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德勒:梦境所选择的内容,响应做梦者心之所向

梦境在表达其目的时,既不合逻辑,也不真实。梦境的存在,是为了引发某种感受、心情或情绪。想完全揭开梦境的隐晦面纱,并无可能。不过(在这一点上),梦境和清醒时的人生、行动只有程度之差,而非分属不同类别。一个人的内心会如何回答人生的问题,和他的人生计划(scheme oflife)有关,不过计划的答案并不符合预设的逻辑框架;因此为了促进当事人与社会互动,我们的目标必须不断琢磨,促使这些答案能逐渐符合此框架。一旦我们不再用绝对的观点来看待清醒时的人生,梦境就不再神秘。其实,梦境不过是进一步表现清醒人生中也有的相对性,以及事实与情绪的组合。

阿德勒:梦境所选择的内容,响应做梦者心之所向

综观历史,原始人类认为梦境十分神秘,他们通常会透过预言的方式来解读梦境。一般人都认为梦境可以预示未来会发生的事;但这种说法只对了一半。梦境确实是一座桥梁,把做梦者遭遇的问题和他想达成的目标串连起来。从这个观点来说,梦境常常成真,因为做梦的人在梦中也在自我磨练,做足准备,只等待梦境应验。

换句话说,各种事物之间互相连接的关系,在梦境或清醒时的人生都是一样的。如果一个人敏锐而睿智,无论他分析的是自己的清醒人生还是梦境人生,都可以预见未来。他所做的分析就是一种诊断。比方说,如果有人梦到某个熟人过世,而对方后来也真的过世了,但这不代表他的预知能力比医师或对方的近亲还要厉害。这其实意味着,相较于清醒之时,做梦者反而较常在睡觉时思考事情。

因为梦境的一半是事实,如果把梦当作预言看待,就叫做迷信。一般来说,同时有其他迷信的人才会坚持「梦是预言」这种想法。不过,想藉由营造预言家形象来拉抬地位的人,也会支持此想法。

为了打破「梦是预言」这种迷信,并抹去梦境的神秘感,我们必须解释为何多数人都无法理解自己的梦。原因很简单,因为即便是清醒时也很少有人能真正了解自己。很少人拥有找出前进方向的自我反省剖析能力,而且就像我们之前提过的,分析梦境是比分析清醒行为更复杂、困难的任务。无怪乎,分析梦境并非多数人能力所及之事;也无怪乎,大多数人会因不知道梦境指涉的意义,而求助于江湖术士。

为何多数人都无法理解自己的梦。原因很简单,因为即便是清醒时也很少有人能真正了解自己。

…why most people do not understand their own dreams.The explanation is to be found in the fact that few people know themselves even in waking life.

如果我们把梦境的逻辑,与相信私人道理的特定人士相比(详见第二讲、第三讲),而不要直接和正常人清醒时的行动比较,将有助于我们厘清梦境的逻辑性。请读者们回想与罪犯、问题儿童与精神病患的态度有关的叙述:他们会创造出某种感受、脾气或心情,以说服自己相信某些事。像是谋杀犯会替自己辩驳:「这个人不见容于世界,所以我必须杀了他。」由于犯人内心一直强调这个世界容不下被害者,而创造出某种感受,终而埋下杀机。

真正了解梦境的人,就会明了这一点:人创造出某种幻想的目的是为了自我欺骗,而自欺又会在当事人身上引发他所期待的感受或情绪。通常这就是我们对于梦境的记忆。

***

阿德勒:梦境所选择的内容,响应做梦者心之所向

如果我们用这种方式来思考梦境,梦的解析就不那么困难了。我们应牢记,梦境所选择的画面、记忆和幻想,在在都指向做梦者心之所向。梦境能告诉你做梦的人有哪些倾向,最终我们就能看到他想要达成的目标。

接着来看一个已婚男人的梦境。此人不太满意自己的家庭生活,他有两个孩子,但他一直很担心妻子太过沉迷于其他事务,没有好好照顾孩子。他以此为理由不断批评妻子,并试着改造她。有一天晚上,他梦见自己有了第三个小孩,但老三走丢后就此失踪。他为此责备妻子没有看好孩子。

从这个梦能看出这名男子的倾向:他心里一直认为两个孩子会走失,但他没有勇气让其中一个孩子出现在梦中。因此,他「发明」了第三个孩子,并让这个孩子走失。

我们还可以观察到另一件事,就是男子很爱孩子们,不希望他们走失。他也觉得妻子照顾两个孩子已经分身乏术了,遑论同时照顾三个孩子,因此第三个孩子一定会消失不见。由此可发现并解析这个梦的另一个面向──这个男人正在考虑:「我应不应该生第三个孩子?」

这个梦境造成的实际结果是,男子对妻子产生反感。现实中并没有任何孩子走失,但他早上一起床就开始批评妻子,对妻子心生厌恶。常有人因为做梦引发某种情绪,因此一大早就想找人吵架,百般挑剔。这有点像是精神中毒,和忧郁症患者会出现的征状差不多;忧郁症患者会用失败、死亡、失去一切等想法来自我戕害。

我们也发现,此人选择的是他绝对会觉得优越的事物,比方说他认为:「我很小心照顾孩子们,但我的妻子却很粗心大意,害得一个孩子不见了。」他的支配倾向也在梦中表露无疑。

梦境所选择的画面、记忆和幻想,在在都指向做梦者心之所向。

We should remember that the selection of pictures,remembrances and fancies is an indication of the direction in which the mind is moving.

现代梦境解析理论已有近二十五年历史[2]。弗洛伊德最初提出,梦境是满足幼儿时期的性渴望,但我们个体心理学家无法认同这个论点。如果说梦境是一种满足,那么每件事都可说是一种满足:每一种概念,都是从潜意识深处浮出,来到意识层面。因此,性满足(sex fulfillment)的说法根本没有提出任何解释。

后来佛洛依德认为,梦境也牵涉到死亡的渴望。这套说法显然无法解释前述最后一个梦境,因为我们不能说那个做父亲的希望孩子走失并且死亡。

事实是,除了之前提过的一般性假设(postulates),如精神生活统一性和梦境人生的特殊情感性之外,解梦是没有公式可循的。梦境的情感特性,及伴随它而来的自我欺骗是一种具有多种变形的主题。因此,梦境在表现上充满着比较和比喻。利用比较,是自欺与欺人最佳的途径之一。可以确定的是,如果一个人使用比较法,那是因为他不确定是否能用事实和逻辑来说服你,故改以无用、牵强的比较来影响你。

连诗人也在哄骗世人,只不过用的是一种让人愉悦的方式,而我们也乐于欣赏他们的比喻和充满诗意的比较。我们都该知道,诗人是有意地想要影响我们,并希望感染的力度能超越寻常的语言文字。举例来说,假设希腊诗人荷马(Homer)写道:「希腊士兵如雄狮一般奔过原野。」我们认真思考的话,就会发现这样的比喻其实是骗人的。不过我们若能带着诗意的心情,这些文字确实叫人陶醉赞叹。诗人让我们相信他们拥有这种伟大的力量。如果他们只是平铺直叙地描述士兵的穿着或武器,文字就只是文字而已。

阿德勒:梦境所选择的内容,响应做梦者心之所向

一个人自知无法把话说清楚、讲明白时,也会另寻他法:说服不了他人时,就用比较法。如我们刚刚提过的,使用比较法是一种自我欺骗的方式,正因如此,梦境在选择画面、图像时,会大量使用比较。这是深具艺术性的自我陶醉手法。

说也奇怪,梦境能让人陶醉,但这一点同时也是妨碍梦境出现的因素。一个人如果能理解梦境的主旨,明白自己只不过是在自我陶醉,就不会再做梦了,因为即使做梦也无法达成目的。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41125.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