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这个时代 让网络写手的文字被认可、身份有归属

a043a60d1529fb3a6b59186d726e64c3_1521596999

改革开放40周年在文学领域取得一项最重要的成就正是网络文学的诞生。网络文学完全地改变了传统文学发表的方式,也改变了读者阅读文学的方式,甚至网络文学正在成为一个创意的引擎,对一切文艺和娱乐产业发生着深刻的影响。当然,网络文学也诞生了一个规模庞大的网络写手群体,应该说,改革开放的浪潮深刻地影响了这个群体的生活,使他们可以表达自我,充分享受文学创作的乐趣,同时也可以通过创作来过上体面、有尊严的生活。元老级的著名网络写手、上海网络作家协会会长刘炜(“血红”),日前接受了青年报记者的专访,以一个历史亲历者的身份,谈了他眼中的网络文学发展史。

青年报·青春上海记者郦亮

表达的飞跃 从没想过可以如此畅快地分享自己的文字

1999年拥有了自己第一台电脑的刘炜在网上疯狂地寻找可以阅读的内容。这个大学计算机专业的大二学生,正处在对于阅读如饥似渴的年纪,但是显然,现实生活中的那些所谓传统的读物根本没有办法满足他。

在当时还很少的BBS论坛上面,刘炜发现了一些小说,其中就有痞子蔡的《第一次的亲密接触》。“我当时真感觉自己发现了一个宝。”19年后在浦东一间别致的茶馆里,刘炜向青年报记者回忆起当时的那段青葱岁月还很激动。“我看《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心里发酸,因为那个小姑娘最后死了。”后来刘炜又看了一些其他发表在BBS上的作品,比如今何在的《悟空传》。

很多年后,人们将《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发表的1997年视为网络文学的开端(在此之前也有一些小说发表在网上,只是影响没有这么大)。刘炜现在越来越清晰地看到,最初在网上的那一段阅读,深刻地影响了自己的人生。比如痞子蔡,刘炜知道他写《第一次的亲密接触》时是台湾一所大学的水利专业学生,理工男也写得挺好,刘炜自己也是一个理工男,他自己为什么不能写呢? 还有《悟空传》,竟能将《西游记》演义成这样,这和其他传统作品迥然不同,让刘炜眼界大开。

生于湖南常德的刘炜从小热爱阅读和写作,尽管他是一个理工男,却一直怀着一颗文艺之心。最初的这一段网上阅读的经历,让他感到自己找到了一个实现梦想的切入口。2002年他从学校毕业之后,进入到一家软件公司上班。但是因为“情商低”,得罪了一些人,工作并不如意。在苦闷之中,刘炜开始像痞子蔡那样试着在网上论坛中写一些作品,并且很快拥有了大量读者。那是2003年,刘炜开始使用如今鼎鼎大名的“血红”的网名。

那简直是一次表达的狂欢。刘炜告诉青年报记者,在BBS上发表作品之前(当时还没有网络文学这个词),一个普通人想发表一些东西,表达自己的观点是很困难的一件事。当时最主要的渠道就是文学杂志,但是据说有的文学杂志一期会收到十几万份的投稿,最后只能发表五六篇。当时文学杂志处于绝对强势的地位,讲究一点的会给作者发一封“退稿信”,说一些勉励的话,大部分杂志社是退稿信也没有的,而且还不让“一稿多投”,所以作者只能苦苦地等待投稿的消息,任自己的创作热情在这苦等中消磨殆尽。

可是,在网络文学出现之后,表达的门槛大幅度下降了,只要有表达的热情,只要遵纪守法,谁都可以在网上发表自己的作品。刘炜告诉青年报记者,这是一个巨大的转变,也因为如此,网络文学才可能成为一种全民的狂欢,变成一个巨大的产业。

职业写手的诞生 网络文学商业模式能让作家体面生活

2003年当刘炜开始在网上写小说的时候,已经出现了一些最初的文学网站。一开始他是在天鹰文学网写作品的,才发表了几章内容就已经人气爆棚了。但是因为觉得和站内其他写手气场不和,刘炜写了半个月就离开了,去了另一家文学网站起点中文网。

那时写手写作的动力还基本停留在一种分享的快乐之中。写手发表作品纯粹是与人分享,是没有稿费的。所以当时刘炜还有一份咨询公司的工作在做,老板的苛刻让他十分反感,但因为要吃饭,也只能这样隐忍地工作着。让刘炜真正开始审视自己的职业前途的是起点中文网“付费阅读”模式的推出。

“付费阅读”被认为是网络文学商业模式的基石。从此之后,签约网站的写手,作品实行“付费阅读”,读者每读千字付费两分,这让一些热门写手拥有了一份可观的收入。当时起点中文网第一批签约了8名写手,“血红”是其中之一。这八位元老级写手,目前还在写作的只有“血红”和“流浪的蛤蟆”。刘炜清楚地记得,当时他一天的收入就有七八千元,而他其他做正儿八经工作的同学当时一个月的收入也不过四五千元。2004年,“血红”就成为起点中文网唯一的年收入超过百万的白金写手。

“付费阅读”模式的建立,以及在IT技术飞速发展基础上网络小说读者数量的大爆发,让写网络小说的写手有高收入、过上体面稳定的生活成为一种可能。也就在这个时候,刘炜正式辞去那份让他反感的咨询公司的工作,来到了上海,成为了一名职业写手。“这份收入的存在,成为了写作的一个港湾,终于可以专心致志地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刘炜对青年报记者说。

刘炜现在回过头来看,如果“付费阅读”制度早诞生几年,目前网络文学的格局恐怕会是另一番局面。在刘炜之前,有一些写手也写过一些“贼好看”的书,但因为没有收入,最终无以为继,不了了之。但是“付费阅读”毕竟还是诞生了,网络文学的大发展终于拉开了序幕。

商业的狂飙 为金钱而写作,还是为写作而写作?

从2003年开始算,“血红”写网络小说已经15年了。作为一个元老级大神写手,他从网络小说创作所获的商业所得也逐年攀升。

“血红”并不认为网络小说是一种新的类型小说。因为目前网络小说的各种门类在传统文学都可以找到原型。比如他自己写的玄幻小说,其实从古代的仙侠小说中终究可以找到原型,神魔小说的始祖恐怕是《西游记》,古代言情小说大概与《金瓶梅》是一脉相承的,至于网络现实主义小说那和传统文学中的现实主义小说没有什么区别。尽管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但这并不能遮掩网络写手们的蓬勃的创造力。这就有了IP改编一说。

2014年被称为IP元年。从这一年开始,大批极具创造力的网络小说被改编成影视剧、网游等,一些大神级写手因为IP版权的转让,而获得了天价收入。刘炜的收入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又进入到了一个新层次。IP改编被认为是网络文学商业模式的一次狂飙,如果“付费阅读”模式的建立,坚定了网络文学长期发展的基础,那么IP改编是一个兴奋剂和催化剂,这造就了网络文坛的许多巨富,也让网络文学更成为一场全民狂欢。

但是一个问题随之出现了,当IP概念如此诱人的时候,网络写手究竟是为金钱而写作,还是为写作而写作。刘炜对青年报记者说,现在写手分为两类,一类是纯粹的写手,一类是为了金钱而写作的写手。试着回想当初,即便没有稿费,也要去表达,去分享,这是何等理想主义的生活。在这样的一种情境之下,出现了网络文学中最初的一批优秀的作品。现在也要不忘初心地去创作,才有可能续写辉煌。

“血红”认为,面对这场IP狂潮,所有人应该保持冷静。西方的IP孵化是循序渐进的。比如“变形金刚”,是先有了变形金刚的动画,培养起了一批动画观众,等这批观众几十年后成熟之后,再有了变形金刚电影,这时当年的动画小观众已经成长为有消费力的电影观众了。而在中国,对于IP开发,人们都想一蹴而就,这是有一点急于求成了。而且,现在网络小说的读者已经日趋成熟,如果写手一心为金钱而写作,势必影响作品质量,而这终将被具有了鉴别力的读者所抛弃。

身份的渴望 网络作家协会体系让写手有了归属感

大概是2010年的春节,刘炜在上海遇到了一个女书友,这个女书友后来成为了他的妻子。刘炜终于在上海有了一个安稳的家。也由于太太是上海人的关系,现在“血红”也得以拿到了上海户口。

有时候刘炜觉得自己是幸运的,能够由于一个因缘际会而在上海有了温暖的家,可是大部分在这座城市写作的写手,他们一直有一种漂泊感,归根到底一个问题就是“我到底是谁”。在释放了最初的写作冲动,获得了一些经济收益之后,写手们开始思考自己的身份。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网络写手”并不是一个国家承认的职业,在签署合同的时候,他们只能算“社会无业游民”。可是自己明明写了那么多作品,明明是网上呼风唤雨的大神,怎么就成为“无业游民”了呢? 由于没有身份,很多写手的孩子就学等都成了问题。这种对于身份的渴望,是网络写手一种普遍的心理。

2014年全国各地开始陆续成立了作家协会下属的网络作家协会。上海网络作家协会成立于2014年,是全国第二个省一级的网络作协。当时刘炜是副会长。在2018年9月的换届中,刘炜成为了上海网络作协的会长。“网络作协成立的目的,就是让写手有一个家,在这个大家庭中写手可以获得各种服务,甚至于包括相亲。”现在上海网络作协正在推进为写手申报中级职称的工作,一旦“网络文学创作中级”成为现实,这意味着写手将获得身份,“中级就相当于讲师。”

先是由地方成立网络作协,2014年中国作协旗下的中国网络作家协会成立,协会对全国写手的创作进行引导,给他们提供各种服务,让写手感受到一种充分的归属感。

在2018年初召开的新一届上海“两会”中,刘炜以上海市人大代表的身份亮相,引起社会的强烈关注。刘炜说他当选人大代表,意味着主流社会开始正视网络写手这个群体。现在中国网络写手有1400万,签约写手有几十万,如果一个写手结婚,加上双方服务和另一半,大概有1亿人,这不能不说是一个新的社会阶层。而他将反映为这个阶层的诉求,为他们鼓与呼。

未来的命运 网络小说将更关注现实、对现实发声

作为改革开放40年在文学领域的一个重要产物,经过了20年的发展,网络文学已经成为一个重要产业,而网络写手也已经成为一个重要的新群体。但是近年社会对于网络文学也有一种反思。认为写手玄幻、盗墓和宫斗写得太多,观照现实的作品太少,由此而引发了网络文学是否“接地气”的讨论。

刘炜对青年报记者说,现在人们对网络写手有一种误解,他们天天宅在家里,闭门造车,已经严重地脱离了社会。再加上他们写的那些作品很多也是不食人间烟火,因此网络文学虽然繁盛,却和现实并不相干。其实并非如此。刘炜说,在网络写手的群体中,有大量的写手是密切关注社会的,只是他们关注的方式不同,他们更习惯于在家里通过网络来关注现实,来对各种热点事件发声。很多言论,其实都是网络写手发表的。只是他们在写小说的时候,并没有过多地关注现实,写了另外一些内容。

在国家的引导和推动之下,现在网络小说中的现实主义题材作品开始增多,有人写军事题材,有人写国企改革,还有人写职场。刘炜认为只要通过引导,会有越来越多的写手关注现实,用他们的作品来反映现实,对现实发声。

同时,刘炜认为,未来网络文学将成为一切文艺娱乐的内容源头。这有两个层次的影响,其一,通过成熟的IP运作,有越来越多的网络小说改编成影视剧和游戏,成为他们内容的重要来源。其二,有越来越多的网络写手和网络文学从业者会进入到影视、游戏、综艺等娱乐行业,输送他们的创意。这个时候,网络文学就不再仅仅是一个单一产业了,网络文学会成为所有娱乐产业发展的一个重要的引擎。

至于刘炜本人,他说他会继续写下去,他的目标是写1亿字,现在他已经写了4800万字。虽然写了那么多字,但刘炜仍然觉得自己对网络文学的热情丝毫没有消减,他讨厌那种重复性劳动,而这恐怕是世界上唯一的每天都出新意的工作。

来源:匿名

⚠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网文在线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