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次我们来煮味噌口味的芋头火锅。」

第二天早晨的时候,我就在九层塔附近的鸡笼下面发现了两颗鸡蛋。

「下次我们来煮味噌口味的芋头火锅。」

我们花了几天的时间把搬家的纸箱一个一个打开。把衣服放进衣柜里,冬天的棉被放进壁橱,厨具放到厨房的位置。值得特别提到的是厨房里还有一个红砖砌成的烧柴火的大灶,爸爸说从前我的曾祖母会用那个大灶来蒸年糕,我对爸爸说我们也用那个大灶来蒸年糕吧。爸爸笑着说,这就饶了他吧。

此外我也帮爸爸一起组合书架,把他的书按照分类排好。但我们带上山的书架实在太少了,因此很多书依然堆放在客厅的木地板上。不过乡下老家的房子比起台北公寓宽阔许多,因此不论爸爸怎么把书堆叠在地上,客厅都显得非常宽阔。

第三天晚上,我和爸爸一起把木柴搬到客厅中央的烤炉,在烤炉上架起汤锅,直接用木柴煮火锅。我和爸爸一起生火,因为房子里没有火种了,爸爸用小刀削了木屑堆叠起来,烧了几张报纸好不容易将木屑和小木片点着,然后整块手腕粗的木柴也烧得通红。烧起来黑灰色的烟就直接升起来从客厅中央的气窗排放出去。

几分钟后汤锅底开始冒出小气泡,然后汤滚了。

爸爸依序在火锅里放进从萱伯母杂货店里买的冷冻肉片、鱼丸、燕饺、香菇、冻豆腐……村长张青海伯伯和她太太送来的玉米、白菜之类的蔬菜。

虽然夏天在家里吃火锅有点奇怪,可是在高山上的夜晚,凉得让人想穿起冬天的厚外套,因此和爸爸坐在客厅里各捧着半张脸那样大的大碗喝热热的汤,用竹筷子夹火锅肉片和燕饺,仍然觉得非常幸福。

我吃得热呼呼的一张小脸,用手臂擦拭了下额头冒出来的细微汗珠,然后开心地对爸爸说:「爸爸,我第一次吃用木头煮的火锅哩!」

「小时候,你曾祖父、曾祖母还在世的时候,每年冬天我们都常吃芋头火锅呢!」爸爸笑着说。

「芋头火锅?」我说:「好奇怪的口味。」

「听你曾祖父说,那是……」爸爸停顿了一下,仿佛在脑袋里找寻恰当的语词,然后他说:「那是你曾祖父和一个曾经住在这个村子的日本人学的火锅。用芋头、大葱和味噌之类煮的火锅料理,听说是日本山形这个地方的特色料理。」

「这个村子以前很多日本人?」

「很久、很久以前,有警察、也有工程师、从事林业的人住在这里。」爸爸说:「杂货店的萱伯母那道味噌也是她自己煮大豆做的喔!听说也是日本人的配方。」

「哈,那下次我们来煮味噌口味的芋头火锅。」我说。

「好啊。」爸爸回答。

***

那一天夜晚,爸爸睡了。我从榻榻米上坐起来,由于夏天的缘故,和式纸拉门是半开的。

可以看到挂在天空的上弦月和发亮夜空的边际处,那山的棱线。云被月光照映着白而透明。

而银色的月光照在正熟睡的爸爸脸上。

这个时候我想起了妈妈。

在网络通信软件上妈妈她说现在已经在上海开了新的乐器公司据点。我曾经浏览过妈妈她公司的网页。网页上连接了Google地图街景,可以看到那家公司在妈妈口中的宝山区内一条非常热闹的大马路旁边。

可是妈妈现在也快乐吗?

晚餐时候,我和爸爸吃了用木柴煮的火锅哟!每天都用木柴烧山泉水来洗澡。我和爸爸在院子里开辟了一大块菜圃,开始种一些蔬菜。甚至惊喜地发现在荒芜长满野草的院子里,除了九层塔、小辣椒外,还有玉米、茄子生长。

山里的空气干净地像一百台空气清静机同时运转所产生的干净空气。山里的天空比海的颜色还要漂亮。我和爸爸养了两只母鸡和三只小鸡。

小鸡很可爱,每一只我都帮它们取名字,母鸡虽然有点凶,可是每天或隔一天都会生蛋。爸爸答应我那些鸡他都不会杀,要把它们养大。这些事情我都在网路上告诉妈妈。

可是我多希望妈妈也能够和小馒头一起看到的呀!

我想去找妈妈,叫妈妈回台湾,让妈妈到山上来和爸爸一起吃火锅,看这美丽的银色月光。说不定那样爸爸和妈妈就会和好了。

那时候的我轻轻地离开榻榻米。发出窸窸窣窣的细微声音换衣服,穿上了外出用的长裤和上衣,因为担心吵醒爸爸所以蹑手蹑脚地走到檐廊上。

「下次我们来煮味噌口味的芋头火锅。」

呼,好冷。我想。得多穿一件稍微厚一点的外套才行。

回到屋里穿上外套,并且把袜子穿上。从桌上拿起自己那有小熊图案的钱包,因为在山上几乎不需要花到什么钱,只有萱伯母家的杂货店有卖一些汽水零食,所以这阵子我都没有把钱包放在身上。迅速拉开小钱包的拉炼数了一下里面的数目,有一张一千元的钞票,除此之外还有加起来三百七十二元的钞票和硬币。

我把小钱包放在米色长裤的左边口袋里,然后又觉得钱可能不太够用,所以走到墙壁旁边抱起我养好久的一只半透明红色塑料小猪扑满。小猪扑满的肚子里有好几张一百元的钞票,但大多是十元的硬币,因此抱起来非常沉重。我抱着它从檐廊走到客厅大门口,袜子稍微踩到了因露水潮湿的草地,但没有办法。如果我拉开客厅的木板门走出来的话,那木板门轴打开的声音在夜里一定非常响亮。我担心会吵醒爸爸。

我走到大门前面,从老旧的鞋柜里拿出我其中一双鞋子,因为得走很远一段路,因此我选择了运动鞋。

我要下山去找妈妈。

只要下山以后,搭上公交到桃园。不,台中应该有机场吧?记得是社会科老师有教过叫做清泉岗机场……我只要到机场,用扑满的钱买机票就可以到上海找妈妈。

到时候一定要妈妈回来跟爸爸和好。

我在心里默背了一下妈妈在上海的手机号码。迈开脚步走了几步离开院子,然后快速地往山下奔跑。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42304.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