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爸虎妈与溺爱孩子的父母,其实出于相同的动机

家长们当然有理由害怕。社会流动停滞了,国际竞争环境变得越来越激烈,中产阶级岌岌可危,想往中上阶层攀登似乎变得更难。自二○○八年之后,未来似乎比以往更艰钜,令人退却,特别是对年轻人而言。越来越多人把大专以上的学历视为绝对不可或缺,而且越是名校,越能帮你镀金。如果你生活在一个胜者为王的社会里,你只会希望自己的孩子站在赢家那一方。

虎爸虎妈与溺爱孩子的父母,其实出于相同的动机

对富家子弟而言,这一场入学竞赛的原则不在于是否要进名校,而在于进哪一所名校。

如今中上阶级父母的专横形象众所周知,其中却也有反差甚大的极端。我们都知道「直升机父母」──紧迫盯人,催逼施压,吹毛求疵──以及他们为孩子打造的童年,满满都是制度化的管理和一堂又一堂的才艺补习;这种爸妈最爱说的「我们来做什么什么吧」,都是用提议的口吻在下指令。我们也看过过度纵容的父母,任孩子在餐厅撒野乱跑,都八岁了还为他们系鞋带,成天对小孩说他们是多么独特美好的小可爱,说宝贝将来一定心想事成,而且大人会全力支持孩子的梦想。

然而,这两种家长的形态并不互斥。他们的行为来自同样的动机:溺爱和逼迫,安抚和监督,正是过度保謢的两种样态;亦源出于一种被误导的观念,使父母自以为能为孩子打造安全顺遂的世界,以为把每件事都做对了就能使孩子不受阻碍或伤害,也就是作家佩姬.欧伦史坦所说的「为孩子挡下痛苦、失败和悲伤」。

作家安娜.昆德伦认为直升机父母的心态来自于对控制的迷思。有人可能会补充说,这种迷思在中产阶级特别明显,因为他们深信人生是可以预测的,也是可以计算的,只要把它变成一张张亮眼的成绩单,就是飞黄腾达、青云直上的保证。家长逼迫十七岁的孩子读微积分要拿A,和蹲下身去帮八岁的他们绑鞋带一样,都是在潜意识里认为孩子能力不足,不能把事情做好。

换句话说,此举形同使孩子幼儿化。哈利.路易士回想他在哈佛学院长任内见过的学生:「他们还没有长大,而且那似乎是人人都乐见的结果。」

虎爸虎妈与溺爱孩子的父母,其实出于相同的动机

直升机父母和溺爱型父母都是大人的过度认同,前者把孩子变成实现心愿的工具,后者将自身对自由和安全感的渴望投射在孩子身上。无论是哪一种,都令孩子的人生沦为他人生命的延伸,而这便是高成就教养的真相。麦克.汤普森写过多部关于人格发展的著作,他认为「这种家庭养出的孩子都相信自己是自由而独立的,事实上孩子只是出去替爸妈执行任务」。

高成就学生的家长往往对孩子们的心路历程浑然不觉,甚至刻意忽视。莱文所列举的大量统计数据令人不安:「在我国,家境富有、受良好教育的九岁到十九岁孩子…罹患忧郁症、药物滥用、焦虑症、体能失调和不快乐的比例,比其他分类族群的孩子都要高。」「小康以上家境的青少女,有百分之二十二确诊罹患忧郁症。」而心理健康问题「在私立中学和高中的普遍性比公立学校多了二至五倍」。

富贵家庭为孩子打造的人生,都是分数挂帅

和明星高中的教师们聊过之后,我有一种感觉:其实大多数老师都了解问题何在,也想改进以导正他们的学生。有些老师谈到他们如何试着将不同的价值观带进课堂里,例如爱、学习和服务社会,却发现课堂上没有那样的空间。在威斯彻斯特某预科学校教书的一位老师说,她的一个学生在《麦田捕手》的讨论会上崩溃痛哭,说他爸妈叫他将来去做证券经纪,可他不想走那一行。就在当晚,这个老师接到学生母亲的电话:「不准给他灌输什么奇怪想法。」

有些地方已开始试着减轻这些压力。在新泽西州,一个名叫里奇伍德的高级郊区率先实行年度休课日──每年一日,不做任何家庭作业或课外活动。别的社区也跟进。这方案可不是一周一日,而是一年才一日,但还是有很多人觉得太多。一位私立学校的老师告诉我,学生家长不让孩子参加校外教学,因为那会使学生少上一天课,很多孩子也同意。

人人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受教育,却没人想让孩子得到真正的教育。帕罗奥图的地区报曾刊登一系列报导,报导中描述当地高中的教育环境是「不利于学习」。《办校兴学》里的孩子几乎不知教育本身的价值为何物。「我去了霍普金斯大学──耶鲁大学的直升班,那里令我厌恶;」我以前的学生来信说:「他们把学习搞成一种单调的耐力赛,最佳『运动员』就可以得奖。」

高成就孩子,忙于满足父母对满分的要求

爱丽丝.米勒在她的经典精神分析著作《幸福童年的祕密》点出问题的核心。依照米勒的描述,所谓「有天赋」或有成就的孩子,其自我的形成,系响应于父母本身对满分成就的需求。

因此,米勒认为,天赋异禀的人总在浮夸和抑郁的两极之间摆荡。浮夸是对于优势的幻想,是子女满足父母期望时会得到的赞词:会在你的大学入学测验满分或被高盛银行录取时,化成令你晕陶陶的悸动;但若遭受挫折,致使成功的幻想破灭,随之而生的便是抑郁。

在米勒的观点,孩子为响应父母之期盼而形成的自我,是「虚假的自我」。当孩子的感受和欲求不被认可,他们会学着去忽略那些感受,最终失去辨识此类感受的能力。米勒亦认为,这样的父母不能忍受孩子「悲伤、有所需求、生气、愤怒」,如此一来,他们又陷入欧伦史坦所谓的「保护冲动」,于是急切地想去阻断孩子与「痛苦、失败或悲伤」的连接。结果造就出今天的高成就青年,看似和蔼可亲,沉稳干练,内心却无所适从,依赖性强,没有开发自我与建构价值观的能力,只能被动地等待权威的领导和指挥。

虎爸虎妈与溺爱孩子的父母,其实出于相同的动机

不过,并不是所有的学生家长都吃虎妈那一套。就我所知,单就中上阶级家庭而言,多的是与蔡美儿典型不相符的爸妈,也有好些人对我说,他们明知有更好的选择,但还是选择因应潮流。就像大学生徘徊于从众和果敢之间,家长们也为了能在体制内做到最好而不知所措。话虽如此,我们最不能做的就是一味投降。纵使水势再湍急,我们也不能再随波逐流了。假使我们希望孩子身上出现与众不同的转机,我们就得用与众不同的方式教养他们。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43705.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