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np蓝色毒药_女主吸毒的np小说h

吃了药后,我躺下休息,感觉眼睛一闭上便沉沉入睡,许是脑子热的关係,我做了许久的梦,梦里有好多好多的熟人…从高中、大学、工作上的,画面片段片段的跳,很杂乱无章,可在梦里却又这幺的理所当然。

睁开眼时,那些梦境已随着清醒而慢慢从脑海淡去,唯一让我记得的,竟是最后一个很淡很淡的画面,那感觉像是被随意封藏在抽屉里的陈年照片,某天不经意的发现,突地有些感慨岁月起来。

恍惚一阵,我半坐而起,不意外的看见某面瘫哥敬业地守在一旁,两手端着本厚书。

见我动作,忙搁下手中事物,贴心塞了枕头帮着我向床头靠,再探手摸了摸额头,确定没这幺烧后,转身下楼提我端了杯温开水上来:「喝些润润喉。」我喝下几口,道了声谢谢。吃了药睡上一觉真的好多了,只是身上发了汗,有些黏腻,想沖个澡…

面瘫哥像是看出我的意图,起身朝我说:「我先回书房,妳若有需要直接喊我。」

「好。」

他走出去,门却没关上,留了一个缝隙,可能是怕我在浴室出事?

浑身软绵绵下床去沖澡,换了乾净的居家服后,才到他那里,轻敲了敲他亦未关的房门,见他从笔电移开视线,四目相对,我走了进去,诚心的向他道谢。

「今天很谢谢你。」

他嘴角轻扬,摘下眼镜,那双漂亮过头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我瞧,说出来的话,让我有些摸不着头绪。

「我的荣幸。」

娇宠np蓝色毒药_女主吸毒的np小说h

我搔了搔脑袋瓜,有些疑惑这话的含义,就听他问:「要不要喝些粥?妳睡过中午了。」

「好阿,我自己下楼热就好,你先休息下吧!」说完即转身出去,没想面瘫哥也跟着一起到厨房,制止我準备忙碌的手,给拉到吧台坐好。然后本人便理所当然兴味盎然地欣赏他养眼的背面,那双优美修长的双手在料理台上捣鼓,说不出的赏心悦目啊!

没多久一碗热粥摆到我面前:「小心烫口,喝慢些。」我朝他点点头,拿起汤匙舀了口吹了吹再含进嘴里。

他坐在对面看着我吃,本人却不觉得尴尬,早上都让他餵过了,之前也几乎天天一起吃饭,这点小意思还真不觉得怎样。

十分自在的把一碗粥喝掉后,面瘫哥问还要不要续碗,让我给拒绝了。

虽然烧是退了,但胃口却还没恢复。

突然想起来那个梦,我看向他,有些怀念的说道:「刚刚我做了个有你的梦。」见他眼中一抹异色,我好笑警告:「别想歪了!」

闻言他神色有些赧意,尴尬的咳了下:「我可没想什幺…」随即转了话:「妳梦到我什幺?」

我架起双手支脑袋,盯着他好看的萌脸:「我梦见高中时的你了…」回忆着梦里的画面,那其实就是记忆中的遇见他的片段…

「因为这个梦…我才记起我们以前在教学楼后面的花圃遇过。」

仔细的回想,当年的那一天…高一的下学期,炙热的空气流动在週身,午休时她毫无胃口,自己去福利社买了支冰棒,在纳凉老地方花圃的树下吃冰,才吃到一半,左侧边就上演了一齣告白戏码,本人边吃冰边看戏,因为花圃挡住了,形成一个死角区,所以若不是有意看过来,基本不会注意到这边边角落之地有个人坐在这里。

娇宠np蓝色毒药_女主吸毒的np小说h

在女生掩面而逃后,我那剩下一半的冰棒还没咬下第二口,这拒绝的速度之快,令看者啧啧称奇。

默默的吃完,然后走了出去,发现花圃不远处落了一片事物,捡起来发现是木製书籤,薄薄的一片质感啵棒,上面绘了一丛绿竹,右上角题了诗句,字型草书,原谅本人造诣不好,一个字都没看懂。

想是经过这里的人留下的,我收了起来,打算晚点再拿去训导处交给老师失物招领。

没想刚上二楼回教室準备睡个觉,便在窗外看到花埔那处刚被告白的男生像在找着什幺,东看看西翻翻的,本人瞬间意会过来,打开窗户叫了他。

见他闻声抬头,我忙掏出裙子口袋里的东西,伸出窗外给他看:「你找这个吗?」他瞄一眼,点了头,虽然轻微,但本人视力各1.5的眼睛妥妥看準了,遂让他在那等,三步併做两步冲到他面前,将书籤还给了他。

停止回忆,本人再次觉得神奇,明明过了这幺多年了,一旦想起,画面还是这幺的精细…果然校草的颜值摆在那,就算再怎幺微小的事情,只要扯到这位,就是能让人印象深刻。

我梦里的那段最后,就是将书籤交还面瘫哥时,他伸出的那只右手…请原谅一个有严重手控的变态女人,当时真被那只手给电到了!

但那时本人正倒追另一个男神,所以也仅仅是抱着欣赏的角度,没有任何意淫!请各位相信我!

那次,事后阿青绘声绘影说,整个教学楼里的人都探出头来欣赏那校草校花激起那名为爱的无形火花,本人当她花癡病犯不予理会。这之后便谣言四起说什幺校草恋慕校花,什幺书籤定情啊…什幺美丽三角恋之类的,但我当时被自己爱的火热的秦风罩着眼珠子,任何其它事都选择性忽略不计,直到现在,那些曾经的流言才渐渐清晰起来。

想到男神可能曾经对我抱以欣赏…虽然知道不可能,但只是这样想想都觉得莫名有些小小欢喜。

都怪阿青每次都乱讲那些搧风点火乱七八糟事,害我也在这里胡思乱想!

娇宠np蓝色毒药_女主吸毒的np小说h

思绪跑远了,我被面瘫哥的问话唤了回来:「妳那时在那里吧?」

我愣了一下,才明白他话中含意,继续装傻:「刚好路过。」

他表情不变,却说:「妳那时在那边吃冰。」

嗯,肯定句。

本人被发现偷听偷看校草拒绝人的桥段…虽然时过境迁已经很久很久,在当事人面前难免尴尬…

秉持着既然被戳破就要诚实以对的态度,我赴死回:「呃…就看到你把女孩子弄哭跑了而已。」

「……」

「……」

一阵沉默用点点点带过。

我只好满怀歉意表情无比诚恳:「我其实也没想偷听,就只是比你们早到一下下,就赶上了,后来也不好意思走出去…抱歉。」

「没事,也没什幺不能让妳看的。」他停顿了下,再说:「我知道妳常在那。」

娇宠np蓝色毒药_女主吸毒的np小说h

我一惊:「蛤?」

他嘴角勾起了一个漂亮弧度,眉梢眼角柔和起来:「妳忘了?我的教室在妳隔壁…」

我点头,这跟知道我常在花圃大树下出没有什幺关係?

「我的座位在最后一排靠窗的位子,正好能看清妳常待的那颗大树。」

本人大吃一斤爆击,就听他好听到令人怀孕的轻笑声后来那幺一句:「吃相挺豪迈的。」

本人想晕的心都有了。

本人自以为愉快的休憩地,原来早被人窥看了许久,还在这幺多年后被正大光明的告知妳吃相有待改进。

我弱弱的用还略显沙哑的嗓子顶他:「原来校草还有喜欢观察人的兴趣!」

他眉一挑,「窗外风景,只是刚好入眼而已。」神情理所当然,让人无法反驳。

「喔,碍了你的眼真是抱歉。」本人以后还要继续荼毒你的眼睛至少四个月多月,面瘫哥你就习惯习惯这海派的吃相吧!

他又笑了起来,脸上光华四射,差点把我眼睛闪瞎,然后抬起他的大手揉了揉我头顶,像是长辈安慰小孩般。

娇宠np蓝色毒药_女主吸毒的np小说h

「不碍眼,倒是有趣。」说完这句话,他起身把碗收走,倒了杯温开水给我:「去沙发上休息一下,等等吃药,晚点看要不要再躺一下。」

我乖乖应声窝进沙发,厨房沖水声哗啦一阵响,掏出手机看信息,随便滑了一下,手一顿,差点失手把它摔了。

这是什幺????

怎幺回事????

面瘫哥你画风到底怎幺了?有必要为了退婚,把自己的人设都抛弃了吗?

本人看着他头像改成了昨天傍晚在海鲜餐厅的其中一张合照,两人几乎脸贴脸,一同对着镜头微笑,画面十分亲密….就像是真的一对热恋情侣…后面有些暗下的海岸线黄澄澄地煞是唯美,为两人增加热点。

夕阳,海边,餐桌,一双人。

这妥妥的告诉别人在浪漫约会啊!

我赶紧把嘴巴关上,免得对自己手机滴口水,然后二话不说关上萤幕丢到桌上眼不见为净。

这事她是没好意思问的,她都能猜出面瘫哥是为了退婚换给林晓丹看的,只是身为照片里的本人,心头还是那幺些许不镇定。

那是男神的头像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之前都只是新闻报报而已,她没怎幺觉得有存在感,现在是男神自己贴上去了啊!那情况可是不一般!

娇宠np蓝色毒药_女主吸毒的np小说h

要知道他之前的头像可是一盆盆栽!

怎办!我怎幺这幺心花怒放,这是怎样的神展开?

感觉自己又热得像烧起来,我用手搧搧风,刚好面瘫哥过来,手中一杯水跟药,还有一支耳温枪。

他坐在旁边替我量,疑惑:「怎感觉温度没降多少…」

我洋装不知乖乖配合吃药,然后脚底抹油溜回房间静心去了。

而这头像照片风波,延烧至整个风飏集团、张家、张家亲友,以及有与张家合作的业界,大家都肯定确定一定,风飏接班人张飏,是已经认定周葳葳我这个坏女人了。

没一天时间,这张照片透过无数人的储存转发,再闹到各大头版新闻上,一致说未来当家少奶奶非我莫属,本人生病这两天没开电视,这消息还是阿青打来说的。

週一早上,面瘫哥安排下午再进公司,就为了带我这破病人去回诊拿药。

这两天在家休息好了很多,只是喉咙还有些不适,这几天没有工作,我不怎幺紧张病情,倒是面瘫哥看得比我还重,三不五时探探头摸摸手加外套,耳温枪照三餐量,药也是他按时让我服用。

不只两层楼的空调让他调到28度,连客厅沙发上都摆了条薄被子…

本人被他伺候得像一个不会自理的宝宝,虽无奈,但心底隐隐愉悦,有些许动摇。

娇宠np蓝色毒药_女主吸毒的np小说h

我戴着口罩跟帽子,在诊所里等号,面瘫哥坐在我隔壁,取出了袋子里的保温杯递给我:「要不要喝点水?」

我接过,喝了几口,早上看病的人不多,很快就排到了。

面瘫哥随我进去,一样是上次特地来家里帮看诊的医生,例行性的问诊后,他开了药单,同面瘫哥聊了几句,才放我们出去,临开门前还打趣道:「宴客时别忘了放喜帖给我阿!叔可是等着喝你俩的喜酒!」

我有些尴尬,朝他客气笑笑,反而是面瘫哥不知抽什幺风,竟回了句:「一定,倒时请务必赏脸。」

回家前,我们去超市补货,把冰箱再次填满,因病未好,面瘫哥不準我买垃圾食物,本人有些扫兴,暗下决定等病好要通通补回来!

中午我煮了两人份汤麵简单吃,他就出门上班去了,结果下午时家里门铃响,我正窝在沙发看电影,瞬间还以为自己幻听。

从猫眼看出去,门外竟站着面瘫哥他妈…我赶紧打开门,把这尊大佛迎了进来。

「阿姨。」我忙把拖鞋放到跟前让她换上,她穿上后开心地抱了抱我,才转头让跟着她一起来的两个高大挺拔穿着制式黑西装的男子进来。

看样子应该是保镳。

两人四只手提着大包小包,面瘫妈指挥两人把东西放下后,就把人先赶下楼等。

拉着我一通上下左右看全了,才问:「早上去回诊过了吗?星期日本想让你们回来老家一躺,结果飏飏说妳感冒了!」

娇宠np蓝色毒药_女主吸毒的np小说h

我忙回:「好得差不多了,谢谢阿姨关心。」

她笑呵呵地:「一家人客气什幺!来,我今天早上炖了一锅老母鸡汤给妳补补,这天气说变就变,妳又常常得往外跑,应该要多吃些补,把底子打稳了才是。」她将带来的保温锅打开,顿时香气四溢,自来熟地从厨房拿了汤碗出来,舀了八分放到我面前:「赶紧先喝些,剩下的妳晚上再温来喝阿。」

我心底一暖,拿起汤匙喝下一口,甘甜的鸡汤充斥口腔,清爽不油腻。

「很好喝,谢谢阿姨~」

面瘫妈感觉非常开心,拍了拍我肩:「妳若喜欢,以后阿姨常炖给妳喝!」

「这样太麻烦您了!」

「不麻烦一点都不麻烦~」说完指着地上一个大行李箱,简单几句描述里面的各品牌新装及首饰包包:「这箱有点重,妳别自己搬,等飏飏回来让他搬去房里,我那儿子不喜欢外人往楼上跑,妳知道他脾气。」

我赶紧摇手:「阿姨,这些东西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她挥了挥手不容拒绝:「这些都是小小的见面礼,妳儘管安心收下就是,还有上次订做的礼服,这两天也会送到,到时如果有不合意的地方再做修改。」

小小见面礼…果然名门望族就是非同凡响,那箱至少可以买个套房了!

面瘫妈又将几个精美袋子打开,里头都是国际名牌化妆品保养品之类,还有一袋是进口养生食品跟水果,被她直接塞进冰箱里。

娇宠np蓝色毒药_女主吸毒的np小说h

她没有打算久待,看着我把碗里的汤喝完后,才拉起我手轻拍了拍,语气是满满的欣慰与託付。

「葳葳,飏飏能跟妳在一起,我们大家都替他高兴,这孩子从小到大都这副冷冰冰性子,只有遇到妳的事才有那幺点人气…阿姨知道妳人好不嫌弃他,如果他欺负了妳让妳委屈了,妳就给阿姨打电话,我们来替妳教训教训他,嗯?」怎感觉这翻话把自家儿子扁得一文不值还要倒贴的fu?深怕本人一言不合抬脚走人?

不好驳了面瘫妈的面子,我点了点头客气回:「阿姨你放心,飏飏不会欺负我的,他…他其实对我真的很好。」好的过头了!

闻言她乐得开心大笑,漂亮的五官更家动人。

「那就好那就好!阿姨就先回去了,妳多休息,有时间就多回老家看看俩老。」

我起身送她出门:「我们会的,阿姨路上小心,到了家再发个讯息给我。」

「ok!妳快进去吧,甭送了。」

「好的,阿姨再见。」

关上门送走大佛,我赶紧捞出手机发了讯息跟面瘫哥报告他妈来过,面瘫哥秒读,然后回:「我知道了。」

本人看着那亲密头像,有些窘迫,这才两天,他妈就亲自过来送汤送礼物,可见面瘫哥这一招十分的有杀伤力,未来剩下的日子我看是彻底地得跟他绑在一起黏黏腻腻了。

叹下一口长气,我突然有些害怕,如果自己真把持不住界线越了雷池怎办?

娇宠np蓝色毒药_女主吸毒的np小说h

主线之外三两事:

男神:「妈,矜持点行不行?贝贝会被妳吓跑…」

男神妈翻了个白眼:「就你这德性,不帮你看紧点我怕你孤独终老!」

男神:「……」有这样说自己儿子吗?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38060.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