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还能不能读这种小说呢?

讨论度高的电影常改编自青少年小说(Young Adult Fiction),畅销排行榜上永远有几本青少年文学,不管是谁,就算没看过也一定听过《哈利波特》(Harry Potter)、《饥饿游戏》(The Hunger Games)或是《生命中的美好缺憾》(The Fault in OurStars)。一项2012的研究调查甚至指出,青少年小说的读者绝对不只青少年,反而有高达百分之五十五的「成年人」。青少年小说瞄准少年和儿童,却总是能吸引到各年龄层读者的眼光。华丽的世界观、刺激的冒险,或是藏在故事底下的教育意义等特色都是受欢迎的理由,拥有性质不同的客群似乎也是能轻易理解的事。然而却有一群读者对青少年文学在成人读者间的普及性感到忧心,认为成年人应该要能以更成熟的角度面对这个世界。究竟,成为大人后还能不能抬头挺胸喜欢青少年文学呢?

大人还能不能读这种小说呢?

持否定答案的人最常批评的,是青少年文学中的逃避主义。青少年小说有很大一部分与科幻、奇幻等类型小说重叠,带着读者远离现实,找到一个全新世界无疑是青少年小说的特色之一。《纳尼亚传奇》(The Chronicles ofNarnia)中打开一个衣橱就能穿越到充满奇幻生物的古老大陆,或是《一级玩家》(Ready PlayerOne)戴上VR装备便能登录一个充满无限可能的虚拟世界⋯⋯种种眩目华丽的设定不只吸引青少年,往往也能抓住对日复一日的日常感到厌倦的社会人士。然而这种远离现实的设计在另一方面却也容易被解读为逃避心态。因为无力或不想面对现实,因此选择一头栽进虚构的世界。

另一方面,除了藉由架空世界观为读者提供从现实生活中逃走的出口,青少年文学同时也带来阅读的满足感。故事中一切看起来都比较明确。冒险总有终点;战争与革命可能失败或成功;爱情开花结果或是怀抱遗憾的分开⋯⋯青少年小说中不论喜或悲,几乎总是能将读者的情绪引领至明确的位置,让读者得到充分的情绪满足。然而,这样的处理手法也让网络上的读者批评到阅读青少年小说的成人读者是「放弃了他们做为成年人应有的成熟见解,沉浸于青少年会喜欢的结局里:制式的满足感——不论这份满足来自于快乐或悲伤。这类结局代表的是文学与真实世界里存在的情绪与道德模糊性在青少年小说中的匮乏。」

大人还能不能读这种小说呢?

然而,青少年文学中存在一种非常特别的声音:问题小说(problemnovels)——对青少年文学的普及增添了一笔难以忽视的理由。问题小说的存在目的即是协助青少年面对长大的过程中无可回避的议题:种族、性别、性、暴力、死亡⋯⋯不同于纯文学,问题小说不会直接将议题以措手不及的力度直接摊在读者眼前,而是为读者铺垫足够的心理准备与背景交代,让青少年一步一步的认识,进而接触故事的核心议题。《汉娜的遗言》(13 Reasons Why)带着年轻读者从女主角留下的录音走过校园霸凌的伤害;《致所有逝去的声音》(The Hate U Give)则残酷的讨论了美国社会中的不公义以及种族问题。

提供逃走的出口、满足感或是议题的认识⋯⋯从这些缺点或优点中我们可以发现世界观、冒险等等看似华丽的理由其实不见得是吸引了无数大人与孩子的重点。重点是青少年文学或多或少、有意与无意地比大人的故事更温柔一点:允许读者逃避、允许读者满足于明确的结局与情绪、允许读者一步一步的重新认识世界。如果说所谓的「严肃」文学旨在探索生命中复杂、痛苦的一面,青少年文学则是在揭露世界样貌的同时,也要想办法保护读者。而很多时候,即使过了十八岁,我们仍然需要这样的温柔。

大人还能不能读这种小说呢?

然而,不论我们想要的是什么,世界却是复杂的地方,生活是艰难的事情。「大人」的小说不一定有繁复的世界观,没有极权政府、龙、对人类造成威胁的机器人⋯⋯光是随处可见的日常便已难以应付。不论是什么年纪都可以抬头挺胸的喜欢青少年小说,喜欢魔幻的世界、喜欢精彩刺激的冒险、喜欢大喜大悲的满足感,但总有一天,我们会需要面对长大后一点也不刺激、不温柔、不明确的世界。这种时候,也许我们便需要大人才看得懂的文学,帮助我们在这个事事复杂又模糊暧昧的生活中努力活下去。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360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