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习以为常的洗手观念,医疗史上曾长期被当空气

每年到了流行性感冒和肠病毒传染的高峰时,政府就会大力宣传「洗手」的重要性,而且还会提出一些生动活泼的口号,例如「湿、搓、冲、捧、擦」或是「内、外、夹、弓、大、立、腕」等,来教导民众正确的洗手方法,甚至还请歌手黄韵玲小姐创作〈天天洗手〉歌,目的就是要告知民众,用洗手来降低传染病的流行。

如今习以为常的洗手观念,医疗史上曾长期被当空气

「洗手」这个看似简单的概念和动作,经由医学研究证实,可以降低传染病的传播机率,尤其是在医院的重症单位(如加护病房),效果更明显。但这个大家现在认为理所当然的观念,在人类或医疗的历史上,曾经被严重的忽略和扭曲。

勤洗手的犹太人

最早提倡,甚至规定要勤快洗手的民族应该是犹太人:睡醒要洗手,饭前要洗手,宗教仪式前要洗手……等等,这些自我清洁的行为让犹太人在中世纪黑死病横行时成为死亡较少的民族,可惜这种结果却为他们带来灾难──有些人认为黑死病是犹太人把病源丢到井里造成的,这也成为犹太人被迫害的借口。

至于在医学发展史上,洗手的概念可能过于简单,因此强调它的重要性,而且把它记载在重要医学典籍里的例子少之又少,直到十二世纪的迈蒙尼德(Maimonides)才点出「洗手」是在诊治病人时不能或缺的工作。

迈蒙尼德的全名是Moses ben-Maimon,是十二世纪犹太人里著名的拉比(犹太教的律法专家),也是位医师,他在一一九九年撰写了犹太律法书Mishnah Torah时,花了一整个章节来说明清洁的重要性。他认为清洁是医师最好的朋友,而且洗手很重要,他写道:「从骑乘的动物身上下来后,我会洗手,再去看病人。」「永远不要忘了,在接触病人后,一定要洗手。」

迈蒙尼德关于清洁与洗手的论述并不像他的律法书一样受到后人的重视,从十二世纪以降的医学书籍,也很难再找到如此的论述。直到十九世纪,一件发生在维也纳医院产科病房的事件,才让身处微生物学与消毒观念还未启蒙的年代的医师们,逐渐了解到洗手的重要性。

在还没有谈到这个故事之前,我们要知道,十九世纪前的医疗人员没有什么细菌的概念,对于伤口的感染,一般都认为是由空气中某种看不见的物质造成,罪魁祸首是某种「有毒的蒸气」。错误的观念使得医师都在敷料上想尽办法,希望经由这样的手段隔绝和空气的接触,让伤口不要发炎。

如今习以为常的洗手观念,医疗史上曾长期被当空气

除了「有毒的蒸气」的想法外,有人甚至还提出了「值得赞赏的脓」(Laudable Pus)的荒谬见解。因为这些人在观察积脓的伤口发现,一旦脓疱破掉之后,伤口流出脓反而好得比较快,这是一种倒因为果的推论,在几千前的埃及医师就已经知道,「切开引流」是化脓伤口痊愈的关键,而不是泡在伤口的脓所造成的效果。

医生们解剖完尸体没有洗手,直接为产妇接生

一八四六年,匈牙利籍的医师塞缪维斯(Ignaz Semmelweis)进入维也纳总医院(Allgemeines Krankenhaus der Stadt Wien)的产科病房服务,这里的产科病房分为第一和第二产房。塞缪维斯在第一产房工作,当主治大夫克莱(Johann Klein)医师的助手。

这两个产房的主要差别是,第一产房由医师接生,第二产房负责的却是助产士。工作不久,他就为不少新分娩孕妇的死亡而深感不安,他发现第一产房因为「产褥热」死亡的个案有十%,第二产房却仅有三%,塞缪维斯觉得,以当时流行的观念──「有毒的蒸气」来看,没有办法解释这个现象。

塞缪维斯经过观察发现,第一产房有这样的事故发生,应该是来自医师不够「清洁」的双手。当时解剖病理学正在快速发展,负责接生的医师在去产房之前,还要先到太平间去做尸体解剖的工作,然后便回到产房帮孕妇检查及接生。塞缪维斯强烈怀疑是这个环节出了问题,他认为是尸体上某种致命物质经由医师不干净的手传给产妇造成死亡,只是他苦无证据。

一八四七年塞缪维斯经过一个简短的假期回来后发现,他的一位同事科雷斯卡(Jakob Kolletschka)在尸检时不小心被刀划伤了,结果他因而遭受感染而死。塞缪维斯参与了这位同事的遗体解剖,观察到他的伤口与许多产褥热死亡的产妇伤口类似,使他更加确信是医师在尸检后,因为双手不净,将尸体上致命的毒素传播给病人,造成死亡。

在同年的五月,塞缪维斯在病房的主治大夫克莱医师的认可下,发布了一道严格的命令:每个医护同仁在探视病人之前都必须仔细把手洗干净,病房一定要用氯化钙消毒,自此以后两年间,第一产房死于产褥热的病人数显著下降,和第二产房差不多。

「洗手」观念的漫长养成之路

和任何划时代的创见一样,塞缪维斯将这样的发现通报给维也纳的医学会后,开始遭到许多无情的攻击,其中最为严厉的,竟然是原先支持他的克莱医师,直接要求他解散洗手的教育委员会。

虽然得到了三位非产科上级的医师支持,塞缪维斯还是遭到解职,并痛苦的返回布达佩斯,而第一产房内洗手的命令一解除,新分娩妇女的死亡率又回到原先的水准。

塞缪维斯失望的回到布达佩斯的医院担任产科医师,由于他坚持实施消毒及洗手的政策,他所服务的圣洛可医院(St. Rochus Hospital)几乎阻绝了因为「产褥热」而死亡的个案。

塞缪维斯于一八六一年出版了一本很重要的著作《产褥热的死因及其防治》(Etiology,Concept and Prophylaxis of Childbed Fever),这个观念比日后提出新方法,而造成「消毒」流行的英国医师李斯特(Joseph Lister)还早了四年,只不过塞缪维斯似乎比较不会推销自己,他的书也充满太多无法容易理解的统计数字,所以他的理论一直没有受到重视。

塞缪维斯为了捍卫他的观念,写了很多公开信,挑战当时著名的产科医师,但是都没有得到响应。一八六五年,他因为精神状态不稳,被转至精神科病院,并且被套上紧身衣戒护,但不幸被看护人员毒打,最后因为伤口感染造成的败血症死亡。

一八九四年,塞缪维斯的观念逐渐被接受,布达佩斯立了碑纪念他的成就,离他提出洗手和重视清洁消毒的理念,已经过了快五十年。

如今习以为常的洗手观念,医疗史上曾长期被当空气

至于现今被政府鼓吹的洗手之重要性,只能说是再次强调旧有的观念,谈不上什么再次革命,我们只是站在前人努力的基础上,希望做得更好而已。历史和医学的研究告诉我们,如此简单的一个作为,便能够降低人与人之间的病菌传播,虽然有些麻烦,但何乐而不为呢?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360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