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文炳的编辑台上,和台下】用全称打地图炮是邪恶的事

「现在的年轻人⋯⋯」、「咱台湾人要⋯⋯」、「中国人不容⋯⋯」⋯⋯。我不喜欢「全称」用词,甚至感到厌恶,并不仅仅是它在语意上的不精准,更在于它的不道德与邪恶性。

【康文炳的编辑台上,和台下】用全称打地图炮是邪恶的事

「全称」用词几乎是一种语言的本能倾向,因为对脑神经而言,它简单、流畅、节能。以致于,「全称」用词往往也是反智的,它抹平了事理的复杂脉络、模糊了个别人物鲜活的面貌;它压制思考、激化情绪。

无论有意或无意,「全称」用词能立即划分你我,更能让说写者迅速站上道德的高地,贬抑对手。这正是其不道德与邪恶性的本质,它分化阅听者,激化偏狭之心,不论你被划分到哪一边。

【康文炳的编辑台上,和台下】用全称打地图炮是邪恶的事

徐重仁一句「现在的年轻人⋯⋯」,激起风波,人们立即划分阵营,自动归队,炮火互射,就作了一次极好的演示。但这是一次极温和的演示,因为我相信,徐重仁的话无论说得多么随意,他都是诚心说出了他心底所相信的事。

在他的话里,我们多少听到自己内心相似的声音;在他的身上,我们多少看到自己不堪的身影。人人皆有偏见,无论在世代,或种族、政治、经济、性别上的认知,我们毕竟都只是社会文化的产物而已。这是我们必须自觉的。

但我们真正该提防的,是那些刻意的、操弄的、职业的「全称」使用者──政客及其同路人。「美国必须再度伟大」、「中国人的尊严不容践踏」、「台湾人⋯⋯」,「全称」用词在政治上无往不利的药效,让阴谋家食髓知味,一再泡制。于是,历史上,「全称」用词也铺就了无数条通往地狱之路。

【康文炳的编辑台上,和台下】用全称打地图炮是邪恶的事

如果我们还学不会对「多元」保持敬意,对「不确定」持有耐心,甚至对「矛盾」心怀包容,那另一条通往灾难之路恐怕也不远了。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37658.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