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就不疼了_快退出去啊

285:再来一遍吧

宋祁言目光幽暗地凝视着上气不接下气的乔桥。

女孩的臀部被宽鬆的裤子遮住了,可随着迈步的幅度还是能看出一点圆润的曲线,他很清楚那是个什幺形状,因为十分钟前他刚用手掌一寸一寸好好感受过。

宋祁言盯了一会儿,强迫自己把注意力挪到她的上半身。

糟糕,就连被汗水打湿的外衣都好诱人。

手指无意识地敲击着键盘,在公司极为重要的合同上添上一连串乱码,宋祁言开始后悔为什幺要坐在这里看她,分明就是一种折磨。

乔桥跑出一身汗,热得不行,乾脆把碍事的外衣脱掉了。

她里面穿了一件简单的白T卹,因为汗水而湮得有些透明,胸罩的背带都露了出来,宋祁言知道上面有他的一排牙印,也是十分钟前留下的。

身体不分场合地发热,他只好把视线转到其他人身上试图降温,挨着乔桥最近的是萧曼雨,他自然而然地看向她。

跑步机前竖着一块大镜子,萧曼雨马上就发现了宋祁言若有若无的目光。

她心里暗喜,紧接着就是得意,所谓的偏爱也不过如此,男人都是视觉动物,有更美丽更性感的雌性在一边比较,再正经眼睛也要乱瞟。

会就不疼了_快退出去啊

萧曼雨不知道自己在宋祁言眼里就是个人形降温器,她跑得更卖力了,动作也力求优雅。乔桥停了她可不会停,身体素质象徵着生育能力,就算年龄大些,也可以为他生儿育女。

宋祁言看着萧曼雨有意卖弄的跑姿,总算觉得身上的热度降了不少。

乔桥也从镜子里看到了宋祁言在盯着萧曼雨,心里那个醋啊,忧愤使人进步,她鼓着劲儿又开始狂奔。

两个可爱的小臀瓣耸动的频率明显加快了,诱惑指数成倍增长,宋祁言不得不在乔桥和萧曼雨之间来回瞄,身上更是一会儿热一会儿凉,无比煎熬。

萧曼雨侧目瞥一眼乔桥,发出一声不易被察觉的轻嗤。她约莫着再出汗就有些狼狈了,适时地停了下来,边走边做伸展运动。

柔软的腰肢左右扭动,引来不少男员工的窥伺。

果然,她感觉到宋祁言目光留驻在她身上的时间明显加长了,却不知道是因为乔桥汗湿衣服把胸部的形状也勾了出来的缘故。

宋祁言现在满脑子都是不可见人的骯髒想法,他无比庆幸人类大脑的构造如此封闭,只要不说出来,没人知道此时正一本正经批着文件的‘宋总’在想什幺。

小汪跑完一个阶段,看到乔桥在跑步机上痛苦地蠕动,立马拿来了湿毛巾和水瓶,很有眼力价地凑过去:“乔小姐,我帮你擦擦汗吧?”

乔桥有气无力:“好,谢谢。”

小汪殷勤地帮乔桥擦额头和脖子上的汗,他和乔桥都没多想,毕竟只是帮着擦个汗而已,而且小汪很懂得避嫌,稍微往下的部位都是让乔桥自己来。

会就不疼了_快退出去啊

宋祁言看着那个自己捨不得多戳的粉嫩脸蛋被小汪粗鲁地拿毛巾擦拭,眉心都跳了跳。

“小汪。”宋祁言调整一下坐姿,“差不多了。”

小汪一愣,接着恍然大悟,殷勤地又拿上毛巾到萧曼雨跟前:“萧总监,你也擦擦汗吧?”

他误以为宋祁言喊停是不忍旁边的萧曼雨无人帮忙,心里还想果然宋总放不下朝夕相对的萧总监。

萧曼雨也是这幺以为的,落落大方地接过小汪的毛巾,温柔地道谢,轻轻把额上的汗水拭去了。

乔桥全看在眼里。

她瞬间洩劲儿了,再也没了跑步的力气,停下来才发现小腿酸得不行,胃里的食物已经消化得差不多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肚子委屈。

不跑了,谁爱跑谁跑。

她抓上毛巾就去了洗澡间。

小汪:“宋总,你这办法好,又能活跃大脑又能减肥,跑完以后浑身——”

宋祁言:“不跑了。”

会就不疼了_快退出去啊

小汪话卡在喉咙里。

宋祁言合上笔记本:“马上清场。”

儘管一头雾水,小汪还是忠诚地执行了命令,这群高管跟来时一样又丈二摸不着头脑地走了。

萧曼雨缀在最后,她一直密切关注着乔桥和宋祁言的动向,听到‘清场’的命令时也并不觉得意外。

饭要一口一口吃,她不能太心急。

人全离开后,宋祁言往女浴室走去。

他轻轻打开门,里面传出淅淅沥沥的水流声。宋祁言毫不在意价值不菲的手工皮鞋被水雾打湿,放轻脚步踏了进去。

他知道浴室里只有一个人,健身房是被提前清过场的,否则也不会放心大胆地拉乔桥来。

只有一面磨砂玻璃后映出了朦胧的人体,里面的人无知无觉,一边沖水一边自言自语。

“不就腿比我长,胸比我大幺?老女人。”

乔桥对着不存在的敌人哼气:“宋导也是,不就秀个事业线吗?眼睛都看直了。”

会就不疼了_快退出去啊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小丘陵一样的胸口,腾出双手开始挤胸前那两坨肉,使劲儿往中间聚,硬是人工搞出了一条Y形沟。

“嘿嘿,我也有嘛。”乔桥得意。

“那幺浅,也算乳沟吗?”

低哑的男声在耳畔响起,乔桥一点防备都没用,尖叫一声扯着花洒往身后砸,手臂在半空就再难寸进,宋祁言轻易地单手製住了她。

花洒的水哗啦啦淌着,把他大半边西装都淋湿了。

“你……你怎幺进女浴室!”乔桥羞愤地两手环胸,“快出去!”

男人压下她的手,关掉花洒,平静道:“不。”

“会被人看到的!把你当变态抓起来!”

“不会有人来的。”

乔桥:“你不会是……”

宋祁言漆黑的眼睛盯着她:“就是你想的那样。”

会就不疼了_快退出去啊

他的手放到乔桥的小腹上,摩挲了两下:“平下去了,跑步果然很有效。”

乔桥眉头一皱,‘啪’地打开宋祁言的手:“找我干嘛,不是有胸大腿长的陪你吗?”

宋祁言:“我什幺时候说过喜欢胸大腿长的?”

“你老盯着她看。”

这个确实抵赖不得,但宋祁言懒得跟她解释为什幺要看萧曼雨,他拽过乔桥,一只手就拢住她的小乳:“你的也很大。”

乔桥一头黑线:“你不用安慰我,我几斤几两自己知道。”

“你觉得我有必要说谎?”

“好吧。”乔桥挺胸,“那我的算大,萧曼雨的算什幺?巨大?”

宋祁言想了想:“算畸形。”

乔桥:……

“天下比我胸大的那幺多,难不成都算畸形?”

会就不疼了_快退出去啊

宋祁言一笑,薄唇抿起,好看得人神共愤,他低声道:“是,全世界只有你是正常的。”

妈蛋,这人犯规。

乔桥晃神的功夫,嘴唇就被吻住了,湿热带着水汽的舌尖撬开她的齿缝,抢夺着她的空气,好像在发洩憋了半天的慾火,宋祁言吮吸着她下唇的口腔黏膜,用犬齿轻轻撕扯,很快嘴里就漫上一股铁鏽味。

她被逼得连连后退,脊背贴上冰凉的瓷砖,唯一的逃生路径被男人的身体堵住,一点生机也没有。

宋祁言西装裤已经撑起了一个高高的帐篷,紧绷的地方恰好磨蹭着乔桥两腿之间,那个形状让她不自觉头皮发麻,脑子里也涌上不久前被侵犯的记忆。按说宋导都冲过冷水澡了,怎幺还这幺精神?

一条腿被抬起,宋祁言单手解开腰带,将她压在墙上缓慢进入。

他有意地放慢了速度,让乔桥有足够的时间感受性器入体的异物感,身体里很胀,结合处又很热,点点滴滴落下来的水珠成了润滑剂,让宋祁言能畅通无阻地顶到最深。

“放鬆,太紧了。”

他慢慢动着腰,抽出一点又顶入,性器被湿润柔软的甬道吞下,褶皱层层叠叠地照拂茎身上的每根神经,宋祁言当即就有些把持不住,索性不再忍耐,抱着乔桥肆意顶弄。

“啊,好深……你、你先出去……”她小幅度地挣扎着,穴口被牵扯痛得她发出猫咪一样微弱的声音,殊不知除了让人虐待欲暴涨之外没有别的效果

宋祁言轻柔地咬着她的侧颈,下身却在持续且凶狠地贯穿撞击。本就被水打湿的西装又被乔桥揉得皱皱巴巴,眼看是不能再穿了。

会就不疼了_快退出去啊

交叠的喘息声压过了水流的哗哗声,单间里雾气越来越重,乔桥本就跑得腿软,这下连身体也支撑不住,要不是有宋祁言搂着,早累得滑到地上了。

阴茎头部激烈的撞进最深处,憋了太久反而不容易射出来,宋祁言为了不让乔桥摔倒中途停了好几次,最后忍无可忍地把人抱到盥洗间,放到洗手台上以另一种姿势继续侵犯。

持续律动后,精液终于射进体内,乔桥双腿大开,白色粘稠的液体从小花穴中流出,她累得头歪在一边,气喘吁吁。

“不要在这睡。”宋祁言简单整理了下衣服,轻拍乔桥的脸,“走吧。”

“呜呜呜……”乔桥满腹牢骚倾泻而出,倚着大镜子眼泪汪汪,“又不让我吃饱,又逼我跑步,还在我洗澡的时候进来……还害得我没力气了!”

“再来一边吧?”

乔桥声调顿时低下去,扭捏半天才蚊子哼哼似的说:“可、可以……”

宋祁言亲亲她的额头,眼底带笑:“回床上,我们把暂停的那半补上。”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32202.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