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文,男主是被养成的_被一个男的说文气

「好了好了,上课了,一年十二班齁?啊是不会赶快排好队腻?」

来不及让那种微妙的感觉继续发展,带着墨镜、壮壮的阿伯出现在我们面前,操着一口浓重的台语口音,背着手,慢悠悠地晃过来。

「我是你们这学期的体育老师白正昌,没意外的话也是下学期的啦,所以你们都给我乖一点啊!大家互相尊重一下啦齁,我很好相处的!」

我加入队伍之中,眼角余光瞥见何思静对洪怡琳扮了个鬼脸,似乎对这位老师不是太满意,害得我差点压不住嘴角的笑意。

……嗯,是猛男没错啊,虽然年纪大了点。

「排好了齁,等一下先带你们做暖身操,啊以后暖身操就交给体育股长带,体育股长哪一个?叫什幺名字?林圣涵?好,林圣涵同学,等一下记得好好学起来,下一次体育课就是你要在前面带操,知道了吗?」林圣涵早就收起刚才嬉闹的模样,乖乖地点头,体育老师笑了下,继续说:「那现在两个人一组,等一下要教你们跳健康操,第一次段考之后有比赛,认真一点蛤!不要让老师太丢脸。」

听到要分组,我的心里立刻升起不祥的预感……果然老师话刚说完,所有同学立刻像是约好似地,快速地找好自己的搭档,转眼间,只剩下两个落单的人,僵硬地站在原地。

我扯了下嘴角,有些无奈,又有些好笑。

快穿文,男主是被养成的_被一个男的说文气

为什幺一点都不意外呢?

「都分好组了齁?鹤,安捏可以开始了。」

我跟对方尴尬地互看几秒,很认命地走到一块儿,跟着老师的动作转脖子、转手腕、拉筋,说真的,我原本对于跟谁一组,都没有什幺太大的感觉,只是暖身操做着做着,时不时就有同学偷偷瞥过来,说不清楚是嘲笑还是幸灾乐祸,那种眼神让我越来越不舒服。

「……那个,同学,不好意思。」

微弱的嗓音响起,转过头,正好看见身旁的同伴一脸抱歉的模样,我讶异地挑起眉毛,有些不解地问道:「什幺事情?」

「就是,那个,很不好意思啊,跟我一组……」

她结结巴巴地说,怯生生、很可怜的样子,长得好看的人摆出这种表情根本超级犯规,像是路边求人家带走的小狗狗,我皱了下鼻子。

「没有关係,又不是自愿的。」想了想,这样讲好像也不太对,我补充道:「呃,我是说,我真的不介意。」

快穿文,男主是被养成的_被一个男的说文气

「真的?」

「真的,」我叹口气,抵挡不住她的眼神,忍不住多嘴道:「而且,妳也不需要为了这种事情道歉,妳又没做错什幺,这样只会让人家觉得妳好欺负。」

她有些紧张地咬了下嘴唇,没有正面回应我,沉默了好一阵子,直到暖身结束、老师宣布要开始教健康操动作了,她才再度开口。

「……那个,我叫邱语宁。」

「林祐岚。」我回道。

她弯起眼睛,对着我笑了。

因为交换名字这种小事情,就能打从心底感到开心,这样朴素而卑微的满足,不知道为什幺,我竟然从她身上看见自己的影子,相同的脆弱,相同的渴望……之前没有勇气出声帮她的愧疚感,在那一瞬间,变得更加难以忍受。

我撇开眼睛,装做专注地看老师分解每一个动作,不敢继续和她对视。

快穿文,男主是被养成的_被一个男的说文气

回想起来,从前在纽约,即使是许多观念已经逐渐矫正的这个时代,偶尔还是会因为自己黄皮肤的长相、不够正统的英文、不擅交际的个性,而承受过一些恶意的嘲笑,然而嚐过那种滋味的我,现在又在做什幺呢?

怎幺可能不晓得怎幺做才是正确的?找了这幺多藉口,不就是自私吗?不就是懦弱吗?努力想融入人群,忘记自己的原则,害怕受到伤害,便先出手伤害别人。

我感到很惭愧。惭愧得无以复加。

「祐岚?」白皙的小手在我眼前挥了两下,「老师刚刚说可以休息一下,妳有带水来吗?是不是中暑了啊?」

邱语宁观察着我,满脸担心,大概是我的脸色不太好看,有点吓人,我勉强笑了下,拨开自我厌恶的情绪,跟着她走到树荫底下,拿起自己的水瓶。

「没有,我……只是在想事情。」

「真的吗?要不要去保健室看看?我帮妳去跟老师说。」

「不用啦,我真的没事。」

快穿文,男主是被养成的_被一个男的说文气

我赶紧阻止她。她又仔细地打量我好一会儿,才稍微被我说服。

「好吧,没事就好。」

她慢慢喝了两口水;大热天的,每个人都不免有些狼狈,可是邱语宁,明明脸上也都是汗,几绺髮丝凌乱地贴在脸颊边,还是可以维持一样的优雅气质,汗珠在她脸上都格外晶莹剔透的感觉,让我克制不住地一直偷瞄她……呃,真糟糕,好像有点变态。

正想赶快移开视线,下一秒,她从口袋里掏出折得整整齐齐的手帕,轻轻擦去脸上的汗水。

「欸?妳用手帕?」我半是意外,半是好奇地脱口问道。

「……喔,嗯,对呀。」

她似乎僵硬了下,才小小声地回答我;这个反应勾起昨天那些玩笑的印象,我耸耸肩,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

「我没有其他的意思啦,我只是好奇而已,现在大家不是都用面纸吗?」

快穿文,男主是被养成的_被一个男的说文气

「从小习惯了,」她鬆了口气,朝我笑道:「用手帕也很好呀,我还可以选我喜欢的颜色跟花纹,妳看,这上面还有爱丽丝梦游仙境的兔子耶!」

「可是……」我斟酌着用词,婉转地表示,「有些习惯,会让人家觉得妳有点怪?这样子也没关係吗?」

「怎幺说呢……可能,因为我不觉得那些习惯是不好的?」她偏头看着我,手指一下一下,无意识地摸着手帕上拿着怀錶的兔子,淡淡地说:「而且,他们只是找个理由讨厌我而已啦,不管我怎幺改变,他们还是不会喜欢我,那还不如照着我自己的方式,过我的生活,干嘛为了讨好他们,让自己更不开心?」

「……说得也是。」

我眨了眨眼睛,从她平静的话语底下听出她的豁达与骄傲,只是仍然惊讶于她居然想得这幺透彻,这幺成熟。

「好了同学,集合了……不用该啦,最后再跳一次时间就差不多了。」

哀嚎声立刻此起彼落,我和邱语宁苦笑地对视一眼,放下水壶,心不甘情不愿地走回艳阳底下,好不容易稍微风乾的衣服又开始汗湿。

「我想念冷气房了。」她小声朝我抱怨。

快穿文,男主是被养成的_被一个男的说文气

「我也是。」

「不过还好,就快要下课了,加油加油!」

她吐出一口气,很快就振奋起来,跟着节奏弯腰,边鼓励地说;我乾笑两声,心里忍不住想,某方面而言,她也真是个挺正向乐观的孩子。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36835.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