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的网络文学

a5925798cdbd6eff94fd47efce2a1252

近日在北京召开的中国“网络文学+”大会上,发布了题为“网络文学发展历程中的20部优质IP”评选结果,入选作品依上线时间排列为“《诛仙》《步步惊心》《鬼吹灯》《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琅琊榜》《斗罗大陆》《盘龙》《大江东去》《斗破苍穹》《花千骨》《微微一笑很倾城》《失恋三十三天》《遍地狼烟》《裸婚时代》《全职高手》《完美世界》《择天记》《大国重工》《复兴之路》《网络英雄传Ⅰ:艾尔斯巨岩之约》”。

2018年被认定为“中国网络文学20年”,有关网络文学的活动众多。在诸多评选中,能以“20年20部”这样的宏观视野和总括性论述为题的,除此次“20部优质IP”评选外,仅有上半年发布的“20年20部作品”评选。比较两份名单可以看出,“20年20部作品”强调文学标准,包括开创性、新鲜感、类型的多样化以及社会价值,将网络文学涵盖在当代文学范畴中,是一项通过述史来推动网络文学经典化的行为。该名单的选择一方面借助当代文学固有的批评标准强调文本质量,一方面以“网络文学”为范围,包容网络写作即时即兴带来的不完备和变动性等新文体特色。其入选名单里类型小说占其中大半,这符合当前网文主要形态为类型文的实际。同时,兼顾对开创性、文学性和社会影响力的要求,将《第一次的亲密接触》《繁花》等创作者和受众群体差异巨大的作品都囊括在内,也包含《大江东去》《复兴之路》等现实题材作品,甚至包括《大国重工》这样以穿越写强国梦的作品。不难看出,上半年的这份名单,体现出了各方规制性力量的综合平衡,并没有呈现出对网络文学的鲜明观点和清晰思路,而是一份力图满足多个方面的答卷。

中国“网络文学+”大会上发布的20部优质IP作品,则把重点放在近年来热门的“IP”一词上,与发布方主题“网络文学+”呼应,虽是评选网文作品,却并不拘泥于文本,而意在以网络作品为原点,“+”上更多后续开发的媒体形式,打造前后相继、整体串联的创意产业链。因此,这份名单的意义在于以官方态度带动产业方向。

“IP”一词在中国网络文学语境中特指知识产权(Intellectual property),即网络作品作为独特知识产权对象,所具备的潜在改编能力或者多媒介形态转换能力。在IP范畴内,网络文学不是局限于网络或者单一媒体的阅读对象,而被看作一种具有广泛适应性的青年流行文化元素,既可以是在线阅读的文字连载,也可以被改编为印刷书籍、动漫、影视剧、网络游戏、有声读物等。网络作品知名度本身就具备成为品牌的优势,不仅能带动周边产品开发,也能促进粉丝经济发展。因此,网络文学跨媒介改编的潜在价值得到了重视。对于这种价值的开发和利用,此前曾有人以“全产权运营”命名,如今则统一为“IP”,那些具有高知名度和强大粉丝基础的网络文学被称为大“IP”。

由此不难看出,首先,对“网络文学优质IP”的评选,应当是一个对“网络文学”和“优质IP”进行的组合考量。所以,入选名单或是具备较高知名度的网络文本,亦或是能够吸引跨媒介的受众。从“知名度”这个维度来看,如名单中唐门的《斗罗大陆》、穿越的《步步惊心》、盗墓的《鬼吹灯》等,在线文本自身既具备足够知名度,又能否吸引足够数量读者参与互动,这是评价优劣的基本条件。从“跨媒介”这个角度来看,《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失恋三十三天》、《琅琊榜》等,许多公众第一次听说它们,是影视剧而不是网络文学,在线文本的吸引力远远比不上电视剧。《致青春》原题《致我们终将腐朽的青春》,在出版纸质图书、改编电影的过程中,经历了基调和形式上的巨大转变,是编辑、导演以及演员共同的心血。但如果考虑到这几部IP因改编而大热并反哺网文原作,也可看作其他媒介形式在网络文学故事基础上赋予其二次生命。这种媒介融合中成功的案例也可以被纳入网络文学IP范畴。

其次,对“网络文学优质IP”的评选,其选择依据或标准不应该是单一的,应该是多维度的。很难想象这样20部题材、类型、取向等相互迥异的作品,会被列入同一范畴。如果依据网络认知度评判,《诛仙》《鬼吹灯》《斗罗大陆》和《复兴之路》等现实题材作品根本不在一个量级,即便是获得“五个一工程奖”并已出版纸质图书的《大江东去》,受众数量也无法与类型小说粉丝团比拟。如果依据改编情况,那么引发盗墓系列的《鬼吹灯》确实是独具特色的IP。然而,它衍生作品虽多,但电影《精绝古城》和网剧《黄皮子坟》等,均未获得上佳口碑。如果依据IP概念热词,那么IP通常是新经济概念,并不带有意识形态意味,然而几部现实题材和宏大主题作品的入选带有强烈政策考量,偏离了IP所蕴含的市场期待。另外,IP本身知识产权的词义带有主张和维护作者权力的意思,作品产权必须清晰独立,如与抄袭、洗稿之类有牵连则知名度再高也不能算优秀。就这一点来说,名单没有列入剧集大热却官司缠身的《甄嬛传》、《三生三世》等实为明智之举。显然,第二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上发布的“20部网络文学优质IP”,是从上述三个角度上对网络文学进行的综合评议,是对20年来网络文学既有状态的一次中肯评价。

再者,对“网络文学优质IP”的评选,只要是优秀的,一个都不会少。“IP”关系到作品改编为多种媒介形式的可能,因此网络文本自身是否达到一定文学标准固然重要,但其话题向多层次人群的开放性,形式向多种媒介转换的包容力更值得重视。从这个意义上说,名单未列入《第一次亲密接触》令人尤其意外。因为,这是一部将网络文学第一次带入公众视野,也是我们如今定位“网络文学20年”的起点标志。它不仅让“青春”、“校园”、“爱情”等元素成为公众心中网文的标签,更使得“亲密接触”一词成为大众乃至专业人员谈论媒介融合、读写交互的常用指代。这一IP具有极高的公众参与度,已拥有包括出版、影视、戏剧、动漫和游戏在内的所有改编形态。显然,这个知名度高、网络性鲜明、媒介转换力强且公众热情参与的作品,在优质IP评选时不应被遗漏。

但是,如果考虑到大会主办方推选优质IP的目的在于让更多网络文学作品有“+”的机会,这也可看作一次带有创新意味的、打破常规的取舍。毕竟,“第一次”的意义不仅限于IP,更来自其在网文界的标志性地位,它已被列入此次发布的另一项“20年20件大事”名单。

最后,如以更加开放的眼光看待网络文学IP,应当从具体作品或是收益数值的领域内延伸出来,着重于网络文学作品的文化创意和开启系列社会文化话题的能力。具备这些能力的网络作品,必然既能够赢得受众喜爱,又拥有与当前时代息息相关的现实细节,能够拉动文化需求并促成良好的社会风气。拥有这样积极态度和转化潜力的网络文学作品,才是当之无愧的优秀IP。

完成对优秀IP标准的讨论,让我们再回到“20年20部”的话题。尽管在众声喧哗的语境下,任何一份名单都不可能企求“完美”,但它们却传递出如今我们看待和评价网络文学的方式,已经转向“全新目光”“全新视角”和“全新姿态”。不同榜单入选作品的区别、围绕它们的批评话语和论争,都体现出网络文学内涵及外部环境的转变。以IP 来评价网文,说明相关评选方在看待网络文学作品时,除文学性、经济产值和社会影响之外,也将其作为生产性文化元素加以考量。作为一项在政府管理部门指导下进行的评比活动,“网络文学+大会”对文化产业扶助、导向的意图十分明显。其评选标准也带有指导性含义,说明对于网络文学,无论管理部门还是研究群体、广大受众,都不再以单一的或某种先验的总体性标准进行评判,不再用口号式的“新文明的号角”或“垃圾”来下断语,而是逐渐承认其内在的差异化和丰富性,采纳多元化和多样性的标准,以更加开阔和包容的眼光来看待。这不仅符合当今时代媒介融合、文化多元、尊重不同群体个性化需求的趋势,也反映出新媒体语境中对差异性的包容,是受众媒介素质提升和文化产品媒介环境改善的标志。

“+时代”,意味着打破专业知识壁垒,多种媒介增强交流、吸纳融合。作为大众参与、互动创作的产物,网络文学很难产生古典意义上的、精英文化理论中的完备作品。与其在这一尚处生长中的领域内不断增加要求、缩小范围、苦苦寻觅最好或者最佳,不如将它看作一个开放、自由、蕴含无尽“+”的可能的世界,着眼于其中个性思维的闪烁光点、创意新鲜的流行话题,以及源自大众的文化动力。

来源: 光明网

⚠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网文在线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