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职场等同于后宫 是对现代社会价值的背离

把职场等同于后宫,是对现代社会价值的背离

——从最近一批热播古装宫廷剧说起

把职场等同于后宫 是对现代社会价值的背离

所谓后宫,其实是一个历史与想象交织的场域,观众可以把现实中的职场、婚姻、家庭的三重空间同时投射其上。因此,无论是《甄嬛传》,还是《延禧攻略》,其火爆背后的社会文化心理都是一致的。

付李琢

《延禧攻略》热播之后,很多人把它和《甄嬛传》相提并论。这不仅因为两部剧涉及的人物有交叉关系,更因为自《甄嬛传》之后,尽管宫斗剧成为国产剧中一个特别的类型,但并没有产生第二部爆款之作。

从《延禧攻略》中,观众看到了和《甄嬛传》的相似之处,但也有很多新的特点。而该剧的意外爆红,也让人想要重新审视此类电视剧到底具有什么样的文化价值,以及在艺术品质和价值表达上的得与失。

影视剧里的后宫,为观众提供了历史与想象交织的场域

无论是《延禧攻略》还是《甄嬛传》,其火爆背后的社会文化心理都是一致的。所谓后宫,其实是一个历史与想象交织的场域,观众可以把现实中的职场、婚姻、家庭的三重空间同时投射其上。

职场是最明显的想象。从宫女、贵人,到嫔、妃、贵妃、皇贵妃,一步步的晋级像极了职场的升职,无论女性还是男性,都很容易将自己代入到角色中。当年《甄嬛传》被戏称为“甄嬛升职记”,如今《延禧攻略》的女主魏璎珞从绣坊宫女做起,靠着出色的“业务能力”与能言善辩的本事,成为了乾隆后宫最有权势的女人,更是如同一篇当代职场攻略。

后宫的特殊之处在于,爱情和事业在这里是合一的。妃嫔得到皇帝的宠爱,就同时收获了爱情与事业的成功。 《延禧攻略》既是一部职场攻略,也是一部恋爱宝典。剧集在播映时观众讨论最多的就是女主与皇帝的“卫龙”组合、皇帝与皇后的“帝后”组合哪一对才是真爱。而且,虽然女主是皇帝的后妃,但宫斗剧中还是会设置两到三个爱慕者,上演曲折的爱情戏——在《延禧攻略》中是傅恒,在《甄嬛传》中是果郡王。

后宫中也有家庭空间的投射。除了皇帝之于丈夫这一最基本的家庭关系之外,还有与太后(婆婆)的关系,与娘家人的关系等等。 《延禧攻略》中尤其强调了姐妹之间的情谊,女主入宫就是为了给亲姐姐复仇,之后又与皇后结下姐妹之情。这种女性情谊在某种程度上摆脱了男权的中心,是女性自我意识的表达。

不过, 《延禧攻略》能够在当下成为爆款,绝不仅仅是靠对《甄嬛传》模式的简单挪用。该剧在为观众提供想象投射的空间的同时,更以一些反套路设定契合了今天的观众心态。

主人公魏璎珞与以往的“大女主”差别很大,让人耳目一新。她的外貌普通,用剧中话讲“三分姿色七分狡猾”,打破了以美貌为中心的老套路;性格上更加特别,在俗套的作品中,女主受了恶人欺辱,大都忍气吞声,等待拯救,而魏璎珞则是有仇必报,并且当场就要报,其价值观显然更接近于当代女性。同时,为了让观众在没有道德压力的心境下享受后宫争斗的快感, 《延禧攻略》的文本中设置了一个道德化的人物逻辑,魏璎珞入宫是为了复仇,而非夺权争宠。这样就创造了一个道德借口,一件正义的外衣。这个借口与其说是给剧中人的,不如说是给观众的。同样的设计我们在《琅琊榜》里也见到过,只不过琅琊榜的复仇是国仇家恨更为宏大,且梅长苏身患绝症更为悲壮。

顺应了当代文化中的“智力”崇拜风潮,却遮蔽了人的价值

《延禧攻略》的市场化意图非常明显。如果说《甄嬛传》时还是观众自发代入,那么到了该剧,则是创作者有意识地制造乃至引导了剧情和现实的对应关系,其热播之后引发的争议也正因此而起。

《延禧攻略》中人物关系的设定非常简单:后宫中有一个绝对的权力中心,就是皇帝,所有的妃嫔都围绕着这个权力中心, “争夺圣宠”就是她们的核心工作。但如果把这样的模式套用到职场上,认为揣度领导心意、获得领导赏识是第一要务,同僚之间则只有尔虞我诈你死我活,利益才是唯一目标,这种价值观毫无疑问是片面且有危害性的。诚然竞争是市场经济时代必不可少的态度,但不应该成为生活的唯一内容;利益是“我所欲也”,但也要有更高的目标。

近些年来,当代文化中对“智力”的推崇成为主流,谍战剧、罪案剧就是其中典型。在代表性文本中,智力取代了暴力,成为人们新的崇拜对象。在这样的逻辑下,人物几乎成为了博弈论框架下的绝对理性人,完全摒弃了非理性的影响因子。 《延禧攻略》也顺应这股风潮,比如魏璎珞被人诬告与傅恒有私情,反而故意让皇帝撞见自己与傅恒交谈,再解除皇帝对她的怀疑,以此来催化皇帝对她的感情,让皇帝真正在意她。这样绝对理性的算计,即使是谈情说爱,也可以完全不掺杂情感,感情反而成了可以算计的对象。问题在于,虽然理性是人与动物的本质区别,但是,工具理性的过度发展,遮蔽了人的本真性,也就遮蔽了人的价值,将人异化。

爽文化带来的快感体验,不能替代深刻的审美感悟

在谈论《延禧攻略》时,不少人都提到了“爽文化”的概念。

爽文化是对欲望的激发与快速满足。当受众阅读爽文时,只要能将自身代入到主人公身上,便能获得源源不断的心理快感。 《延禧攻略》中,当魏璎珞受到恶人欺侮时,观众想看到的就是报复,创作者就迅速且最大化地满足观众的心理期望。另一方面,看魏璎珞一步步走上人生顶峰也给观众大量的快感,这与男频网文中“打怪升级”的套路是一致的,给受众现实中难以体验到的成就感。

人们往往把“爽文化”与网络文学相联系,的确,网络小说动辄几百、上千万字,要吸引住读者不断追更,必然要为其提供源源不断的阅读快感。随着网络文艺兴旺发展,网文的势能扩散到各类文化艺术领域,网络文化的特质弥散开来。

网络爽文一直饱受批评,许多人认为它是对经典文学艺术的亵渎,“爽文”成为劣质的代名词。其实,“爽”,也就是快感,虽然是在网络文学领域被定义,其实从根源上普遍存在于文学、特别是通俗文学作品中。以武侠小说为例,阅读张无忌光明顶力战六大派高手的快感、天龙三兄弟少室山大战的快感,要远远爽过大多数网文。再往上推演,所有民间文学都含有爽文化,主人公在最后或者成为英雄、或者娶到公主、或者收获财物。只不过相比今天的爽文,这些故事总要告诉你一些道理与价值,而爽文则取消了这些过程,直接给予你奖励。比如金斧子的故事,河神考验了农夫的诚信,把金斧子银斧子送给了他,而爽文中这个故事就会变成:你的铁斧子掉到河里,却发现河面浮出了金斧子银斧子钻石斧子……

传统叙事中告诉你只有努力才能达到的事情,爽文里只要你想就能直接得到。换句话说,爽文化的核心只有快感,以及制造快感的过程,而作品中其它的意义被忽略掉了。

文学艺术的功能就是认识、教育与娱乐。优秀的、经典的作品是三者合一,揭示世界的真相,给人启迪与净化。其它的作品或是教人道理,或是供人消遣,都有存在的意义,但都不能取代精品的位置。爽文化的危害就在于,它虽然为人提供了大量的快感,却不能给人有益的启迪,不能揭示世界与人生的规律。而对于文艺作品来说,真正的现实主义精神才是值得追求的审美价值取向。

(作者为艺术学博士、中国传媒大学青年教师)

来源:厦门网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3997.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