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奴隶习惯身为奴隶,便会开始互相炫耀脚上的脚镣

 
做体力活的人有一个奇怪的特征,就是会把做的苦差事当作英勇战绩似的,互相争论着谁做得比较辛苦。举例来说,在摩天大楼的工地现场工作时,有个人说:「昨天董事长说要来,我把一千五百块砖头搬走,还以为要累死了。」这时旁边的人就接着说:「区区一千五百块砖头也拿来说嘴。我在副董事长来的那天还把两千块砖头给弄走。」
 
 当奴隶习惯身为奴隶,便会开始互相炫耀脚上的脚镣
 
接着,又有人接着说:「我在搬四十公斤水泥袋的那天升降机故障,只能全部背上肩走楼梯搬运,这种事情才累吧。」但却没有人说一句像是「这一定很累,辛苦你了。」这类的话。
 
 
 
在做别的工作时也时常见识到这种光景。在路边摆摊的时候,有人说「唉唷,昨天真的好冷」的时候,旁边的其他人便会接着说「那种程度哪里算冷?」并且强调他自己在双手冻伤的时候仍照常工作。
 
 
 
就好像在擂台上竞争着谁比较辛苦一样。看着这些人在那边自豪着自己工作有多累、做得比谁辛苦的样子,我实在无法理解。不是互相诉说自己工作辛苦,互相体谅、互相安慰,而是说着自己更辛苦,和对方受的苦互相竞争,每当看到这种情况,就令我想起勒罗伊.琼斯[1]所说的话:「奴隶实在太习惯自己身为奴隶的生活,令人惊讶的是,他们开始互相炫耀起绑在自己脚上的脚镣。谁的脚镣比较光亮,谁的脚镣比较重等等。」
 
 
 
这就是将不正常的现象看做正常的结果。迟钝到不知道不对的事情是不对的,一切就会变得理所当然。举例来说,在面试时说会在工地现场提供安全鞋和其他安全装备给工人,并且确认完签名再开始工作,但实际上却没有提供。虽然有些地方有,但事实上,大部分的工地现场都没有提供,我工作的地方也是如此。
 
 当奴隶习惯身为奴隶,便会开始互相炫耀脚上的脚镣
 
因此我不但没有被分配到安全装备,甚至还得用自己的钱买手套和安全帽。当时一起工作的其他人也是如此,如果向管理人员询问「都过了几个月了,为什么还不提供?」反而奇怪的人是我,并且还会被认为「其他人都没说话,这家伙怎么这样?」
 
 
 
在建设工地现场工作,有时候在看起来没什么危险的环境,反而常常发生意料之外的工程事故。从工人的口袋里掉出卷尺,砸到在下层工作的人,害得他牙齿被撞断了等等。但就像先前提到的,如果工人受伤,并不会有人去担心他,反而会去责怪他害公司或人力仲介公司受到损失,而受伤的一切责任都归属在工人身上。
 
 
 
当企业做出好产品,贩卖获利,就有人必须去做辛苦且危险的事情。这种事情,就是由非正职的外包劳动者去代替执行。
 
 
 
但是他们无法获得正当的酬劳,并且被歧视着。这个现实实在令人伤心。
 
 
 
而我也理解到,为什么人们总是不能在下班时间准时下班。因为总是有人在上头压迫着一定要把今天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事情给统统做完。
 
 
 
于是就必须增加工作时间或增加人力。但是人力是固定的,要做的工作却逐渐增加,就得拉长原有人员的工作时间了。
 
 
 
人力仲介所所长只要有一点事情,就会说「就凭你!」之类的话。他年纪大,常常混着半语对人说话,无论对方年纪多寡,总是在众人面前辱骂着人。「大韩民国多到满出来的,就是无业游民和失业者。就算不是这个中介所的人,也有很多人要做这些工作!」这句话在每次朝会时间都会被拿出来说。
 
 
 
当所长非常直接地骂人时,我总会想「如果所有的人都同时辞职的话,他还能这样随意对待人吗?」但是人们总是会忍下这些人格侮辱,默默地工作。因为总得糊口饭吃。而管理阶层的人很清楚工人们的这种迫切之处。必须持续遇到不尊重并利用他人的人,让我深感困惑。
 
 
 
在我们的社会里,有代替别人做危险工作的人。希望我们社会能让这些人不受歧视,并依照所做的工作获得相应的报酬。这才是正常的社会。
 
 当奴隶习惯身为奴隶,便会开始互相炫耀脚上的脚镣
 
因为打工,我学到了……如果太习惯身为奴隶的生活,便会开始互相炫耀绑在自己脚上的脚镣。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34657.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