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子离群索书】编辑是生命的浪漫或浪费?──读《书,记忆着时光》

编辑工作是生命的浪漫或是生命的浪费?对友人某,可能是带点浪漫的想像。她跳槽到另一家出版社,原因是原先的编辑生产线只处理翻译书,她憧憬「能见到作家」的工作。

【果子离群索书】编辑是生命的浪漫或浪费?──读《书,记忆着时光》

廖志峰以资出版人身分,告诉大家,编辑不是想像中的浪漫行业。《书,记忆着时光》第一篇就用「仓库」当标题,镇住整本书。

编辑生涯是,廖志峰形容的对,「字里行间的生活」,是「深山古洞的工作」,处理「字里行间的微物世界」,在一字一字里讨生活,耐磨耐操,忍受孤寂,低调而单调。

【果子离群索书】编辑是生命的浪漫或浪费?──读《书,记忆着时光》

编辑这工作,每天与文字为伍,密度超过写作者,却是「不着一书,编辑等身」,光环留给作者。廖志峰问得好,J. K.罗琳写《哈利波特》,很红,但谁记得发现J. K.罗琳的是谁?同样的,以中文版为例,台湾皇冠出版了《哈利波特》,但慧眼独具在小说尚未走红之际便签下版权的同仁是哪一位?

廖志峰形容编辑是寻找「说故事的人」,让这人说出还没被人说出来的故事。像石头里发现璞玉一样,有发现的乐趣与使命。于是编辑常常在众里寻他千百度,而那人正在灯火阑珊处苦写,等待知音。编辑找到他,在他已写出的片断里,从紊乱而丰富的线头中理出头绪,以既有的线头想像编织成锦衣的样子。

从前文学书出版者,从副刊、文学奖里挑作者,再以写信或电话邀稿,一本书水到渠成。现在出版多元化,如法炮制不是全然不行,只是出版品变得单调而欠缺创意。编辑这行比以往更难混了。

编辑是无名英雄。作家写完一书,可休息,养精蓄锐,蓄势等待下一次风起飞扬;而编辑必须忙于投入下一本书。如是循环,薛西佛斯。

【果子离群索书】编辑是生命的浪漫或浪费?──读《书,记忆着时光》

编辑是化妆师,把书稿装扮打点成更好看的样子。但有时面对的是不能看的原貌,编辑被迫转型为整型师。许多支离破碎的稿件,幸赖编辑巧手,起死回生,不生也至少死得不太难看。

廖志峰在书里自问,为什么从事出版业?同样问题,也问在书店工作的一位朋友。此友喜欢阅读,喜欢书,在书店最快乐的事是拆箱察看有什么新书,把书上架。他所负责的书区,宛如他的王国,他依自己的主张与风格,决定书的陈列次序,主宾位置。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360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