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以为自己在用脑做决定,其实是胃说了算?  

之前我们说过,你的身体有两个主要作用:求生和繁殖。而要做到这两件事,就要维持生理平衡。我们身体的恒定温度是华氏九十八.六度(即摄氏三十七度)。如果体温过低,身体会自动把血液从四肢输送回躯干。要是体温太高,就会排汗以进行冷却。
 
 我们以为自己在用脑做决定,其实是胃说了算?  
 
在这个过程中身体为了争取协助,一旦偏离平衡即会让人感到不舒服,所以你会想要加件衣服、或者是开冷气(或者以我的情况来说,会停止运动)。正如凯莫勒(C.Camerer)、罗文斯坦(G.Loewenstein)和普雷列克(D.Prelec)的研究指出:「快乐并非人类行为的目标;更实际而言,应该说快乐是生理平衡的信号,是一种带来信息的信号。」一般来说,当生理偏离平衡状况,趋于两极时,我们在决策上都会变得更糟。[1]
 
 
 
寻常那种平安无事的温和而正面的感觉,被认为可以帮助我们保持认知灵活、发挥创造力来解决问题,对一切都能产生正面影响。而悲伤则会消耗精神能量;若是处于生理平衡范围内的乐观振奋,则会带来一种自由自在的感觉。但正如我们之前所了解到的,重要的财务决策并不是那种让人感到普通快乐的小事;事实证明,金钱对我们太重要了,所以要做出财务决策时,生理刺激马上变得强烈,导致我们迅速脱离平衡状态,转而趋向惊慌落跑。生理刺激的过度反应会降低工作记忆和认知能力,就像是感到很冷时,血液会从手脚末端流走一样,我们一碰上金钱问题,认知处理能力也会从大脑流走。[2]
 
 
 
生理失衡的身体改变我们的偏好,不一定会以我们认可的方式。我们都希望自己根据理性、道德和历经时间考验的原则来做出决策,但研究显示,它其实跟我们的进食比较有关系。美国联邦法官杰若姆.法兰克(JeromeFrank)曾讽刺说:「正义只是法官的早餐。」根据班古里安大学(Ben Gurion University)的夏伊.丹吉格(Shai Danziger)研究,没想到还真的有点道理。丹吉格的研究是针对以色列监狱在十个月内举行的一千一百一十二次假释委员会听证结果进行分析。[3]
 
 
 
研究发现,法官们刚吃完早餐时,有六十五%的囚犯会获得假释。但之后假释率就开始下降,而在午餐前降到最低;吃完午餐以后,某些法理学上的奇迹又出现啦!法官们开始心慈手软宽宏大量,但假释率会再次逐渐降低,直到……你说对了,吃完下午茶点心以后才会再上升。
 
 我们以为自己在用脑做决定,其实是胃说了算?  
 
丹吉格的研究结果实在是让人震惊又沮丧。这些假释判决跟整个社会的人命和福祉都大有关系,应该是运用法学专业冷静地做出判断,而不是受到渴望士力架巧克力棒的影响。虽然目前对于投资决策还没有类似的研究,但饿肚子这种小事会对决策结果产生重大影响,好像也不是没道理。华伦.巴菲特每天消耗八百卡路里的可口可乐,说不定就是他的成功秘诀呢!
 
 
 
另一项研究显示,饥饿的人不但渴望食物,还渴望金钱,而且更贪婪。相关研究指出,断食的人比吃饱的人更愿意接受风险较高的金钱赌注。达纳.史密斯(DanaSmith)的研究报告说,这种趋势并非人类所独有:「这个发现也获得动物文献的支持,吃饱的动物会比较厌恶风险,而饥饿时就会去冒险。这大概就是演化选择的特征,在饥饿状态下促使探索和冒险,才有可能找到新的食物来源。」
 
 
 
如此看来,生理上某些部分的失调,会以可预测的方式来影响看似无关的财务决策。如果身体的饥饿可以概括为财务需求,内脏调节说不定也可以。荷兰的研究人员用一种很不寻常的方式进行这项调查。
 
 
 
梅尔珍.图克(MirjamTuk)带领的研究人员把受测者分成两组:第一组都喝了七百毫升的水,第二组只喝五十毫升。然后要求受测者进行一项任务,在即刻获得小额奖励和等待长时间以获得更大奖励之间做出选择。令人震惊的是(至少对我来说!)那些喝很多水、说尿意很急的人,比那些喝水不多、尿意不急的人更常选择等待以获得更多奖励。图克及其团队提出的解释虽然令人惊讶,却也跟前述的饥饿溢出效应不谋而合。研究报告说这叫作「抑制的溢出效应」,受测者不去上厕所的身体抑制,连带也让他们更有耐性等待更大的财务回报。[4]各位现在可以暂时放下这本书喽,财务成功的秘诀也是需要尿尿的。
 
 
决策时碰到的生理障碍根本没人晓得,最危险的是它们都偷偷地来。各位要是问以色列法官怎么做判决,他一定会说自己是根据一大堆卷宗数据,而不是他的胃。我们都以为自己拥有自由意志、会对自己的行为负起个人责任,不认为身体因素会决定我们的行为,但其实这些影响对任何投资人来说都是不利的。不过我们也必须问一下,要是我们知道自己的行为会受到影响,那么我们是否能够控制或驾驭自己身体对于风险和不确定因素的反应呢?我们是否能够透过过练习,让生理更常维持平衡呢?
 
 
 
经济学家罗闻全(Andrew Lo)曾找来各种工龄的交易员,检查他们的自主神经系统(ANS)反应,包括呼吸、皮肤温度、脸部表情和血容量。正如我们所预料的那样,罗闻全发现,经验丰富的交易员对市场波动的ANS反应,会比刚刚入市的菜鸟少得多。经验丰富的交易员可以更好地维持生理平衡,这对认知会有更多好处,但还是会显示出「显著的生理反应」。金钱就是让人很有感嘛![5]
 
 我们以为自己在用脑做决定,其实是胃说了算?  
 
我们刚才看到的那些饥饿的以色列法官,平均拥有二十二年的专业资历,而那段期间他们的判决占以色列所有假释判决的四成。这些人虽然都是经验丰富的专业人士,但他们的客观性还是会因为饥饿与否受到影响。我每次看到极限运动员表演危险动作,比如说骑摩托车后空翻,我都会想不知道要摔断多少骨头才能达到这种专业程度。市场变化带来的极端生理反应,拥有足够经验的投资人是能够缓和它的影响,但永远无法完全摆脱。不过在那个过程中,要付出多大代价?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34646.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