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培瑜睡醒活在绘本里】世界上最恐怖的……

某天有位小男孩跟我说:「我同学今天躺在我旁边睡午觉时,趁我闭眼睛时用舌头吃我的脸,我觉得很不好,有叫他停下来!后来老师以为我在跟他讲话,就叫我们两个不要睡了,去教室外面罚站。」

【陈培瑜睡醒活在绘本里】世界上最恐怖的……

「那你有跟老师解释吗?」

「有啊!但是老师说,我不可以直接跟同学说,要赶快举手跟老师说。」

「所以你就还是一直被罚站?」

「对啊!老师还说我说谎,所以我很生气。但是我没有跟老师说我很生气,我觉得他会说小孩不能生气大人。」

「那你觉得我可以帮忙你什么呢?」

「……(静默一下下)好像没有耶,但是你不要跟我妈妈说,她会先骂我再去骂老师。而且老师和妈妈就是很爱骂人,我不想跟她们讲!」

绘本《迟到大王》里的老师,似乎就是一个只相信自已的成人。走路去上学的约翰派克罗门麦肯席,每天都被不同的状况绊住,导致他不能准时到校。像是「下水道钻出一只鳄鱼,一口咬住他的书包」、「树丛里钻出一只狮子,一口咬破了他的裤子。」虽然约翰派克罗门麦肯席说的像是天方夜谭,不过那却是他真实的经历。可惜老师不相信他,不仅对他破口大骂,还要他不断罚写。直到有一天,在教室里的老师遇上了……。

【陈培瑜睡醒活在绘本里】世界上最恐怖的……

故事的结局,其实会让(许多)成人感到莫名奇妙,甚至是愤怒,但这绝对是一本值得亲子共读的好书。孩子心里的声音和对于成人世界许多言行不一的疑惑,藉由故事和图画展现在成人眼前。我建议,爸妈和老师把这本书当「刺」吧!让自已有机会反思自已对于孩子的言语和行为,是否真的是为孩子着想,或者根本只是伪教育的论述?

像是「别让孩子输在起跑点上」、「英语学习越早越好」、「从小参加读经班,先背了自然就理解了」之类的论述,除了造就利润可观的「教育市场」之外,对于孩子探究自我性向、发展个人能力和潜质之类的人生长期目标来看,完全没有助益。事实上我更认同的是:想先教出去给孩子的,成人必先示范并且也展现热诚,孩子必然会在日常反复中渐受感染,只要成人同时也尊重孩子的喜爱和选择。

《猴男孩小宙》里的小宙认为自已是一个「猴孩子」,他每天跳着、抓着、吼着,十足的猴样,爸妈虽然苦恼,但仍然尊重他,让他维持「猴小孩的生活方式」。但有天小宙突然决定去找他认定为真正爸妈一起生活,因此他跑进了动物园里的猴子圈栏,和猴妈妈一起拥抱入睡,和猴朋友一起抓跳蚤虱子当早餐。直到他发现自已并不是真正的猴子,他其实只是「一个有点儿奇怪的男生。」他才决定离开动物园,回到爸妈身边。书里看似夸张的情节,其实是更加深了读者对于猴小孩的认识──也就是说,那些「有点儿奇怪的男生」,其实只是因为放不进现有的框架里,旁人为了方便自已的理解,只好为其粘贴标签。

我的老二,小老鼠弟弟,从小就喜欢粉红色,而且还留着一头让他清秀的脸看起来很像女孩的发型,我始终尊重。直到他上了幼儿园,同学先是对于他的头发有疑问,在不同的上学日子里看到他书包里的粉红色笔袋也开始不解、还有粉红色雨鞋更是让同学忍不住问他:「男生怎么可以穿粉红色?」在学校里发生的事情,他似乎觉得他可以单独面对,于是他慢慢的把所有同学和老师都看得到的粉红色物件放在家里,只留下不想改变的发型。他的改变我看在眼里,知道他不想在同学面前显得不同,但对于他的品味和喜爱,我总会在适当的时候给予认同,并且鼓励他要相信自已。

《爱花的牛》里的费迪南就是一只不爱竞争、也不想出风头,只想静静坐着闻花香的强健公牛。初始,他的母亲为他担心,深怕他没有同伴,但费迪南坚信自已的选择,也始终乐于其中。后来虽然因为一场小意外让费迪南进了斗牛会场,但爱闻花香的它,在全场戴着花帽女士的欢呼声中,也只是坐着静静闻花香。这个行为当然气炸了斗牛士,但也为自已保住了性命,又得以回到那片熟悉的草原,与花香为伍。

【陈培瑜睡醒活在绘本里】世界上最恐怖的……

约翰派克罗门麦肯席、小宙、费迪南、小老鼠弟弟,还有世界上无数多个「跟别人稍微有点不一样」的孩子们,希望对你们而言最恐怖的──被粘贴标签──这件事情,能够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36004.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