌弃呀。

换伴乐交第二部_我的人生交换

距离10月31日的万圣派对,已经过去两周又3天了,却还是不断有人提起这次的活动,主要是,真的很精彩,让不少学生与南城市民回味无穷,一直到今天依然没有消停的趋势。

布置得体的场地,精緻可口、卖相佳的点心,还有一个个别出心裁的演出,最后的万圣烟火秀,连很不想待在那的语声,都觉得动容。这几天她细想着,才觉得若不是方延深出现,把她留下来,她会错过很多精彩。

「明明只见过几次的。」她想着,只摇摇头,虽然这段时间,交换过联络方式的两人,陆陆续续发过几次的讯息联络,聊过几次天,虽然还不到无话不谈的交情,也在对方属于朋友这一个栏位留下一点印记。

只是也很巧的,没有再碰过面,也不知道前段日子,每隔个两三天就遇到,是什幺神奇的缘分,看方延深提起,他去青藏高原拍一些商业照片,还传了几张他随手拍的湖泊照,是被当地人称之为『天湖。』的纳木错,美不胜收。

「曼曼可是出尽锋头呢。」而也很神奇的是,她们三个人与简曼音,成为交情不错的朋友,这才发现,那个清纯甜美、天使脸孔,吸引宅男眼光的女孩,实际上真的智商不高…,够单蠢,情商也够低。

于晓谊就说过,果然外在什幺的,不能代表一个人,这是在简曼音小姑娘又一次把课本带错,并且上了一天也没有感觉时,她语重心长的说。

「她前几天竟然还可以跑错教室,我以为我们高中部只有两栋楼而已。」于晓谊的母性被彻底激发,她嘴上嫌弃着,却总是在第一时间上前解围。

「她的女主人设彻底崩了。」大谊摇头叹气。

换伴乐交第二部_我的人生交换

「妳们在聊什幺?」某个呆萌的人路过,提着一桶混浊的拖把水,眨着那对杏眼,很是可爱。

「在聊妳和方大师的合作呢。」语声回答,她还蛮喜欢这个无心机又直肠子的女生,嗯…虽然偶尔真的不是那幺聪明,但这也是她的人格特质,小姑娘听了,很开心的放下那桶水,和她们东拉西讲的。

原来简曼音的外婆是方淮祉的妹妹,特意让她跟着舅公好好学习钢琴,趁这次派对,好好见见世面什幺的,她这次和方大师的合作,也确实相当杰出,收穫了另一批男性粉丝,编入护花使者团中。

简曼音是个:只要妳开了个头,她就哗啦啦的把一堆自家的事全倒出来,趁着打扫完毕的时间,晓谊一时玩心大起,结果竟然套出简家三代的薪资收入,还有…简曼音银行卡的密码。

当简小妹妹说出来时,一时之间,三个听众无言以对,「啪!」扫把落地的声音,「匡噹!」萧蓉不慎把窗户拆下来。

「我刚刚…有听错什幺吗?」始作俑者大谊睁着眼,不敢置信。

「妳是认真的吗?」萧蓉反问简曼音,她有跃跃欲试的感觉,冷静点呀,孩子。

「她是认真的,两位。」语声很淡定。

换伴乐交第二部_我的人生交换

「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于晓谊弱弱的说,她没想到,真的有人傻的会把密码这种,属于个人隐私与机密的事说出来,三人一致得出一个结论:简曼音之所以能安全活到现在,还没有被人卖掉,完全是因为她没有遇到过坏人。

当然,这位单蠢小姑娘的故事,或许不是那幺单纯的,一个天真善良的女孩,也有关于她不为人所知的伤与痛,也许她们会知道,又也许她们不会知道。

10-2久别待重逢

时光飞逝,冬天的脚步渐近了,已经到11月中。

「后天早上的飞机回南城,晚上一起吃个饭吧?礼拜六的晚上妳不忙吧?我还约了小準和姊姊,姊夫和孩子也会过来。」语声看着手机里的讯息,不禁扬起笑容,是呀,真的好久没有见了呢,儘管他们现在,几乎是每天连络,她也还没见过慧蓉姊的丈夫和孩子呢。

「语声竟然在笑诶。」于晓谊和萧蓉咬着耳朵。

「还笑得那幺呆傻…莫非是她的姦夫传来讯息。」萧蓉道,两人交换着情报。

「我刚刚经过时,有瞄到一眼,发信人是:莓果甜心。」简曼音凑近两人,小声的说出自己看到的。

换伴乐交第二部_我的人生交换

「看的好,这就是关键字眼,语声只要接到这个莓果甜心的讯息,都会笑得特傻、特花癡的,肯定就是那个姦夫。」于晓谊双手一拍,下了结论。

「只有我觉得莓果甜心听起来特别女孩子气吗?」简曼音纳闷着「应该不会是语声的爱人吧?」

「我也这幺觉得,但我肯定语声的花癡症铁定因这人而起。」萧蓉严肃的说「语声终于要出柜了吗?」

「我就奇怪她一直对男人那幺冷淡,追求她的那幺多,高矮胖瘦、黑白都有,从英俊多金到阳光男孩,那幺多的极品她一个也看不上,敢情这是性别的问题呀。」晓谊道,恍然大悟,后做拜倒状「是我错了,和妳成为朋友,却没能了解妳真正喜欢、真正想要的。」

如果语声背后有长眼睛,外加一对顺风耳的话,她一定会很感慨,感慨自己交错朋友了,然而以上两种不存在的器官她都没有。

语声

“好呀,帮你接风,还在你店里吗?”

莓果甜心

换伴乐交第二部_我的人生交换

“换个地方,吃点家常菜吧,打算在我的住处,大家一起吃饭。”笑脸贴图。

语声:

“没问题。”

莓果甜心:

“那到时候后去接妳,4:20在咖啡馆等妳?”疑问脸。

语声:

“约这幺早?”

莓果甜心

换伴乐交第二部_我的人生交换

“妳怎幺捨得我一个人煮七人份的晚餐…”,哭倒在地的人。

语声:“…就4:20吧。”

莓果甜心

眼神闪闪发光的笑脸。

摘自语声的通讯软体,我们可以从以上对话内容得知以下几点事实:

1.方延深很爱卖萌

2.方延深真的很爱卖萌

3.方言深还爱装无辜、装可怜

换伴乐交第二部_我的人生交换

4.语声不想理他(枪声一响,方少吹吹枪口的烟,江郎卒。)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45049.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