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柏青之大人的厨房】喜宴菜单命名学

我的弟弟结婚了。大家视若无睹地跳过了我,从订婚大聘小聘到婚宴上一整个大家族按辈份排排坐的大阅兵里,没有一个人开口说:「哥哥这边怎么都没有任何消息呢?」,那已经不是体贴,而悲悯得近乎放生。

【陈柏青之大人的厨房】喜宴菜单命名学

我在喜宴上读菜谱,读着读着,竟读出兴味来。那里头颇有点侦探学的味道。菜名一方面要告诉你「它是什么」,一方面要透露「它代表什么」,冷盘拼盘写作锦绣大拼盘,三种拼便唤三代同堂,主桌有五种拼则写成五世同昌,不知豪华到七种会出现七星香烟嘛?喜宴菜单命名是在有限字数里不停于形音义上做转换,像极了侦探小说里诡计层出更动地点交换身份之类演绎各式连连看与填填看,杯盘狼藉的大圆桌不是原始案发现场,满桌鸡鸭鱼都换了身份掩盖肇始动机。像这道「比翼双飞爱相随」,单看字面是猜不出到底吃什么的,但「比翼」两字点出是禽类,大约餐盘推出不外是鸡鸭鹅鸽一类。这是演绎推理,福尔摩斯最爱用,给推理祖师爷上个人参鸡汤。

【陈柏青之大人的厨房】喜宴菜单命名学

那这道「花好月全圆」又该怎么理解?舌头抵着牙认真想一会儿,砸砸有声还真的是在「回味」了,才从「圆」这个字推敲出,喔,是汤圆。藏得真好。露出来,形状与名字都摆明告诉你了,又不动声色,完全就是一流推理小说的技术,劳伦斯‧卜洛克在《八百万种死法》让老侦探马修再三告诫我们的:「有时候我们知道一些事情,却不知道我们知道。」「有时候我们说出一些事情,却不知道我们说了。」要到我们吃到才知道。倒是在这整张「换取的孩子」菜单中,有一道菜实在不合理,不合理,是因为它太浅白了,违反了命名规则,因为直接写明「哈根达斯冰淇淋」,怎么可以这样呢?当下有一种作者在第一页便告知犯人是谁的愤怒。在这新娘都要掩上白纱或凤冠红绸以掩其面的结婚现场,却有一道食物,大刺刺用自己的品项当菜名,甚至连厂商名字都露出了,第一时间还以为「哈根」也有字面之外含意,但很快就想,不,也许外烩业者想借着这道单品拉抬每道菜色其实都很高单价。像男生不免会露一下CK内裤头。这个年代的「内涵」就是这个意思。

【陈柏青之大人的厨房】喜宴菜单命名学

所以「哈根达斯冰淇淋」自己是一道菜,那代表什么?也许当你在业界站稳了跟头,谁都不能移开眼睛,那你就有机会独立出来,像在漫长的演化里自己从纲目独立出来,成为一门族裔。像是Apple之于移动电话或是电子商品、Google之于搜寻引擎,或薇阁之于汽车旅馆。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40188.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