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挚友或亲人,点头之交更容易帮我们找到工作?

三十七岁的菲尔德(Robin Field)自认怀才不遇。他该做的事都做了:刚出社会时在远东的怡和洋行(Jardine Matheson &Co.)有份不错的工作,去法国的欧洲工商管理学院(INSEAD)进修,在我担任合伙人的顾问公司LEK当经理,表现得相当出色。我对菲尔德很有信心,我们俩一起创立了「策略企业」(StrategyVentures),专门收购表现欠佳的公司、再使其转亏为盈。但我们找不到适当的收购标的,没多久就时间不够、资金短缺,难以再撑下去了。菲尔德原本一心希望可以从此不必再为五斗米折腰,但目标似乎离他愈来愈远。

比起挚友或亲人,点头之交更容易帮我们找到工作?

然而,他后来确实做到了。短短一年内,我们为万用手册公司飞来发(Filofax)注入新的资金与管理人才。我们投入的资金并不多;那家公司原本有很大的财务缺口,正要申请破产。不过两年的时间,菲尔德便让它起死回生。我们将公司卖掉时,收入、获利、现金流量都创下最高峰——投资人获利七倍。菲尔德俨然成了企业变革专家,也有足够的财力实现不为钱所困的梦想。飞来发改变了他的人生,让他在事业上胜任愉快,同时还能兼顾他最爱的航海活动。

这个改变一生的转折是怎么发生的呢?答案是透过一连串的意外,以及几条非常微弱的人脉(我们两个和这些人都不熟)。我告诉菲尔德我正在写一本关于「弱连接」的书,谈如何从不熟识的点头之交获得宝贵的信息,他立刻回:「你根本就是在写飞来发嘛!」

「或许吧!」我早就忘了飞来发如何进入我们的人生。「我忘了一切到底是怎么开始的,你提醒我一下吧!」

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嗯……」菲尔德沉吟了一会儿,显然在努力思索,想了半天才说:「有一位苏格兰的会计师……叫什么来着?」

我们花了五分钟才想起布雷克(Sandy Black)这个名字。

菲尔德继续说:「我透过3i私募集团和布雷克有些认识。我向布雷克推销顾问工作,他没什么兴趣,但邀我一起吃午餐。饭局要结束时,他提到有家市调公司敏特(Mintel)要出售。还记得吗?布雷克介绍我们认识敏特的老板克罗谢(PeterKraushar),克罗谢再介绍我们认识敏特的顾问部主管、那个一头卷发的苏哈米(Steve Souhami),然后苏哈米有个客户叫柯立钦(David Collischon),也就是飞来发的董事长。对啦,苏哈米介绍你认识柯立钦,一切就是这样开始的。」

菲尔德最后说:「仔细想想,这一切发生的机率有多小,却改变了我的一生。要是我没有稍微认识一下布雷克呢?如果他不是刚好有场饭局取消、改邀我一起吃饭呢?如果他没有提到敏特呢?毕竟那家公司对他一点都不重要。如果他没有介绍我们认识克罗谢,或克罗谢没有介绍我们认识苏哈米呢?如果克罗谢的顾问公司没有与柯立钦合作,因而没有机会把他介绍给你呢?这么多环节要串连起来的机率恐怕只有几千分之一,而其中每个人刚开始都不是多熟的朋友,根本只能算点头之交。」

如果你还没发现弱连接的神奇力量,你不应该再错过了,因为弱连接可能是最被忽略的网络元素。接下来我们就要探讨弱连接的概念如何兴起,网络科学家为何认为弱连接这么重要。

比起挚友或亲人,点头之交更容易帮我们找到工作?

跨出同温层的关键格兰诺维特(Mark Granovetter)一九六五年自普林斯顿大学历史系毕业后,转而研究社会学。我们知道他在哈佛攻读博士,正在为一篇极具可读性的论文做最后的润饰。他对论文的题目〈弱连接的力量〉(The Strength of WeakTies)非常满意。然而几个月后,发生了一件让他不太满意的事——他想要出版论文却被拒绝了。

再等了整整四年,论文才得以付梓[9],但格兰诺维特仍是最后大赢家。很多专家认为「弱连接」是社会学最精辟的概念,格兰诺维特现为史丹佛大学受人敬重的教授,拥有多项荣誉学位。

强连接vs.弱连接

格兰诺维特凸显两种对比的观念:一个是亲朋好友之间的「强连接」,另一个是「弱连接」,也就是比较不经意、偶然、未经计划、短暂的接触。他的中心见解是弱连接往往比强连接更有价值,乍听之下确实有点令人费解。格兰诺维特说,不常相处的人通常远比每天碰头的人对我们更有帮助。有些人和我们天天见面、关系密切,也可能积极想要帮助我们,但格兰诺维特说那些不常相处的人对我们的帮助可能要大得多。他还说,相识者或陌生人对社会的重要性胜过强固的友谊。怎么会这样说呢?

我们来简单分析他的论点:亲近的朋友通常和我们很相似,涉足的社交圈也差不多。亲近的朋友自成一个紧密的网络,格兰诺维特称之为「紧密交织的社会结构内存块」,在这当中多数人彼此认识,拥有相同的信息。但每个人又有另一群没那么熟的相识者,不同的相识圈之间多半不认识。每一个相识者又各自与一群好友紧密交织,彼此分享相似的信息。因此,相识者之间的弱连接「不只是点头之交的关系,而是两堆紧密的好友群之间的重要桥梁……这么说来,一个人拥有的弱连接若是很少,便无法从相距遥远的社会系统获得信息,而只能局限于好友圈狭隘的信息与观点。」[10]

如果信息要从一个群体传递到社会或地理上遥不可及的另一个群体,唯一的方法就是透过桥梁,亦即两群不一样的人、两个不同的世界之间的连接,这种连接本质上属于弱连接、而不是强连接。如格兰诺维特在论文中所述:「这表示,当信息透过弱连接而非强连接散播时,才能触及更多的人、跨越更广阔的社会领域。」[11]去除弱连接就好比把桥梁炸断,对信息散播的破坏力比强连接的崩解更甚。如果桥梁不存在,新观念的发展将受到阻碍或传播得很慢,导致科学的发展受阻、社会的分歧难以消除。

要获得有用的新观念或新信息,必须跨出同温层,与相距较远的社会系统接触。要做到这一点,唯一的方法就是透过弱连接,尤其是那些为不同枢纽搭起「桥梁」的弱连接。

格兰诺维特的理论精髓,就是凸显不熟识的人之间存在着社会性质迥异的连接,而这种连接很有价值。你只要稍微想一下,就会发现这套理论无可反驳。如果没有弱连接,我们将和古代的祖先一样仍然活在小部落里,彼此之间完全不通信息,只靠少数亲近的家族与邻居相互扶持,勉强维持生活。弱连接将原本孤立的枢纽或个人连接起来,创造出一种交互关连的结构,让整个社会凝聚在一起。

「弱连接」往往成为求职者的惊喜

格兰诺维特接着探讨一件人人都会关心的事:求职。他找来最近换跑道的经理、技术人员以及其他专业人士,询问他们是怎么打听到新工作的;结果发现,连接人与工作的主要因素是人脉。以此方式找到工作的人不但比透过直接应征还多,且薪水优渥、职位高的理想工作通常来自人际关系。[12]运用弱连接找工作的人也比较不必担心失业。

我们可能预期亲朋好友比点头之交更能帮我们找到工作,但恐怕事实并非如此。格兰诺维特发现,只有六分之一的人透过亲戚朋友找到工作,其他的都是靠偶尔或鲜少见面的点头之交,也就是现在/从前工作上认识的人。

让格兰诺维特印象特别深刻的是,有超过四分之一的工作是透过极少见面的人找到的:

很多时候,介绍人只能勉强列入目前的朋友圈里,例如大学时期的朋友、以前的同事或雇主,彼此之间鲜少连系,这类关系在一开始形成时甚至不太紧密。以工作上的关系而言,受访者几乎一致表示,他们从来没有与对方在非工作场合见过面。这类关系会重新启动是因为偶遇或透过彼此共同的朋友牵线。换句话说,彼此几乎忘了对方的存在,最后却可能透过彼此而获得非常重要的信息,这的确非常奇特。[13]

比起挚友或亲人,点头之交更容易帮我们找到工作?

为什么会如此?亲戚朋友的资源不是更派得上用场、他们也有更大的动机帮我们找工作吗?格兰诺维特以「不亲近的人掌握较优质信息」来解释这个吊诡的现象,点头之交可能有不同的人际圈,因而能掌握我们手边没有的工作信息。找工作的最佳解不是寻寻觅觅一碗饭吃,而是经由某位有距离、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点头之交,邂逅你的新工作。格兰诺维特说,如果你想要进行跨领域的重大转职,成功与否的机率,和你在不同领域认识了多少人成正比。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37122.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